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故乡的沦陷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10 04:04      字数:7708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四名提抢抡棒的恶徒,凶神恶煞似的站在丁柯等人十米之外。(千载中文->显然,他们也见识到了丁柯刚才救盖亚那一手的威力,都是有些迟疑不前。

  不过,作为狗腿子一类,色厉内荏做做样子,却是少不得要表现那么几下的。

  “二位,你们这是打哪里来啊?”其中一名刀疤脸走上前来,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看样子是这四人当中的小头目。

  丁柯不想和他们废话,冷然问道:“你们几个,是谁的手下,为什么追打他?”

  那刀疤脸忙赔笑道:“阁下,这小子是我们的奴隶,不好好工作,便要挨打。还请阁下把他交还给我们,我们乌星诺大人,一定会感谢你们卖他这个面子的。”

  这家伙也知道,丁柯表现出来的实力,绝不是他们这几块料能对付的,当下摆出看门狗的那一套,将自己主人的名号报了出来。

  “乌星诺?”丁柯眉头微皱,向风凝露出询问,“你听过这人物吗?”

  “乌星诺?那是什么鸟人啊?”风凝露夸张摇了摇头,“没听过。”

  “柯子……”盖亚正要说话,却被丁柯一把止住。

  “先不忙说,咱们去桥那边的酒馆,先喝点酒,给你压压惊,你再慢慢细说。”丁柯又瞟了一眼风凝露,悠然道,“风大小姐,你跟踪了我这么久,我就不追究啦!不过几个马仔,你帮我负责招呼一下吧?我在那边等你,记住噢,要留活口,我还有话审问他们。”

  风凝露登时叫了起来:“小子,你支使本小姐?”

  丁柯嘿嘿一笑,拉着盖亚的身子,施展了一个加速法术,倏地一纵一跃,身体已落在了桥头那边,远远朝风凝露招了招手道:“风大小姐,我在酒馆等你呐,大不了请你喝酒呗。”

  风凝露眉毛一拧,撅着嘴唇道:“哼,好神气么?”

  话虽如此,却是摆出一脸凶相,对那四人喝道:“你们四个,是乖乖跟本小姐走呢?还是要本小姐动手?”

  一边说着,手掌轻轻在桥边栏杆切了一下。

  刷!齐整的如同快刀切豆腐似的,干净利落,掉了一块下来。

  丁柯也不回头,拽着石化中的盖亚,大踏步走向了一家酒馆。

  那酒馆的侍见丁柯走近,个个如同避瘟神似的,慌忙拦在门口,顺手就要去拉门板关门。

  “对……对不起,阁下,小店临时停业整顿,欢迎下次惠顾。”一名侍牙关咯咯抖,吃力地说着。

  “是啊,阁下,您再朝前面走几步,那里还有几家。”酒馆的老板也在后面附和道。

  丁柯暗叹,这批恶人的威慑力有这么大吗?自己现在算是外来客,只是出手救了一下盖亚,居然连酒馆都不敢招待?

  即便这酒馆的老板不认识长大后的自己,可是盖亚,终究是排山镇土生土长的人,难道这点乡亲情面都不讲了?

  这还是排山镇的风气么?丁柯心里有些刺痛,这可不是自己记忆中那熟悉的,民风淳朴的故乡呵!

  也不顾老板和侍的阻拦,丁柯施展身法,倏地身影启动,下一刻,已经飘然进了酒馆。一拍桌子,恼道:“你这店想继续开下去,就给小爷拿酒来!”

  那酒馆老板暗暗叫苦,推了推那侍。那侍也是吓得够戗,战战兢兢地提了一只小酒桶出来。

  “有什么精致点的菜肴,也给小爷弄上来。”丁柯却不吃霸王餐,一把将十枚金币拍出,“快去!”

  酒馆老板见丁柯出手阔绰,惊惧之情稍减了些,忙点头哈腰道:“好好,小人这就去办。”

  盖亚一杯酒下去,胆子略壮。话匣子打开。原来,这些年大西索科领地很多地方都遭遇了天灾,旱情严重,排山镇虽然水源充足,影响不大。可是四处的流民不断拥入排山镇,打破了镇子原先的安宁。

  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镇子也不断扩建。虽然流民中也有一些不本分的人,可镇长古古木也是一名实力不错的强,再加上镇长家的武装势力,还能镇得住。

  可是半年前,这里来了一批如狼似虎的强人,霸占了排山镇,强吃强喝,还征收保护费。镇长带人去干涉,结果被打得半死。

  也有人想去加罗城报信,请求城主支援,但几乎走不出五里路就被追回,全部处死。

  本来这批强大概也就十几个人,因为恶名传出,吸引了不少流民加入进去,俨然是在排山镇公然做起了霸主。

  连镇长这排山镇唯一强都被打伤,其他人哪还敢去惹这帮凶人?

