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最后一关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0      字数:22248
  许戏到了众步。很多事情其实凡经可以看到结局。胸轿罚心有。有且只有一个人,自然就是丁柯了。

  而其他人,无论是即将强大的厉无邪,还是凶悍的黑狼盗,又或者是年少有为的火灵舞,都注定是配角。

  现在唯一的疑问就是,火尊大人会怎么处理这些配角。是全数处死?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

  以火尊大人的手腕,似乎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赤云霞偷偷瞥了火尊大人一眼,见他表情带着些许古怪微笑,却不知在考虑着些什么。从他表情完全可以看出,他老人家一定在计划着某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否则绝不会有这种笑容出现的。

  “丁柯,丁柯。名字里边这个丁字,更加明显地告诉我们,这是雷丁家族的血脉啊。”火尊大人忽然感慨一句。

  随即咧嘴笑道:“还有两只大老鼠在外面,这里有六种老鼠。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丁柯这小子,倒是不错的主意嘛。”

  怎么又扯到老鼠头上了?赤云霞一头雾水。

  火尊大人笑道:“云霞,早先,米洛家族那个十一级的法圣,明明已经迫近他们那群人,为什么会退开?你还记得吗?”

  赤云霞如实道:“当时不是温哈噢,不,是丁柯威胁说要撕毁地图吗?然后仇黑狼吼了一句说有人要毁掉地图了。这才将那米洛逆天逼走的吗?”

  火尊大人悠然笑道:“不错。可是逼走了之后,为什么他却一去不返呢?为什么米洛家族和郡主教被人围攻狙击,他始终没赶上来呢?按道理以他的度和感应力,即使救不了第一拨,事后也该赶到了啊。”

  这却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别说赤云霞和律云梦没搞清楚,丁柯和厉无邪等人其实心里也有这桩疑问。

  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件么米洛逆天会突然消失了,不再跟上来了。

  “这”这里边难道还有什么原因?”赤云霞不禁一愣。

  他们通过“显像石镜”可以看到了柯等人的进度,却无暇无关注米洛逆天退开后干了些什么。

  难道火尊大人知道?

  看火尊大人的表情,从容自如,看样子没准还真是知道一些情况。

  “其实很简单,米洛逆天不是找不到路,也不是不想赶过来。他比谁都急着得到这秘遗古堡。这是一个强者想变得更强的应有之心。可惜。他走不开。”

  火尊大人微笑说着,不无感慨的道:“你们没想到吧?进入百焰工。的十一级法圣,除了米洛逆天外,还另有一人。”

  “还有一人?那会是谁?”赤云霞这一惊吃得不

  “具体是谁,我没见过。怎会知道?”火尊大人道,“不过在我百焰山范围内,只要有强者进入,绝不可能避开我的神识覆盖。除非他有逆天道具,可以隐藏自己的神识。隐藏到让我也无法捕捉的地步。可是这样的道具,又有几件哟?。

  律云梦却是嘀咕道:“天阳帝国总共就是八名**圣。米洛家族就占了三个”还有其他两大家族各有一个,这就五个了。

  另外帝都一级教廷的卡夫卡大主教占一个名额,皇室占了一个,加起来就七个了。来的人,也许是剩下那名一直不具知名度的法圣吧?那人据说一直隐居在怒炎之领?”

  “嘿嘿,不管他是谁,进了我的的盘,就是老鼠。在我的地盘内。就得由我说了算。”

  火尊大人舔了舔舌头,忽然正色道:“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我要出去片刻将这两只大老鼠抓来先。他们打了那么久,也该累了。还有,等厉无邪和火灵舞等人进入迷幻空间时,你们立刻开启迷幻大阵,先将他们放倒再说。至于丁柯他们,也不要放水,该怎样还怎样。不到生死之间,绝不能放水!”

  “是!”赤云霞忙表态道。

  律云梦却好奇问道:“火尊大人这是要去抓米洛逆天他们?。

  “没错!”火尊大人怪异一笑,“米洛逆天是一份厚礼,要送给丁柯的。另外一个**圣,就赐一个傀儡身份给他,也算一份礼物吧?这两份礼物如果还不够。厉无邪,火灵舞这些人,都可以塑造成傀儡啊。”

  火尊大人的口气轻飘飘的,让赤云霞和律云梦听得那是心惊肉跳。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些人的命运将是如何收场了。

  在十二级**皇面前,他们有反抗的资本吗?绝对没有!

  火尊大人一声长笑中,身影化虚,消失在当场。

  赤云霞感叹道:“火尊大人的手段,真走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境界了啊!”

