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接云山脉北端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8      字数:23400
  丁家族的遗留下来的秘密古堡?

  米洛奇隐隐意识到,自己救下这大河豚,杀掉里卡多是个很正确的选择四十多年前那桩旧案,他还在娘胎里。

  可是他听家族的长辈们讲起过雷丁家族灭亡之事,知道雷丁家族虽然灭亡,可是雷丁家族的一切武技传承、家族藏宝,完完全全下落不明。

  光明教廷虽然欲得之而后快,这几十年过去,仍然是毫无音训。根据教廷和各方势力推测,雷丁家族应该有个秘密储存库,藏着雷丁家族一切家族传承的珍宝。

  可是推测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以光明教廷之能,照样是毫无办法。

  越是传的神秘,:是吸引人的注意。米洛奇听得眼红耳热,强摁着心里的激动情绪,问道:“你说通往那古堡的去处,有地图可寻?”

  “嗯,没有地图,谁也无法找古堡的。”大河豚不敢隐瞒。

  “既然你们得图,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那古堡?反而被里卡多追杀到这接云山脉里?”米洛奇虽然狂喜,却没有乱。

  这来龙去脉的线索,还得仔细理理。可别到时候白高兴一场。

  “这地图,落在我们兄三人手上,也是机缘巧合。却没想到奇恩家族也守在后面,捡我们的便宜。唉,这地图……”

  “这地图怎么?”米洛奇见他吞吐吐。有些不快。

  “地图没怎么!地图绝没有问题地。可是说这地图就只一份。被人分割成六片。我们三兄弟所获得只不过是其中一片而已。”

  大河豚支支吾吾。终于把真相说出来。原来他所掌握地地图。根本就不是全份地是残缺地。说白了。只是六分之一!

  米洛奇地脸色有些难看了。沉声道:“这么说地图残本。根本就没有用了?”

  如果是这样地话。他肯定会立刻出手将大河豚击毙。

  “不!当然不是!七先生听我说。”大河豚见米洛奇神色不对。忙摇头解释道。“根据地图可以推测。那古堡所在地该是在怒炎之领地百焰山一带。而具体在什么地方。如何进入。就得六片地图合在一起参考推敲了。”

  米洛奇叹道:“说来终究不是独家之秘!六片地图,至少有六家势力参与进来,嘿嘿……”

  大河豚点头如啄米些惶恐地看着米洛奇,生怕这个强一怒之下就灭了自己。

  “嗯管怎么说,你对我米洛家族的忠诚是值得表彰的。那地图藏在何处来听听吧。”

  米洛奇和颜悦色地看着大河豚,继续道:“你放心里卡多已死,奇恩家族的灭亡最多在七天之内。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谁可以威胁到你了。米洛家族庇佑,就好像高空的太阳一样可靠。”

  大河豚道:“嗯,嗯,我立刻就带你们去。”

  米洛奇摇摇头:“你说就是,我们此行还另有任务,现在还不能陪你去。得另外通知其他人去办这件事。”

  大河豚惶恐道:“这一路逃窜,我脑袋都有些糊涂了。反正就是藏着沿路一处石壁后面,我得沿路看过去,才能找到。”

  这回他说的可是真话,不过米洛奇却是严肃地盯视着他。沉思了良久,才道:“这可就为难了。”

  大河豚忙道:“请七先生放心。小人愿意陪你们先去办事,然后沿路返回去取。那古堡即便要开启,也还没到时机呢。”

  “噢?还有时机?”米洛奇十分奇。

  连丁柯和小花也觉得这事新鲜,竖起耳朵听着。

  “嗯,七先生应该知道,那百焰山一带,常年都是活火山喷期。只有等那火山群暂时寂灭时,才能进入。根据推算,离寂灭期,至少还有大半年呢。”大河豚仔细地解释道。

  米洛奇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咱们先去办事!大半年时间,充裕得很!”

