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惟我之境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8      字数:21212
  两人连夜离开毒桥镇,一路小心翼翼,直到确定了没有被一点后,才渐渐放慢脚步。

  眼了的局势,越来越显得扑朔迷离了。丁柯不断地琢磨着,到底刚才给自己这情报的人,是敌还是友?

  初步的断,这人至少对自己并无多大恶意。

  试想,如果对方是米洛家族或者教廷走狗的话,那么他们二人绝对不会一路如此畅通无阻。

  对方在试探出他们的身份之后。不可能又这么轻松放任他们离开。以米洛家族的实力,不可能安排不出人手来围歼他们二人。

  这么算来,对方没有恶意是基本可以确定了。

  剩下的问题就是,对方到底什么身份,试探他们又带有何种目的。

  丁柯认为,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对方是朋友,对他们有好感,出于友情警示他们。可是丁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这怒炎之领会有什么朋友。另一种可能就是。对方同样和光明教廷为敌,是不是朋友,还得另说。

  想到这里,丁柯并没有释然的感觉,心头反而越来越沉重。

  小花当然明白丁柯心里的想法。淡淡道:“事情展到这一步,其实也不用多考虑什么了。咱们直奔炎阳城,到时是什么名堂,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丁柯不无懊恼道:“我现在不是担心对方是谁,而是懊悔我毕竟是经验不足。被对方一句话就诈唬出这么多破绽来。对方只提“光明教廷。四个字,我那么大反应,等于是不打自招,告诉别人咱们和光明教廷有仇。”

  这无异于是做贼心虚,如果对方想从他们身上捕捉一些情报,目的绝对是完全达成了。

  这间接是等于告诉对方,接云山脉那件事和他们有关。

  小花倒是看得开:“就当是买个教好了。放心吧,我看那人是友非敌。不然的话,咱们现在已经陷入包围当中,也许已经力战身亡了。

  只要对方不是光明教廷和米洛家族的人,一切都不用担心。”

  丁柯点了点头:“嗯,这两方面倒可以排除了。如果是第三方别有用心的势力,想借此事要挟咱们,空口无凭,也难济事。呵呵,说起来咱们是做贼心虚啊。米洛家族找咱们,无非是为了鹰潭镇安杜路家族的旧帐。接云山脉里的事,神不知鬼不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查到咱们头上来的。”

  两人这么一分析,条理也变得清晰了些,心下渐渐安定。

  小花沉吟了片刻,提议道:“那人说下个月炎阳城会有地图残本拍卖,现在才是月初,到下个月至少还有二十多天。咱们不如找个地方修炼一阵。顺便我也钻研一下温哈特空间戒指里那本黑暗系的古册。我对里边一项秘术十分感兴趣。也许咱们此行用得上呢。”

  “噢?”丁柯听他这么说。也来了兴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秘术应该是黑暗教廷最拿手的“整形易神术”与一般的易容术相毛这门秘术的奥妙在于,不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在相貌,甚至可以连气质都完全改变。”

  小花饶有兴趣地说着,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这是具有无比吸引力的秘术。要知道,作为杀手,他们本身就必须掌握各种各样的易形术,如何伪装自己,如何隐藏自己。这都是大学问。

  而这门《整形易神术》,绝对过了小花以前的能力范畴,对他来说,无异于获得一件珍宝。

  丁柯听小花这么一解释,兴趣更是十足,笑道:“这还真是瞌睡碰上枕头的巧事。咱们正愁身份不好隐藏,看样子,炎阳城一行!会更加有趣。也好,咱们就找个偏僻点、的地方,我也趁机将《龙战于野》第五式天龙啸好好巩固一下。同时领悟一下终极一式的心法。这终极一式的命名,和这门宝石阶秘技完全一样,可见绝对是压箱底的精华之招。嘿嘿,我现在都有些期盼,如果这终极一式全力施展的话,该具有多么夸张的威势!”

  小花很羡慕丁柯,暗叹不愧是雷丁家族的后人。这宝石阶战斗秘技,放在天阳帝国任何一个领地,都必然是炙手可热的功诀。

  他早就听说过雷丁家族的镇家秘诀《升龙诀》是天阳帝国毫无争议的第一功法,里边任何一门秘技。都是法师界人人为之疯狂的绝技。

  而眼前这个少年,身为雷丁家族的后人,又拥有无与伦比的天才之名,加上有真灵液这样的变态灵药作为辅佐,一旦修炼《升龙诀》,绝对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小花现在虽然已经接近九级颠峰的实力,比起遇到了柯前,实力整整提升了一级。可是那时候。以实力而言,硬碰硬的话,他觉得自己可以稳胜丁柯。

