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毕业申请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10 04:07      字数:8318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该亚眼下的天赋放到丁柯这一届学徒当中,也足可排平。这就是精华版星辰之晶的神奇功能!

  最关键的是,经过改造,该亚的天赋就从平庸者,一下子上升到了资质上乘的法师学徒。

  换句话说,只要给他时间,后来者居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现在的疑问就是,该亚修炼到第一次法师劫来临,能否在半年内完成!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的指标。灵力值接近六百,其实等于是接近二级的底线了。而且他的法域是通过真灵液改造的,法域空间不知道比一般法师纯净多少倍。杂质少得几乎可以忽略。

  本来十七八岁对于法师修炼来说,起步已经是太晚了。几乎不可能出现奇迹,可是丁柯却偏偏为自己的同伴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是否能延续下去,就要看该亚自己的努力程度了。

  丁柯为了不让该亚孤独,这天打算带着他去枪花阁组织转一圈。他刚刚在鲁尔城立了大功,等于是无限期休假。在组织的地位也变得十分超然,基本上已经不能算在学徒范围里了。

  组织里其他的学徒,不管是同一届的也好,下一届的也好,甚至是上一届的,对丁柯也是怀着敬畏的心理。

  毕竟大家都有些忐忑,尤其是当初在丁柯低谷时不怎么友好的同窗,虽然人家丁柯已经态度明确不追究,可是对于强者的敬畏却是一种本能。

  丁柯提前毕业的申请书已经写好了,把提前申请的理由一五一十都讲了一遍,同时也感谢组织这么多年的栽培。并表示自己虽然提前毕业,但永远还是枪花阁的一份子,枪花阁组织会一直在他心中留一个位置。

  这申请书写得那叫一个生情并茂。不乏丁柯地真情流露和肺腑之言。同时还委婉地向组织地经营策略提了些许建设性意见。以供高层斟酌。

  以他现在地地位。提这些意见。绝没有人敢笑他冒昧。他丁柯就是有这资格。

  把申请书交到老宗主手里。青树生这老头读了一遍。哈哈大笑道:“丁柯。你地文笔还不错嘛。”

  调侃毕了。老头不禁有些伤感。凝视着丁柯。叹道:“说真地。我是不舍你走。可是理智告诉我。我得放你走了。多留你一年。你地前程也许就会多耽搁一年……古话说得好啊。天下间没有不散地筵席。聚散匆匆。人生无常。便是这个道理。一代一代地。组织总需要新地血液补充进来。总要送走一批批地学员。你在我心里分量与其他学徒不同。倒让我这老头抒情起来了。好了好了。不说了。这位就是你地伙伴该亚吧?”

  “嗯。该亚。这就是我常向您提到地老宗主。”丁柯介绍道。

  该亚见丁柯很尊重青树生。哪会怠慢。忙施礼道:“该亚拜见老宗主。”

  “我想起来了。这孩子我见过!”青树生一拍额头,“丁柯,这不是我第一见你,跟你一起玩的那黑小子吗?哈哈,该亚,没错,就叫该亚。”

  该亚没想到这大人物居然还记得自己,很是荣幸,哪会怨怼当初青树生没把他也一起选中。自己没天赋,却不是人家没眼光。

  “老宗主您的记性好,我就叫该亚。”

  青树生凝视着该亚,忽然道:“不对不对,我记得当时也测试过你,你身上并没有法师修炼天赋的。嗯?丁柯,是不是你帮该亚改造了身体啊?”

  “宗主您英明,嘿嘿。”丁柯却没该亚那拘谨,半开玩笑道。

  “嗯,你们俩在这里坐一坐,我去和其他组织高层碰个头。你这事,还得提前跟他们打个招呼,不然地话,怕还是会引起反弹啊。大家现在都不舍得你走,想拽着你。”青树生喟然叹息着,走了出去。

  不出他所料,组织其他高层听说丁柯要提前离开,一个个都跟炸了锅似的。

  “太早了吧?他第二阶段的学业还没结束,现在就毕业,太早了。”一名理事说道。

  “是啊,组织没有这先例嘛。以前组织提前毕业,怎么着也该进入第三阶段过个一二年,才能办提前毕业。宗主,您觉得这事合适吗?”另一名理事地声音。

  “对啊。他现在已经是第二阶段最后一年。马上进入第三阶段,再等一两年,也不是等不起。再说才十七八岁,年轻着呢。”还是不舍。

  “做人关键是要厚道,不能忘恩负义啊。”这位言辞有点过激。

  “几位理事说得不错啊。当初老宗主您一力回护他,力保他留在组织,这才半年不到,有了点成绩就想着提前毕业。怎么着也该想想当初组织怎么厚待他的吧?”这是那个势利可恶的卡南多,当初丁柯落魄时,他在黑丁柯的人群当中绝对排名第一。

  后来丁柯翻身了,他地呼声立刻化为了赞美。几次想找丁柯和解。丁柯并没有吃这一套,仍旧是以前那不亲近,不疏远的态度。

  这让卡南多十分不爽

  丁柯不给他面子。逮到机会,总要编排几句。

  辛蒂小姐一旁冷笑:“厚待丁柯的人,可不包括卡南多你吧?”