  难怪这酒馆不敢招待,原来这批人,果然是霸道。再问到盖亚为什么会成为乞丐的时候,盖亚更是痛苦不已。

  原来,这批恶徒以一名叫作“乌星诺”的家伙为,那天那乌星诺见到盖亚的母亲上街,为其相貌吸引,便图霸占。派人将盖亚的母亲掠去。盖亚本在后山打柴,听说恶徒抢走自己母亲,抡起柴刀便要找乌星诺拼命。

  结果可想而知,盖亚这十几岁的少年,自然是被打得半死不活。盖亚的母亲屡次央求未果,绝望之下,竟投河自尽。劫色不成,更让乌星诺厌恶盖亚,强迫让他做了乞丐,每天要上交一枚金币,若交不上,直接打死。

  若按盖亚宁折不弯的性格,即便被打死,也是不会妥协的。可是盖亚却是一心想找机会为母亲报仇,忍辱负重,等待刺杀的机会到来……

  丁柯听完这些,已经气得双手微微有些抖。单手在酒桌桌角抓去,一把将那桌角生生捏断下来,双手一搓,便将这硬木搓成了碎渣。一口将眼前大碗酒倒进嘴里。

  手心在碗口一摁,这只大碗也是立刻碎成了粉末。

  虎目一睁,抓住盖亚的肩膀,幼时在排山镇生活的一点一滴逐渐在脑海里浮现,动情地道:“盖亚,这些人,我一定要他们不得好死!”

  便在这时,店里“乒乒乓乓”响成一团。四名恶徒被风凝露一手一个,不断扔了进来。

  “丁柯,你说要请我喝酒,怎么把碗都捏碎了?”风凝露拍了拍手掌,一副干脆利落的样子,轻松写意地走了进来。大咧咧在丁柯对面一坐,瞥了盖亚一眼,也不以他全身脏兮兮为意。

  盖亚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紧张和激动,他算是看出来了。丁柯和他随行的这位小姐,都是实力强大的法师!

  不知怎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盖亚,这时候却是有些拘束了。

  丁柯冲风凝露笑了笑,介绍道:“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盖亚。”又对盖亚道:“这是烈刃组织的风凝露小姐。”

  盖亚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烈刃组织是一个什么概念,只觉得这位风凝露小姐虽然长得好看,可打起架来怎么看都像个男孩子。

  风凝露瞥了那四名俘虏一眼,悠然道:“你们可以试着逃跑,不过每逃跑一步,我会砍掉你一只手,如果超过四步,你的四肢就没了。”

  说着,手起一个风刃,门外竹子编成的一排篱笆,刷地一声,这竹制篱笆齐刷刷短了一截。

  那名俘虏全身一阵哆嗦,本来有着几分逃跑的念头,也全化作了恐惧。只盼乌星诺大人快点回来,否则只怕小命难保。

  丁柯冷冷问道:“乌星诺,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四名俘虏个个噤若寒蝉,并不说话。只是彼此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对方。

  “好吧,我数三个数,说不说由你们。但杀不杀你们,却在于我。”丁柯知道这种贱人,绝对是哄着不走打着走的。

  右手微抬,一柄刀叉倏地射在那刀疤脸头目的肩膀上。伴随着惨叫一声,那家伙痛得跪倒在地。

  “一!”丁柯淡淡地开始数着,目光却是如同打量死人似的,扫过其余三个家伙的脸前。这些家伙平时为非作歹,死不足惜。

  “我说……”其中一个年轻些的家伙,头一个心理崩溃,哀求道,“我说我说,这乌星诺,好象不是大西索科领域的人。至于什么来历,我们也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盘踞在这排山镇?”丁柯森然问道,“我可看不出,这排山镇,有什么值得盘踞的本钱。要称王称霸,也不用选这小地方吧?”

  那家伙全身哆嗦,牙关打战,颤抖地说道:“听……听说乌星诺大人,是要等……等一个什么人。”

  “等什么人?”

  “这个小人不知道哇。听说是个从帝都来的大人物。乌星诺大人好象也是奉命行事,只要这个人来到排山镇,就将他活……活捉。”

  丁柯和风凝露都是诧异对视,从帝都来的大人物?帝都的大人物,到这排山镇来做什么?

  隐隐觉得,这件事恐怕不是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