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1 亚丁丧钟(十五)
作者:爱吃大包子      更新:2019-11-17 19:18      字数:10106
  亚丁王国南部奴隶大暴动,在亚丁王国即将晋升为亚丁帝国时爆发,而且如热油喷井,在短短十几天里就犹如飓风席卷过亚丁王国南部行省,除了因为粮食歉收而造成的大饥荒本就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外,还因为一个独特的原因,那就是哈维人,

  就在五个月前,欧巴罗南部的马丁利牙人攻破哈维王国边界,直接将南部强国之一的哈维王国打成了半残,马丁利牙人以百万计的哈维人当做奴隶贩卖给了亚丁王国,虽然陆上因为运输死了十几万哈维人,亚丁王国还是依然买下了足足一百多万的哈维奴隶,如此巨大的奴隶数量涌入亚丁王国,对亚丁王国奴隶市场的冲击相当大,奴隶的价格一下降低到了原先的三分之一不到,奴隶在亚丁奴隶主眼中是连牲口都不如的廉价物品,更不要说,

  一头羊的价格就能够轻松买下四个奴隶,奴隶完全就是不值钱的代名词

  南部干旱歉收,粮食价格迅速水涨船高,奴隶主们更是抓住机会大肆囤积粮食,结果就是粮食价格直降突破亚丁南部有史以来最高,这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南部亚丁平民纷纷破产,不得不贱卖自己变成贵族的奴隶,

  奴隶不值钱,用昂贵的粮食喂养奴隶绝对是亏本,为了减少损失,亚丁贵族奴隶主们开始大规模的对奴隶进行剪除,只要年轻力壮的留下就好了,老弱病残不但干活不行,而且还白白浪费粮食,谁家里也没有余粮,不可能花钱养闲人,如果是其他时候,还能将这些老弱病残的奴隶低价处理卖出去,现在整个南部都是一样,各大奴隶主们都感到自己手中的奴隶数里多了,就算是低价,这些老弱病残的奴隶也无人问津,白白耽搁时间,消耗粮食

  按照惯例,卖不出去的奴隶都算是劣势物品,为了减少主人的损失,可以活埋,这是写在亚丁法典中私产法里边的内容

  根据保守估计,仅仅九月这一个月,亚丁南部奴隶主们就明里暗里的活埋奴隶超过六万多人,这还是有记录的,没有记录的更是数不胜数,已经五个月没有下雨的亚丁南部,就像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五千帝国精锐骑兵一线杀入,避开难以攻下的城市,而是对着城外的种植园进行非常有序的冲击,杀死种植园的亚丁贵族,将种植园的所有奴隶全部放出来,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帝国骑兵在进攻时都故意点燃了贵族的粮食仓库,然后扬长而去

  在此刻却是下起了雨,地面泥泞,暴动的奴隶在饥寒交迫中向北涌动,之所以向北,是因为亚丁军队在南部柏萨德城与帝国军队交战,暴乱奴隶们也不敢去招惹军队,各地奴隶暴乱的洪流,特别是奴隶中大批量的哈维人构成了此次暴乱的主力

  这些哈维人对亚丁人充满了仇视,同一种族的共性,更是让这些哈维奴隶远不其他种群的奴隶更加团结,更加具备战斗力

  但真正让这些哈维奴隶爆发的,是突入腹地的帝国军队一路宣传的消息“马丁利牙人已经战败,哈维王国与帝国组成了联盟,帝国此次攻入亚丁湾南部,就是来拯救被贩卖的哈维人的,帝国海军舰队已经在南部入海口登陆,只要协助帝国击败亚丁人,帝国就可以强制要求亚丁人释放所有的哈维奴隶”帝国骑兵甚至向解救的哈维奴隶展示了签署有哈维国王印章的通告,并且还将类似的通告沿途一路张贴,对于现在的帝国来说,纸张已经相当普及,

  不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对于已经绝望的哈维人来说,这些通告上的内容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力,国破家亡,他们被当场奴隶远离家乡,在这里,残暴的亚丁奴隶主只是把他们当做最廉价的工具,甚至是在奴隶阶层里边,大批涌入的哈维奴隶,也被其他奴隶认为是让自己身价暴跌的主因,哈维奴隶自然也成了奴隶中最低贱的那种,哈维人不自觉的只有抱团取暖,

  亚丁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帝国皇帝的杀手锏,竟然是这些哈维奴隶

  “亚丁人的军队都去了柏萨德,现在亚丁人在南部已经没有军队了”

  “大家隐忍下去只有饿死,不想饿死就杀了亚丁人,大家一起回家”

  “回家,大家一起回家”

  奴隶种植园高度集中的地带,每一个乡村、城市、乡镇、田野、森林,在每个活着的哈维奴隶心中激起了回响。于是,从最西边的古奇山脉之巅到碧波荡漾的河道之滨,到处都听见了恐怖的杀声,上百万的哈维奴隶齐齐发出呐喊声,这些被马丁利牙人屠杀,贩卖的哈维人,仿佛是一夜之间被唤醒了,一人变成两人,两人变成一群,群体又与群体会合变成了队伍,抡起了镰刀和木棒,横刀立马,奋不顾身的扑向就近的亚丁奴隶主的看守队。将整个守备队砍成肉浆,然后汇聚更多的哈维人

  “哈维人疯了!”

