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 硝烟漫天 第十六章 关键决策
作者:闪烁      更新:2019-10-10 05:47      字数:11646
  天快亮的时候,激烈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将近14个小时,参会人员不但疲惫不堪,还渐渐失去了耐心。

  “前几天,与美国国防部长单独会面的时候,史塔克就明确提到,如果没有我们的全力支持,美国不可能在战争中取胜,而美国国会议员绝对不会让美国卷入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说直接一点,如果战争爆发,而美国当局看不到取胜希望的话,美国国会很有可能以弹劾总统的方式退出战争,变相承认战败。”草草吃过早饭,会议再次开始后,国防部长杨基奇率先发言,而且直接抛出了重磅炸弹。“毋庸置疑,美国会失去霸主地位,但是能够保存国力,为二十年后复兴打下基础。非常可惜,我们没有这么好的条件,美国战败,等于承认了中国的霸主地位。更重要的是,中东战争之后,中国一直在积极备战,必须合理利用储备了近二十年的战争力量,不然中国当局无法向国民交代,而因此导致的社会矛盾也无法化解。说直接点,美国投降,不等于战争不会爆发。战争肯定会爆发,只是规模大小与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们的装甲部队开进阿斯塔纳,将哈萨克斯坦总理送进总统府的那一天,我们就成了中国的敌对国。除了美国,只有我们值得让中国大动干戈,也只有我们才能消耗掉中火库里堆积如山的战争物资。即便与美国联手,我们也没有十成胜算,单独迎战,战败将比我们任何人想像的还要来得快。”

  杨基奇的话刚刚落音,巨大的会议室内顿时沸腾了起来。

  让众多参会人员感到惊讶的不是杨基奇的论调,而是他的立场。众所周知,杨基奇是契力亚科夫一手栽培的得力部下,也是众多政府高官中与总统关系最密切的一个,更是契力亚科夫最主要的支持者。在此之前,杨基奇一直坚持务实方略,即俄罗斯没有必要替美国出头。即便在半个小时前,也就是中途休会去吃早饭之前,杨基奇仍然坚持认为,俄罗斯应该坚守独立自主的基本立场,避免过早卷入中美之战。

  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如果没有发生大事,杨基奇不可能在吃顿早饭的功夫改变基本政治立场。

  明白这个道理后,参会人员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契力亚科夫,而且没人抢先发言,都等着总统开口。

  “刚刚收到的情报,中国高层很有可能在战争问题上做出了重大决策。”契力亚科夫的语气非常平静,仿佛提到的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在过去几年间,中国当局也在战争问题上犹豫不决。根据得到确认的情报,去年年初,中国当局就差点做出主动挑起战争的决策。一年多下来,中国的政治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裴承毅出任国家元首就能证明,在是战是和的问题上,中国高层已经有了决策,缺的只是具体的应对手段。”

  “毋庸置疑,战争已经无法避免了,我们更得考虑该如何应对。”趁契力亚科夫停顿的机会,乔德诺维奇着重强调了一句。

  “既然必须面对战争,我们就得尽快定下基本策略。”

  见到总统与副总统一唱一合,参会人员顿时心知肚白。肯定是在吃早饭的时候,两人交换了观点,并且达成了共识。让杨基奇拉开话题,就是要给其他人提个醒,不要贸然发表意见,以免与主流相左。由此可见,契力亚科夫与乔德诺维奇相互妥协,相互让步,不然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成一致。

  “早在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收到情报,中队的战争准备工作已经到位。”契力亚科夫没有把发言的机会留给别人,“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没有大肆扩军,特别是中国陆军并没扩军备战,而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注定以陆军为主,没有一支强大的陆军,中国不可能击败我们,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担心什么,在中国陆军开始扩军备战之后再做准备也不迟。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即将爆发的是世界大战,而不是局部战争。从八年前开始,中国就在为战争做准备,而且所有工作都是处于长远考虑,即中国当局早就意识到,要打的是一场持续数年的持久战,而不是能在几个月之内决出胜负的速决战。由此出发,中国的战争准备才真正让人感到恐惧。可以说,只要中国上下一心,团结一致,别说我们,就算我们与美国联手作战,取胜的希望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甚至可以说,我们不可能击败中国。问题是,这场战争的主导权不在我们手中,打不打、以及该怎么打,不由我们说了算。客观一点,即便我们没有与美国秘密结盟、即便我们没有出兵哈萨克斯坦、即便我们不打算利用两强相争的机会争夺世界霸权,处于安全考虑,中国的领导人也会在适当的时候对我国用兵。事实上,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处在中国元首的位置上,都会做出这样的决策。以实际情况来看,中国从一开始就做全面战争准备,就是因为把我们当成了潜在敌人。总而言之,战争爆发后,中队越过边境线,攻入我国境内只是迟早的事情。”

