73:观主
作者:十二龙骑      更新:2019-12-03 09:19      字数:5182
  “紫睛天君”这四个字,本来只有把“紫罗大/法”修炼至最高境界,并且拥有了一对“紫罗魔睛”之后,才具资格拥有。但这门奇功修炼难度太大,已经有三百年未曾有人可以修炼上第十二层至高境界了。

  这三百年中,绝情宗其实一直都有宗主,世代传承不绝。故此所以久而久之,历代绝情宗宗主,即使没能练出一对“紫罗魔睛”,但也被宗内宗外的魔门弟子,称呼为“紫睛天君”。至于魔门以外者,甚至极少有人知道魔门里有个支脉,被称呼为绝情宗。什么“紫睛天君”,更加闻所未闻了。

  这处石室之内的两名黑衣人,虽然真面目不显,但一开口就喊出了紫睛天君的名号。则他们本身即使不是魔门弟子,也肯定和魔门有千丝万缕关系。

  他们毫不遮掩,直接就在程立等人面前,脱口喊出“紫睛天君”四个字。要么根本不认为程立等人,会明白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要么他们根本没打算让程立等人活着离开这里。众所周知,世界上最能保守秘密的,永远都是死人。

  程立不动声色,和黄小石一起并肩站着,把永嘉公主挡在自己身后。并不忙着动手。先看看唐无神如何应对这两名黑衣人的问话,再作反应也来得及。

  唐无神深深叹一口气,凝声道:“世上再无紫睛天君。所以两位,请务必小心。”

  “哦,紫睛天君没有了?”

  这次说话的人,是站在左首侧那黑衣人。他的声音倒没有忽男忽女,忽远忽近地变幻。但是嗓音尖锐,就似用粉笔在黑板上用力划过时候一样,听得人浑身寒毛倒竖。

  唐无神轻轻叹一口气,伸出三根手指头。凝声道:“三招。击杀紫睛天君,龙城伯仅仅只用了三招。”

  霎时间,两名黑衣人同时为之剧震。纵然浑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显露在外,但那种浓郁的震撼和惊讶,却简直连瞎子都能够感觉得出来了。

  沉默半晌,左首侧那黑衣人森森笑道:“有趣有趣。想不到我们这帮老家伙蛰伏数十年,世上竟然又出了如此高手。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顿了顿,这黑衣人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让贫道来试试。看看这位后起之秀,究竟能够厉害到什么程度。”

  话声当中,他随手一拂,迈步走出。身上所披的厚重斗篷,陡然幻化为一团浓重黑雾,丝丝缕缕地从他身上脱离。骤然看来,简直神奇魔幻至极点。以至于让永嘉公主看得咋舌不已,甚至害怕地紧紧抓住了程立的手臂。

  程立明白她心中感受。反过来轻轻拍拍她手背,低声道:“不是什么妖法邪术。只是他催运真气内力,把身上的披风震碎了而已。”

  永嘉公主听到“不是妖法邪术”这四个字,便明白过来了。神态也安心了许多,娇躯更不再颤抖。

  黄小石则神态凝重,沉声道:“即使不是妖法邪术,可是能够在不动声色之间,把披风震得自然酥化破碎,连半丝烟火气都不露。单看这一手,其修为已经绝不在刚才那魔门高手之下……嘶~难道他也是魔门的?”

  程立不在意地道:“是与不是,也没什么紧要的。好了,小石头,你注意好保护公主。我出去也会一会这位老前辈。”

  嘱咐了黄小石一句,程立迈步往前,向那名迎上去。彼此相距约莫十步左右,不约而同地收步站定,相互打量。

  此时此刻,那黑衣人身上所披的黑色斗篷,早已经尽数褪去,化入幽深黑暗之中。斗篷之下所穿着的,那是一件道袍。再看那人相貌,他面色白净,肌肤也滑如婴儿。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年纪。身材瘦削,却骨格极大,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但从此人身上,却不住透发出一阵阵森寒煞气,即使彼此相隔十丈,仍让人感觉活像有无数根以坚冰凝聚而成的尖针,就在自己皮肤上扎刺一样。

  这道人微微一笑,起手打了个稽首,道:“贫道玄英子。龙城伯请了。”声音却不再像之前一样难听,反而变得颇为柔和悦耳。

  “道人?记得孤独侯的记忆里曾经提及,魔门四宗六派之中,有一道支脉,本是源于道门的。只是后来因为主张通过房中术修炼,理念上和正统道门有所不合,所以被正统道门排斥,于是才加入魔门。但他们仍然以道门中人自居。”

  程立略微搜索了一下脑子里关于魔门的记忆,很快就找出了最合适的作为对比。一个念头刚刚转过,随即又生出另一个念头:“嗯……记得这一道支脉,称呼为真传宗?他们的大本营,好像是一间道观,称为天尊观。不过这间天尊观究竟在什么地方,却连孤独侯都不知道啊。”

  心中转念甫毕,程立也向对方拱了拱手,道:“观主,有礼了。”

  玄英子确实就是真传宗传人。而真传宗的大本营,也确实就是天尊观。不过正如之前的“紫睛天君”一样,这些都属于魔门里绝不外传的秘辛。突然间从程立这里听到“观主”二字称呼,玄英子也不禁一怔。随即又笑道:“看来龙城伯知道得不少。”

  程立颌首道:“是不少。但或许并不如观主所想象的多。比方说,观主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莫名其妙。”

  玄英子微笑道:“这个么,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但却不方便从贫道口里说出来。龙城伯不妨多往自己身上想想,自然便明白了。”

  程立微一沉吟,忽然提起右手。整只手掌一下子变为紫红色。正是天绝地灭大紫阳手。他凝声问道:“是为了这个?有人看不惯大悲赋落入我手上,想要收回?”

  玄英子赞道:“龙城伯果然通透。这番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唉,其实贫道修行之人,这些世俗间的事,早就不想多管了。无奈此身既然未离红尘,自然也脱不了红尘牵缠。无奈啊无奈。”

  程立哂道:“观主如果觉得无奈,可以立刻转身就走。”

  玄英子摇头道:“那却不成。紫睛天君已经为此丧命。贫道若一招不出便转身离去,那可无法交代。不过要说让贫道像紫睛天君一样拼命嘛,贫道自己也不愿。龙城伯,不如这样,咱们彼此各出一招,点到即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