  各地奴隶主们也是被吓坏了,他们已经习惯了面对那些驯从的、温良的、逆来顺受的奴隶了,有刺头的奴隶早就被处理掉了,而现在,他们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正在崩溃,那些被他们花最低价格买来的哈维奴隶,突然间变得如此的骁勇,悍不畏死的冲击各地的种植园,偏偏地区守备部队都去了柏萨德,就连他们麾下的私军,也有半数都在柏萨德,面对如潮水一般的哈维奴隶暴动,奴隶主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放弃种植园,卷缩在各自的城堡里不敢出来

  可是他们忘了,哈维奴隶里边不仅仅有平民,还有不少是被俘的哈维军人,甚至有将军,这些哈维王国的前军人振臂一呼“我们的小伙子们快过来啊!”仿佛是从地里面突然冒出来似的,无数手持镰刀、木枪的哈维人就从四面八方涌来,当场就拉起了千多人的队伍。当闻知哈维人的队伍到来的时候,完全失控的种植园奴隶都从周围赶来,当他们到达时候,哈维人早已经开拔了,于是他们就顺着哈维日前进的方向追赶而去,一路懊悔自己消息知道得太迟了。

  人头涌涌,犹如小渠汇成河流,江河流入大海

  最开始哈维人主体,很快有其他族群加进来,由于来者不拒的吸收他们,叛乱奴隶的队伍犹如滚雪球一般扩大,大大小小的怕乱在南方行省各地开花,作为一个战斗单位来说,要求的不单只是人数,虽然这么多的奴隶都是仓促新组建的团队,但是经验丰富的哈维军人很快成为整个队伍的战斗核心,暴乱开始变成了真正的风暴,在南部的达鲁城,数量惊人的暴乱奴隶犹如山洪海啸一般冲入城镇,与城镇内的守备队展开巷战,半个小时过去了,所有的亚丁守备队都被砍成了碎片,奴隶们洗劫城镇,超过一万三千多名亚丁人被杀死

  在南部行省斯拉木城外,一千多名亚丁守备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残部慌慌张张的弃城而逃,完全不顾城内还有三万多亚丁平民的生死,

  就在距离帝国与亚丁军大战中心的柏萨德城不到五十里的鹿山,三万多哈维奴隶强袭亚丁军的后勤运输队,佩带着哈维人信仰的光明火焰标志的哈维奴隶,将两千多亚丁士兵杀散,带着亚丁军队的后勤物资扬长而去

  伊卡姆城堡外,环窥包围在城堡周边的奴隶足足有三万,还不包括跟随其后的队伍、他们隐藏在茂密的森林中,安静而耐心的等待着,一直等到了次日太阳升起。眼见伊卡姆城堡终紧闭着城门不肯出战,暴乱奴隶们有些不甘心的退走

  有惊无险的一夜,但是暴乱奴隶出现在了要害的伊萨姆山地上了!

  这个消息震动了整个亚丁,伊萨姆家被誉为从南部通往亚丁湾的门户咽喉,数十年前的那场大战,更是奠定了伊萨姆城堡的战略性地位,此地物产丰富,拥有广袤的丘陵屏障,而叛乱奴隶竟然敢去冲去伊萨姆城堡,若占领了伊萨姆城堡的话,他们可以在此轻而易举的直接杀入王国核心地区的亚丁湾,造成的破坏倒是其次,暴乱奴隶冲击亚丁湾腹地所带来的影响,才是让亚丁人无法在稳坐的主因,亚丁王国即将跻身帝国行列,却是连一个小小的奴隶叛乱都压制不住,这样的亚丁,还有资格给自己戴上帝国的王冠吗,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了,到时候不但会成为整个大陆的笑柄,就是强行晋升为帝国级别,在其他人的议论里,也只是一个残破不堪的伪帝国

  这种议论对于亚丁人就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来,就算是亚丁国王,此刻也坐不住了,花费了那多的心血,怎么能够允许瑕疵,而且还是被一帮低贱的奴隶打脸,震怒的亚丁国王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亚丁王都双军之一的另外一一个军团,亚丁第二军悄然离开王都,