  可是眼下,虽然自己实力提升了这么多,反而觉得如果硬扛的话,自己反而大有可能不是丁柯的对手。

  花有此判断,绝不是因为自己成了丁柯的手下,不敢攀比。

  诚然,论等级,丁柯现在离八级法王还差一步。

  如果换作其他人,七级颠峰和接近九级颠峰相比较。根本没有任何悬念,两者之间如果生战斗的话,惟有两个字,那就秒杀。

  可是事情放在丁柯头上,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名义上,丁柯是七级颠峰。可是他的法域境界,却是让辛迪森城主那类十级大高手都要吃惊。其法域的纯净度,绝不是任何一名强者可以比拟的。

  法域空间越纯净,在战斗中。挥的潜能也相对越强。最重要的是,法域空间越纯,修炼的度也必然是越快,所遭遇的法师劫也会相应越轻。

  单单是法域境界方面,丁柯这个名义上的七级,绝不会输给小花这个九级。更何况,丁柯眼下要突破八级,显然很轻松,只不过他想多锻炼一下火候,让自己的法域空间多一些锤炼罢了!

  法域对比小花占不到任何上风。

  那么战斗秘技方面,小花虽然掌握了诸多诡异奇崛的秘术,可是再怎么诡异,再怎么奇崛,和《升龙诀》一比,立刻相形见绌。试问,还有什么秘术,能够让天阳帝国第一秘技压低一头呢?

  法域方面赢不了,秘技方面差距更大。

  论度“糯十出身的小花确实很快,原本可以胜丁柯头。可是丁乐开,装备补充。风凝露赠送的奔狼掠影靴,弥补了度不足的短板。

  哪炮对手是十一级**圣,如果没有相匹配的装备,同样无法追上穿着奔狼掠影靴的丁柯。

  这么一来。度方面小花也自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至于防守。那就更不用提了。丁柯的变态防御能力,小花不知道见识过多少次了。

  小花作为蔷薇刺客出现时,刺杀丁柯,所施展的“食血噬骨,黑玫瑰”哪怕是打在十级法帝身上,只要完全击中,百分百是个死字。

  可是丁柯不但没死,反而只是受了些皮外伤。黑玫瑰的腐蚀性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侵入。

  这让当时的小花百思不得其解。

  在鹰潭镇,丁柯面对安杜路鼎那老家伙的“光明业火咒”号称可以困住十一级法圣的宝石阶咒术,也确实厉害无比,将十级强者雷震困得死死。

  可就是这么变态的咒术,在丁柯面前同样没有效果。丁柯在众目睽睽下,一根长枪,义无返顾地冲进“光明业火”的法术区域内,将施法者安杜路鼎挑于枪下。

  如果没有变态的防御能力,早就被光明业火活活炼成灰烬,更别说枪挑安杜路鼎了。

  这样变态的防御能力,是小花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的。

  不过,接云山脉一行小花也是收获不不但获得了温哈特的“灵玄苍甲”而且还获得了一柄杀伤力极强的魔弓,这大幅度提高了小花的攻防水准。

  各项指标的对比,小花很尴尬地现,自己号称接近九级颠峰的实力,却是样样不如一名七级强者。

  还好,自己和这个少年不再是对头,而是朋友。

  丁柯和小花两人说干就干,立刻找到一个荒僻之处。如法炮制,布下了三四道防御阵法,有了上次在接云工脉的不愉快经历小花这次布下的防御更加具有层次感,也更加坚固。

  丁柯的主要任务,自然是锤炼法域,锻炼火候。争取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巩固一下法域根基,冲破七层狂桔,进入八级**王境界。

  而小花的任务。除了锤炼法域之外,还有钻研《整形易神术》的任务。

  双手平摊在膝前,丁柯连吸十几口之后,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如此不断循环往复。纳天地之灵气进入体内,将一口灼气呼出体外。

  这天地灵气进入体内,被丁柯调入法域之内,提炼成一道道灵力,对法域形成一次又一次的洗礼。

  这是锤炼法域的必经之路,也只有如此,所锻炼出来的火候,才能经得起硬战考验。

  这天,晨曦之光再一次亲吻了大地,丁柯耳边忽然传来阵阵悦耳的鸟鸣之声,一股氤氲的香气沁入丁柯的鼻中。

  本来双眼微闭的小花,忽然睁开眼来。

  这鸟语花香的景象,对于北疆的怒炎之领来说。并不多见。出现这种异兆,很有可能是,,

  想到这里。他不禁朝丁柯那边膘了一眼。心里一阵微颤,果不出自己所料,这兆头,正是丁柯突破的先迹。

  只看到了柯头顶笼革着一股奇异光芒,数一数颜色,竟然有四种。

  就在小花目瞪口呆,心念急转的片刻,丁柯忽然轻啸一声,凌空窜了起来,凝指成刀。凌空急射十几下。

  只听到周围响起阵阵回音,指力刺破虚空引起的摩擦,那声音无比刺耳,如裂帛,如金击。

  “恭喜主人。小花大喜而起,“这种鸟语花香之兆,据说只有渡过第三次法师劫时才会出现。主人居然两级出现,绝对是祥瑞之兆啊。”

