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秧儿的消息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10 04:07      字数:8068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以前和丁柯不怎么和睦的图拉夫,都如此旗帜鲜明地一干抱有私心的理事,哪还有半句屁话敢说?

  青树生一直微笑不语,心里却是想着一件事。这些组织的理事,一个个都是擅长见风使舵的人,看样子组织高层是要换换血了。靠这批人,是不足以撑起日渐壮大的枪花阁组织的啊。

  图拉夫锣一通,鼓一通,终于把话讲完,气呼呼地坐了下来。平静了片刻才对青树生道:“宗主,我就说这些了。”

  青树生点头,又看看辛蒂,如今的辛蒂小姐,因为丁柯的缘故,在组织的地位也是大幅度提高。已经成为组织的第三把手。仅次于他这宗主和主理事。负责组织的大部分外交工作,和图拉夫形成一里一外两个管家,直接归青树生领导。

  “辛蒂,你有什么意见,也说说看。”青树生仍旧不表态,看着辛蒂。

  辛蒂小姐对丁柯的呵护,不输给青树生宗主。虽然从感情上讲,丁柯不但是她带的学徒,也是她的救恩人,她的不舍之情,可以说胜过组织任何一人。

  “如果从私人的角度来看,像丁柯这样的优秀年轻人,我是希望他一直留在咱们枪花阁组织到毕业,毕业后又进入组织管理层,这应该是最美好的结果。可是我的想法和图拉夫主理事一样。我们加罗城的天地真的太小,如果硬要把这样杰出的年轻人捂在这里,却真的有点耽误了他的前程。”辛蒂说到这里,眼圈也是有些微红,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声音有些哽咽了,“所以,我……我支持他提前毕业。”

  青树生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辛蒂对丁柯这个学生有着很深的感情,自己何尝又不一样呢?

  “既然老图和辛蒂都表态了,我这里也不藏着掖着了。丁柯离开组织,我也是支持的。”青树生作为一把手,终于把自己的态度言明。那些原本反对的理事们,听了这话,个个呆若木鸡。

  组织最有发言权地三个巨头都已经明言了,他们哪还有什么资格反对?

  “无数地事实证明。丁柯不是忘本地人。即使他离开了组织。但我相信。他地心永远和枪花阁组织绑在一起。大家可以看看他写地这封申请书。”青树生将丁柯地申请书发下去传阅。

  半个小时后。会议室静悄悄地。谁也没说什么话。青树生打破僵局:“既然这样。我就把丁柯叫来。批准他毕业。选择一个合适地机会。公布出来。”

  丁柯来到会议室。让该亚在门稍等。自己走了进去。

  青树生微笑道:“丁柯。经过组织高层地商讨。大多数人还是理解你地选择。也是大力支持地。在这里我代表组织高层向你表示感谢。感谢你曾经为组织作出地巨大贡献。虽然你是中途毕业。但毫无疑问。你已经刷新了枪花阁组织地历史。是组织历史上最杰出地一名毕业学徒!你有什么话。也可以说两句。”

  丁柯望着组织几位高层目光灼灼。显然是希望自己也表个态。也不矜持。接过话头:“在这样地场合。我想不说几句怕也不行。我只想说。进入枪花阁组织。是我命运地一个转折点。我很感激这段人生经历。在我心里。美好地记忆将会挥之不去。直到永远。而即便有些摩擦或者不快。现在已经是像浮云一样散去了。毕竟在成长地岁月里。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们需要奖。也同样需要挫折。我感谢过去地一切经历。苦地甜地。酸地辣地。我申请毕业。不是因为我不爱枪花阁组织。而是一种迫切地心情。让我想去更广阔地世界看一看。闯一闯。无论我走到哪里。枪花阁永远在我心里。如果组织需要我作贡献时。只要我力所能及。绝对是责无旁贷!”

  青树生听得是连连点头。连那卡南多。这时候也是羞惭地把脑袋都耷到了裆下去了。人家丁柯有这样地胸襟。有这样地气度。让大家无话可说。

  本来学徒和组织间,只是契约关系。组织培养学徒从根本上讲,也是为了追求利益。可是人家在利益之外,还做到了有情有义。还想怎么地?

  “大家都听到了吗?”青树生扫视全场,“以前你们不了解丁柯地人,现在可以趁这个机会了解一下。丁柯,是我看中的年轻人,我比你们任何人都了解他。如果他是一个忘本地人,我怎么可能连续三年动用宗主职权留下他来?事实证明,丁柯没有辜负组织。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

  辛蒂小姐忽然道:“宗主,也许咱们可以参考一下组织以前的老规矩,对于那些特别优秀地毕业生,可以聘请为名誉理事。像丁柯这样的杰出毕业生。完全当得起这个名誉理事。”

  这倒是一个把丁柯和组织拴在一起的好招。你人离开了,但还有个职务挂在枪花阁,虽然只是领俸禄不干活,

  组织的一员。

  青树生把目光转向丁柯,问道:“丁柯,你觉得辛蒂小姐这提议如何?”

