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九死一生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0      字数:21336
  头其是仇黑狼夫妇,都是心有余怪地望着那深渊。他仰滞尔…是有心抢这先机,却被火狂舞抢了先。

  倘若真被自己抢到,这时候跌下深渊的,就不是火狂舞了。

  可恶,实在太可恶了!

  连这种事都要做手脚,到底考验什么啊?人品?还是其他什么?那紫锤冒险队两个人都安全着6,为什么偏偏火狂舞出事?

  其他人陷入两难,想跳,又不敢跳。可是不跳,却心有不甘,眼见紫锤冒险队两人都已经乘鸟而去。抢的先机了。

  刚才那声音也说了,得宝藏者,需要尖力、智慧和信念。人家敢先跳下去,这信念方面就已经胜了一筹。

  再犹豫不决的话,可别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想到这里,仇黑狼的匪徒本性暴露出来,叫道:“大家不跳,我先跳好了。婆娘,要不你我一起跳?”

  黑狼婆不是没头脑的人,知道在留在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等这大厅一毁,还不是陪葬的结局?

  横竖都是一个。死,如果运气太差,跳到深渊下去上不来,那也是同名鸳鸯,两夫妻死在一起,也值了!

  这么一想,心领袖会地点了点头:“我们一起跳。”

  这两人说干就干,双双越上窗台,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这回却没有意外生,两只火色巨鸟及时出现,将两人托出,也很顺利地朝对面送去。

  这可就让人搞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没事,偏偏火狂舞有事?

  厉无邪哈哈一笑,问火灵舞道:“灵舞小姐是要先行一步,还是殿后呢?”

  火灵舞咬着银牙道:“既然厉前辈这样问,灵舞就斗胆占你个先了。”说着,也跟着往下跳去。

  仍旧是安然无恙。

  厉无邪和红杏儿再无疑虑,也纷纷跳下去。最后的结局都是安全抵达目的地。

  差只差火狂舞一个人。

  就在这几人都到达对面时,大家惊奇地现,最先到达的紫锤冒险队两人已经不见了。

  除了丁柯俩人外,其他人最先到的是仇黑狼夫妇。他们惊奇地望着四周,不无奇怪地道:“真是邪门。这两人也就快我们一会儿工夫,怎么就不见了呢?”

  见到其他人都安然过来,黑狼婆也不禁疑问:“狂舞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安全过来,偏偏他出事?”

  火灵舞对此也很无语,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厉无邪最后赶到,却道:“我记得好象那个声音出现后,火狂舞曾经爆了一句粗口,打断了对方。莫不是因为这个缘故?”

  姜还是老得辣,听他这么一说。大家仔细回头想想,似乎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当时火狂舞确实吼了一句不太文雅的话。难道真是因为这个遭到报复?想到这里,大家都不免在心里打起了寒战。

  一句话不投对方胃口,就遭到这等重罚,这地方果然是够邪门啊。

  便在这时,先前那声音再一次如同鬼魅般出现了。

  “各位,看到了吧?横在你们面前的,有九个洞穴。每个洞穴的尽头都有一条隧道,通往古堡的正确方向。只不过。这些洞穴的难度各不一样。现在,你们就各凭运气,自己挑选洞穴吧。希望你们各位好运,哈哈哈。”

  又是一串肆意的大笑,就像一个猎人戏弄着他的猎物一样疯狂。

  仇黑狼忍不住道:“敢问这位前辈。和那秘遗古堡到底有什么关系?先前的话,能否兑现?”

  这话一说出来,黑狼婆脸色一变。忙用眼神制止他,却是有些晚了。

  从火狂舞的经历看,打断对方的后果是很危险的。

  “呵呵,那婆娘,你别丢什么眼色了。放心吧,你男人这个问题不会引起本人的不快。那火狂舞蠢就蠢在不该在本人面前爆粗口。所以让他吃点小苦头。倒也不至于死。

  只不过要吃些皮肉之苦而已。”

  听到这么说,黑狼婆脸色稍微和悦了一些。

  红杏儿忽然媚笑道:“那么请问前辈,这秘遗古堡是由您掌控的吗?”

  “可以这么说,但我也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你们进来的八个人当丰。会有一个人成为最终的成功者。这一点绝不会有假。就看你们各自的运气了。”

  这个回答总算比较和颜悦色,让大家心头都稍微松了一些。

  火灵舞听说火狂舞没有死,心事也放了下来,却问道:“那么紫锤冒险队的两人,已经选择了洞穴了吗?”

