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主仆相认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6      字数:10304
  安杜卢岳?”丁柯压抑着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咀嚼问道,“这个人,他不在鹰潭镇么?”

  雷震惨然一笑:“这安杜卢岳买主求荣,连上天都要惩罚他m)

  年前,他在一起意外争斗当中死掉了。安杜卢岳如果不死,也不会轮到安杜卢达继承族长位置。”

  丁柯轻舒了一口气,沉声道:“这么说,安杜卢家族是彻底断根了吧?”

  “嗯,凡是安杜卢家族的嫡系子弟,已经全部处死。”雷震丝毫没有任何不忍,因为这是叛徒应有的裁决。

  “这件事动作这么大,以安杜卢老头和光明教廷的关系,肯定还会有后话。雷震先生有什么打算?”丁柯试探问。

  “打算?”雷震苦笑摇头,“我芶且活了这四十多年,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为主公报仇。光明教廷我奈何不了,但安杜卢家族这些叛徒,我是彻底将他们清楚了。这个心愿了却之后,坦白说我现在还缓过神来去作什么打算。”

  “不作打算却是不行,也许接下去要应付的局面还更困难呢。光明教廷对于威胁自身利益的存在,肯定会有无穷无尽的打击报复。”丁柯对教廷的风格也算有所了解。

  雷震毅然道:“如果怕打击报复,我也不干这些事了。光明教廷虽然渗透了半个星辰大6,可是他们的根基并不在天阳帝国,所以暂时我并不担心有多么厉害的报复。卡夫卡红衣大主教,四十年前那一战被打伤,身体一直有隐患。除了他,帝国其他二级教会的主教,没有一个能进入我的法眼。”

  雷震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言语间大有睥睨之感。他目光热切,锁在丁柯身上,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丁柯知道他的心事,微笑道:“雷震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话还没说呢?”

  雷震心事被他说穿,并不尴尬,认真地点了点头。

  “先前我曾提到雷丁家族的传承密典《升龙诀》,丁柯兄弟应该有印象吧?”雷震小心翼翼问。

  丁柯点头:“嗯,一招毙六敌。这样的手段,绝对是无敌地存在。宝石阶上品秘技,当之无愧。”

  雷震见丁柯口风紧,也并不着急,循循善诱似的道:“这《升龙诀》里边的功法,我在雷丁山族长身边二十年,见识过不少。雷丁家族传授家族子弟练习这密典里的秘技,也从不避开我们这些贴身死士的眼睛。因为这密典是雷丁家族先人结合家族血脉而创。不是雷丁家族子弟,哪怕是看得滚瓜烂熟,也根本上不了手……”

  丁柯还是点头,并不答话。两眼迎着雷震射过来的眼神,很认真的样子。

  雷震无奈,继续说下去:“丁柯兄弟应该还记得早先在那旅舍时,安杜卢家族那个四代子弟,向你挥出挑衅一拳。我记得当时丁柯兄弟你后制人,随意出了一拳,居然把那七级水准的核心子弟逼得十分狼狈。那一拳,雷某看来都觉得有些眼熟。”

  话说到这份上,雷丁也不含糊,直勾勾盯着丁柯,等他回答。

  “雷震先生地记性真好!”丁柯叹了口气,“正如你看到的,那一拳叫作‘黑龙咆哮’,也是《升龙诀》里边宝石阶的一门秘技!”

  雷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乍闻之下,还是一愣,激动地站了起来,抓住丁柯的肩膀,激切道:“丁柯兄弟,你不是说笑话吗?”

  “我可以说笑话,可是那些战斗秘技,可不懂说笑话啊。”丁柯觉得这雷震的手劲好大,捏着自己的肩膀都快碎了。

  砰!雷震重重坐倒在椅子上,嘴唇还在不住地哆嗦着,嘴巴里也不知嘀咕着些什么,红红地双眼看着丁柯,热切而激动。

  一个接近十级颠峰地级强,居然出现这样失态的事情。这要是被他那一干兄弟困难到,肯定会觉得很诧异。

  可是雷震是真激动,丁柯这话意味着什么?他太清楚没有了。

  《升龙诀》,那可是只有雷丁家族的子弟才能修炼的啊!没有雷丁家族的血脉,连皮毛都学不去,别说是精华了!