  丁柯考虑了片刻,点头道:“我接受,不过俸禄什么的,我就不领了。就拿那些俸禄,设立一个奖学金吧。”

  名誉理事一个月薪水并不是很多,不比在职理事。只有八十金币,其实就是那么一个意思。

  不过对于学徒来说,一个月八十金币,那就是几乎可以和一等见习补贴看齐了。除了丁柯,组织可没有谁领过一等见习补贴。

  所以这钱拿来作为奖学金,绝对是高额!

  “好,咱就设立一个丁柯奖学金,以纪念丁柯对组织作出的贡献!”青树生哈哈大笑,他知道丁柯的身家,如今不比以前,绝对是不差钱的。

  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奖学金,这倒是一件挺风光的事情。丁柯虽然对虚名不怎么在意,可是这种方式,用来激励以后的学弟学妹们,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图拉夫赞道:“这是一个好想法,我来负责起草纲要,把这事制度化。”

  青树生点点头,又道:“还有一件事,必须跟大家提前说说。咱们组织近半年来发展迅速。现有的管理机构,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现在咱们不但要随时面临组织晋升一级之后地管理问题,还得开始着手灵晶矿开发的事项。尤其是后者,绝对是个大项目。人手是肯定要有的。所以我打算借这个机会,扩充管理层,招收十名理事,为组织高层输入新鲜血液。”

  这事并不在大家的意料之外。现在很多理事都在抱怨事太多,招新人进来,大家分工,减轻工作量,没理由反对。

  图拉夫道:“宗主这个提议我赞成,咱们枪花阁现在地位不同了,规模要扩充,管理层首先要跟上。这事也由我来负责。”

  “嗯,老图,这事你多费点心思。招聘最后那一关面试,我亲自主持。”青树生道。

  辛蒂忽然道:“其实我觉得这理事嘛,也不妨从组织内部选拔几个。像特拉尼达这样的年轻人,面临毕业,又是难得的人才。如果好好培养,未必就比外头招进来的差。”

  青树生一拍桌子,赞道:“辛蒂这个想法好。咱们组织的宗旨就是培养人才。从内部选拔,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咱们组织有造血地能力,一举两得啊。老图,你参考一下这届毕业生的名单,从他们的成绩、表现和品行各方面综合考评一下,选上四五个候选人。

  咱们自己培养!”

  自家孩子是看着长大的,比招进来的人,总是要放心不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开始商讨起来,热情高涨。老宗主和丁柯走了出来,拍拍丁柯肩膀:“丁柯啊,过几天,我们就要对外宣布你毕业了,到时你来领毕业证书。这今后地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哇。”

  丁柯重重地点了点头:“请宗主放心,走到哪里,我也不会丢枪花阁的脸。”随即又顿了顿,忍不住还是问道:“宗主,我想问你,秧儿那丫头,到底去了哪里?我回来也有半个多月了,一直都没见她回来。”

  青树生拉着丁柯的衣袖,将他扯到偏僻无人地角落,叹道:“这件事,本是不能对外乱说的。这是精灵王族的一个秘密。罗秧儿这丫头,她是回精灵部落去了。至于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回来,我根本无法回答你。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精灵王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看她的神色,应该事情不小。我说丁柯,你和秧儿,嘿嘿,是不是私定终身了啊?”

  丁柯见青树生调侃自己,有些赧颜,但更多地还是关心。

  “宗主,我和秧儿。我……我和她……唉!我明白了,在我离开鲁尔城的前一天,她曾经找到我,送了我一件东西,说了一些我以为明白,但其实没有明白的话。我真糊涂!真是糊涂到家了!”

  丁柯充满了自责,那天罗秧儿泪眼朦胧,哭得很是伤心。丁柯只当她是小女儿心事。却没想,秧儿其实已经打算离开。不然绝不会问那些不着调的话。

  她问自己,如果有一天她去了很遥远的地方,会不会去找她?

  她还说,她会等自己。自己一天不去,她便一天不老……

  原来,这每一句话的背后,都含有无限地离愁别恨。可恨自己当时粗鲁,竟半句也没听明白。

  一场原以为是短暂的分离,竟是隔了万水千山,天涯海角。

  “秧儿,秧儿,我知道你在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无论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也阻挡不了我找你地步伐。这,是我答应你的!”丁柯在心里默念着。

  青树生见丁柯如此,有一些话想说,终究是没说出口来。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