  “噢?你说最先到达的两人吗?不错,他们已经进入洞穴了。为了表彰他们的勇气和决心,他们进入的洞穴是难度最低的。相信我这么做。大家不会有意见吧?这是公平原则!如果你们接下去一关表现好,也会有类似表彰的!”

  这下大家都开始后悔了。失策啊,果然是失策。被紫锤冒险队占了先机。不就往下一跳吗?为什么那时候偏偏没有勇气抢个第一呢?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吃。

  “好了,洞口就在你们眼前,快点挑选吧。无谓浪费时间是不聪明的行为。如果你们运气好,所选的洞穴和那两人一样,也是有可能的。九分之一的概率,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运气!”

  说完,这声音又凭空消失,再无一语。

  场中无人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红杏儿嘿嘿一笑:“老大,咱们北疆六邪,有六字,就选第六个洞口吧!”

  在无法得知真相前,选哪一个洞口都是赌博。厉无邪当然不会反对。也不浪费时间,快地钻入洞口当中。

  仇黑狼无奈地对火灵舞耸耸肩:“灵舞姑娘,咱们是做一路呢?还是各走各的?”

  到了这时候,要不要走一道,其实已经无足轻重了。

  火灵舞淡淡道:“你们先走吧,我等等。看看狂舞会不会上来。”

  仇黑狼夫妇也不客气,选了一个洞口,也跟着进去了。

  无谓浪费时间是不聪明的行为。这条警告现在成了大家心头的金科玉律,都是争分夺秒,不肯再磨蹭一下。

  火灵舞轻轻一叹,一股无力感油然生起。且到这步,她原生在百焰山修炼的优势凡经荡然矛存瓦※

  这些神奇的地方,她以前同样没有接触过。

  眼看仇黑狼夫妇义无返顾地弃她而去,原先的盟约也变成一个笑话。火灵舞不禁从心里产生一个疑问。

  到底这次探险活动,值不值得?

  与此同时,在车焰山深处某个。神秘之地。

  一个浑身火色的男人,雄伟地立在一座石台前,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霸气。在他身边,赫然有两个人恭身站立着。

  若是有怒炎之领的人,定会认出这两人其中的一个,赫然就是炎阳城的城主赤云霞大人。

  此时他和另外一个女子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而是表情恭顺地望着那位红袍人。

  那女子自然是星罗商会的代表律云梦,也就是拿波伦的小姨。这两师兄妹实力强横,但在这红袍人面前,却像个小孩一样毕恭毕敬。

  “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啊。”

  如果丁柯和厉无邪等人听到这声音。必然会认出这个声音,赫然就是大厅里话的那个神秘声音。

  “火尊大人英明。”赤云霞由衷赞道。

  那红袍人悠然笑道:“云霞,我知道你这句话是奉承,不是自肺腑的赞叹。对不对?”

  赤云霞一脸仓皇,忙解释道:“晚辈绝不敢在火尊大人面前撒谎。”

  火尊大人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自己却是说道:“你的心思,我却明白。云梦的心思,我也明白。换作是你们的老师站在这里,有这般想法,少不得要吃我一记耳光。不过你们是他的徒弟,陪伴我的日子不多,不知我性格,却不怪你们。我这个人,最不喜欢阳奉阴违。”

  赤云霞忙誓道:“晚辈受老师教诲,今生不惜一切代价侍奉火尊大人,绝不敢有任何阳奉阴违。”

  律云梦也有些惶恐,表情不自然起来,却也义无返顾道:“晚辈的想法与师兄一样,绝不敢辜负老师的教导。”

  他两人的老师,早年侍奉这火尊大人,可算是火尊大人的童子。而这二人与火尊大人相比,则是徒孙一辈的人了。

  “罢了,我不是说你们有不忠之心。在我门下,有人不忠必然是死路一条。我所指的阳奉阴违,只是念头上的。尤其是云梦,必然认为我这么多年经营之事,太过飘渺。根本不可能实现,对也不对?”

  律云梦大吃一惊,脸色却更加惶恐了。这个想法她确实有,而且在师兄赤云霞面前也表露过,为此师兄还教过她一顿。

  但这终归只是女子性格柔软和多疑的一面,在骨子里,她对老师所在的师门还是很忠心的。

  赤云霞忙开脱道:“火尊大人,请相信晚辈,师妹对火尊大人,也绝不敢有二心。这一点晚辈可以拿人头担保。”

  “哈哈,也别说得这么严重。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有这么一个念头,也难怪你们。毕竟雷丁家族毁了这么多年,教廷的气焰却越来越盛,想翻盘,确实难度不”火尊大人淡然说道,“不过这件事,你们总有看到结局的那一天。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睁开眼睛。看着这精彩的一幕上演吧!”

