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二牛背黑锅
作者:故事情节      更新:2019-10-10 02:45      字数:9766
  且说刘文辉私下会见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代言人斯皮曼,最后,刘文辉看了斯皮曼从布袋中拿出的文件。

  那文件是用英文写成的,他们似乎知道刘文辉能读懂英语,不用翻译。尽都是一些合作条例,但是,说实话,以刘文辉目前的处境,没有必要与别人合作。比如在电冰箱与空调等电器行业,他跟本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领先目前水平不知多少年,如此一来,何必与别人合作。他一不差钱,二不差人,三不差专利,何必要分别人一杯羹……

  见了刘文辉脸上莫名其妙的笑意,斯皮曼说话了,他并没有说什么实质性的话语,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他讲了一个小孩子生存的故事,如果那个小孩子不合作,那么,他在欧美这一块地方,就会受到排挤。他们在欧洲的众多企业,都会与刘文辉旗下的企业为敌,他们还会集中自己的人力,物力,投资个千把万或是亿的,研究电冰箱,空调,等等产品。并且,还会再多研究几个可乐出来,与刘文辉为难……

  斯皮曼见刘文辉若有所思,便又道:“以前,这个小孩子还是一只小虫子,并不被人们重视,放在心上。但是,如今他与他的一个朋友长成了小鱼,这就值得引起人们注意了……”刘文辉听罢,便让他想起了前世的恶性竞争。二十一世纪,财大气粗的微软公司,为了与小日本的抢市场,可以砸钱,慢慢的陪他们玩,硬是在游戏这个行业分了小日本的羹。如今,刘文辉也不例外,这就跟国与国的关系是一样的,谁让人家力量大,而他与罗伯特还弱小呢?

  刘文辉也有自己的优势,他的资金来源是独立的,而罗伯特家族的资金来源也是一样,这样一来,罗斯柴尔德要对付刘文辉,那就不能用什么幕后的手段。要想与刘文辉过不去,只能玩两败俱伤的对拼。这无论是刘文辉,还是斯皮曼,都不想见到。要不然,刘文辉在海外的企业与实业,就会受到犹太人的围追堵截。刘文辉虽不怕,但是,伤不起啊!

  斯皮曼知道刘文辉正在想什么,便也直言道:“我们知道,华夏银行与罗伯特家族有一个共同的长处,那就是,你们的资金是独立的。但是,你刘文辉不比罗伯特,以现目前的态势来看,你在欧美的产业几乎可以说是你资金的源头活水。不错,你们华夏银行近水楼台,己经将中国的市场占尽,但是,工业十分薄弱这一点,相信阁下也十分清楚……”

  刘文辉点了点头,斯皮曼当时什么话都不说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也就心照不宣。刘文辉道:“斯皮曼先生,我与你们合作没有问题。但是,我能有什么好处,总不能我将手中的羹分了出来,而我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是吗?”

  斯皮曼道:“刘先生放心,在中国那里,我们的发展,一切都要仰慕刘先生。而且,相信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在这欧洲大陆上的影响力,你想要什么,只要先生出价,大家都好说。另外,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也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刘文辉听了呵呵一笑,贡献力量,怕是用资本来影响占有市场吧!你们对兴新的美国认识不足,己经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你们这一次,面对兴新而起的中国,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是不是!不过,犹太财团真个不同凡响,前世,就帮助中国收购了汽车业的沃尔沃。

  斯皮曼道:“正因为面对是刘先生,我才会如此开诚布公。众所周知,刘先生所统之地,这一年来,经济飞速发展,不久就会成一个文明之邦。我们犹太人向来向往文明……”刘文辉点头同意了,有时候,做人就得忍,妥协。不过,刘文辉可不怕他们,还是那句话,可以利用自己的前瞻性知识,好好的坑他们。谁能笑道最后,谁才是赢家。

  定下了合作基调,斯皮曼高高兴兴的出了门,他己经达到了目的,将资本的触角延伸到了中国大陆。以前,对美国的认识不足,让洛克菲勒和摩根几个小弟坐大,这己经非常失策。而且,正是因为这一次失策,居然让人俾斯麦赢得了普法战争,组成了容克财团,成立了德意志银行,让德国摆脱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欧洲经济的格局。而这时,刘文辉的华夏银行又强势倔起,中国西南眼见进入高速发展,他们不能再犯同一个错误。

  1913年六月中旬,刘文辉从收到的电报中得知,中国的二次革命将要爆发,孙中山对袁世凯失去信心,将会采用武力讨伐。但是,他们不会是北洋军的对手,江苏,江西,安徽这些地盘和军队,也会在这一次革命之中损失殆尽。

  反正,欧洲的事儿,在这半年之内,刘文辉己经解决个七七八八,当时就将自己的替身找出来,并让傅彩云陪着。再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替身代替自己继续游历欧洲,自己就坐着一油轮带着雪娘和几个亲信返回武汉。即然知道他们不会胜利,袁世凯解决掉他们之后,自己就会唇亡齿寒,那何不乘着他们鹬蚌相争,自己来个渔人得利。反正,自己这时正在欧美游历不是!