  一口气说完,契力亚科夫做势喝水,把发言的机会让给了乔德诺维奇。

  “注定要卷入战争是一回事,以何种方式卷入战争是另外一回事。”乔德诺维奇仍然显得很有主见,并没照本宣科的按照契力亚科夫的思路说下去。“客观的讲,美国仍然是中国的最大敌人,而且是中国称霸世界的唯一障碍。从中国领导人的立场出发,即便将我们当成潜在敌人,只要我们没有主动挑起事端,甚至没有构成严重威胁,中国当局都会在战略部署上有所保留。说准确一点,中国的领导人很有可能采取东攻西守的战略,首先稳住我们,集中力量打垮美国。从实际情况出发,这也是中国高层的必然选择。原因非常简单,打垮美国的主要力量不是陆军,而是海军、空军与天军。只要中国海军能够击败美国海军,甚至只需要夺取太平洋的制海权,就能对美国本土构成直接威胁,从而迫使美国当局在遭受惨重损失之前承认战败。如此一来,在大陆战场上,中国当局完全可以以陆军为主,即以战略防御来应对我们的威胁,使我们难以有所作为。如同总统所说,美国可以承认战败,只要中国不打算占领美国,战败也只是让美国用一时的退让换来了复兴的希望。可是对我们来说,战败却不能接受。欧亚大陆上不可能出现两个超级大国,总有一个得倒下。即便拓展疆土已经不是现代战争的根本目的,可是土耳其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为了消除来自北方的威胁,中国肯定会在击败我们之后,效仿对付土耳其的办法,将我们肢解为数个国家,从而使我们彻底沦落为二流、甚至三流弱国,永远失去复兴机会。”

  似乎意识到说得太多,在点明主题之前,乔德诺维奇就停了下来。

  “不想战败,就得全力争胜。意志决心很重要,可是正确的方式方法更重要。”契力亚科夫直接点明了主题,说道,“印度战争之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维持了二十年,直到去年才分道扬镳,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就是我们已经没有继续退缩的余地。在坐的有不少参加过第三次车臣战争,或多或少有点战争经验。设想一下,如果中队从雷恩沙漠出发,不但会使我们的西伯利亚与远东防区形同虚设,还能在一个月之内打到莫斯科城下,而我们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战争动员。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受到的威胁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还要严重得多。当年,我们可以依靠广袤的大后方反败为胜,可是现在,被拦腰斩断之后,凭什么去反败为胜?出兵控制哈萨克斯坦,只是缓解了危机,却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要想扭转局势,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以攻代守,将战线推进到敌国境内,使敌人疲于奔命,无法发起进攻。虽然这会极大的消耗我们的国力与军力,甚至会为此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但是却能为什么争取到最为宝贵的时间,让我们能够从容不迫的完成战争动员,构筑起坚不可摧的防线。我相信,伟大的俄罗斯必然会再次战胜强敌,取得第二次卫国战争的最终胜利。”

  总统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参会人员都显得无比激动。

  随着总统与副总统先后表明立场,原先旗帜鲜明的两派高官要员终于在最关键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即俄罗斯不但要应战,还要积极主动的迎接挑战,力争掌握主动,为最终胜利做出最大限度的努力。

  因为会议持续了15个小时,参会人员都疲惫不堪,所以在契力亚科夫与乔德诺维奇表明立场之后,没有继续讨论具体方略,只是安排下了各部门的工作,并且确定在一周之后召开第二次高层会议。

  大约数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北京时间7日傍晚,军情局长刘晓宾急匆匆的去了元首府。

  在裴承毅这届政府中,刘晓宾是留任的最重要的官员之一。对已经当了15年军情局长的刘晓宾来说,不管最初的想法多么美好,如果不是裴承毅坚决挽留,而且陈明厉害,他肯定会在换届选举之后交出大权,像李存勋那样,在身体垮掉之前,过上几年无忧无虑的安稳日子。因为刘晓宾只比李存勋小了不到10岁,所以第四次出任军情局长时,他的年纪已经超过了退休时的李存勋。正是如此,在挽留刘晓宾的时候,裴承毅也承诺,只要没有意外情况,5年之后就放他归隐。至于这个承诺能否兑现,刘晓宾从来没有考虑过,也从来没有时间去考虑。

