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话 瞑灭–终章
作者:师爷疯了      更新:2019-10-10 03:00      字数:8994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千里风月犹似梦】

  【万顷山河俱成空】

  原来这神秘人非是旁人,正是与他们一起抗击小行星撞击的白胖子!

  邡向见是他虽是一愣,却也并不十分吃惊。他要抢夺紫金罗盘的心思早就知道,虽然还不明白他到底意欲何为,但是凭他幽瞑的能力干这些事情倒是得心应手。想来,那飞鹰和火狐也是他安插在罗力处的帮凶了。

  就在武琦叫喊的时刻,忽然两道暗影嗖然而至,抢在前头就要带重伤的白胖子离开。可他们那两下子怎么是邡向和武琦的对手?先是被武琦的神蕴迷惑,后遭邡向的飞石重击,不到十秒,双双瘫软在地,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可也就是这十秒的间隙,给白胖子留下了可乘之机,他并未逃走,反而在武琦的身旁集聚了反物质,天怒之威不可小觑,纵然邡向有所察觉,以气盾护持,可武琦还是受伤不轻,倒在地上,一时起身不得。

  邡向恨透了白胖子这个小人,想要以天怒杀之而后快,可他本就受伤,现在别说使用天怒,就连遁形都再力不从心,一口血喷出,“灵”也闭合,摔在地上。连续的劳累和伤情,让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无法行动,眼下谁能先恢复谁就能执掌他人的生死。

  时间飞转,天边渐渐现出鱼肚白,昨日众人抵御小行星的入侵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太阳还是照常升起,晨风依旧清冷,只是人心难测,原本联手抵御死神的战友,现下却以命相博,只待最后在阳光下呈现最肮脏的一幕。

  就在此时,那火狐身体微微一震,从昏厥中醒来。他环顾四周,不知情形如何,在稍作试探之后,仰天长笑,没想到这些开启到魅盲甚至幽瞑的变种人竟变成了他刀俎之下的鱼肉!

  火狐有恃无恐地来到武琦身边,嬉皮笑脸地探手就要往她腰间摸去。而武琦杏眼圆睁,怒视对方,恨不得啖其肉,措其骨。

  火狐见状,眼睛一转,似乎改变了主意,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柄电光刀,叹口气说了声:真可惜,不过还是算了吧,便刺向武琦的心脏。武琦情知难逃一死,将目光转向邡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可在此时,一道黑影蹿过来,正挡在武琦身前,血光起处,正扎在来人的后腰。不但武琦一惊,就连火狐也没想到还有人阻碍他。待定睛观看,确是陆遥!火狐吓了一跳,他知道陆遥魅盲的厉害,心道不好,连连后退,横刀备战。可那陆遥并没有追击的意思,只一味地喘着粗气,背后鲜血汩汩流出。

  火狐稳定心神,才长出一口气,昨晚夜幕中,这陆遥和脑袋已经被他们埋伏的磁暴场所击倒,顺手插了数刀,想来都应该死绝了,倒是没想到此刻他竟然还能赶来救人。不过就算当时侥幸未死,现下也是活不成了。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陆遥手抚武琦的脸,只说了句:你可知道?便口沁鲜血,再不能多说半句。而武琦回道,说自己全都知道,而后便泪如雨下。

  其实武琦从希望之城毁灭之时,便恢复了记忆,她知道自己和陆遥并非兄妹,而是当年那村子里逃出来的一对小孩子,跟随贝尔一路走来,成为青梅竹马的恋人。只是自己被罗力所捉,现在她的记忆与罗力女儿的记忆交融,一边是默默保护着她的陆遥,一边是倾心相爱的邡向,她便也只能装作不知,把陆遥当作兄长看待。如今他舍生就死,就像当年她险些葬身巨鼠之口一般,不顾性命地相救,怎么能不触动情怀?

