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强势对抗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5      字数:10086
  人,面对千人铁骑,这就是强气质。(萨芬主教是这种气质。

  “辛蒂小姐,你这兴师动众,动作不嫌太大了点?”萨芬主教目光深邃,凝视着辛蒂,似有一股魔力似的。

  一旁的铁骑卫队的一名营队长实力了得,见萨芬主教这眼光古怪,知道可能是异术。战刀一举:“铁骑威武!”

  “嗬!铁骑威武!”千人队伍立刻产生回应,其声震天。这千人气势加在一起,立刻将萨芬主教处心积虑凝聚在一起的精神之力破坏。

  辛蒂只觉得全身一阵冷汗,才知道刚才不知不觉,就着了对方的道。

  “主教大人,这苏亚文,涉嫌侵犯我们辛蒂小姐,我们是按照律法来逮捕他,请谅解。”那名营队长不卑不亢道。

  “侵犯辛蒂小姐?”萨芬主教淡然问道,“有证据吗?”

  “人证物证,我们都准确掌握。”

  “拿出来看看。”萨芬主教口气还是那样平和。这平和之中,却带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道气质。

  辛蒂一愣,自己来得太急,本打算先拿人,再对质。被萨芬主教这么一问,才知道自己卤莽了些,不过她是城主之女,自然不会被这一句话问倒。

  “哼。这些事到了开审地时候。自然会见着。主教大人。请您把人交给我们吧。”辛蒂小姐面对萨芬主教。倒不便把话说得太绝。

  “先别说你们有没有证据。即便有证据。这证据有没有造假。还得另说。再退一步说。苏亚文是我光明教廷地神圣祭祀。即便犯法。自有光明教廷裁决。官方地律法。嘿嘿……”

  萨芬主教这“嘿嘿”一声。充满了意味。似乎带有几分藐视。有似乎没有这层意思。不过看他这架势。大概是要护短到底了。

  辛蒂知道。这萨芬主教是欺负自己年轻。如果自己父亲在这里。自有父亲给自己主持公道。萨芬主教再横。总得给父亲一点面子!

  可是如今。他实力强。要强行带走苏亚文地话。辛蒂还真不能强索。打击苏家是没问题。可是要向教会地主教开战。这代价却不是辛蒂所敢想象地。

  “啧啧……”就在辛蒂这边陷入为难时。后方传来一阵戏谑似地笑声。听声音。居然是枪花阁地宗主青树生!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来人一身青袍。手里抓着一个人,却是那根叔。

  老头笑眯眯一脸地惬意,悠然走到前面来,冷言冷语道:“原来在咱们天阳帝国,侵犯妇女都不算犯罪了。这要是说出去,大家都免不了要议论议论,果然是加入教会好啊,作奸犯科都可以逍遥法外了。萨芬主教,您要证据,这就是证据!”

  “哼,青树生老头,这里没有你说话地权力。从哪里来,给老夫滚回哪里去。”萨芬主教根本不吃青树生这一套。

  在萨芬主教眼里,这青树生就是一跳梁小丑,除了一身无赖气质,根本没什么真本事。

  “你错了!”青树生双眼一瞪,“如果有牲口不如的恶人侵犯我的手下,还雇凶杀我的学徒,怎么会没有我地说话权?萨芬主教,您老人家的权力大,还没大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吧?”

  说罢,将那根叔往地上一丢,喝道:“老东西,你说。”

  那根叔为了求命,跪倒在地,叫道:“苏亚文,我辛辛苦苦为你们苏家卖了二三十年地命,到头来竟要杀我!好,今天我就告诉大家,你们苏家都干了哪些好事。”

  话匣子打开,滔滔不绝将苏亚文如何侵犯辛蒂,如何雇佣杀手刺杀丁柯的事都讲了一遍。末了还附送了几则丁柯他们都不知道的恶行,都是属于加罗城迷案的那一类,居然都是出自苏亚文之手!

  青树生听得连连冷笑:“萨芬主教,您都听明白了吧?街坊邻居都在这里看着呢,你总不想让大家认为,你光明教会,纵容奸邪,藏污纳垢吧?当初辛迪森城主可是放过话地,抓到陷害辛蒂小姐的真凶,必杀无疑。”

  萨芬主教居然还是镇定自若,冷冷一笑:“青树生,你就这点出息了,除了打着辛迪森城主的招牌,你还会点什么?”

