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0 亚丁丧钟(十四)
作者:爱吃大包子      更新:2019-11-15 23:54      字数:12802
  乌云席卷,犹如被一双巨大而看不见的艘手层层从天边翻卷起来,堆积着,在亚丁人诧异的视线当中变成一个个狰狞怪异的形状,风也渐渐猛力吹来,刮得地表一片风行草偃。呜呜的掠过这片土地上的山川河流,大风乌云之下,柏萨德城下亚丁人宽达数里的营地到处都是一片慌乱景象

  亚丁湾南部已经有五个月没有下雨了,此刻聚集在柏萨德城下的十余万亚丁军队构成更是繁杂

  有赫赫有名的亚丁王都双军之一的亚丁第四军,有总计近五万人的各行省的守备军,还有人数突破九万的奴隶军,对于物资充沛的亚丁第四军帐篷完备,放水油布迅速在营地帐篷顶上拉开,即使是再大的雨水,也不会浇淋到帐篷里边

  亚丁第四军的帐篷位置,不但设营在地势高处,而且每顶帐篷内一般都是五到八个人,算不上宽敞,但也绝对不拥挤

  次一点的就是物资缺乏的地方守备军,帐篷都是多年陈旧(www.hao8.net)的皮革,不但比第四军帐篷小了五分之一,而且每一顶帐篷内的亚丁士兵都在十八人以上,都是席地而睡,最后是亚丁奴隶军的帐篷,最廉价的布料,还有着不少的破洞,靠近都能嗅到散发着浓烈霉味,人躺着人,一个帐篷内往往塞了三十多个奴隶,连落脚都找不到地方,就算是这样,帐篷也是严重不够用,没有帐篷安置的奴隶军还有三万多人暴露在外,只能就这样毫无阻遮挡的摊在空地上休息

  没有下雨也就算了,顶多是晚上冷一些,现在大雨将至,最为悲惨的就是奴隶军的营地,一旦大雨瓢泼而下,他们今晚就只有躺在烂泥里睡觉了!

  但是此刻,奴隶军是没有发言权的,他们必须先帮正规军安顿好,才能够开始加固自己的营地

  “快,都在磨蹭什么,快把大爷的帐篷上的挡水都安置好,只要有一滴水落在爷头上,爷就砍了你们所有人的狗头”一名亚丁军官破口大骂,指挥着奴隶稳固自己的帐篷,在野地里遭逢一场大雨绝对是受罪。各处营地都在叮叮当当的加固寨栅,加紧再将营地四下的排水沟渠挖得更深一些。那些亚丁军官顶着大风声嘶力竭的吼着,手里挥舞着鞭子,猛力的抽打那些拖延进度的奴隶,营地可以避雨的已经算是亚丁正规军的标准,勉强挣扎求生的是奴隶军。战时他们要为前趋,去填各处堡寨的沟壑,平时就靠这些营寨施舍一点残羹冷炙勉强度日。

  眼见一场暴雨就要倾盆而降,一个个慌乱的跑回帐篷,瑟瑟缩缩的聚做一团,接下来冷雨浇头,伙食也是以进攻不力的理由暂停了,还不知道等到雨停下,上面给不给东西吃,到时候就是满地泥泞,一块干地方都没有,不过这场雨让亚丁军的进攻暂时停下,暂时不用去考虑死亡的问题,柏萨德城下一片片的亚丁奴隶们的尸体,就这样铺在哪里,奴隶们也是内心念叨,被雨淋总比这些前面被推上去死掉的强,好歹人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完全冲上了柏萨德城头,就有机会去掉奴隶身份

  亚丁第四军营地,

  与其他营地乱成一团相比,第四军作为王都双军,营盘整齐,也尽可能的完善了军资器械。扎营与此,刁斗森严,就算眼见大雨就要倾盆而下,也没有其他营盘那些手忙脚乱的模样。仍然一丝不苟的派出逻骑在四周巡视,值守在寨墙上的哨兵仍然各守其位,不胡乱走动,攻城的器械也都摆放在这里,一座座高大的攻城塔,前面已经加装了防火的设置

  作为眼前十余万亚丁大军的总负责人,托布拉斯一身红甲,卓立在一处望楼之上,看着眼前犹如蜘蛛网一般从这里为中心向四周散开营盘,看着天上乌云,看着远处的柏萨德黄色的城墙轮廓,不由微微蹙眉,从昨天到今天,已经足足两天都没有任何从后面运输粮食和物资的车队抵达大军营地,军需官刚从已经紧急报告,目前大军军粮只够支撑三天,十几万人要吃饭,所消耗的粮食不是一点点,当初索拓罗苏亲王也没想到会一下扩大到如此规模