  “刚刚收到的情报,俄罗斯的高层会议从昨天晚上开到今天中午,持续了大半天。”刘晓宾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随身携带的香烟。虽然裴承毅住进元首府后,仍然像以往那样,会随时准备一包用来待客的香烟,而且从不反对别人在他面前抽烟,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大部分高层官员都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向裴承毅汇报工作的时候,带上一包香烟,不让他为这些琐碎小事操心。

  “高层会议?”裴承毅回头看了眼刘晓宾,往杯子里添了点茶叶。

  刘晓宾点了点头,放下打火机,说道:“由契力亚科夫亲自召开与主持,包括乔德诺维奇在内的所有高层官员与高级将领都有份。暂时还没有搞到具体情报,不知道讨论了些什么问题,但是可以想像,持续了十多个小时,绝对不是在闹着玩。”

  “姜还是老的辣啊。”裴承毅把茶杯放在了刘晓宾面前,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你见过王老了?”刘晓宾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虽然与裴承毅的关系很不错,但是当着现任元首提起前任元首,总归不是一件随便的事情。

  “天亮前去的,上午就回来了。”裴承毅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转口说道,“王老断定俄罗斯会有所行动,提醒我们把握好分寸与时机,不要做得太绝,要给俄罗斯一点盼头,等到俄罗斯进了圈套之后,再在合适的时候收紧绞索。当时我还有点不太相信,毕竟俄罗斯的实际情况摆在那里,就算搭上美国,也没有多少胜算,而俄罗斯当局忍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犯错误呢?现在看来,王老的战略判断能力确实无人能出其右,不佩服都不行啊。”

  “王老确实眼光独到,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也不可能看不明白。”

  听刘晓宾这么一说,裴承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看明白在回事,相信自己的判断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会专程去向王老讨教了。”

  “不管怎么说,主观判断当不得真。”

  “确实如此,你们要抓紧收集相关情报。”裴承毅摸了摸下巴,说道,“还有,密切留意国内情报安全,特别是那些俄国间谍。如果契力亚科夫与乔德诺维奇冰释前嫌,在基本战略上达成一致,俄罗斯的情报部门肯定会积极行动。”

  “相关工作我已经部署下去了,我觉得,关键还是在军事调动上。”

  “军事调动?”裴承毅微微皱了下眉头。

  刘晓宾迟疑了一下,虽然知道元首是明知故问,但他还是开口说道:“很明显,如果契力亚科夫仍然坚持己见,完全没有理由召开这次会议,更不会拖上十多个小时。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契力亚科夫向乔德诺维奇让步,至少部分采纳了副总统的建议,在战略决策上有所妥协。几天之前,杨基奇就在出席美俄安全会议的时候,单独会见了史塔克,相互交换了意见。由此可以断定,美国当局借此机会向俄罗斯施加了新的压力,要求俄罗斯当局尽快决定基本战略,拖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以俄罗斯的处境,特别是契力亚科夫在俄罗斯高层的处境,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拖下去了。说得不客气一点,不管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

  “你的意思是,俄罗斯别无选择?”

  刘晓宾点了点头,说道:“要是有选择的话,一年前,俄军就不会开进阿斯塔纳。”

  沉思一阵,裴承毅长出口气,说道:“你说得没错,俄罗斯当局早就该拿定主意了,拖到现在,再拖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你去联系袁晨皓……算了,我亲自给他打电话,你也别走了,就在这里吃晚饭。”

  “这可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又不是第一次在我这吃晚饭。”

  刘晓宾笑着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裴承毅也没耽搁时间,吩咐东方闻去多准备几个菜之后,亲自给袁晨皓打了电话,让总参谋长过来一起吃晚饭。因为袁晨皓的酒量不是很大,而且平时滴酒不沾,刘晓宾更是货真价实的“清教徒”,所以裴承毅没有让秘书准备酒水。

  15分钟后,袁晨皓就赶了过来。

  这就是新都带来的便利,如果在北京,因为没有足够的空间,所以只能乘坐地面交通工具,至少需要花上半个小时,遇到塞车的话,甚至会花上近1个小时的时间。利用高速立体交通工具,加上元首府与总参谋部的距离更近,所以在新首都,最多只需要20分钟,一般情况下只需要15分钟。

  见到刘晓宾,袁晨皓就知道裴承毅叫他过来,绝对不是吃顿晚饭那么简单的事情。

  吃晚饭前,裴承毅以处理其他事务为由,让刘晓宾单独向袁晨皓介绍了情况。直到备好晚饭,裴承毅才让东方闻把两人请到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