  丁柯身影轻飘飘落地,神情十分欢喜。

  小花。突破第七层狂桔并不足喜。我所高兴的是,冥冥之中,我似乎领悟到了“惟我。之境。”

  丁柯的口气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

  “惟我之境?卜花似懂非懂,对于这个概念。他此前并没有听丁柯提到过,不过听上去,应该是主人在修炼《龙战于野》方面获得了实质性突破吧?

  “是的。惟我之境。”丁柯兴奋地解释道,小花,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很期待《龙战于野》终极一式的威力。当时我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了解,而现在,我终于隐隐把握住核心所在了!”

  “核心所在。就是惟我之境么?小花似有所悟;动容问道。

  “没错。就是惟我之境。舍我之外,再无其他。这是《龙战于野》的终极奥义。

  从第一式“黑龙的咆哮,开始,火龙之舞、龙腾虎跃、神龙裂空、天龙啸,直到这终极一式。这六式秘技,都存在一个递进式关系。第一式“黑龙咆哮。和第二式“火龙之舞”只是简单的人与枪两边关系;第三式则多了一层“枪与势,的关系;到了第四式“神龙裂空”则核心又在于“势与地。的关系;第五式“天龙啸。的核心又是“地与天。的关系;沟通天地之间的关系,威力已经十分霸道。然而这些都不是《龙战于野》的终极核心。它的终极奥妙只有两个字一惟我!忘掉枪,忘掉势;忘掉地。望掉天,整个宇雷之中。只有我!”

  丁柯说到这里。双手一拉,星辰之枪已经被他拽在手中,踏动脚步,枪随意动。一边舞一边兴奋地道:“所谓的惟我;就是天地万物一切,莫不为**控。所谓的枪,所谓的势。所谓的地,所谓的天,都为我所有。一举一动,一毫一厘,无不成招。”

  小花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坦白说,他没有听懂。

  不过丁柯并不急着解释,又是笑道:“你看我这一枪,你怎么破?再看这一枪,你怎么破?”

  说话间,他的枪头急转,如同毒蛇吐信,又似蛟龙探龙。神出鬼没,根本没有任何章法,也没有任何迹象可寻,浑然就像是随意舞动似。

  小花吃吃道:“这一枪”这,这根本没有招。这能叫招式吗?”

  丁柯大笑道:“不错小花你也意识到了。这根本没有招,你怎么破呢?”

  “没有招。怎么破?小花喃喃自语,猛然眼前一亮,“我懂了,难道说这刚一兄招的背后。蕴藏的却是丹数可能衍变出来的招。跟随教八刚变化而变化,后制人?。

  “哈哈,你只说对了一半。不是跟随敌人的变化而变化,而是眼中根本没有敌人。任何时候,都只惟我,无论敌人怎么动,最终难逃这一枪之劫。”

  小花毕竟没有练过《龙战于野》,没有前五式的核心奥义作为根基,无论如何也领悟不到这“惟我”境界的核心所在。

  淡淡一笑,也就释怀了。雷丁家族的镇族之宝,号称天阳帝国第一秘技,自己没有雷丁家族血统,领悟不了,是很正常的。

  丁柯见小花面带茫然之色,知道小花的难处,不再解释,一柄星辰之枪舞得如同水银泻地,十分畅快。

  “哈哈,痛快,痛快!”