  当初索拓罗苏亲王只是带领了五万人左右的亚丁军队来柏萨德的,所以军粮的携带是按照五万人作战半个月的量数携带的,却是没想到,托布拉斯的亚丁第四军突然抵达,人数一下增加了三万人,然后又是各大亚丁贵族们纷纷将奴隶送来,转眼人数就膨胀到了十六七万之多,如此突然膨胀的人数,自然是让军队粮食一下紧张起来,为了不让军队指挥权出现一军两将的尴尬情况,索拓罗苏亲王自请去后方督运粮食,托布拉斯表示同意,军队指挥权完全变成托布拉斯

  望楼上悬挂的星月旗被被大风刮得噼啪作响,旗角不断的拍打在托布拉斯脸上

  如果不是报告上说有大批的叛乱奴隶袭击了后勤运输队,托布拉斯都要怀疑索拓罗苏亲王故意延迟军粮运输,以此来报复自己抢夺军队指挥权的事实,希望这位索拓罗苏亲王没有在里边捣鬼,否则就算是王室亲王,我也一样能够让陛下剥夺他的一切,包括生命!托布拉斯拳头压在冰冷的城垛口上,脸色阴沉的闷哼了一声,眼前这场大雨,拖延到了进攻,但是托布拉斯相信,这场雨真正影响的人,应该是帝国军队才是,帝国军队在柏萨德城防上砸了血本,密密麻麻的各种军械都看的人头皮发麻,就像是张开的一张张吞噬生命的血盆大口,任何人想要登上柏萨德城墙,就必须用血肉之躯喂饱这些杀人重器才行,

  但是现在,如雷神,百弩车,火油罐等武器,在暴雨淋湿后必然会在威力上大打折扣,这对自己来说绝对死一件好事

  一名亲将大步上了望楼,对托布拉斯躬身行礼道“大人,奴隶军那边又派人来请求了,说奴隶们已经有一天半都没有发过食物了”托布拉斯身子一动,转过身来,看着这名领自己麾下的亲将,先不答他询问,而是沉声问道“其他各军遮雨措施准备的如何“

  “基本已经完成,营地也都按照大人的要求,搬到了地势较高的地段”那名亲将回答说道

  “那就好,无论如何,必须保证士兵们的体力”托布拉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摆摆手说“那些奴隶明天就会送上去当炮灰,没必要为他们而浪费军粮,节省下来的军粮要保证军队使用,

  “是,明白了”

  那名亲将点头,转身退下望楼。而托布拉斯仍然在望楼之上站得笔直,久久不曾动一下,作为亚丁国内目前人数最大,也是唯一一支重兵,托布拉斯很清楚自己的肩膀上承担着什么,一旦自己失败,亚丁王国南部在短时间内,怕是很难再聚拢起一支能够阻挡帝国兵锋的军力,但是以十几万人对两万帝国军,托布拉斯的自信还是有的,

  但是战场上面,什么样千奇百怪的事情都会生,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变故。这些日子,他身为名将统帅那种独有的战场预感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总感觉帝国军队在如此悬殊兵力下,依然狂妄的企图在柏萨德城下与自己搏死一战,这完全不符合最基本的军事指挥

  但是眼前的胜利实在是太明显了,明显到任何人都能够触手可及的程度,随着每一天过去,他手中实力就厚一分,大批的攻城器械已经完成,足以一口气将五百精锐兵力送上柏萨德的城墙,只是这场雨,让大型攻城塔在半途就会一下陷入泥水中难以推进

  冰冷的雨水下,托布拉斯紧紧的握住望楼栏杆,此时此刻,哪怕是认为胜券在握的托布拉斯,忍不住都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明明有近半年都没雨水了,偏偏在此刻碰到了大雨,只希望这场雨不会下的太久,沉思当中,突然一滴雨滴,落在了已经忍不住探身出去的托布拉斯盔上,发出轻轻的雨珠破碎之声。接着就是更多的雨点落了下来,转眼间天地间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雨哗啦啦的从一开始就是倾泻而下,大风扯着雨珠四下斜飞,头顶上的旗帜很快湿透,在风中将旗杆拍打得啪啪作响。

  伊萨姆家城堡,凌晨,伊萨姆家的佣人战战兢兢地唤醒了熟睡中的副官杰罗姆和杰洛斯菲罗“两位大人,请立即去前厅集合“两人手忙脚乱地披上睡衣,赶到前厅。那里,明晃晃的一片火光通明,影影绰绰的到处是武装的士兵。