  “嗯,七先生,那咱们上路吧。敢问咱们此行去哪?”大河豚努力把自己塑造成米洛家族的自己人,一副自家人说话的口气。

  “追踪两个人!”米洛奇轻描淡写道。

  “噢?什么人?”大河豚事不关己,话也多起来了。

  “一个少年法师,一个他的随从。几个月前的鹰潭镇出了桩祸事,要调查一下跟他们有没有关系。”

  米洛奇悠然地望着接云山脉的蔚蓝天空,轻轻道:“这接云山脉,一路布了三十多道哨岗,这两个家伙,要穿过这接云山脉,必然是难逃过咱们的眼线。”

  “噢!”大河豚对这事并不关心,应了一句。

  丁柯和小花一怔,米洛家族要找的人,明显就是他们二人。可是鹰潭镇一事,做得那么隐秘,难道是德隆家族和百剑宗出卖了他?

  想想不太可能!这两家势力毕竟也参与了火拼安杜卢家族一役,出卖丁柯,对他们根本没有好处。

  他们当时对好的口风,是要将一切推在屠蛟猎人的名义上。把丁柯置身在此事之外。

  丁柯却不知,并不是走漏了风声。而是鹰潭镇一役,让光明总教廷十分震怒,下令严查。凡是在事那几天在鹰潭镇有活动的人,都会受到照顾。

  在往光明总教廷的信件中,丁柯的“少年法师”形象,被提到过。也是总教廷下令要重点调查的人。

  倒不是说确定了他丁柯参与其事,实是光明教廷做事的严谨风格。任何有嫌的对象,都不会错过。

  那蓝袍法师瞥了一眼里卡多的尸体,问道:“七爷,这人怎么办?”

  “随地处理了,通知家族将利害关系陈述。是否要灭掉奇恩家族,由家族长老团拿决定。”

  米洛奇很干练地交代着一切事宜。

  做完这一切,催动马匹令道:“耽搁了这么久,离会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再不急赶怕要迟到!咱们快些走吧!”

  策马狂奔行人扬长而去。

  丁柯和小花目睹着这一出接着一出的精彩好戏,既惊奇,又觉得刺激。

  小花轻搓着手道:“有趣洛家族也参与进来。目标还是针对咱们来的。”

  “那就来吧!”丁柯口气淡然,接着感慨了一句,“可惜那奇恩家族,真是好没来由的一场灭顶之灾。”

  小花忽然道:“奇恩家族比亚迪领地?”

  “嗯,怎么了?”丁柯随口问了一句,他在思考着米洛家族参与进来之后,这横穿接云山脉一行,怕是更难了。三十多道哨岗,每一道都是致命危险啊。

  “我在想米洛家族和咱们过不去,咱们也破坏一下他们的好事样?”小花嘴角里露出些许得意的微笑。

  “噢

  什么好办法?”丁柯一听到这消息,顿时来了兴头。

  “我在比亚迪领地有个生死交情的朋友许我可以传讯给他,让他预警奇恩家族。如果米洛家族真要对奇恩家族动手等他们的人到了比亚迪领地,现奇恩家族早已撤退,跑个空趟,那结果肯定十分有趣。即便米洛家族不动手,让奇恩家族知道谁杀了里卡多,对米洛家族也是个打击。对不对!”

  丁柯眉开眼笑,拍着大腿叫道:“有这么巧的事?那简直太好了。快点快点!”

  小花也不含糊,立刻利用传识道具,将讯息传给比亚迪领地那位朋友。过不片刻,就收到了回应,对方并没有外出,就在当地。离奇恩家族只有几十里路。接到讯号之后,已经立刻动身。至于奇恩家族信不信他的口讯,那就能保证了。

  丁柯笑道:“里卡多已死,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除非奇恩家族敢拿家族的存亡开玩笑。否则的话,他们肯定会有应对。万一确有其事,岂不等于是坐以待毙,等着米洛家族来收拾?”

