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神魂洗礼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09      字数:21222
  识覆蓄在众块奇异的石碑卜。就像石沉大海似的。没么引波澜。丁柯不甘心,继续催动神识感应,结果还是一次一次地失望。

  丁柯几乎有些绝望,呆呆地注视着这块石碑,心里念头转了千百个。寻思着,如果是这块石碑召唤我到此地,此中肯定有什么蹊跷。如果不是的话,我呆在这里,也找不出任何答案。

  该怎么选择?丁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到达此地。如果就这么离开的话,下次还能不能顺利到达这湖底,他可没有半分把握。那乱流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可是如果在这石碑前徘徊不前,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找线索。

  如果迫菲纳斯大师能够苏醒,帮我解答这个难题就好了。丁柯遇到难题时,难免会想到迫菲纳斯大师。

  想到迪菲纳斯,丁柯猛然想起真灵液。

  想到真灵液,丁柯隐隐觉得自己摒捉到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丁柯顺着这个思路,不断地挖掘着。

  对了!

  丁柯忽然眼睛一亮,想起自己在炼制真灵液时,迫菲纳斯教了他一招,让他将融入自身血液,借用他体内星辰之晶的精华之力,炼制出精华版的真灵液。

  没错,就是血液融入!

  丁柯一拍大腿,脸上写满了兴奋。他现在很有把握,如果自己先前的情绪波动没有出现误差的话,这石碑应该就是产生血脉共鸣的源头。

  既然如此,自己融入血液,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掉转枪头,丁柯的手指在枪刃上轻轻一拉,一条细细的血箭飑射出去,撒在了石碑之上。

  丁柯目不转睛地盯着石碑,观察它一丝一毫的变化。

  石碑上的变化,让丁柯脸上的笑容越浓了。果然如丁柯所料,这石碑受了丁柯的血液之后,整个石碑表层,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如同蜘妹丝般的细细裂痕。随着这薄薄一层裂痕慢慢散开,这块石碑通体现出一片火红之色。

  远远望去,整个石碑就像一团升腾的火焰。不住地窜抖着。

  丁柯努力抑制着激动,目睹着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就是雷丁之魂吗?到底这雷丁之魂有什么深刻的寓意?丁柯静静地等候着,因为他知道,答案就会在后面揭晓。

  石碑表层,火焰状的光芒越浓烈,将丁柯整个人的身影都包裹在内。

  这时候,一道沉浑的声音似从石碑里传出来。

  小辈,你终于来了。八十年了,雷丁家族终于出现一个能引动“雷丁之魂,的子弟吗?”

  石碑之上,隐隐浮动着一个模糊的脸型,却给人无限的威严和震撼。

  丁柯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前辈。您到底是人,还是神灵?”

  嗯?”那石碑里的表情略一迟疑,像是在认真打量着丁柯,“不会错,确实是雷丁家族的血脉!可是你为什么问这么古怪的问题?难道你族中的长者送你下来,没有告诉你“雷丁之魂。的相关信息?”

  显然,对方是被丁柯那个问题搞得一头雾水。按说来到这里的雷丁家族子弟,是不会不知道雷丁之魂的啊。

  如果不知道,又怎么会用血液来唤醒雷丁之魂呢?

  见丁柯迟疑不语,那声音多出几分威严,喝道:小辈,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丁柯两眼微红,哽咽道:“前辈,晚辈来此,全属机缘巧合,完完全全是受情绪波动指引。”

  “噢,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倒不怪你。可是雷丁山那个小子,应该不会这么没眼光啊。能够唤醒雷丁之魂的子弟,百里难挑一个。八十年前,雷丁山完成了这一壮举,此后这么久,再无一人来此。说起来,这雷丁山应该也练到十二级颠峰法皇了吧?”那声音充满了沧桑之感

  八十年前?雷丁山?

  丁柯恍然,原来上一次唤醒“雷丁之魂,的人,却是自己的曾祖雷丁山!八十年的时间不算长,可是对于雷丁家族来说,却是一段不堪回的难堪。盛极一时的雷丁家族,早已是历史灰尘下的记忆了。

  小辈,你的血脉够纯,法域境界也够强大,年纪如此之轻,居然能够唤醒“雷丁之魂”可是你木木呆呆的,却是很不讨人喜欢。看你的年纪,应该是雷丁山曾孙一辈的吧?”

  丁柯没有及时回话,并不是他反应慢,也不是他生性木木呆呆。而是听他提到雷丁家族,勾起了他无限伤感的心事,伤痛之下,无言以对。

  “说话!”那声音厉喝道。

  “前辈,雷丁山是我的曾祖,可是他”他和整个雷丁家族,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说到这里,丁柯也是哽咽不已。

  作为雷丁家族子弟,丁柯最不愿意的就是面对这个事实。

  “什么?”

