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收刮战利品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8      字数:11474
  花见丁柯口气严肃,不像是开玩笑,虽然不知道为什服从命令,将那“灵玄苍甲”叠了起来,收入囊中。

  “等这两枚空间戒指破解了之后,你也得一枚。小花,以你的身份,没有一枚空间戒指,说不过去噢!”

  丁柯开玩笑似的,又指指温哈特用得那柄黑色异弓:“这张弓蕴涵着很浓厚的黑暗属性,也是为你打造的,也收着吧,不过那个黑色法箭怎么制造,却是个问题。”

  温哈特留下的东西,除了一副灵甲,一柄魔弓,就是一枚空间戒指了。

  黎月身上的甲胄,并不值多少钱。那柄匕,倒看得过去。不过丁柯和小花并不打算要。匕这东西,要拿出来用,就可能被光明教廷认出来。为了一件马马乎乎的武器承担风险,划不来。

  丁柯把黎月的空间戒指捡了起来,道:“这里边肯定有不少东西,先收着,等出去这里,再想办法破解。”

  收刮一阵,再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丁柯直接结了个火球术,将这两人的尸体烧了个干劲,直接搞了个人间蒸。

  “主人,上面那小塔看出什么名堂没?”小花好奇问道。

  “看不太懂。不过那三根透明光柱明明被破坏过,居然可以自动恢复,这事倒很希奇。”

  两人又跳上那高台,走进那小塔。小塔里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有一簇一簇的几个大石墩,上面也是鬼画符似的写满了符文,丁柯左看右看都看不太懂。

  “这是一个法阵。”小花也只能看出这点名堂。

  “大师,你看出什么来了么?”丁柯好奇问。

  “这是一个封印法阵……”沧浪大师判断道,“这封印法阵绝不一般,蕴涵着几可毁天灭地的能量。这应该不是光明教廷人为之力所能办到的。”

  “毁天灭地?太夸张了吧?”丁柯吃惊,如果不是小花在一旁,他几乎是惊叫起来了。

  “丝毫不夸张,我敢打赌,这个封印,绝不是光明教廷的人所能操纵。哪怕是神圣教皇,也办不到。”沧浪大师的话,一向很权威。

  “那您的意思是?”丁柯试探问。

  “我也看不出名堂,但我敢断定,这些石墩,都是传送阵枢纽。应该通过法阵,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去。也可以从另一个地方,传送到这地方来。”沧浪大师耐心解释道,“应该是连接其他地点的传送阵,也许还可能是沟通异位面地呢。否则何必下这么大的封印在这里?摆明就是让人无法使用这些传送阵嘛!”

  “大师,我看这些封印,是靠那三根透明光柱提供能量的吧?而且那三根透明光柱居然可以自动恢复,你说希奇不希奇?”

  “嘿嘿……”沧浪大师并不觉得有多希奇,这种事他不是没见识过。

  “大师,那我该怎么办?是否该破坏掉这些封印?”丁柯觉得光明教廷这么在乎的事,他如果破坏掉,一定很刺激。

  “别,这封印盘根错节,你别一不小心引动了那个蕴涵着巨大能量地守护法阵,那就糟了。”

  沧浪大师可不允许丁柯去冒这样的险峻。

  “难道就这么算了?”丁柯觉得不破坏一下光明教廷的好事,不太痛快。

  “你要破坏他们的好事,可以找到这三根透明光柱地源头,把它们吸收能量的源头给掐掉,它们就无法提供能量了。等两个月后光明教廷的人赶到地话,这封印也许就失效啦!”

  沧浪大师印证了一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

  丁柯眉开眼笑,对小花道:“小花,你觉了吗?这些石墩,是否有些像传送阵?”

  小花眉头微皱,传送阵他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识过。难道是这种造型的么?

  “我觉得这里边乱七八糟,各种阵法混合在一起。但总体而言,倒感觉像个封印阵法。光明教廷这么在意的地方,应该是封印什么厉害对头的地方吧?”

  小花不怎么确定,试探性地说道。

  不想这话倒提醒了丁柯,心思一动,封印厉害对头?那这封印阵法,会不会和所罗门狱有关?

  想到这里,丁柯一颗心都快跳出口腔来了。所罗门狱,那可是关押着自己祖先和族人的地方啊。

  四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情况又如何?