  小花点头道:“嗯,实要仔细分析起来,很容易得出正确判断的。奇恩家族如果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那也枉称是比亚迪领地第一家族。”

  做完这一切,两人商议了刻,还是决定继续北上。米洛家族哪怕安排了天罗地网,也无法阻挡他们怒炎之领一行。

  两人也觉得幸,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遇到里卡多追杀大河豚,后面的事根本不可能生。

  别说得知雷丁家族秘遗古堡的息,怕是连米洛家族在寻找他们的消息,也无法得知。

  这么一来,怕是难免撞上米洛家族布下的天罗地网。到时候鹰潭镇的事,以及那个神秘山洞的事情两事并作一事,两人就算插上翅膀,怕也飞不出这接云山脉。

  只要两人不暴露形迹,鹰潭的事还罢了,那个神秘山洞之事,完全可以撇清得干干净净。任谁看到现场一片狼籍,也会怀到他们二人头上。

  一路艰辛跋涉,为了避开米洛家族的线,两人展转迂回,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总算没有将身形暴露出去。

  若不是事先有提防,洞悉了米洛家族的狙击阴谋,这三十多道眼线,确实不容易避开。

  等他们完完全全甩开米洛家族的狙击时,离接云山脉北端,竟已是不远了。越靠边界时,出出入入的人越多,再加上两人走了大半年,从春走到秋季,一路历练,修为的提升也是一日千里。

  而此时的丁柯,凭借星辰之晶的先天优势,法域修炼的步伐更是让小花为之瞠目结舌。短短半年时间,竟从七级初期开始,不断突破,如今已是七级颠峰境界。只差一步,便到八级法王了。

  这一步,看样子也为期不远了。丁柯回想一路过来的艰辛坎坷,也是颇有感慨。八级法王,这可是丁柯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啊。

  十八岁的八级法王,不知道整个星辰大6的修炼史上,总共才出现过多少个?可以确定的是,天阳帝国有史以来柯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让丁柯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出现在接云山脉北端边境的时候,沿路不断有冒险队伍上来搭讪口气亲密。

  起先,丁柯还假装客气地敷衍着,到后来现这一个个搭讪的目的并不那么单纯,问起他们是不是从接云山脉深处出来,沿路有没有遇到过米洛家族的人。

  丁柯矢口否认声称自己并没有深入接云山脉,跟大家一样,只不过是在边境里转悠而已。

  好在这些冒险只是打听消息,看上去并没有多大恶意。见丁柯口风很紧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只得作罢。

  走了一阵,听了一阵,丁柯才明白,在接云山脉北端,关于雷丁家族秘遗古堡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这一批接一批的冒险,在这一带转悠然都带着同一个目的,目标赫然指向这神秘古堡的地图。

  丁柯和小花最初还觉得费解那大河豚的说法。地图总共被分成六份,按说得到这地图的人该主动保密才对。免得到时开启古堡时,引来太多竞争对手。

  可是看眼下这情形,所谓的古堡秘遗,应该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相反,已经成了大路消息。看这一批批冒险,强的弱的,规模大的小的,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看上去都想来碰一碰运气。

  看样子,那古堡的秘密在这北疆一带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这则消息应该是最近几个月才被人为传播出去的。

  这些人不断打听米洛家族的消息,竟难道说,这些冒险已经知道米洛家族获得一份地图残本的消息了?

