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让他们一起上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10 03:58      字数:10016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走在回家的路上,丁柯回想起这些莫名其妙的敌意,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百般思索之下,这才恍然大悟。这些人之所以有这么大敌意,无非两点原因,一是自己昔日那天才的名号压得他们太久,影响了他们出位;其二,自然是罗秧儿这个天赋出众的灵法师学徒,对自己那份真挚的友谊,让这些人觉得不爽。

  若是以前,丁柯肯定会委曲求全,像一个表率人物应该做的那样,极力约束自己怒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争取维护同学之间的情谊。

  可是现在,他知道这种举动很幼稚。对于那些不知所谓、不识好歹的人,就必须给他们一个深刻教训,否则他们永远学不乖!

  拳头才是硬道理。自己失落的时候,这些人都来踩自己,但如果自己当时有实力痛击他们的话,相信这些人就算心里畏惧痛恨,表面上也一定会和和气气。

  法师属于强者世界,有它的生存法则,强者为尊。谦恭美德这些,只适用于那些知礼节的人,对于这些冥顽之辈,惟有实力可以说服他们。

  接下去几天,丁柯除了去填演法报名表之外,再也没有踏入组织一步。他沉浸在那十几个低级法术的演练中。

  他目前最迫切的志向,就是在这次演法大会上重新表现自己!为了自己,为了家庭,也为了栽培自己的这些恩人……

  用迪菲纳斯的话来说,只要丁柯能够在演法过程中熟练使用这十几个低级法术,别说是126届通吃,就算是125届的毕业生,能打败他的人也绝对不会超过两个。

  迪菲纳斯现在的话对于丁柯来说,绝对是金科玉律级别的。所以丁柯跟发疯似的,一遍又一遍演练着这十几个并不算复杂的低级法术。

  家里人看丁柯废寝忘食的疯狂状,又是心疼,又是欣慰。他们都知道,丁柯压抑得太久了,他需要这个释放的机会,他也需要重新找回那些失落的东西,尤其是那对于他来说最珍贵的尊严。

  这天的晨曦显得特别美丽,朝霞尤其动人。丁柯早早起床,站在镜子前,动作不缓不急地整理着自己的法师长袍。

  这是属于法师学徒地法袍。也许过了今天。自己就要和这套法袍说再见了。取而代之地。至少是二级见习法师地法师袍。胸口镶嵌两朵星辰大陆法师独有标志——星辰之花。

  三年前。他地胸口已经镶嵌着三朵星辰之花。而今天。丁柯重新上路。他知道。自己此行。必须将失去地东西拿回来。毫不手软!

  出门地时候。迪菲纳斯似乎还在梦乡之中。迷糊中嘟囔了一句:“别藏着掖着。该怎么打怎么打。关键是打出士气。打出威风。”

  丁柯微微一笑。加快脚步。向组织方向进发。

  枪花阁法师组织门口地翡冷翠广场。早已经聚集了数千人。有加罗城地名门贵族。也有加罗城地官方要员。当然也不乏各大冒险者队伍。以及帝国各师学院地招生负责人。诸如史莱克教授这样地。

  四年前。丁柯出现在这个舞台地时候。引起地轰动效果绝对是天王偶像级地。不过人生无常。这次他出现地时候。却是冷冷清清。无人问津。

  丁柯也不急着进入场地,而是流连在翡冷翠广场这极具特色的大型建筑周围,欣赏着这个螺旋式建筑。

  翡冷翠广场号称加罗城十大人文景观,以其悠久的历史和厚重却多姿的建筑造型而文明。那一块一块平整的巨石砌成的台阶,每一道痕都像是在见证这个建筑的悠久和沧桑。

  当然,广场最吸引人的还是环绕在周边的那些石雕。美丽动人的精灵,长着獠牙张牙舞爪的恶魔;红色巨翼张开的六翼炽天使,骑跨着巨龙的圣骑战法师,象征仁慈的光明灵法师,从自然元素领悟力量玄奥的各系法师……

