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路遇方家大少
作者:小菜红鱼      更新:2019-10-10 03:04      字数:9490
  下午,吴安吃完饭,带着家里的土狗和绿毛龟一起出去散步,憋在家里实在是难受,再说,遇到一点事情就待在家里可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骨气,遇事即躲,躲的多了,以后就没有挺身而出的血气了。

  懦弱,退出,避世不是智者,而是退缩,畏惧,有时候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再无志气,腰弯下了,再站起来就难了!

  再说,这几天由于太多的佣兵涌到这个小村子里来,虽说不少的机智一点的村名借此兜售房屋,食物赚了不少钱,但是佣兵这个职业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在这期间也有不少村民被欺负,摊子被砸,抢占房屋......

  可以说吴安这一次出去就是找事的,吴父听到吴安的解释,想着依着儿子的境界一般的佣兵也打不过,就点点头同意了。

  这一次吴安没带夜蓉和自己的三个小妹妹,夜蓉的脸太为古岩镇的人所熟知了,莫愁等三个小丫头吴安决定不带上,虽说打架绝对是能手,但咱们是出去立威的,让三丫头片子出手...绝对引起轰动,阿蛮这丫头想出手揍人的时候吴安可是管不住。

  吴安穿着一件白色武者长衫,黑面白底长布靴,腰配挂玉,这是古玉儿送的,非要吴安挂在腰上,在加上吴安的炎黄情怀,对着君子五德之称温润玉饰本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怀。

  吴安走在前面,扫视着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跟着一只土狗,紧紧的追着吴安的脚步,这只土狗与其他的土狗又有着不同,黑黝黝的眼神透着灵光,偶尔闪烁过一丝人性,四只黑腿在人群中灵活的闪来闪去,一只尾巴摇的正欢。

  土狗比一般的乡下小狗大上一号,黑毛溜溜的光滑,咧着一张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一双狗眼透着兴奋,总算是离开了猫大爷的毒手,这一个月土狗的日子可是不好过,莫愁要求猫大爷研究出一套功法给土狗修炼一延长寿命。

  自己的侄女儿,老大的唯一遗女,猫大爷当然不会拒绝,苦了猫大爷,每天对狗思愁,既然不忍心拒绝侄女儿的要求,那么就专心对付土狗,这一个多月以来,猫大爷相方设法的“折磨”着土狗,虽说运气好有了一丝灵性,可是着一生的杂质也太多了。

  慢慢的清除,依猫大爷的估计,没有十年估计是洗不干净......温柔的来不了,那就暴力吧。

  至少以吴安某一天闯到猫大爷的房间里的经历所知......那一天吴安推开门,只看到土狗奄奄一息的趴在一滩学浑浊的透着黑色杂质的血水里,半死不活,吴安后来一问才知道,猫大爷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得以霸道的丹药之力冲破血管,生生的逼出杂质,在依靠圣域强者的逆天手段把土狗从阎王老爷子家门口活活的拉回来......

  每晚凄厉的土狗嘶鸣都会响彻猫大爷的房间,被猫大爷布下了一个隔音法阵,土狗...依旧每天都遭受着折磨。

  土狗的背上趴着一只探头探脑的绿毛乌龟,短短的小龟爪紧紧的拽着土狗背上的毛,据猫大爷所说,他今晚准备对这只乌龟依调教,此时小乌龟还懵懵懂懂的以为自己找了一个师傅。

  至少土狗是很乐意的背着这只小乌龟呼哧呼哧的欢快的撒着退奔跑,这门子罪找一个战友还是很乐意的,

  倒霉到一双,我下了水兄弟不能在岸上看着啊!有福同享,有难...多捞几个一起受难。

  现在句吴安观察,土狗已经几乎相当于一级中期的武者了,除了脑袋还不太灵光。

  ......

  ......

  方大少最近很不开心,来到这里快半个月了,别说雪骨鸡了,鸡毛都没看到,这村子穷乡僻壤的,在摊子上吃点东西的时候,一群刁民竟然敢找自己要钱,不知道方大少来到这里吃饭是给他面子啊,气死方大少了,命令一群狗腿子砸了那个摊子。

  气儿不顺的方大少摇摇晃晃的像只螃蟹一样甩着袖子,歪着嘴龇牙的横行在街道上,皱皱眉毛,这里的大道竟然是土地,坑坑洼洼的,角里角落的,方大少找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值得调戏的花姑娘,小媳妇儿,方大少的气儿更加的不顺了。

  方大少决定出村子去儿,值得一说的是,方大少现在对住的房子也不满意,又低又矮,阴暗的令人生厌,这是方大少进村来相中的,一挥衣袖,一群狗腿子蜂拥而上,强行占领的这个房子,包括周边的几间一起,把房主人一丢了事,量这群刁民也不敢闹事。