  两人想到这里,同时笑了起来。是了,肯定是奇恩家族收到消息之后,对米洛家族作出的一个反击。

  这反击虽然不敢公然去帝都找米洛家族的麻烦,但散播小道消息,把矛头指向米洛家族,却是不难。

  眼下这舆论风向,一切果然都按这个趋势展。

  两人知道在这里转悠没有什么益处,仍然向前,打算在接云山脉北端接壤的镇子里歇一晚,然后再作打算。

  足足一年时间,从南到北,不说历经千辛万苦,却也是磨难重重。此时回这几万里路,竟不觉有些沧海桑田的感觉。

  在接云山脉南端,有鹰潭镇。与此相对的,在接云山脉北端,也有一个靠近山脚的镇子,叫作壶桥镇。

  只是一南一北几万里路,风景却是全然不同。在鹰潭镇,景色秀丽,入眼俱是莽莽苍苍的绿色。

  而在这北端,风景又是另一番景象。入眼处黄沙满天,红土一层接着一层,与鹰潭镇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找了一间酒铺坐下,要来美酒。只是这壶桥镇的酒铺,菜肴远不如鹰潭镇那么精致,跟这北疆一样粗犷。

  大块大块的酱牛肉,烤羊腿,一一奉上,吃起来,倒是更加爽快惬意。

  酒足肉饱,丁柯环视了这酒铺一眼,现这酒铺生意并不好,三个伙计都闲在那里,拍苍蝇的也有,街上看女人的也有,托着下巴呆的也有。

  丁柯拍了拍桌子,吸引这三个家伙的注意力。啪一声,拍出一百金币。

  “哥们,这趟打猎,收获不少。今晚上,咱哥俩一定得把这一百金币对付了。你说这小镇子,要花钱也容易啊。”

  小花心领神会,附和道:“有钱还怕没地方花呀。不过咱哥俩进入接云山脉这些日子,似乎外头生了不少事情。不知道这镇子上,有什么消息灵通的人物。打

  消息,这金币嘛,总有人会要的。”

  那三个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走近过来,赔笑道:“二位爷,打听消息,你们不能找别人,就找我们哥几个。这壶桥镇的事,大到整个怒炎之领,小到一个小村寨。没有什么哥几个不知道的。”

  丁柯含笑看着这三人的憨劲,一本正经道:“噢?那你们倒是接云山脉入口一带,怎么有那么多冒险队伍云集,生什么大事了?说人十枚金币。”

  三人听说动动嘴皮子就能捞到十枚金币,忙抢着要说。好在丁柯排忧解难,说人人有份不偏私,这才分了先后顺序,一一道来。

  果然如丁柯所料些人都是为雷丁家族的古堡而来。至于这消息到底从哪得来,这三人却是不得而知了。只说是近几个月来,这则消息就一直在这一带广泛传播。

  问起米洛家族事三人也不避讳什么。

  “大家都说米洛家族得到份地图残本,到底真相如何,没有一个人能确定。”伙计甲道。

  “是啊,就算是的些人也是做白日梦,米洛家族的实力,可不是这些虾兵蟹将能够对付的。”伙计乙倒是把问题看得透彻。

  “哼,米洛家族有什么了不起,想当,咱们怒炎之领那个家族还在有他们米洛家族耀武扬威的时候啊!”伙计丙看样子是个怀旧派。

  听他的口气,显然是雷丁家族。

  丁柯本以为其他两个伙计斥责他想到其他二人也都纷纷点头。

  “可不是么?如果那个家族还在的话,怒领肯定比现在好多了。”

  “唉些陈年旧事,都别提了掉脑袋。”

  原来,在这怒炎之领,虽然四十多年过去,民众对于雷丁家族的缅怀,并没有停止。雷丁家族虽然不在了,但作为精神图腾,却仍然活在当地民众心里。

  “嗯嗯,收起你们这些感慨吧。这不是我的付费项目。下一个问题,关于雷丁家族古堡的地图,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消息吗?记住,不许胡说八道制造假消息,否则倒罚十金币。”

  这个问题,丁柯也只是那么一问,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其实根本没多大指望他们能回答上来。

  真正拥有六份地图残本的人,是绝不可能将之泄露出来的。像米洛家族这种巧取豪夺被揭,纯粹是意外中的意外,还得拜丁柯和小花所赐。

  果然,那三个伙计面面相觑,谁都回答不上。

  便在这时,门外悠然走进一人,脸带微笑道:“不知这个问题值多少金币,如果过一千金币的话,我倒可以提供一条很有价值的消息。”

