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全军覆灭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8      字数:11688
  哈特身处漩涡当中,也是说不出的难受。见到同伴大地属性的法术吞没,知道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光明教廷的实力。

  再不迟,伸手从怀里抓出一张卷轴,法力催动,卷轴散出一道绿光,将他身体一罩。

  倏,就好象一股无形的巨掌,将温哈特整个身体从金黄色的大地漩涡中生生拽了出来。

  这是温哈特借以保命的压箱底宝贝,是他花了近千万金币成本,收集无数珍贵材料制作出来的一张保命卷轴。

  这时候用在这里,绿光一拽,将他传送到大地漩涡之外。温哈特虎目含泪,叫道:“兄弟们,我日后为你们报仇!”

  那枯瘦法师冷哼道:“哼,想走吗?”

  扬起长剑,跳出那小塔之外,来追击温哈特。

  温哈特大怒,回头就是一箭射过去。他的那柄黑色长弓,造型古怪,但威力却十分霸道,尤其是那带着黑色诅咒符文的利箭,更是对付光明教廷的绝佳法器。

  一箭射出自己已经是气喘吁吁。原来他刚才被那法阵包围住,挣扎几下,体内的法力已经被消耗了七七八八。

  这一箭射出,他几乎感觉自己的法域空间已经枯竭,哪还敢恋战?掉头就走。

  那名枯瘦法师因为他在大地漩涡法术中早已把法力消耗干净。哪想到他还有余裕射出这一击。猝不及防。被一箭射中大腿。惨叫一声。手中长剑凌空掷出。以全身法力凝聚一击。射向温哈特。

  温哈特全身法力枯竭。见这白光携带着剑身射来。知道自己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关。一片绝望。长剑已经射到。

  噗嗤!

  长剑灌胸。将温哈特钉死在岩壁之上。

  那枯瘦法师大腿中箭。上面地黑暗诅咒侵入体内。立刻让他整个下本身都失去了知觉。全身一软。也跌入了大地漩涡地法术当中。

  被那金黄地大地元素一裹。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几下变化快如闪电,几乎让人应接不暇。

  只几个回合,紫锤冒险队十几个成员,包括队长温哈特在内,都死得干干净净。

  而光明教廷那名枯瘦法师,居然也掉入己方的法术当中,同样被卷掉了性命。

  大地的震颤终于慢慢停止下来,金黄色的大地元素漩涡也慢慢从那大坑中消失。这个大型法术也结束了它地舞蹈,收割掉十几条性命,完成了它的职责。

  那黎月先前被幻化兽咬伤,也不好受,见到同伴追杀温哈特身死,也是默默了好一阵呆。

  望着满目创痍的战斗现场,黎月感慨道:“这群异教徒,果然是悍不畏死。看来我必须赶紧联系总教廷,让教皇陛下再派一名副手来了。而且两个防御法术都用完了。还有一个核心法术,又不能使用。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在那入口布下了一道迷幻阵法。那风暴冒险队,应该已经迷失在了我的阵法当中,自相残杀了吧?只要那个入口安全的话,暂时就不怕有人入侵了。”

  这女人盘膝坐着,运起光明治疗术,催逼起侵入她体内的黑暗诅咒。

  “该死的异教徒……”

  黎月额头冒着汗,现自己费尽了心思,居然只逼出了一小半黑暗诅咒的气息,看样子没个十天半个月,根本无法恢复自如。

  一边骂着,一边拿出一枚拳头大的晶石,自言自语道:“我还是先将这里的一切报告给伟大地教皇陛下吧!”

  手上捏了个法诀,在那晶石上点了几下。

  那晶石的表层立刻出现变化,像一面镜子似的熠熠光,散出一股奇异的光芒,片刻后,那晶石的表层,居然浮现出模模糊糊的影像出来。

  “陛下,打扰您冥想,实在是太抱歉了。但是这里的事,不得不向你禀告一下。”黎月幽幽说道,像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似的,还不失时机地重咳了几下。

  那晶石表层居然释放出一个淡漠地声音:“黎月,你受伤了?”

  “嗯,伤势不轻,没十天半个月难以恢复。”黎月又咳嗽了两声。

  “怎么回事?你的副手呢?”

  这声音淡漠中多出了几分严厉,让丁柯和小花听着,都是觉得心头一阵鼓荡,难道这声音就是光明教皇查林士?

  可是查林士所在的光明总殿,离天阳帝国近十万里路。这声音却是怎么传来的,而且彼此间是怎么通信号的?