  在这里,怕也只有远处清醒过来的狼女知道内情。她自幼被狼群抚养,后被陆遥和武琦所救,整个狼群也只剩下小红花而已。在之后的岁月中,少女情愫暗生,只是她更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生活,自己就跟小红花远远地看着就好。

  狼女眼见陆遥毙命,金睍爆闪,提最后一口飞至火狐身后,运指如刀,切他的后颈。这火狐纵然可恨,可身手却也自不凡,感觉身后恶风不善,撤步抽身,避了开去。狼女心脉本就受到重创,这一击未中,反而使自己心脉断绝,命丧黄泉,步了陆遥的后尘。也许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转眼间两人毙命,可邡向竟然依旧无法起身,眼见狐火再度迫近武琦,自己却无能无力。然而就在火狐欲痛下杀手之际,忽地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四肢就像被人生生拔下一般,脱离了身体,还不等身子掉在地上,却连头部也飞了出去。不但是邡向,就连武琦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

  “真是小人,乘人之危!”先前还躺在地上的玄一大师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邡向见事有转机,本是高兴,可总觉得杀人之法很多,如此手段着实有些不人道,不似高僧所为。

  玄一眉间幽瞑闪烁,却又好似没有任何动静。他看看周围众人,缓步来到邡向身边,喂他吃下一颗红色药丸。邡向就感觉浑身的血脉似乎畅顺起来,身体有了知觉,尤其心脉一通,幽瞑也能再度开启。

  邡向坐起,刚要开口称谢,玄一却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自己淡淡说道:“还能再看到你,算是不枉我们父子一场。只是这个世界已经被人类破坏殆尽,是时候让它重生了。还有几天时间,你带着这个小姑娘走吧,我们就缘尽于此。”语气与之前的玄一截然不同。

  父子?邡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难道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他彻底乱了方寸。

  而玄一大师不再理会他,转向一旁的白胖子,伸手从他身上摸出曾经带在狼女身上的古格银眼底座,纳入怀中,邡向的紫金罗盘,蓝怡腹部的双鱼玉佩都一并取走。

  “贝尔,果然还是你比罗力聪明,在我身边的时候就是阴奉阳违,颇多手段,最后搞到这么一具身体,用紫金罗盘把自己转移进来,倒是比那只知蛮干的罗力强的多,”玄一说着站起身子续道,“只是你没能猜到机器人十三号的心脏就是古格银眼吧?我当年在那山上被邡向磁暴枪击中,也不过是一出戏罢了,我的意识也都一并用紫金罗盘封固在古格银眼之中。没想到计划比我想像的顺利的多,还能借我师兄的身体复生,真是万幸!”

  “老爸?真的是我的老爸?!”邡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阴毒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人类就是这个星球上的病毒!我们寄宿在地球上无限繁殖,毁灭其他物种,蚕食地球的石油和煤矿,使地球快速衰变,濒临毁灭。孩子你说,这跟病毒有什么分别吗?”玄一说的激动,左掌平摊,地上的白胖子,也就是他曾经的助手贝尔像小鸡一样被悬浮起来,面部通红,似乎喘不上气来。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白胖子休整了半夜,心脉有所恢复,眼见霸业难成,索性就要跟玄一同归于尽。可他的天怒还没等爆炸,便被玄一幽瞑的高级形态所展现的瞑灭所吞噬。

  这瞑灭就以暗能量扑捉“上帝粒子”,聚集在一起,其质量无限增大,形成黑洞,可吞噬一切。只不过那上帝粒子哪是那么轻易可以捕获的?其黑洞瞬间吞噬体积不大的物体之后,也便消弭于无形。

  在斩杀了白胖子贝尔之后,玄一留下一句:好好珍惜你们在一起的最后几天吧,不要像自己和邡向的母亲一样留下遗憾,便消失在晨曦之中。山风清凉,只剩邡向搀挽着武琦不知何去何从。

  【后记:】

  半个月后,圆月当空,玄一利用自己的心脏——古格银眼,以及紫金罗盘和双鱼玉佩,在一处丛林的古代遗址中,步上祭坛,端坐在正中。只见他幽瞑爆闪,祭坛中间的石柱光华盛放,将他瞑灭的力量传输到遥远的太空,正在月球的轨道之上!月亮被吸进其中,还不等被撕裂,那黑洞便消失了去,只是月球改变了轨道,直撞地球而来。这冲击力岂是那小行星的撞击所能比拟的?

  玄一把这一撞,叫做母体计划,他整整等待了近百年。在眼见成功之时,他闭上双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知是作为人类感伤的苦笑,还是终归平静的欣慰,便没人知道了。

  就在他闭上眼的瞬间,似乎看到了邡向飞临半空,眉间“灵”处闪动着七彩光芒,堪与月光争辉。或许是看错了吧,那最高境界的幻睬也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只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再睁开眼睛了,因为他的心脏——古格银眼已经作为这场仪式的祭品跳出了他的胸腔。

  也许此刻过后便是地球的洪荒时代,再等待数十亿年后会由恐龙统治世界;又或许真的是邡向飞临,开启了幻睬的少年将续写不一样的未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