  两人看了一阵,还是觉得没什么头绪。丁柯无奈道:“看来这里也没什么咱们可以做的,不如早点离开吧。等光明教廷的人来了,看到这地方空无一人,一定会很吃惊吧?哈哈。”

  小花也觉得这情形一定会很精彩,只可惜他们不可能留在此地观看。

  两人走出小塔,跃下高台。商议着该从哪个出口离开。他们进来的那个路口,是万万不能去地。那头金色大蛇王,肯定还在附近守侯他们。

  那只能

  特他们进来的入口出去了。虽然说黎月在那里布下是黎月一死,迷阵肯定也跟着消失的。

  虽然说风暴冒险队一行也是从那入口出去的。不过听黎月的口气,那群人应该早已迷失在迷阵当中才对。

  即使遇到了,他们两人也有绝对把握应付。毕竟他们两人是在暗,对方是在明。

  当下沿着那途径,一路找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就找到了入口所在。却看到风暴冒险队一群人,个个面色诡异,死在地上,尸体已经僵硬多时了。

  丁柯和小花对视一眼,都暗暗佩服黎月那妖女厉害。只是一个迷阵,居然可以让风暴冒险队一行自相残杀,一个个死于非命。

  小花看了一眼丁柯,眼神有些复杂。

  丁柯笑了笑,他知道小花是在告诉他,现在知道灵法师的厉害了吧?

  黎月一死,迷阵自动解除,两人不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出口。却是一座峭壁悬崖。

  小花正打算寻找走下这片悬崖的路径,忽然被丁柯拉住。

  “不要着急,找找看,那三根光柱吸收光明能量,补充那法阵里的能量。肯定有露天在外的源头,如果能把这源头破坏掉,那些法阵,肯定会失去效果!”

  丁柯受了沧浪大师的指点,找地是断根的法子。

  小花自然是对丁柯言听计从,两人身手敏捷,在这悬崖附近一带认真搜索起来,三四个小时侯,果然在一个十分隐藏地地点,找到了源头所在。

  那三根透明光柱对应着三块硕大的巨石,那巨石造型与一般地岩石相差不大,若不是仔细看,有心寻找,绝分辨不出来。

  惟独那巨石表层也写满了古里古怪的符文,让丁柯和小花确证自己没有找错。

  丁柯丝毫不客气,催动星辰之枪,对着那巨石猛烈一轰。这巨石也真够坚硬,丁柯连续挥了十几枪,才刚刚破坏了一块而已。

  补充了一回能量,继续猛轰猛砸,终于将三块巨石都破坏成粉末。

  丁柯生怕这巨石变成粉末还能自动修复,挑起星辰之枪,结出三道风元素旋风枪刃,将三堆粉末扬起,全都撒下了悬崖峭壁。

  “这回看它们怎么恢复,这要是能恢复,我就服了!”

  丁柯像是完成了一件恶作剧似地,眉飞色舞地看着这三堆粉末飘散,这才收了枪,对小花道:“咱们走吧。”

  两人顺着悬崖往下,终于来到了地势平坦的地方。不再逗留,匆忙赶路。必须在光明教廷地后援队伍赶来之前,离这地方越远越好。

  反正丁柯这次历练的计划,是从接云山脉最南端的鹰潭镇开始,横穿接云山脉,直达接云山脉最北端,也就是自己祖先历代所守护的怒炎之领。

  这一南一北两端,跋涉起来,足有数万里之遥。两人这才只不过是走了二十分之一不到地路程罢了。

  两人一路低调小心,不再去刻意招惹那些魔兽。毕竟深秋季节的魔兽是最暴躁,也最饥渴的。

  走了大半个月,终于渐渐远离了那片地方,两人地心情也渐渐轻松了起来。不过在这接云山脉里行走,越深入越危险,两人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逃离了光明教廷的危险区域,不代表获得了接云山脉魔兽界的赦免。两人还是随时可能遇到魔兽的袭击。

  所幸,在他们刻意的规避下,遇到魔兽的机会明显少了很多。而且每次遇到的实力要么不强,要么凭借度都能躲开。

  再走了半个多月时间,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落下,没多久,接云山脉就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外套。

  这让两人地行动遇到了很大麻烦。白雪铺地,无论你们身法再好,很难在雪地里完全不留下痕迹。

  一旦留下祖籍,哪怕是嗅觉再差的魔兽,也能顺着脚印找到他们。

  两人决定找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躲一躲这风头,避一避寒气。

  在他们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这片森林的树木普遍比较粗大。找到两棵合抱都抱不住的大树,恰好又连接的比较近,在树干身上钻出两个树洞,正好容身。

  小花十分小心,在周围两千米内,布下了四五道防御。丁柯则在两人所在的大树上方,布下了两个小阵法。以防从高而下的突然袭击。

  “小花,你一个,我一个咱们谁先破解开这两枚空间戒指。”

  破解温哈特和黎月地空间戒指,夺取战利品,这也是他们钻树洞闭关的一大原因。

  外边雪花飘飘,积雪厚厚,两人躲在树洞里,却是安逸自在,再加上丁柯早在离开鹰潭镇时,就补给了足够地饮食之物,日子倒也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