  对方显然也是被这个惊天消息给震住了,喃喃道:“雷丁家族,已然不存在了?到底怎么回事?”

  丁柯强抑悲痛,一五一十将四十年前那桩旧案陈述了一遍,每说一句,都是一阵阵揪心之痛。

  说到最后,丁柯已是泪如雨下。

  “光明教廷,光明教廷!”石碑里的声音咬牙切齿着,每一个字都带着无穷的仇恨,仿佛要将这愤怒宣泄到世界每一个角落。

  终于,那石碑里的人影恢复了平静,望着前面跪到的丁柯,冷静地道:“那么你如今是怎么想的?”

  丁柯目光坚定,迎了上去,口气如铁:“晚辈已在父亲面前立下重誓,终我一生,哪怕只剩一口气在,也要以打破所罗门狱为己任,以扮倒光明教廷为己任。不死不休!”

  说完,一拳重重砸在身旁一块石头上,鲜血淋漓。

  “好!我雷丁家族哪怕只剩一个独苗,也绝不会向命运低头。这是天授与我雷丁家族的性格。谁违背家族性格,就是违背天意。”

  那声音冷冷说着:“小家伙,你起来,接受“雷丁之魂,的洗礼吧!”

  没等丁柯反应过来,那石碑周身忽然红光窜出,将丁柯全身裹在其中。一道道火热的灵力,来自四面八方,目标准确地朝丁柯的眉心攒射进去。

  丁柯丫溅渴到今身好象被丹数根绳索绑缚着,不断地拉扯着。拽公

  疼痛的感觉让丁柯几乎昏死过去,可是他却始终不一言,不出一句呻吟。他的心神不乱,只因他知道,自己是雷丁家族子弟,这雷丁之魂的洗礼,绝不会害自己。

  持久而绵长的疼痛终于慢慢平息了。丁柯全身无力,像一摊软泥趴在地上。

  “起来”。

  石碑里传来的厉喝,让丁柯连趴着的勇气都没有。虽然全身已经挤不出半分力道,可他还是倔强地撑着双手双脚,努力地让自己的身体竖直起来。

  站着,自己一定要站着,绝不能这么狼狈地趴着。

  一股强烈的信念不断激励着了柯,摇摇摆摆尝试了几十次,丁柯终于勉强站了起来。

  “没错,这就是“雷丁之魂,的洗礼,你现在越感觉疲惫,就证明洗礼越成功。我很欣慰,在你身上表现出来的特质,丝毫不逊色于雷丁山。在洗礼效果上,甚至比雷丁山还出色。因为在你体内所拥有的法域境界,竟是雷丁山当年也远远不及的。小子,你除了练习家族秘技外,应该还另有奇遇吧?”

  丁柯努力抬着头,面对着那石碑,虚弱地点了点头。等他目光停在石碑的时候,却是呆住了。

  原本火焰冲天,光芒四射的石碑,此时居然如同像是一个垂暮老朽一般,黯淡无光,虚弱无比。

  “小子,收起你的奇怪眼神吧!“雷丁之魂。洗礼,便是如此。这攒积了八十年的魂力,已经全部转移到你的法域当中。”

  “八十年的魂力?”丁柯还是一脸的狐疑。

  石碑里那身影无奈地苦笑道:“真是个懵懂的小家伙啊。不过也正因为你这份懵懂,才让你在接受洗礼时,没有任何杂念。毫不客气地说一句,你是雷丁家族历史上接受“雷丁之魂”洗礼最成功的一位。雷丁山练到十二级**皇也许要到六十岁,而你,我根本不敢给出具体年限。但唯一肯定的是,这年限必然在四十岁之前!”

  四只岁之前?

  丁柯是彻底呆住了。即使有星辰之晶改造身体,让他的法域境界和天赋都达到了变态的地步。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四十岁之前可以进入十二级法皇境界。

  在他的修炼计划里,是要在二十八岁练到十级。

  而四十岁的年纪,应该走向年一级**圣动冲击的黄金阶段,至于十二级法皇,他可从没那么乐观。

  “怎么,你不信?”那声音虽然极其虚弱,却是充满了傲气,“你知道什么是雷丁之魂吗?”

  丁柯很诚实地摇了摇头,一副“请指教”的表情。

  “唉!”那声音长长叹了口气,“雷丁家族覆灭,雷丁山身殉家族,也难怪你不知道。所谓的雷丁之魂,是雷丁家族第一代族长,在突破十二层狂捞,渡过四次法师劫之后,进入另一个位面之前,在这大离火湖底建立的一个封印法术。

  而我,则是守护这个法术的神魂!”