  卡南多理直气壮的很:“虽然我平时对他很严厉,可不都是为了促进他的成长。组织的理念都是为了学徒们好!有人呵护,就要有人敲打。不然大家都纵容学徒,怎么成材?”

  “可是卡南多你对自己那届学员,却是出了名地护短噢。”辛蒂小姐十分鄙夷卡南多的人品。

  “我那叫因材施教。对于第一阶段地学徒,不宜太过严厉。”卡南多应对自如,丝毫不被辛蒂击倒。

  “我说卡南多,你就不能少废话两句吗?”主理事图拉夫没好气地叱骂道。就因为这个卡南多,挑拨自己,让自己和丁柯交恶,这关系到现在还没恢复。

  他是主理事,考虑的事情自然多点,也不会完全沉溺于个人恩怨不能自拔,况且丁柯这半年来对于组织地贡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再昧心也不能抹杀丁柯地巨大贡献,图拉夫耳根子是软了点,但这点操守还是有的。不然怎么可能爬到这个位置?

  老宗主并不说话,悠然坐在宗主位置上,任他们争个面红耳赤。

  讨论了半天,他在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停下来。如今的青树生,不比半年前。经历了一连串变故,大家发现组织根本离不开老宗主的领导。图拉夫理事性格怯懦,目前根本无力担当起组织地重任。

  青树生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威信,又或者是各方面能力,还是枪花阁组织的最佳舵手。没了青树生,枪花阁这大厦根本撑不起。

  这半年来枪花阁水涨船高的事实,很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连图拉夫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所以,青树生一个手势,便足够让大家闭嘴了。这就是威信。

  “老图,刚才我听有人说丁柯忘恩负义。你还是给大家通报一下情况吧。省得大家只看到丁柯落魄那两年的破事,把他半年来的贡献给无视了。做人嘛,总惦记着一点点瑕疵,却看不到大片大片的美好,却是不行的。”

  口气不咸不淡,却让那几名理事情不自禁耷拉下脑袋。

  “咳咳,那我说两句。”图拉夫站了起来,“下次谁再说丁柯忘恩负义,我图拉夫第一个抽他嘴巴。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丁柯,他过去有过落魄,拖了组织一点后腿。但我要告诉你们,他早已经偿还了,而且所偿还的,足够抵消他所欠地百倍千倍,乃至万倍都不止。大家想想枪花阁在半年前是什么地位,现在又是什么地位。以前苏家,烈刃组织和丹尼家族是怎么跟咱们说话的,现在又是什么样一种态度,只要不是瞎子,就该知道,这一切变化,丁柯都是有功劳的!抛开这些不说,这次丁柯出使鲁尔城,不但自己私人大掏腰包,而且为枪花阁拉到了至少四张选票!这是什么概念,你们动脑筋想一想,四张啊!我不怕告诉你们,有这四张选票打底,咱们枪花阁获得天泣山脉灵晶矿的开采权,将会有百分之就九十以上的机会!你们说,这事换作你们,你们行吗?你们能带回一张选票,我就要谢恬谢地咯!”

  图拉夫有些激动,他现在是真佩服丁柯,以前地芥蒂都见鬼去吧!这次听到丁柯要离开,他没有任何抱怨,有的只是不舍,愧疚。为什么当初自己就没对他好一点?哪怕是一点?

  “我图拉夫,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要向你们宣布,我必须向丁柯致敬。谁说丁柯忘恩负义,谁本身就是忘恩负义。你们能提高福利,能涨工资,这都是丁柯带给你们地。没有他,组织这半年哪可能这么迅速地积累资本?怎么能给你们提升这么大幅度的待遇?卡南多!”图拉夫吼了起来。

  卡南多全身一震,下意识站了起来:“到!”

  “你小子说说,你半年前一个月拿多少?”图拉夫喝问。

  “这……包括工资福利加一起,一个月四十枚金币。”卡南多怯怯道。这也是他痛恨丁柯的原因。他一个月才四十金币。而丁柯的见习补贴就有一百金币。心理哪能平衡呢?

  “现在呢?”图拉夫问。

  “现在……现在大约能拿一百二十金币。”卡南多地声音比蚊子还细。

  “四十到一百二,翻了三倍啊!各位,你们还不满足,还觉得他忘恩负义!到底是谁忘恩负义?”图拉夫情绪激动,咆哮道,“坦白告诉你们!丁柯要走,我也不舍得。可是,咱不能不放他走!他有自己的前途。咱们枪花阁,咱们加罗城的天地太过狭窄,已经容不下成长的苍鹰!”

  掌声起来,这次辛蒂小姐,是真诚地为图拉夫主理事奉上掌声。这也是她第一次觉得图拉夫主理事,原来也有可爱的地方!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