  方大少顺手从边上的小摊子上抢走一个面具,一群狗腿子一人抢上一个,恶狠狠的瞪上一眼被抢光了的摊主,小贩儿脑袋一缩,自认倒霉,这群纨绔最近在村子里抢了不少东西,揍了不少人。

  一瞧就知道这是一群纨绔,也没有人来教训一下,小贩儿瞧着越晃悠越远的一群纨绔,一边心疼的收拾被抢一光的摊子一边恶狠狠的低声诅咒:“一群狗养的畜生,看人家卖棺材的抢不抢,抢着进地狱吧!”

  方大少把玩着手里的面具,愈加的烦躁,父亲不知道咋想的,派他来到这里找什么雪骨鸡给老祖宗,什么找不到也要呆满一个月!这穷乡僻壤的,哭死了都......

  越来越不耐烦,方大少招招手,立马就有着忠诚的狗腿子跑上来,点头哈腰。

  方大少狠狠的一拍狗腿子的脑袋:“嘶,这几天叫你找点乐子,怎么还没有,嗯?你的腿不想要了!”

  狗腿子三角眼透着狡诈,轻轻地扇两下自己的左右脸,说道:“找到了,找到了,就那个李平山,以前的古岩镇的小霸王,就在着村子里,每天都在村口发呆。”

  狗腿子恶狠狠的说道:“以前那家伙可是瞧不上咱们,没少教训,现在被他老爹赶了出来,要不,去教训一下!”

  “魂淡。”方大少一声怒骂,狠狠的一踹狗腿子:“你找死啊,那哥家伙是你打的过,还是我打的过?过来,还有什么?要是没趣儿小心你的小命!”

  狗腿子小心的瞧上一眼方大少,连忙跪地抱腿,哭地求饶,方大少手里的死掉的狗腿子可不少,绞尽脑汁。

  “趣事儿,趣事儿...”方大少的眼神越来越不耐烦,狗腿子终于想起来了:“有了,大少,大少,这里有家小丫头,生的那叫一个标志啊!吴家,对!就是吴家!他家有三闺女,可漂亮了!对,对,您不是觉得房子小了吗?吴家,吴家的院子是这里最大的!”

  方大少将信将疑的一脚踹开小弟,像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一样的向着前方走去:“给老子滚来带路!”

  方大少的前面有着两小弟开道,一路向着吴家走去,旁人见到纷纷避让,方大少见到更加的得意了,一副老子天王老子,老子怕谁!

  至于旁人的嫌弃,方大少就不在乎了,浑然不知道在古岩镇别人都叫他:方大扫把!

  村子里的吴家有一个后天武者的事情,方大少并知道,向来横行无忌的他从来不关心这些消息,狗腿子为了保命,自然也就不会提醒了。

  方大少可不觉得一个小村子有啥值得自己顾忌的存在,再说自己古岩镇四大家族——方家的少爷上门来了,一个乡下土财主还不该乖乖的奉上房子和花姑娘!

  前有两狗腿开道,后有一群狗腿殿后,方大少就像一个混世魔王一样带着一脸太岁的表情闹闹哄哄的向着吴安家的方向涌去,所过之处,行人。无论小贩、村民还是佣兵皆是一脸嫌恶的纷纷掩鼻避让!

  ......

  ......

  街道的另一端,吴安左右看着寻思着找个人教训一下,立个威,要让所有来到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还是有着老大的!不是谁都可以在这里撒野的。

  不知道是吴安一脸不爽,就是来找茬的表情还是什么,走了几百米,吴安愣是没见到什么人找麻烦,也没见到欺压村民、小贩的存在。

  不过从路过的佣兵们口中知道,最近村子了来了一个古岩镇里的啥家少爷,惹事多端,强占民房,要不是没见到美女早就调戏上了!

  吴安带着一龟一狗走在大道上,看着突然往日安详宁静的村子变得拥挤脏乱,平时在村子里晃悠打闹,嘻嘻哈哈的孩童们也都不见了,全被关在家里不出来,怕惹事。

  吴安想着:这是不是应该出来一下呢?决定了,就李平山,反正他也闲的没事干,出了发呆就是发呆,要不要成立一个城管大队?第一任城管大队的大队长就又李平山担任!

  一边是想着找事的吴安,决定杀鸡儆猴,立威教民,手下:土狗一只,乌龟一只。

  一只是贪图吴安家房子和三闺女的方大少,方家大扫把!抢占房屋,惹事生非,手下:狗腿子数只!

  两方人马不约而同向着村中央走去,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