  林林总总,目不暇接。对于外来游客来说,这绝对是一场视觉盛宴。这些雕刻很多因为年代久远而发生了破损。不过在四年前,它们又恢复了昔日的完整风采,栩栩如生。

  这一切还是拜丁柯的父亲所赐。

  因为年月长久,石雕出现破损是难免的。当初加罗城各大石雕馆,受组织和加罗城官方联合委托,却是没有哪名石雕家敢接受这些石雕的修复工作。

  后来丁守诺这外来工匠,一鸣惊人,居然揽下了这个难度极大的细活。利用其高超的手艺,已经对原作品风格的惊人领悟,居然生动地修复了这些破损的石雕,并且丝毫无损原作品的风采。

  有些细微的地方难以恢复,甚至还发挥了他个人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巧妙地避开,推陈出新,开辟出了一些新的亮点。

  可就这么一个技艺高超的匠师,却因为儿子的法师天赋测试不理想,竟被有眼无珠的石雕馆给辞退了!

  丁柯欣赏着父亲的手笔,心中泛起阵阵自豪感。心想自己父亲这么高超的雕刻技能,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法师测试成绩不理想,却被辞退。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由此看来,全家人的命运,真的是牢牢维系在自己个人命运的基础上。

  苦笑着轻摇了摇头,哪怕仅仅是为了这个家,自己也找不到任何懈怠的理由!

  广场四周的人,越来越多,不片刻工夫,能容纳数万人的广场外围,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

  广场以东,有一个高台,是属于组织高层和相关评委和嘉宾的位置,里边提供了很多包厢位置给那些有志于在组织选拔人才的贵客。

  这些人相当于是枪花阁的顾客,而且是大主顾,自然得到了帝王级待遇。

  在星辰大陆,凡是像这样的大型盛会,少不了要有很多领导致辞发言。不过老宗主这位组织首席负责人、第一把手,却是个低调的长者,随便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便收住了口水。

  可惜老宗主体谅下情,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接过话茬。比如说图拉夫主理事就是这样一个拿鸡毛当令箭又喜欢高谈阔论的家伙。

  洋洋洒洒,口若悬河,一顿长篇大论下来,时间转眼过了近个小时。下面那些蠢蠢欲动的法师学徒们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开始发出低微的嘘声。他们毫不客气地抵触这种毫无实质内容的口水。

  好在图拉夫的讲话这时也进入尾声,剩下就是盛会的主旋律,演法!

  演法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低届学徒的错位挑战赛。这一阶段的比赛,说白了就是鼓励低届学徒挑战高届学徒。再直白一点说,就是制造黑马的舞台。

  一方面,一些天赋高,实力强的低届学徒,可以通过挑战高届学徒来完成自己的跳跃,缩短学徒时间;再者以低届学徒挑战高届学徒,这本身就是特别出风头的事;另一方面,也给高届学徒敲敲警钟,鞭策鞭策,省得他们懈怠。

  这可谓是一举两得的妙举。

  作为奖励,低届学徒若是挑战成功的话,可以取代该高届学徒的所有待遇,比如学徒补贴。同时,这名低届学徒将会进入高届学习,而不用按部就班在组织呆满十二年。

  为了鼓励黑马产生,对于挑战失败的学徒,一律不给任何处罚。

  而如果高届学徒被挑战,并且被打败的话。失去所有补贴事小,面子丢了是大,在强者世界里,这种事一旦发生,对于个人前程来说绝对是毁灭性打击。

  所以说,这错位越级赛成全了很多黑马,却偶尔也会毁掉一些人。

  卡南多理事负责127届、也就是第一阶段这批学徒越级挑战报名工作。这批家伙虽然不像丁柯他们126届一样成熟,不过却也不是三四年前刚进入组织时的菜鸟,已经进入第四年学业的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已经有所认识。

  卡南多拿起一份名单,一张张扫过。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忍不住频频朝126届这边看过来,目光分明是打量丁柯,而且还在极力掩饰住自己想笑的冲动。

  看着卡南多那不怎么友好的笑意,丁柯觉得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总觉得这笑容里边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不过要是说有下一届的学徒越级挑战自己,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毕竟自己现在“衰”名远扬,正是实现下一届学徒大跳跃的最佳踏板。可这意料中的事,又有什么好笑?这卡南多还真够无聊。

  等卡南多把名单一一报出来后,丁柯才意识到他那诡异笑容所藏的是什么意味。原来,127届总共十六名法师学徒,却有十二个人的挑战对象都不约而同填着丁柯的名字!

