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神匠马钧
作者:江湖浊水      更新:2019-10-10 02:46      字数:8642
  “暗箭卫?公子的意思是?”黄叙还没有猜透刘琦的心思,不过显然黄叙对刘琦提出的“暗箭卫”比较感兴趣。

  “对,顾名思义,暗箭卫就是一个暗字,主要负责收集各方势力的情报消息,和自己内部重要消息的传递。不过区别于细作的是,这批人要有很好的隐蔽手段和暗杀手段,有些时候对有些人还是要采取些必要的措施的。最重要的是暗箭卫的人要有绝对的忠诚,并要拥有善于指挥的将领,而伯颜你是最好的人选了”刘琦看了看黄叙,又看了看天空,深邃的眸子里不知隐藏着什么。

  “目前就把你的伏兵营给你,在荆州的周边和内部要把各种渠道的消息收集过来,伯颜,你可知道,这暗箭卫将来可是我们的命脉所在”刘琦转过身蹲下用手搅了搅脚下的水,鱼儿受到惊吓一下子都散了去。

  “叙明白公子的意思了,暗箭卫职责甚重,叙只怕不能胜任这……”黄叙听到刘琦的叙述神情也抖搂了许多,不过眼里也有几丝黯然。

  “伯颜,你我还何必如此做谦,目下时局混乱不堪,荆州不稳,一切还望伯颜多多帮助才是,这水倒是越搅越黄呢,呵呵”刘琦没等黄叙说完,就看着眼前被自己搅黄的水池,讷讷自语。

  “公子……叙受命,叙当竭尽所学把暗箭卫带成一股令敌人畏惧的力量”黄叙双手抱拳向刘琦行礼。

  “伯颜过几日你可去子异处接收伏兵营,子异他为了招募江夏兵一事也有的忙了”刘琦站起身眉头紧了紧。

  “诺”黄叙当即回道。

  “伯颜一切以身体为重,你也要多休息才是,我可还指望你我一起纵横在这乱世之中”刘琦把手一扬,神情忽的一阵激扬,带动的黄叙心里也荡起涟漪。

  刘琦和黄叙商定了一些“暗箭卫”的相关细节的问题,过了些时候,刘琦怕黄叙身体尚未恢复,就让人带着黄叙下去休息了。

  刘琦自己一个人坐在湖边看着平静的湖面,渐渐的入了神,这几天来自己的心思在不断的变化着,早就忘记了平静是什么样的感觉。倒是在此时此刻,刘琦感觉到一丝丝的平静,一阵春风拂过,刘琦散落的几根头发也随风起舞。

  “忠叔你来了”刘琦听到一阵脚步声,虽然步子故意放的很轻,但刘琦还是听到了,刘琦想这么仔细,怕影响到自己的人,怕也只有忠叔了。

  “老朽打扰少爷了,只是老朽担心少爷还有襄阳……”

  刘琦站起来转过身子,扶了扶要行礼的忠叔说道“忠叔就不用这样客气了,本来也是怕扰了忠叔父子相聚的温情,襄阳无事,忠叔也不用挂怀了。只是不知我让忠叔做的几件事不知如何了?”

  忠叔抬起头,褶皱的脸庞上流露着一种对面前刘琦的一种欣慰,他感觉到自家的少爷确实长大了。

  “老朽这几天也算没白忙,元华那边已经在城西买下了一出大宅子,作为医馆。从江夏百姓那里招募到了少年一百一十九名,也都安置在那里,近几日江夏的医馆就能医治百姓,教授医术了。对了,在江夏的十几个郎中也愿意在医馆任职”忠叔向刘琦回报着刘琦几天前的吩咐。

  “恩,忠叔辛苦了,十几个郎中,还有华大夫,我想这些孩子会学的很快的,呵呵,那些孩子家里安置可好?”刘琦会心的笑了笑,然后问道。

  “这本就是穷苦家的孩童,家里见公子愿意收留都很高兴,不过老朽也备了些粮食和财物,这样也显得少爷的气度”

  忠叔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公子让老朽寻访,木石工匠的人才,老朽命人连日来几番探查,倒是找到几位,有几个曾在灵帝时为皇室制作蔡侯纸,还有些许冶铁,酿酒的工匠。还有一个老朽觉得道是个人才,此人叫马钧,是北方人四处游历至此,老朽听人说这个人善于研制机关”