  “第四次法师劫?另一个位面?”

  “不错,正是如此。这个封印法术,便叫“雷丁之魂”从第一代族长开始,每一代族长在他即将身死之时,都会来到此地,将神魂之力送入到这石碑当中,哺育“雷丁之魂”。雷丁山是死了,否则他到临终之前,也必须来此献上神魂。这是雷丁家族三大终极秘密之一!”

  丁柯隐隐约约懂得了些什么。原来这石碑里,蕴涵了历代雷丁族长的神魂之力,然后以这神魂之力,又渡给雷丁家族当中天赋杰出的子弟,给予洗礼,提升其天赋。

  说白了,这就是移花接木的法子。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雷丁家族能屹立星辰大6千年不倒。

  这“雷丁之魂”显然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试想,每一代雷丁族长,都将神魂封印在此,经过无尽的累积和融合,这“雷丁之魂”的魂力自然是水涨船高。

  更可怕的是,这“雷丁之魂”。的魂力渡过一人之后,给予一段时间的恢复,就能自动复原,从一定程度上讲,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而丁柯这次,离上次雷丁让洗礼之后,过了足足八十年。这神魂之力更是强大异常,透过封印之力还能影响到大离火湖上面的丁柯,引动他的情绪波动,足见这神魂之力膨胀到何等地步!

  再加上丁柯体内法域本就空前强大纯净,如此一来,洗礼的效果可冉说是胜过了雷丁山数倍之多。

  也正因此,洗礼的过程才会让丁柯所承受的痛苦比先人更胜十倍。这也就无怪丁柯为什么会在洗礼之后,连站稳在地的力气都欠奉了。

  这神魂之力,与法域是相同的。神魂之力越高,在修炼时,对境界的领悟也就相对越强越灵敏。

  打个比方,丁柯在领悟“惟我之境”时,曾花费了无数心血,耗费了无数神识在冥想方面。

  那就是因为他的神魂之力还不够强,神识不够强大。如果换作洗礼之后的他神魂境界,领悟“惟我之境”所需要的时间和心血,估计最多是之前的三分之一。

  不为别的,就为雷丁家族这些世代代的神魂积累。

  这也是雷丁之魂的终极奥秘!

  更为神奇的是,这神魂之力越是强大,对于法域境界的锤炼也同样越有益处。

  “小子,现在你该领悟到,为什么我会对你如此有信心吧?”那声音傲然道,“虽然,雷丁家族已经覆灭,可是雷丁家族的灵魂,却没有灭绝。只要灵魂还在,雷丁家族就不会烟消云散!记住,雷丁家族性格就是永不屈服!哼哼,什么光明教廷,什么米洛家族,我现在以家族长者的身份命令你,去摧毁他们,消灭他们,重振雷丁家族!”

  这声音说到最后,已是声色疾利。

  雷丁家族的灵魂还在,雷丁家族的精神永远不死!

  丁柯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感受着雷丁家族的伟大精神,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以雷丁家族子弟的身份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将光明教廷连根拔起,将他们欠雷丁家族的帐,一笔一笔算清!”

  “好,这才是我雷丁家族子弟应有浇双!雷丁柯南,呵呵。雷丁家族的历史卜。注定会有你公,以※笔。好好努力吧!一时的得失不算什么,雷丁家族被覆灭也不算什么。你记住,只要雷丁家族三大终极秘密还在,我们底牌就在!”

  丁柯再一次听他提到“三大终极秘密”不禁问道:“前辈,除了这“雷丁之魂,外,还有两大终极秘密是什么?”

  “嗯,不瞒你说,这三大终极秘密中,我也只知道两个。包括历代族长在内,也都只知道两个。最终极的那一个,即便是族长,也无法得知。据说只有突破十二级的狂结,渡过四次法师劫,进入另一个。位面之前,才能知晓。而历代族长中,只有第一位族长才练到那个层次。”

  这声音说到这里,也是充满了愕怅。

  丁柯暗暗感叹雷丁家族真是人才辈出。他有这么多的奇遇,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渡过四次法师劫。可是自己的第一代先辈,居然可以练到十二级颠峰!这是何等耀眼的存在啊!

  十二级**皇,在如今的星辰大6,已经是寥寥无几。据说总数不会过五人,更为准确的情报应该只有三名。

  而这三名当中,最高也只不过是成熟期的法皇。也就是说,在现今的星辰大6,还没有哪位强者,达到了颠峰法皇的至高修为。

  没有达到十二级颠峰法皇,自然也就谈不上第四次法师劫了。

  伟大如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的教皇,也无法修炼到颠峰之境,可见这修炼一事,到了最后是何等艰难之局。

  可是自己的祖先,却练到了那个层次,而且还成功渡过第四次法师劫。这份荣耀,属于雷丁家族!