  剩下的四人当中,有三个自认实力平庸,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东西,挑战是必输之局,最后忍痛选择放弃挑战,免得被虐。换句话说,所有的127届挑战者中,除了混日子的三只菜鸟外,只有一个人没把丁柯当软柿子。

  丁柯听了这名单,却是哭笑不得。他早料到了有人会挑战自己,却没想到人数如此之多,如此一窝蜂而上,并且枪口如此之齐!看来还真是不把自己当盘菜了啊!又或者说,这些孩子都失心疯了么?

  即使自己那张测试数据很寒酸,不过比起他们这些菜鸟学徒来说,那也不算是很差的成绩了。难道那些菜鸟都不懂得衡量?

  “毕竟还有一个家伙没把我当软柿子……”丁柯无奈地在心底自我解嘲着。

  不过很快,卡南多就宣布道:“剩下一名127届学徒,其挑战目标也是丁柯,不过他今天出了点意外,来不了会场了。所以临时放弃,实属可惜。他让我转达对丁柯学长的歉意。”

  歉意?挑衅还差不多!丁柯这回是真火了,骨子里的愤怒之火一下子就被这帮菜鸟点燃。看着127届那批菜鸟一个个跃跃欲试的表情,这股无名业火窜上心头,恨不得立刻开战!

  今天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这帮混蛋,丁柯发誓要把自己名字倒过来念!

  “丁柯,你先上台吧!”卡南多难掩那一丝幸灾乐祸。

  丁柯强抑怒火,缓缓走上演法台那空阔的场地里。眼神如刀扫过127届的阵营,看着这批菜鸟一个个生动的表情。

  这些家伙平日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这时候也跳出来欺我,辱我!看来还真当我丁柯是废物了么?也好,丁柯想到这里,却是不怒反笑了。这笑容最后凝在了他的嘴角边上,渐渐结成了一道肃杀的弧线。

  这副表情,可谓十分凶悍,与他平时的温文尔雅全然不同。他慢慢走向主席台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控制住几乎爆发的愤怒情绪,口气平静地对老宗主和主理事道:“宗主,主理事先生。我可以提一个请求么?”

  主理事图拉夫阁下提醒道:“丁柯,这错位挑战赛是咱们组织几百年的传统,被挑战者除了放弃和接受外,其他要求都不可能被采纳……”

  放弃?丁柯冷笑着。他怎么可能放弃?他已经迫不及待教训这批混蛋了!

  “我的请求是,我可以让这批挑战我的学弟们一起上吗?我的时间不多,也没耐心陪他们一个个玩!”

  丁柯的声音,如同温水似的不温不火,却慢慢凝成如同寒冰似的冷漠,不经意间,竟是多出了一份肃然的杀意!

  (ps:今天有个朋友说新书期间要学会满地打滚求收藏和推荐。重楼想试一下效果如何。嘿嘿,请兄弟们先帮忙收藏着,重楼保证,这本书将比《渡劫专家》更精彩,比《天命裁决者》更爽利!丁柯从这章开始进入一个爆发期。咱也得爆发一下不是?希望大家看看帐户里有没有没投掉的鲜花啊,再不行打赏重楼也不拒绝的,嘿嘿,让粉丝榜好看点么!在此特别感谢一下纠缠ド清、同学,成为本书第一位学徒级粉丝。还有时光宇,乐成曙光两位书友;以及三痴和奇奇两位作者朋友的打赏支持。)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