  于是,7月7日左右,刘文辉到了武汉,而刘文辉旗下的前五个师,己经整军待发。刘文辉偷偷的下了船,走进军政府时,早有西南之地的文臣武将在那里等着。

  见刘文辉进来,黎元洪,刘二牛等人,一个一个的向刘文辉打招呼,宋黑狗道:“大哥,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袁世凯与孙中山他们,这时都还以为你身在欧洲考察呢?”黎元洪笑道:“如果自乾不在欧洲考察,袁总统与孙先生,怎么敢有心兵锋相见呢?可,唇亡齿寒这个道理,自乾怎么会不懂得?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党,怎么可能是北洋军的对手,唉,自乾力促的三足鼎立之形势,眼见不保了。”

  刘文辉笑道:“如今,袁世凯己经罢免江西都督李烈均,凡是同盟会一方都督,差不多一个一个都被罢免,如果我们还有着侥幸心理,那就是自己骗自己了!”赵伍国起身道:“大哥,可如今全国大势都偏向与袁世凯一统天下,这时,我们若也动手,那不就是落下口实了么?再说了,华夏很行也己经将钱借给了他,他如今兵马钱粮充足,正是其势正劲之时……”

  刘文辉道:“伍国,我知道你在怨我将钱借给袁世凯,但是,这其中的原由,我不好与你解释,我只能说,自有打算。如今,我们骑虎难下,还不如就来个混水摸鱼,将利益最大化,等他们杀到关键之时,渔人得利。”刘山柱听了,也道:“唉,好吧!只是大哥,若你不将钱借给袁世凯,我看他怕就没有这个本事起兵了?”

  何成浚听了,连连摇头道:“各位兄弟,大哥不将钱借给袁世凯,列强难道便不会借了么?与其让中国的一些主权落在外国人手中,还不如我们将之争取过来。总之,袁总统羽翼已成之时,便不会容我等不服他之势力出现。今天解决孙中山的革命党,明天就会轮到我们西南。还是大哥说的对,如今骑虎难下,还不如亮明车马,和袁世凯做过一场。”

  各弟兄听了这话,便就连连点头道:“不错,那大哥就亮明车马,与袁世凯决一死战!反正大哥己经将师团整编完成,士气正高。”刘文辉道:“雪竹,我们如今整编成了几个师团?”何成浚道:“七个,还有三个还正在整编之中,余下来的装备,我们己经尽皆装备了预备役。大哥,不是我夸口,就这七个丙种师团,定能敌北洋二十万大军。”

  黎元洪点头道:“不错,我们有十个正式师团,差不多十五万人不到,但是,编退下来的预备役也有六七万。预备役用以守备地方,而这十多万的正规军,完全可以出击,大败北洋……再说了,如今河南闹起了白朗匪患,外又有革命党与北洋为敌,若我们倾力一击,定能优势尽占。如今的西南,己经不是二年前的西南了。”

  陈天华听了,却是道:“可是自乾,你在一年之前,为了与袁世凯缓和关系,己经让王占元与李纯兵驻武汉不远,他们可是有二个师的兵力,不下二万余人。我们若动兵锋,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这样一来,那就很难达到用兵奇效了。以我们如今得来的消息,北洋军怕是会兵分三路,一路就是王占元与李纯的武汉方面军,驻于武汉,用于盯住我们。另一路就是张勋的辫子军,必将兵出徐州,下指江苏。然后,冯国璋与雷震春等部,沿江兵指江西,横贯长江,后图浙江……”

  刘二牛笑道:“星台兄弟,王占元与李纯不过二师兵马,何足道哉!再说了,他们与那冯国璋一样,也不过是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只需大哥登高一令,我必领本部师团,全歼其师,活捉王占元与李纯,献于大哥账前。”

  刘文辉哈哈一笑:“二牛,你万万不要小看北洋军。上一次胜利,那是我打了冯国璋一个措手不及。他不知道飞机与装甲车的秘密与作用,自然会一败涂地。吃一堑,长一智,人家王占元与李纯真就是二傻子么?人家没有准备,敢以二万兵力就驻于武汉?武胜关后,定然驻着北洋大军主力,只要我们一动,怕是就会让他们找到机会,尽数出关!

  如今,全国的舆论形势对革命党与我西南不利。人人都想和平,人人都不想战争,若是我们事先挑出事端,让袁世凯找到机会,以正义之师入关,那……呃,正所谓民心可利用,就是如此了。所以,我们一定不能以地方的名义,对抗中央。我们不仅不能以对抗中央的名义参战,而且,我们还要以维护国家统一的名义出兵,助袁世凯统一南北,占据大义……”

  刘二牛奇怪道:“大哥,我们不是要与袁世凯争地盘么?明明就是以地方对抗中央嘛?你怎么说我们不能呢?”刘文辉无语:“二牛,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可是,我们就是不能明着说出来啊!我们出兵的口号,只能是维护国家统一,平灭乱党,你可明白?就算我们与北洋军正在拼死拼活,死伤无数兄弟,可台上,我们还是只能这么说?而且,领兵的主事人,还不能是我刘文辉,只能是你刘二牛,你可明白?”

  二牛不明白,可黎元洪,何成浚,赵伍国他们明白了。刘文辉不出面好啊,无结果如何,那只不过是局部的小事儿,西南方面可以以刘文辉不在的借口来推脱其事。如果胜了,那自然偷偷的得了好处,藏起来数钱;如果败了,也只说是刘二牛一意孤行,与刘文辉领导的西南无关,就找刘二牛这个冤大头背黑锅就可以了。如此一来,进可攻,退可守,无论如何,都让袁世凯找不到大义的把柄,以正义之师来讨伐西南。

  黎元洪再一次感觉到了刘文辉的高明之处,而孙中山先生相比之下,就不够厚黑了。

  等一众兄弟给二牛解释清楚,二牛抱怨道:“搞这些花花肠子干什么?难道我们还不是北洋军的对手?什么,要让我背黑锅,为什么不让黑狗背!”刘文辉当时无语,对牛弹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