  小花见识比丁柯会广一些,却知道这是神力通识术,利用特殊晶石制成的道具,沟通彼此神识。

  这对神识精神力的消耗非常之大,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使用这种方式。也很少有人具备这样的神奇道具。

  只有光明教廷这样财大气粗的势力,才用得起这玩意。

  “陛下,我的副手他死了!不知

  事,有三股强大地势力同时入侵,若不是有陛下您亲法阵和两个强**术,我们两人,怕是守不住这道关口。我们两个死不足惜,坏了陛下的事,那罪过就大啦!”

  黎月声音有些娇气,很会卖乖地样子。

  不过神圣教皇查林士陛下,显然不吃这一套,语气有些愤怒:“两道外围防御的法术都用了?那要是再有人闯进去,你怎么招架?”

  “陛下,请放心吧,我现了个入口后,已经在那里布下了迷阵,再闯进来地人,只能在几百条错误的迷途中丧失心志,不可能再闯到我面前地了!”黎月听到教皇陛下有些愤怒,口气也改变了不少。

  “废物!”查林士教皇冷哼了一声,“给我看好了,我会派人前去的。两个月内一定会到达。这期间要是出了差错,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是,陛下!”

  黎月惶恐异常,忙应声道。

  教皇查林士又问道:“入侵地势力都有哪些,还有余党没有?”

  “是三股冒险者队伍,都是全体出动,已经被剿灭干净了。”

  黎月认认真真地回答着,不敢有丝毫弄虚作假。

  “那就好,坚持两个月!没事不要打扰我!那朵岁寒古莲,也给我看好了!”

  那声音一敛,晶石表层的光芒也跟着消失了。

  黎月握着硕大的晶石呆了片刻,抹了一把汗,喃喃道:“看来陛下心情不是很好啊。这次真是太悬了。”

  将晶石收好,黎月又自言自语道:“岁寒古莲,对于陛下来说,真有那么珍贵吗?”

  “当然珍贵了,这么多人为它弄掉性命,能不珍贵吗?”听到这里,丁柯也不想再隐藏了。

  远远地从隐身之处窜了出来,几个起落,就跳到了温哈特等人原先所处的地方,小花也不犹豫,跟在丁柯身旁,一脸警惕地盯着黎月。

  只要这女人稍微有些异动,小花就会毫不犹豫去将她搏杀当场。这女人原本的修为十分了得,只不过受了伤,再加上疗伤耗费了法力,和教皇通话有耗费了不少精神力,显然已经很疲惫。

  黎月见到丁柯和小花,脸色剧变:“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温哈特等人,是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入的,和丁柯他们是完全相反的方位。所以黎月统计了温哈特那三股势力的人数,算来算去,这三股人已经死得精光,没有一个剩下来。

  所以黎月才会这么肆无忌惮,这么大胆。蓦地冒出两个人来,让黎月如何能不吃惊?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可能躲过自己的眼皮?

  她却无论如何也不知道,丁柯和小花是从另外一个方位进入此地的。

  “我们从哪里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岁寒古莲在什么地方,赶紧交出来吧。否则的话,以你目前的处境,想活命,怕是难吧?”

  丁柯笑眯眯的,心里十分有快感。他很喜欢看到光明教廷的人这种恐惧的眼神,越这样,他越觉得爽快。

  黎月慢慢冷静下来,告诉自己绝不能慌张。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这片地方,哪怕把岁寒古莲让他们摘了,也要保护好这座小塔,这个法阵。

  哼哼,只要他们摘到岁寒古莲,那还不是由我**于股掌之间?

  不过,她并不想这么快就把底线亮出,还想找到机会,利用自己灵法师的修为,把这两人也除掉。

  微微一笑,正要话。

  小花忽然截住他的话头,冷冷道:“我劝你不要说话,否则的话,我立刻全力将你搏杀。记住,我们问一句,你答一句,多一句废话,你就死了!”

  黎月无奈地耸了耸肩,点点头,示意她妥协了。

  “我问你,岁寒古莲在哪里?”

  丁柯率先问,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在你们身后这条隧道前方五六里的地方,有口深潭,冰寒刺骨。岁寒古莲,就在那地方。如果你们和紫锤冒险队是一伙的话,应该到过那个地方。

  小花和丁柯对望一眼,知道黎月说的是那片溶洞顶端挂满了冰棱的洼地。这洼地的水确实寒冷刺骨。

  “编瞎话也得有个限度,你既然知道我们去过那地方,怎么还说这鬼话?那里一片洼地,哪来什么岁寒古莲?”小花有些愤怒地问。

  “那是因为那周围有个障眼法术,你们总看到那寒潭上方的氤氲寒气吧?”

  丁柯努力回忆着,那洼地里的水确实因为寒冷,冒着白色的冷雾,看上去蒙着一层白雾似的。

  心里产生一阵荒诞之感,难道自己二人路过岁寒古莲还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