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歼灭
作者:金城寺      更新:2019-10-10 04:10      字数:9670
  ()  原本以为能够亲手报美军击败203师的一箭之仇,没成想能够依仗的新型大杀器,自己竟然不能cāo作。

  曹景南不信邪,在后勤人员的纵容下,自己钻进了被称为铁骑1型的坦克中。

  各种的仪表,发动机,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输出系统,让曹景南彻底傻了眼,甚至他都不知道如何让这个巨大的钢铁怪兽打起火来。

  郁闷的曹景南只能把这个令人喜欢的东西,交给了所谓的专业人员。

  “这种战车我们有多少辆?”曹景南不死心地问道。

  后勤人员笑道:“万华那边一共送来了三百多两铁骑1型,虽然看起来数量不大,但是是集群冲锋的话,可是比千军万马加一起的声势更大,效力更强。”

  这一点曹景南倒是深信不疑,自己刚才拿出手枪,随随便便地在坦克上开了一枪,竟然不能给这辆钢铁战车造成一点点损伤。虽然手枪弹本来就威力小,但是这种防御能力,曹景南觉得即使是口径大的制式步枪也不能造成什么损伤。

  “这么看,能够对于这种战车形成杀伤的,只有火炮了。”曹景南嘀咕道。

  他是个jīng明的军人,同时也是善假于物的君子,既然知道了这种武器的利弊,那么如何布置使用,就是水到渠成的问题了。

  拥有三百多辆坦克的装甲兵旅旅长是挂着准将衔的赵经国,一个看上去像人熊一样威猛·长着老虎脑袋的中年军人。

  作为准将级的高级军官,他竟然不做在师部进行指挥,反而窝在一辆特别加护的坦克里,通过无线电进行指挥。

  没错,即使是中华帝国的第一代坦克·也是有着无线电通讯装置的,可以让指挥坦克里的赵经国能够容易地对自己的装甲兵旅,进行有效指挥。

  赵经国理解坦克这个意思不是通过它的英语名的,而是认为装甲战车是真正的“平坦地形上的敌军克星”,简称坦克。

  抱着浓烈的荣誉感和自尊心,接受了203师与自己平级的师长胡伯良的指挥的他,带领着三百多辆坦克,开始朝着侦察兵带来的美军方向开去了。

  只不过他行进的方向·并不是美军阵地的正前方·而是凭借坦克部队的机动xìng·绕了个大远路,从美军的左后方出现了。

  两军交战,就像两个武功高手对垒,很少有拳拳到肉的攻击。基本上都是一招一招地虚晃,然后闪避,谋求敌人的破绽。两军之间与两人之间并无不同,只不过人是通过眼睛看敌人,而军队是通过侦察兵来看敌人的。

  这样广阔的地形和纵深上,很难做到全面打掉美军的所有侦察兵·所以基本上两军都处于互相“看”的到,但是谁也没出手的那种关系。

  坦克部队由于转了一个大圈子,避开了活动范围不够大的美军侦察部队的观察,从而轻而易举地从美军的左后方突然出现。

  出现在后方不出现在前方是有道理的。美军的行军也是步兵在前,辎重在后。

  他们大批的火炮都是押在队尾,这些东西是对装甲兵旅伤害最大的武器,必须在美国人反应之前,将其打掉。

  “汤姆,你看那是什么·好大的动静!”

  几个正在开小差的美军士兵坐在运送火炮的骡车上,突然听见了一阵阵机器的轰鸣声和大地颤抖的声音。

  “那是什么鬼东西!”视力不错美国士兵已经目瞪口呆了,他们不能相信,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那些已经被军官们视为至宝的机枪已经够可怕的了,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机枪更可怕的东西。

  终于有个还清醒一点的军官,大声嘶吼道:“敌袭!我们有伴儿了,把机枪搬出来,我们把这些罐头皮给敲破!”