  “马钧?这个人倒是有点耳熟,忠叔把这些人都安顿好了,万万不能怠慢了,忠叔也是辛苦了。不过这里还有一事也要劳烦忠叔了,明日太守府就会安排赈济流民一事,你看看家里的富余粮食也都派人送到长史廖立手上”

  刘琦听到马钧的名字有点耳熟,但也没想起来这个人是个什么人物,姓马的在三国时代的名人太多,刘琦脑子也有点乱。

  “是,少爷,老朽这就去安排,少爷大仁,真是万民之幸甚”忠叔憨厚的笑了笑,说着就要告辞去执行刘琦的命令。

  “对了忠叔,让阿封把那个叫马钧的找来,我倒想见见这个人了”刘琦从心里对这个有点模糊的人名感兴趣,心想还是见一见,是骡子是马拖出来溜溜。

  “诺,老朽退下了”忠叔答应着缓缓的离开了湖边。

  忠叔离开后,刘琦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用力的扔进湖中,湖面荡起阵阵涟漪。

  “湖面太平静也不是好事,这样有点波澜才好看些”刘琦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转身也离开了。

  刘琦回到房间,让小翠上了些茶点,慢慢的思考着以后的道路,一旁的小翠见刘琦闭目养神也没有俏皮的打扰,小翠也觉得出来自己伺候的少爷是在为很多人活下去而努力。

  约莫半个时辰,刘封匆匆赶回府中,并切带回了刘琦要见的马钧,刘琦整理了一下衣服,让人把马钧先引到大堂出,自己随后就到。

  “公子这位就是马钧马先生了,马先生这就是我家公子”刘封按照刘琦的吩咐去请来了马钧,刘封觉得自家公子亲自见的人都肯定不简单,所以对马钧也是很尊重,一口一个马先生叫着。

  刘琦也在上下打量这忠叔所说的马钧,马钧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也许他的家境并不是很好,身材也是有些枯瘦。而且马钧脸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沧桑,身穿灰色长衫也诉说着马钧半生漂泊的艰辛。

  刘琦自然知道所谓的游历,除了大世家子弟拜师为了出仕以外,一般都是因为自己生活所迫而不得已的迁徙。马钧是北方人,现在游历到荆州来,怕本身就有苦衷。

  “马先生,琦听说对机关之术颇有才华,不知先生可否告知一二”刘琦也不知道怎么说,心想总不能说人家精通木匠吧,还是机关好听点。

  “机关,机械,马钧……马钧是他,神匠马钧”刘琦想着机关突然脑袋一怔想到了马钧的身份。

  “马先生可是马钧,马德衡”刘琦急忙追问了一句,问完后自己也后悔有点太失礼了。

  “钧……不才……却是……是马钧字……字德衡”

  “有口吃的毛病,果然是马钧,神将马钧,没想到你竟然跑我荆州来了,在历史上马钧可是超越诸葛亮,甚至传说中的诸葛夫人黄月英的改造发明家,龙骨水车,连弩,投石车,我擦,这小子都能捣鼓出来”刘琦心里在默默的想着,不由的心里一阵激动。

  刘琦抓紧上前一把抓住马钧说道“马先生可否精通机关术?”

  马钧被这个荆州大公子搞得心里有点发慌,却又不敢不回答马钧只能拱手道“钧……是习得……些许机关之……之术,奇淫巧术……术尔,不……不足挂齿”

  刘琦听了马钧的回答心里更是欣喜连忙说道“先生何必自谦,机关之术只要运用得当下可造福一方水土,上可保家卫国,何来不足挂齿之说,琦对先生真是敬佩的很”

  马钧虽然心里发慌,可看着刘琦的表情里透出的全是真诚,是真的在肯定自己的机关术,马钧心里有点感激。因为在这个儒家士子正统的年代,像自己这种靠机关奇淫巧术的人,实在被人看不起。自己也不止一次在求出仕的时候遭到拒绝和耻笑,不得已才颠沛流离。

  “公子过……过誉了,钧不……不敢”

  “有何不敢,琦想请先生在江夏助琦,不知先生可否答应?”刘琦没让马钧说完那些客气话,就连忙对马钧说道。

  “这……这公子……”马钧听到刘琦的话有点不知所措了,出仕是每个有才华的人的梦想,因为只有如此,自己的才华才能展现,现在刘琦无疑是给自己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