  这是丁柯自出道以来,在修炼仁途上最为实质的领悟突破,心情自然大感畅快,每笑一声,周围的树叶都是阵阵飘落,煞是好看。

  小花静静地观看着,心里更多了几分期盼。自己这个主人,是否能够重振雷丁家族。小花现在还不敢下结论,但至少可以预见,未来的这段征程,一定会十分有趣。光明教廷的轻松日子。怕是要结束了。

  终于,丁柯的枪势慢慢舒缓下来,凝气收枪,已是满头大汗。再看周围地势,一片混乱狼籍。在他的星辰之枪破坏下,四周已经没有一片完整的地面。

  “小花,《整形易神术》研究得如何了?”丁柯心情大好,问道。

  “幸不辱命。已经掌握。小花在这方面,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天赋。原本以为耍二十多天的时间,没想到只用了一半时间就完成了。

  丁柯喜上加喜。眉梢满是笑意:“好!事不宜迟。虽然这次闭关没有用完预期的时间。不过提前一步准备,总是好的。咱们这就赶往炎队城,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卜花冷静地道,“不过我有个提议

  丁柯道:“你说。”

  “不管怎么样,咱俩的行踪已经不是秘密。既然如此,无论咱们怎么整形易神,如果是两人结伴而行,看在有心人眼里,终究是难逃嫌疑。我的提议是,咱们兵分两路,跟以前一样,你在明。我在暗,彼此呼应,更便于行事。”

  丁柯凝神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小花这个提议很可行。点点头道:“也好,那你打算把我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紫锤冒险队脑,温哈特!”小花慢慢说道。

  丁柯却是大吃一惊:“他?这人,不是死了吗?。

  “没错,正因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模仿他,是最没风险的。况且有了紫锤冒险队的冒险笔记,以及温哈特留下的遗物作为信物,绝不至于露出什么破绽。咱们还可以利用一下紫锤冒险队在怒炎之领的人脉和关系网,何乐而不为?”

  小花的口气充满了悠然的意味。

  丁柯嘴角慢慢浮现出丝丝笑意,赞道:“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却很有创意。就这么定了。最妙的是,除了咱俩。根本没有谁知道紫锤冒险队已经在那神秘山洞里全军覆没。嘿嘿,还好,那黎月和查林士教皇那老神棍通话时,只说有三股势力侵入,没有具体提到紫锤冒险队的名字。这样一来,咱们这个计更加万无一失。”

  小花也微笑道:“最棒的是,温哈特在怒炎之领的位不低。你大可利用他的关系,做一些事情。比如说,你迫切想获得的怒蛟之血

  “怒蛟之血?”丁柯听到这四个字,全身的血液立刻沸腾起来。是啊,这是自己一心渴望获得而至今没有获得的东西。

  那岁寒古莲心如此难得,自己也无意中得到了。惟独这怒蛟之血,倒是至今一无所获。

  “炎阳城拍卖的图残本,一定会有不少屠蛟猎人参与其中。怒蛟之血,大有可能获的。就看温哈特的名气,顶不顶用了。”

  丁柯叹道:“温哈特的各气即使不管用,他留下来的那三亿金币财产也绝对管用

  说到这里,两人相视大笑。

  三天后,通往炎阳城的道路上,已经死亡的紫锤冒险队队长温哈特,再一次出现在城外十里之地。

  通过紫锤冒险队的独家联络方式,早有驻扎在炎阳城的紫锤冒险队成员出来迎接。

  丁柯一人一骑。见对面三名骑士急匆匆迎接过来,一脸的虔诚和崇拜,便知是“自家人”来了,当下也不摆谱,也不过分热忱,表情淡然之中带着几分冷漠。恰好符合温哈特的脾气特点。

  “队长大人!”这三名成员实力都不算很高,为的也才刚刚进入七级而已。

  “特里呢?他怎么没来?”丁柯的口气中带着不悦。

  那三人脸色一变。忙解释道:“队长大人,特里管事本打算亲自前来的,可是他实在不方便,”

  “不方便?”丁柯眉毛上扬,不悦之色更增。这特里只不过是紫锤冒险队在怒炎之领的负责人而已,居然敢找这种破理由来应付紫锤冒险队的一号人物?

  要知道,任免特里负责人职位,只不过是温哈特一句话而已。

  这特里难道这么拽,敢在紫锤冒险队队长面前摆架子不成?

  那三人显然觉到队长的怒气,脸色十分难看,嗫嚅道:“队,,队长,您千万别误会。不是特里管事架子大,而是现在的炎阳城出出入入并不那么方便。我们三个因为身份低微,实力平庸,加上管事大人的交涉,这才得以出城迎接队长大人!”

  “到底怎么回事?。丁柯压抑着怒火,冷然问道。

  “是这样的。大约半个月前,米洛家族大批人马赶到炎阳城,与城主一番交涉后,宣布接管炎阳城的管理权,为期三个月。

  整个炎阳城宣布半戒严状态,松进严出,已经实行半个月了。”

  丁柯点了点头:“米洛家族,又是米洛家族。他们到底在搞什?”

  那三人想搭话。丁柯却摆了摆手:“不用说了。等进了城再说。”

  拍马急奔,向炎阳城方向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