  “呼呼”

  带着呼啸的投石在天空划过一道死亡的弧线,然后猛力的砸进人群里边,血花四溅,哀嚎遍地

  柏萨德城下,亚丁军队再次发动猛攻,冒着迎面暴雨一般射过来的箭簇,亚丁军队的队列缓慢的向前沿移动,这一次,不仅仅只是奴隶,还有三万多的亚丁守备军,这些守备军举着盾牌和长枪,在奴隶群后面跟进,声势惊人。黑压压的队列如同潮水似的,如山的长矛林高高的朝天竖起,风吹卷旗帜,发出猎猎的声响

  这一次,托布拉斯押上了自己的第四军一万五千人,军粮已经快到了极限,所有的准备也相当充分,来自王都的信使更是送来了国王陛下的命令,在命令里边,国王陛下申饬了托布拉斯久战不决,以至于整个南部局面糜烂到如此程度,南部的奴隶叛乱,就是因为托布拉斯擅自下令将各地守备队和奴隶主的私军调空,导致整个南部贵族无力压制眼前的叛乱,才导致滚雪球一样,到了现在非常难收拾的程度,

  大批的攻城塔如一栋栋的高楼一般被推动,前面加了防火,下面的木轮子都包上了铁皮,碾压在地上,发出嗒嗒的沉重声音,骑马的传令兵奔走于各个方阵之间的通道,高声的发布着口令“做好准备!”在整个攻击线的后面,八千亚丁弓箭兵分成六列纵队,正在给自己的强弓上箭,表情冷峻。

  两军接近到一百步距离的时候,。空中密布飞舞的箭矢,落入了亚丁人密集的队列中,溅起了一片血花和呻吟,中箭的亚丁士兵一声不吭的倒下,后排的士兵不出声的站前一步,补上了队列中的空缺。步兵队长们一声号令:“盾牌!”刷的一下子,盾牌手们纷纷把盾牌举向天空遮挡,从上空望去,整个队列的前排呈现一片金属的反光,仿佛他们突然间多了个金属的屋顶。一下子,的箭矢叮叮当当的射满了那一面盾墙,却造不成什么伤害。

  “大家不要怕,帝国军队的弓箭伤害不了你们“前阵指挥官一声大喝。

  “冲啊!”亚丁士兵们如雷鸣般怒吼,发起了冲锋,他们大跨步的跑步前进,以排山倒海的汹涌气势冲向敌阵,灰色的人群海浪般的奔腾、扩展开来,喊杀声惊天动地,气势惊人,等他们冲到了五十步左右距离时候,强劲的帝国弩开始射击,在这种距离遭遇强弩射击,造成的损伤十分可怕,一阵惊人的喧嚣,“啊、啊……”惨叫声接连不断,冲在最前面的几百名勇士当即就倒下了一半。后继者奋勇向前,又是一阵可怕的金属风暴卷入人堆中间,步兵队列彷佛纸糊泥捏的一般,到处响彻矛断枪折的咔咔声

  “啊!”震耳的呐喊声,如同可怕的风暴在刹那间释放,击中第一排的帝国重型钢弩射穿人体,紧接着是第二排,第三排,后面的人如同撞散的撞球般被挤开,钢铁在激烈的碰撞,刺穿!空中散发着刺鼻的血腥,红雾迷漫,那是人的鲜血被挤压爆开的景象,他们的血,在白白的流淌。

  帝国重弩车绝对是一个攻守兼备的高效率杀人机器,尽管亚丁人此次充满了战意,但是武器和实力上的差距却是相当无情的,而作为主攻的中心更是受到重点照顾,上百门雷神对着中心人群的攻击线猛力喷射,火团密集的爆炸,遗尸累累,伤亡惨重,汹涌的攻击浪潮就像海浪扑到了礁石上,通通给打个粉碎。

  激战,持续了足足两小时,亚丁号手才“呜呜”的吹响了撤军号,伤亡惨重的各路进攻部队也无心再战,队伍像退潮似的从前线向后涌了下来。这两个小时,亚丁军方面战死超过六千人,受伤也相当不少,而帝国军方面,城防火力在一个小时左右就减少了很多,看得出来,在托布拉斯连续不断的骚扰下,帝国军队的物资也开始不足了

  就在这个时候,亚丁军阵头也响起了雷鸣般的呼喊声“第四军向前!一片武器的闪光灼眼,整个队列黑压压的,只听见刀剑的撞击之声和铁甲的摩擦声,杀气逼人。一万五千张张狰狞的面孔齐声喊道”亚丁万岁‘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