  一个佣仆为他推开了议事大厅的门,近三百根大蜡烛将整个大厅照得一片通明。在靠近陛下座位的地方,一群人聚在一起。

  杰洛斯菲罗心头一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前两天见过的伊卡拓在几名伊萨姆家的家族军官簇拥下朝这边走来,脸色一片铁青,看见两人后,伊卡拓语气凝重的说道”现在杰洛斯菲罗阁下可以满意离开了,你圆满完成了任务,现在我们不但要紧急修葺城堡,而且还将面临一场生死恶战“

  “这是什么意思?”杰洛斯菲罗脸色错愕,

  就在这时候,一个高大魁梧的伊卡姆家的军官快步走进大厅,脸色凝重的向伊卡拓行礼说道“那些叛乱奴隶刚刚洗劫了托林男爵的城堡,托林男爵阁下战死,城堡现在火光熊熊,奴隶们没有找到太多的粮食,现在正朝这里了涌过来,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三十里“

  “什么,连托林男爵都没有挡住他们吗,托林男爵可是有两千私军啊”

  消息太震惊了,以至于大厅内的各种声音都要炸了,

  “奴隶叛乱吗!”

  杰洛斯菲罗算是听明白了,目光闪动,似乎反应过来,脑海里不由浮现前两天所见的黑色长烟,“有多少奴隶参与叛乱”伊卡拓让人拿来地图,目光在地图上审视问道

  “根据拉菲德队长的保守估计,人数大约有五万人”那名军官回答说道

  “五万人!”伊卡拓的身躯明显的颤动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自言自语“怎么会有这么多,前天不是说才几千人吗,怎么两天时间,就翻了十倍啊,我们连五千人都不到,怎么跟五万人打啊”整个大厅也是响起一片倒吸气的声音,一些听到消息紧急聚拢而来的伊卡姆家族的贵族们更是疯了

  伊卡拓突然抬起头,目光深邃复杂的看了杰洛斯菲罗一眼,向身后的军官命令道“我伊卡姆家当年没有逃走,现在一样也不会逃走,但我们还没有必要让外人来流血,立即送这两个人离开城堡,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几名军官迅速走过来,不由分说的将杰洛斯菲罗和红发副官带离大厅

  “大人,你应该不算是外人吧”红发副官一边走一边在杰洛斯菲罗耳边低声说道

  杰洛斯菲罗脸色凝重不语,伊卡姆城堡肯定是完了,虽然伊卡拓嘴上说不跑,但肯定也是将自己的家眷之内的送走,伊卡拓的那一眼,似乎就像是在说,如果今夜伊卡姆家的男子都战死了,后面就拜托给自己了,伊卡姆城堡,这座亚丁湾南部赫赫有名的坚壁,此刻也仿佛一头沉睡的巨兽醒来。火把的光亮映照在坚固的米亚大理石圆柱上,给整个柱子染上了一片猩红。在这些圆柱装饰之间,宽阔的走廊中回响着士兵奔跑空洞的脚步声

  杰洛斯菲罗仿佛嗅到了一种杀戮和血腥的味道。

  八十年前,就在这洁白的大理石台阶上,伊卡姆家与入侵的敌人拼死搏杀,据说整个伊卡姆家成年男性全部战死,就连女子都手执武器,尸体堆满了眼前的走廊里足有一米多高,这里的每一面墙壁都曾回响过那些临终的人的呻吟和断气时候发出的呼噜声,每一块华丽的石头后面都曾经被人血浸泡,门口处,两排伊卡姆家士兵乎持火把肃立,摇动的光亮照在他们如同花岗石似的严肃脸上,火光摇曳,铁甲铮铮,伊卡姆家的荣光似乎从回到当初的岁月

  走上已经准备好的马车,红发副官杰罗姆才松了一口气问道“大人,伊卡姆家能够挡住五万奴隶的叛乱吗“

  ’我也不知道“杰洛斯菲罗茫然地摇头,目光中更是凝重,南方爆发奴隶叛徒他是知道的,但就算是他,也没想到会迅猛到如此规模,已经达到侵袭一名男爵城堡的程度了,那可就不是小叛乱了,奴隶叛乱,这还只是伊卡姆一家领地内的情况,其他贵族领的情况……

  杰洛斯菲罗手指猛地握紧,脸色忍不住变了变

  他可是知道亚丁第四军的托布拉斯以军务部次长身份,从南方各大贵族领地那里抽调了数量惊人的奴隶,而为了控制这些奴隶组成的私军,各大家族也是将自身领地内的私军抽调的七七八八了

  现在南方爆发奴隶叛乱,这些家族领地怕是首当其冲,

  奴隶叛乱在亚丁时有爆发,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下扩大到如此规模,必然是有什么力量在后面推动所致,而发动这场奴隶叛乱最受到影响的,只怕还未必是这些南部贵族领地,而是在柏萨德与帝国军队鏖战的十余万亚丁军队!要知道,这是十余万亚丁军队中,有着超过八万人数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