  而丁柯刺死安杜卢鼎的那一击,分明就是十分纯正霸道的雷丁家族功法。虽然雷震没有领悟《升龙诀》的精髓,可是二十年的耳濡目染,对雷丁家族地秘技所拥有的气质和境界,那是绝对不可能感应出错的。

  那绝对是《升龙诀》里的秘技,不可能有假。

  “雷震先生,我,雷丁柯南,代表我们雷丁家族感谢你四十年来的坚持和努力,有你这样的家臣,真是我雷丁家族的荣耀啊。”丁柯叹息一声,满脸真诚地对雷震说道。

  雷震张大着嘴巴,竟然不知怎么回答。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一把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雷丁

  然灭亡四十多年了,可是在雷震心中,一切仿佛如昨的光阴在他心中根本没有任何概念,有的只有一份忠心,一份执着的复仇之念。

  可是一旦复仇成功,他内心忽然觉得空空洞洞,四十年来地压抑和失落,一下子都爆了出来。

  就像一个失去家园的游子,忽然再次得到了家地音训,这情绪哪能抑制的住?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有了归宿,飘荡地灵魂忽然又有了方向,有了主心骨。

  “雷丁柯南……”雷震轻轻地吟哦着这个名字,表情充满了幸福和骄傲,沉浸在这份情绪当中,“我早说过,老天是不会让雷丁家族彻底消亡的,老天终究也是长着眼睛地。哪怕一时被蒙蔽,也总有明朗的一天。柯南少爷,您应该是诺少爷一脉的吧?”

  雷震分析了一下,雷丁家族所有男丁,只有当时只有五岁的雷丁诺没有被投入所罗门狱。被卡夫卡大主教带去帝都,虽然雷震一直打听不到消息,可是算来算去,能够留下血脉的,也只有诺少爷一人。其他家族男丁,一旦进入所罗门狱,根本不可能出来!

  “嗯,我父亲便是那个被光明教廷下了诅咒之钉的五岁幼童。只不过我雷丁家族子弟,没有一个是孬种。父亲挺了四十多年,终究还是没有被诅咒之钉折磨屈服!”

  丁柯想起父亲四十年来所受的非人折磨,心里也是阵阵抽痛。

  “诅咒之钉?”雷震喃喃着,“那是什么东西?”

  诅咒之钉是教廷的排名前三的诅咒类密典,外人根本不了解,甚至连名字都不可能听说到。雷震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希奇。

  丁柯将诅咒之钉的情况对雷震略作解释,即便如此,诅咒之钉所携带的恶魔一般的诅咒,也让雷震感觉到不寒而栗。

  这光明教廷,真是恶事做绝啊。

  “诺少爷才五岁,怎么受得了那样的折磨?这四十多年,真是难为他了呵。”也只有雷丁家族的子弟,才有这样强大的定力和忍耐力吧?

  雷震心中,雷丁家族每个子弟,都是一身傲骨,一身争气,是无比伟大的存在。

  “嗯,但为人子的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父亲受那样的折磨了。侥幸我炼制出真灵液,帮父亲解除了身体上的一些痛苦。可是那诅咒之钉的印记,还是抹不去。好在我已经找到了解救的办法。”丁柯索性将诅咒之钉的解除办法说了一遍。

  提到那精银燕窝和怒蛟活血,雷震恍然道:“柯南少爷你在鹰潭镇逗留,一定是为了那精银燕吧?”

  丁柯点了点头:“我已经去那口潭附近探察过,有了点眉目。这精银燕窝,我是志在必得!谁也不能阻拦我!”

  “嗯!那精银燕只不过是五级魔兽,没什么了不起。唯一可虑的是毒性太强。柯南少爷既然不怕毒,那就不怕了。至于怒蛟活血,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比较希奇。可是我干了二三十年的屠蛟猎人,这方面的门路还是有的。不过那怒蛟,是蛟龙类魔兽的变种,一出身至少是八级。成年怒蛟一般都是十级至少,在它们的地盘里,相当难对付。我混这行这么多年,只参与过一次捕杀怒蛟,那时候我才是八级颠峰,跟团去的。那一次,碰到了一头十一级的怒蛟。整个团二十多人,死了十五六个。我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好,早也成了它的果腹之物。那次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

  雷震的口气有些沉重,显然也是知道怒蛟之血这东西,不好得。不过他马上宽慰道:“柯南少爷,你别担心。这件事,包在雷震身上。我在帝都有几个道上的朋友,有些门路,咱们可以去打听打听。”

  帝都,丁柯笑了笑,看来自己还是绕不开这个地方啊。他本是想沿着接云山脉,从大卢恩领地这个南脉始点出,跋涉到北端终点怒炎之领。

  按丁柯的计划,大约要花三到六年的历练时间。

  “雷震先生……”丁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

  “柯南少爷有志于历练,这是好事。那这件事,我就派我三个兄弟去办,我就陪在少爷身边,听你使唤。”雷震对雷丁家族的认同感,确实非同一般。

  “雷震先生,你是我曾祖身边的侍卫,年龄可以做我的祖父。我看少爷这称呼还是免了吧?要是你不嫌弃,叫我小柯或柯子。我就叫你雷先生,好吧?”丁柯觉得这少爷长少爷短的,并不方便,也听着怪怪的。

  雷震思索了片刻,答应道:“也好,那我就斗胆叫你小柯。”

  一老一少相视大笑,显然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真诚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