  这通话颇有些没头没脑,赤云霞和律云梦都有些没明白过来。

  红袍人却是微笑道:“你们现在不懂没关系,马上就会懂了。我只告诉你们,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时机成熟?赤云霞有些呆住了,不无疑惑。

  这次进入秘遗古堡的人,都是他赤云霞听过名头的。根本不可能有雷丁家族的血脉在内。火尊大人的时机成熟,却是指什么?

  北疆六邪,自然不会是雷丁家族的人;火舞部落更和雷丁家族半点关系没有!仇黑狼夫妇,那也天差的远。紫锤冒险队?温哈特也没听说和雷丁家族有什么关系。

  至于米洛家族和郡主教的人,那就更不用想了。

  “哈哈,想不明白也没关系。这一路的行程,你们都通过我这显像石镜上看到了。我来问你们,米洛家族和郡主教他们几个,为什么会被狙击?为什么会全军覆灭?”红袍人饶有趣味地问。

  赤云霞和律云梦,在丁柯他们出前,还在炎阳城。之所以能先一步来到这里,自然是通过其他捷径传送到此处来。

  正因为捷足先登,因此通过那面神奇的“显像石镜”可以全程观看前来探险的所有过程。

  对于米洛家族和邓主教被人狙击一事,也是亲眼目睹。

  赤云霞毕竟是一城之主,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分析道:“这批狙击他们的人,实力很了得。关键的是,他们的狙击很有针对性,也似乎是掐准了米洛家族他们的线路。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有内应。”

  红袍人大赞道:“不错,你这分析很有道理!那么你觉得,就后来活着的八个人中,有谁比较像内应呢?”

  赤云霞如实道:“起初我觉的厉无邪很像是内应,因为他走得最前。可是他们到达三岔路口的战场时。并没有参战,而是直接路过。所以他们应该是没有嫌疑的。”

  “不错,厉无邪虽然实力不错。这么老居然还隐隐有突破到十一级的潜力,让我有些吃惊。不过这人毕竟为人谨慎,很难有这魄力干这等大事。他确实不是内应。”红袍人笑道。

  赤云霞见自己的见解得到认同,而火尊大人的眼神显然是鼓励自己说下去,当下斗胆继续说道:“厉无邪过去之后,火舞部落和黑狼塞的人,也曾被我怀疑我。尤其是那火灵舞还特意绕回去查看战况。当时我几乎怀疑她是内应。因为她本人还在百焰山修行,这更加坚定我的想法。可是后来想想,这火灵舞如果真是内应,没理由一个人回去啊。”

  律云梦异到这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了。

  忍不住道:“师兄,照你这么说,内应岂非就是紫锤冒险队的温哈特了?”

  赤云霞微笑道:“百分百的。就是这温哈特。你没看他到达战场时。一直不肯离去,蓄势那么久,最后还动了攻击。如果不是…刃入战团,那垂教和米洛弄他们也不今死。只是让我刚是。这温哈特一直没看出来,居然有这魄力和胆识。”

  虽然事实摆在面前,可是律云梦却还是难以相信。她太清楚这里边的情况了。这温哈特根本不是真货。

  自己亲手把那份地图残本交在他手里,还得了丁柯的真灵液,岂会不晓得这里边的猫腻?

  一个二十岁的新兴法师,胆子再大。也不应该大到这地步啊。

  红袍人洞若观火,见律云梦表情有些古怪,问道:“怎么?云梦似乎有些话要说。这温哈特,莫非还有什么玄机?嗯,我记得他是最后一个得到地图残本的。还是你亲手交给他的,对不对?”

  最后三个字说出来,口气带着几分严厉。律云梦心里一慌,平素急智颇多的她,在火尊大人面前,竟是一句谎话都说不出来。

  “云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赤云霞也现了其中疑点。

  到了这一步,律云梦想拒绝回答都难。当下只能将丁柯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只是对那真灵液一事,避开未谈。

  火尊大人哈哈大笑:“有趣。有趣啊!”

  赤云霞也是愣在当场:“这”这温哈特,竟是你说的那个丁柯冒充的?这,,真是从何说起啊?师妹,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火尊大人却道:“不会错,绝不会错!如果他是温哈特,我反而觉得奇怪了。温哈特是什么东西啊?凭他也配拥有雷丁家族的血脉?”