  这人含笑而入,风度翩翩,好象是丁柯他们阔别了好多年的好友似的。踏步走近,丝毫不客气,坐在桌前,自斟自饮,连喝三杯下去。

  “哈哈,怎么着,不舍得这一千金币?”那人看着丁柯和小花。

  “先,我们只是好奇,随便打听一下。所谓的雷丁家族古堡,是否确有其事且不说,即便真有这事,凭我们这两块料,根本分不了一杯羹,这一千金币完全花得不值。这第二嘛,我们还没傻到随便相信一个从街面上走进来的人。所以呢,这三杯酒算我们请你的,下一杯,却要你自己付钱了。”

  丁柯笑眯眯地望着对方,并不急着答应。万一对方下个套自己钻钻,自己答应得快,岂非告诉对方,自己真的很在意这古堡的消息?

  那人也不着恼,但举到嘴边的酒杯却停下了。嘀咕着道:“看你们二位也不是没钱的人,却这么小气,几杯薄酒,也不大方。算了,看样子我是找错人了,这消息,我找其他人卖去。”

  说完,站起身来,竟真的朝门外走去。一直等他走出门后,丁柯和小花还是头也不回一下。

  那人倒是先沉不住气了,主动掉头走了回来,一**坐了下去。

  “我说,五百金币贱卖给你们了,到底要听还是不听?”

  “两百,一口价,多了没有。”小花终于搭了句腔。

  “再加一点?三百,怎么样?”

  丁柯和小花同时摇头:“不买不买,太贵了。谁知道你是真消息还是假消息?”

  那人叹道:“得了得了,遇到这么吝啬的两个人,也算我点背。两百就两百,咱可说好了,独家消息,不许对外泄露噢。”

  “这个自然,我们可没长一张长舌妇的嘴巴。”丁柯不无讥刺。

  那人也不在意,伸手一摊:“先拿钱来。”

  丁柯点了点头,拿出二百金币,丢在桌上:“”

  那人快如旋风,右手一抓,就把二百金币收入囊中。附耳嘀咕道:“下个月的炎阳城,有人拍卖地图残本,切记切记。这酒铺是教廷眼线,哈哈哈……”

  说完,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这声音凝成线状,连小花那么仔细聆听,都没有听到任何蛛丝马迹,那三个伙计更是一头雾水。

  丁柯大骂道:“王八蛋,骗我!”

  那三个伙计见丁柯怒,忙识趣地走开了。

  丁柯拉着小花,也跟着快步走出店中,一边走,一边骂那个家伙。

  小花见丁柯骂得急,也道那人使诈骗走二百金币,劝道:“算了,那人实力了得,应该是和咱们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由他”

  丁柯一路急走,一直走到偏僻处,才将那人所说的话,对小花说起。小花也是目瞪口呆。他实在想不到,那酒铺竟会是光明教廷的眼线?

  那这个传信的人又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是否认识自己二人?这种种问,让二人很是费解。

  炎阳城,拍卖地图残本?

  这则消息更是真假难辨,小花望着丁柯,等他拿主意。

  丁柯思忖了片刻,点头道:“不管真假,这炎阳城,终究是要去一趟的。咱们就若真有拍卖会,证明这人不是骗咱们。如若没有,此人必是诈我们的。”

  说到这里,丁柯和小花脸色同是一变。

  如若这个人是诈唬他们的,他们这一惊一乍地走出来,已然就是中计了。如果对方就是光明教廷或米洛家族的人。用这样的方式,不是刚好试探出他们的身份吗?否则他们听到这则消息,大可以一笑置之,根本没必要惊惶而走。

  想明白这一节,两人顿时有种危机之感。

  眼下,只能希望这人是友非敌了。否则的话,前景将会十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