  青树生对萨芬主教的嘲讽直接无视,懒洋洋地道:“我会的很多,比如说,今天我就让你带走这十恶不赦的凶手。”

  “你有这个本事么?”萨芬主教淡淡道。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青树生还是那一脸无所谓地样子,让人看着觉得深不可测。

  一旁其他人,倒是大吃一惊

  |生老宗主的个人实力,在大家眼里一直是八级法王:

  今天是怎么回事?听上去竟是和萨芬主教对上了。人家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十级法帝啊。

  像这样地高手,相差两级,实力悬殊起码是以十倍来计算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地争斗,青树生难道疯了?

  萨芬主教收起了轻视之意,因为他感觉到了青树生身上似有似无的那一层强气息,这绝对不是八级法王所具备的法域气息!

  心头相当震撼,直觉告诉自己,以前轻视了青树生,对这个猥琐老头缺乏清醒的认识!

  这老头,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实力!看样子,这老头的实力至少是九级颠峰,甚至是十级法帝!

  萨芬主教毕竟是见惯了世面的大人物,哈哈大笑:“青树生,我看你是糊涂了。你枪花阁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看你这膨胀样子,大概是打算将大好基业,生生毁掉了。”

  这话听上去是劝告,其实是**裸的威胁!而且用心很是险恶,拿枪花阁的前途来威胁青树生。

  哪知道青树生比他笑得还夸张,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盯视着萨芬主教。

  “主教大人,苏亚文是你的人,你护短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辛蒂小姐,以及丁柯,是我枪花阁的人,难道他们的事,我就能坐视不理?你这样大摇大摆把罪犯带走,你萨芬主教的名声是有了。可我枪花阁,我青树生的脸面,又往哪里搁?作奸犯科的人得不到惩罚,律法怎么施行?正义怎么伸张?今天,我青树生把话放在这里,谁要庇佑罪犯,谁就是触犯律法,对抗公权的坏人。我青树生,势必誓死周旋!”

  萨芬主教没想到青树生一张嘴巴这么能说会道,几句话下来,就把风向全部拉到他那一边,而把自己放在了律法和正义的对立面。心里自然是大怒,如果这时候强行带走苏亚文,必然会引起公愤。

  众怒不可犯,作为宗教人士,萨芬主教太懂得这道理了。

  “青树生,你这张嘴巴很能说。你听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庇佑苏亚文了?本座说过,如果苏亚文真的做了那么多恶事,我们光明教廷自有宗教裁判所审判他!他所犯下的罪行同样会受到审判。教廷的神圣祭祀,不受世俗律法所制,这是我们神圣教廷的特权!你懂了吗?”萨芬主教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好啊,现在证据确凿,萨芬主教不妨现场就给大家一个交代嘛!你把人带走,回头随便找个借口,谁知道你们是否真的裁决了罪犯?你们教廷本身不搞生产,都是平民大众养的,这时候也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嘛!”萨芬主教那点心思,青树生看得出来。

  让他把人带走的话,审判不审判鬼才知道。话还不是由得他们自己说?

  “现场审判,现场审判!”千人铁骑同时高呼。

  声势浩大,立刻将四周围观群众的情绪也调动起来,都纷纷鼓噪起来:“现场审判,现场审判……”

  这声浪一层盖过一层,从苏家这条大街,一直蔓延到几条街外。跑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根叔刚才揭苏亚文的罪行,更是如同瘟疫似的不断传出。加罗城的民愤被点燃!

  做了这么多坏事,居然不需要受审判,这还了得?难道因为是教会的大人物,就可以随便杀人?可以随便淫人妻女?

  抗议示威的人群,不断出现在街头。一万两万,五万十万……

  不断增加,不断拥上街头。看得出来,在这加罗城,教会的口碑实在是不怎么好,平时作威作福,已经惹出了太多公愤。

  这阵势让青树生更加有底气,好整以暇地说道:“萨芬主教,你看看,民心不可欺啊。这苏亚文激起民愤,看来坏事绝对干了不止一件两件呐。”

  萨芬主教万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件事情,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居然会衍变成这种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难道整件事,都有人在暗中策划和推动?

  不管怎么样,他萨芬主教现在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庇佑苏亚文,则失去民心;放弃苏亚文,未必能拯救民心,但却要失去面子。

  这个时候,民心已经不是要问题。要问题是教廷的尊严,教廷的权威,是否能得到捍卫!

  难道真要自己调动教廷武装来驱散游行示威的民众?强行带走苏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