  这话一说出来,赤云霞和律云梦都愣住了。

  “雷丁家族的血脉?”两人同时道。

  “没错,这温哈特刚进入我的领域当中,我便清楚地把握住这一点了。他不但拥有雷丁家族的血脉,而且还受了“雷丁之魂,的洗礼!云霞,云梦,现在你们该知道,为什么我会说,时机已经成熟了!”

  火尊大人意气风,口气当中充满了得意和愉悦。

  赤云霞却是喃喃道:“可是那丁柯,不是大西索科领地的土著吗?他的个人资料,一直都很明确无误。乃是大西索科领地加罗城乡下一个小镇的居民,幼时被枪花阁法师组织挖掘,被青树生一手提拔风头很盛。不过这履历再辉煌,也就是这些了。跟雷丁家族一南一北”

  火尊大人却丝毫不在意他这些无聊的考据资料,而是悠然说道:“资料和情报,都可以造假。惟独造不了假的,是血脉!”

  这话再明白不过,也再有说服力不过。无论多么铁证如山,总没有血脉这么真实!

  尤其是雷丁家族这种独一无二的血脉,那是任何人都造不了假的。包括无所不能的光明教廷!

  律云梦却是喃喃道:“丁柯,他是雷丁家族的血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真想不到啊。”

  火尊大人笑道:“云梦,你平时鬼灵精怪,却没想到这小子还跟你隐藏了这一手吧?”

  律云梦回头想想,确实如此啊。当时自己还为揭穿他的本来面目沾沾自喜,甚至还以一副长者的口气劝他放弃这秘遗古堡的冒险。

  现在想想,这丁柯肯定知道他自己的身份,而且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其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雷丁家族的秘遗古堡!

  这小子,不简单啊!

  律云梦想到这里,虽然微微觉得有些羞恼,却很难责怪丁柯什么。毕竟站在丁柯的角度上看,那样做也无可非议。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谁会傻到将自己雷丁家族血脉的身份暴露出去?

  当律云梦将当天的情形详细地说了一遍,连火尊大人也忍不住为丁柯的表现喝彩了。

  赤云霞更是由衷佩服:“这小子。果然是不简单,他那个帮手,也不简单!现在看来,所有一连串的事情。都有他的因素在里边啊。从接云山脉南端的鹰潭镇,安杜卢家族覆灭开始。一直到米洛家族大动干戈进入接云山脉追捕,虽然具体为了什么原因暂时还不清楚,但肯定也是有什么大事生。否则米洛家族绝不会动那么大的阵势。而他,也不知用什么手段,居然能将紫锤冒险队的人说服,冒充紫锤冒险队的身份,成功突围接云山脉,进入怒炎之领,得到地图残本,连北疆六邪都甘愿为他们当托”这一系列的活动,哪一件都是大手笔。真难想象是一个二十岁的人所能策利出来!”

  火尊大人却是绝对的血脉推崇者。对赤云霞这一通感慨并无多少共鸣。而是淡淡说道:“别人家的孩子自然没有这么出色,他是雷丁家族的子弟,那就另说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觉得希奇。他要是做不到这些,反而不配做雷丁家族子弟了。”

  赤云霞早摸清火尊大人脾气,自然是唯唯诺诺。

  律云梦道:“这么算来,丁柯手下已经掌握了不少人手。在鹰潭镇。有一支屠蛟猎人队伍,既然肯承担覆灭安杜卢家族的罪名,肯定是受了丁柯的大恩惠,甚至说已经被丁柯掌控。还有这次伏击郡主教的人手。至于北疆六邪肯为丁柯做托,这个不难理解。因为丁柯手头有那种神奇的灵液。倒是他们在接云山脉里头到底做了什么,却是让人不解。不过这事迟早也会有风声传出来的。”

  火尊大人笑道:“不管是什么事情,肯定是对教廷或者米洛家族不利的。这对于咱们来说,就是好事。别急,等这孩子闯到最后一关,所以的疑问不就解开了吗?至于紫锤冒险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要么已经接受了他的收编,要么已经不存于世了。只有这两种可能!”

  赤云霞和律云梦对视一眼,同时产生一种后浪推前浪的感觉。

  后可畏啊!

  紫锤冒险队,北疆六邪,以及伏击邓主教的那批人,哪一批是好对付的主?没想到却被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玩弄股掌。

  难怪火尊大人会这么开心,这么得意。雷丁家族这位血脉拥有者。看来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