  也许在他看来这些战车只不过是蒙了一层皮的普通车辆,但是还没等美军的机枪调转枪头,朝着这三百多辆坦克发火,那边m的坦克炮已经朝着美军阵地,发起了怒火。

  三百多炮的轰击顿时让还没反应过来的美军大乱阵脚,这些坦克在行进中没有办法攻击,只有先停下来再炮击。而一轮炮击结束后,这些坦克也不稍稍停滞,又开动了发动机,朝着美军杀了过来。

  终于,美国人大小机枪和士兵们抱在怀里的chūn田步枪也都朝着那些如洪水猛兽一样卷过来的坦克发出了子弹。只不过让他们失望并恐惧的是,那些可以轻易收走人类姓名的子弹,打在这些坦克钢板上,只能留下浅浅的一道白痕。

  铁骑1型因为没有防空的设计考虑,所以并没有安设高shè机枪,反而在车子的顶部,却有密封的碉堡型的四架机枪,当这三百辆坦克终于冲入了美军密集的人群中,这上面的机枪开始发出了还击,大批的美军被割麦子地一向割到,坦克的周围三四米之内,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活

  坦克突入了美军阵内还不罢休,一边喷吐着子弹,一边向前行进着,还没有大规模装备手榴弹的美军根本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钢铁怪物,就算他们也想用自杀式攻击破坏掉这些威力巨大的武器,那么他们也得找到愿意自杀的人和爆破筒之类的东西。

  显然,作为宿将的胡伯良是不可能单单只派出一直从来没有接受过实战考验的装甲兵部队独挑大梁的。在坦克从队尾冲到队首后,已经等待多时的203师横杀出,

  他们站在壕沟中,在shè程内任意猎杀正在逃窜的美军,就像是贵族们从容地进行着狩猎游戏一样。即使有的美军逃得远了一些,也有专门从事狙击的士兵,用手中长长的狙击枪,在光学瞄准镜的帮助下,一枪将这些败军解决掉。

  五万名美军很快就在装甲洪流的鞭笞下,再一次地露出了欺软怕硬的脓包本sè,他们呼喊着妈妈和上帝的名字,在丝毫不怜悯他们的中国刽子手的枪下,纷纷倒毙。

  “团长,咱们冲锋,这些鬼佬全都完蛋了!让兄弟们真刀真枪地解解气,为死在密西西比河的战友们报仇!”站在曹景南身旁的一名双目血红的战士哭着道。

  曹景南也是难以压制这样的情绪,但是他毕竟是一军之将帅,不是不考虑后果的普通士兵,他拉住那个激动的士兵,道:“不行,现在收拾这些家伙们最有效的就是赵旅长的装甲兵坦克,他们的shè击你们也看到了,几乎就是无差别的屠杀,我们一旦冲了出去,那么反而会连累他们的效率。”

  看着那个心中不忿的士兵,曹景南搂了搂士兵的肩膀,宽慰道:“没关系的,我们还有仗可以打,兄弟们的仇我们报得了的,这一次就让装甲兵来。等我们再冲进美国人的首都,将它一座城市烧成灰烬,才能解大家心头之恨!”

  众人轰然叫好,似乎已经看到了华盛顿的覆灭一样。

  只是一个士兵不识趣地道:“团长,咱们上一次不是已经把华盛顿烧了吗?这一次再烧一次还能烧什么?烧灰灰?”

  几个士兵哈哈一笑。

  曹景南道:“美国人可不会留着首都当纪念遗址,这些年头,估计也算是重建起来了,我们之后看他们不顺眼,每隔几年烧都一次,看他们敢不敢炸毛!”

  一个士兵憧憬地道:“一次一次烧也忒麻烦了,还不如一次xìng将他们白皮狒狒全部赶尽杀绝,将这里大大的疆土留给我们的儿孙后代。”

  他这话几乎说出了所有士兵的心声,受何沐平影响,中国人的土地情结似乎更加重大了。当土地矛盾被rì益扩大的国土面积给冲淡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这么解决国家土地冲突已经形成了一种思维惯式,天下土地数之不尽,抢自己人的、抢穷人的不算本事,抢那些无主的,或者是无德之人所有的土地,才是正道。

  美国人侵入我领土,杀伤我士兵,这是犯了滔天大罪。既然你们不识相,那么我们就亡了你的国,收了你的土,你两千万人民该上哪里凉快上哪里凉快。

  这个时候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即使是何沐平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干净利索,并且杀人如麻的战斗。他更是第一次见到一层尸体上又是一层尸体,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地的修罗地狱模样。重要

  他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就站在战场zhōng yāng,根本不怕会有所谓的误

  他现在心灵纯透,就这么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他就看得出赵经国的装甲兵干掉了多少美国人。

  死在地上的已经是二万多了,没死透受了重伤轻伤的也有二万多。因为枪弹打过来又快又密,所以伤的人比死的人要少,至于逃走的,也就是那么小猫三两只。

  要不是这支美军中的灵魂人物李将军前些rì子因为要接待更多后方来的援军和物资离开了本部,估计这一次,这位知名大将也会命丧黄泉了。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