  丁柯感到十分骄傲,同时也暗暗有了努力的方向。说到底,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啊。

  如果自己真能练到颠峰法皇的地步,整个星辰大6,不是予取予求吗?什么光明教廷,什么米洛家族!直接杀上门去报仇。

  可是,这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憧憬。并不说它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可是离那一步,丁柯很清楚,自己还需要付出很多很多。

  也许,自己付出了很多之后,同样达不到那个层次。然而,丁柯绝不后悔。因为,他已经别无选择!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丁柯的目光再度妾得异常坚定。抬起头来,沉着地问道:“前辈,请问三大终极秘密当中,另外一个您知道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另一个秘密,哈哈”那声音忽然变得十分苦涩,“另一个秘密就是,雷丁家族拥有一头守护灵兽!一头可以进阶的守护灵兽!”

  “守护灵兽?”丁柯有些迷惑,在这个大6上,拥有召唤兽的灵法师,所在多是。如果仅仅是拥有守护灵兽,并不是什么希奇的事。

  “不错,那是一头拥有神兽血种,可以不断进化的灵兽。可惜,雷丁山终究还是境界不够,无法和守护神兽形成血脉共鸣的融合关系。否则当日教廷侵入之时,这头守护兽如果能及时赶到,也许局面就是另外一种了。”

  “前辈,那头守护兽,很厉害吗?”丁柯期期艾艾问道。

  “厉害?一头有可能是十二级的灵兽,你说厉害不厉害?虽然我不确定它是否进阶到十二层,可是即便他才十一级颠峰,面对人类的十二级法皇,也绝对有一战之力!如果它进入了十二级,那么人类世界上,大概也只有颠峰法皇可以与之抗衡了。等它一旦进入到十二级颠峰,人类世界它是绝对的无敌。”

  丁柯倒吸一口冷气,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守护兽?在枪花阁组织里,丁柯一直很好学,读过很多典籍。知道灵兽和人类的关系十分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敌对关系。

  人类对灵兽的猎杀,自有史以来,几乎就没断绝过。

  而灵兽肆虐人类世界,大肆进攻人类城堡的疯狂举动。历史上也有不少记载。这些都不希奇。

  然而,在敌对的关系之外,人类与灵兽之间,也存在一门奇妙的合作关系。比如契约关系,比如主仆关系。

  一般强大的灵法师,都具备召唤灵兽的能力。可是这召唤的条件,也是十分苛刻的。除了灵法师需要向对方提供足够的诱惑之外,还必须掌握足够的兽语,同时答应各种苛刻的条件。

  然而,当契约建立之后,这种关系还是相当牢靠的。

  只不过,一般人类的召唤法师,所能召唤的灵兽,等级都要比法师本身要低一级。比如说,一名十级灵法师,最多只能召唤九级的灵兽。

  同等级的灵兽,基本不可能被召唤。除非你有逆天手段。

  “前辈,那头守护灵兽,与我们雷丁家族,签定了契约的吗?如果签订了契约,为什么在雷丁家族最危急的时候,曾祖大人为什么不召唤它前来助阵?”丁柯疑问重重地问。

  “不,守护灵兽和雷丁家族没有契约关系。可是它与家族之间,却胜过契约关系百倍。因为这头灵兽,曾经融合了雷丁家族的血脉,也曾经受过“雷丁之魂,的洗礼!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根本就是雷丁家族的一员!”

  啊?”丁柯万没想到,这守护灵兽居然和雷丁家族的关系如此密切!

  “哼,若非如此,又怎称得上是雷丁家族三大终极秘密之一?”

  丁柯默默咀嚼着这番话,随即又问:“难道要召唤这头守护灵兽,必须拥有很强的境界吗?据我所知,我曾祖雷丁山,本身修为已是十二级**皇。以他的境界,难道还无法召唤守护兽?那它的境界岂非比我曾祖还高?”

  “这却未必。如果是在常态下,守护灵兽根本不需要召唤,一旦感应到家族灾难,它会自动回来。但如果它是在潜伏期,那就麻烦了。除非利用“神魂惊动,**,才能将它从潜伏沉睡中唤醒。想必雷丁山被围攻之时,已经无暇施展这门术法,而这守护灵兽也正是在潜伏期里,”

  丁柯忽然觉得有种荒诞之感,雷丁家族的命运,居然就因为这守护灵兽在潜伏期里而彻底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