  律云梦深以为然,也是佩服不已。

  却说丁柯被送进最容易的洞穴当中,很快就突破了关卡。走了一阵。来到一座华丽的宫殿前。

  这宫殿造型古朴,却处处透着不凡之处。

  “这不会就是那秘遗古堡了吧?”丁柯笑道。

  小花摇头道:“不像!如果这么容易就到达秘遗古堡,我到要怀疑这古堡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了。”

  两人此时自然还不晓得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定下了,在那宫殿徘徊片刻。见到了一处巨大的入口,往下建着很华丽的阶梯。

  除了这阶梯之外,再无其他的出口。两人又转了几圈,都确定下来。这应该是唯一的出路了。

  两人原本还想等等,看看那声音会否还有其他指示,等了片刻没等到,相视笑了笑,朝那台阶往下走去。

  这台阶不断往下延伸,比先前那盘山路还要绵长,还要曲折。到了这里,原先的地图早已经到头,根本没有更多的记载。

  也就是说,接下去的路,全靠摸索和那时有时无的提醒。

  正因为没有地图,两人更加不敢掉以轻心。一路小心翼翼,顺着那盘旋而下的台阶不断往下走去。

  丁柯到此玄心里信念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既然这地方真有秘遗古堡,他不信自己作为雷丁家族子弟,会在这里饮恨!他也绝不甘心成为最后的失败者,看着别人挖取秘遗古堡里的成果。

  终于,漫长的盘旋路走完。

  这一次,横亘在两人面前的,却是一条不住冒着火色岩浆的火河。这条河的宽度,和原先在那大厅窗口看到

  念头转到这里,丁柯蓦然想起什么。

  自己沿着这一路过来,走了那么多曲折道路,似乎一直是在地心里行走啊!而且海拔不断下降。

  眼前这条火河,应该就是先前看到的万丈深渊吧?

  看着滚烫的火岩浆,不住地冲起数丈高度的岩浆,滚烫之意,两人离得那么远都能感觉到其中一二。

  之所以眼下能看到这条火河,是因为他们在不断往下的缘故。原先的深渊,经过了螺旋式下来的几万个台阶过度,终于走到了接近河面的地步。

  “主人,看样子,咱们这路走的并不远,只是在一块区域里,不断往地脉下面深入而已。花也看出了问题所在。

  丁柯叹道:“真不知道这地方是天然生成,还是人为建造。要是认为的话,那得是多么大的手笔?”

  小花摇头道:“人类绝不可能有这等鬼斧神工之笔,除非是来自异位面的强者,神一样的存在才可能开辟这样的空间。”

  丁柯深以为然,放眼望向对面。只看到这端连着那端,依稀有三条粗大的链条。

  链条的位置,离那火岩浆也只不过七八丈距离。若是某一处火岩浆喷薄的高度夸张一些,完全有可能喷到在链条上行走的人。

  而观看四周,除了三条链条外,并没有其他途径可走。

  这却是为难了。丁柯不禁有些想念那几头火色巨鸟了。但是显然。那火色巨鸟这时候是不可能来背负他们的。

  这三条链条,应该就是这一关的大考验了。

  还是那几个。关键词:实力、智慧和信念。

  到了这一步,丁柯根本没退路。甚至实力和智慧都显得不那么重要,惟有信念,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支撑他继续前进。

  小花,有些话我得对你说一说。”丁柯忽然道。

  小花望了丁柯一眼,略有些不解。

  “虽然,你我之间有个傀儡咒隔阂。只是,自我施咒之后,我可以说,从未想过用这咒语来要挟你。你我之间,生死的交情,我也不想赘述什么。尤其是你先前那率先一跃,让我甚为惭愧。那愧儡咒,我现在就给你解掉。而你,如果不愿意陪我继续前进,可以选择在这里停住。因为我意识到,这三条链条组成的道路,将会是最后也是最艰难的考验。你能陪我到这一步,已足感盛情了。”

  丁柯这回却是很认真的,目光坚定地望着小花,等他回答。

  小花脸色平静,目光同样平静。挂着淡淡的微笑。这种微笑是他以前作为杀手时所不曾有的。

  “主人,我对你说的这些并不感兴趣。我现在唯一的好奇心,就是我陪伴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我最期待的是最后的结果,以及达到这个结果前的所有过程。其他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略显得含蓄的表达,却是无比坚定的答案。

  小花,并不会退缩,也没有理由退缩。

  丁柯喉咙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伸出手掌,与小花重重一击掌,一切尽在不言中。

  达成这样的默契,两人心里都不再有任何隔阂。丁柯洒脱一笑,豪情万丈道:“好,咱们就看一看,这一路到底能走到什么境地!?”

  说着,也不再顾忌什么,纵声大笑。挺着星辰之枪,率先抢上了中间那根链条。

  这三根链条大概都有胳膊粗细,显然是用上等金属铸成的链条,十分耐高温。否则在这样的环境下,早已经融化成软泥巴了。

  三根链条之间的距离,大约也是十米左右。丁柯选择中间那根,自然也是有所想法。取中间这根的话。万一中途遇到什么危险,两边都有的选择。

  小花依旧负责殿后,目光警惧的盯着自己负责的领域。两人虽然行在链条之上,却是如履平地一样。度飞快。

  千米的距离,按说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可是两人都不敢过分追求度。同一个道理,在这种火岩浆随时有可能喷的地方,度并不意味着一切。节奏同样十分重要。

  前五百米,没有任行意外生。顺利得让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不靠谱。

  七百米处,同样没有情况生。仿佛这一路将会安全着6一样。

  不过在这种地方,永远不能过分乐观。走在后面的小花,看到了柯停住脚步,便知道有情况生。

  看着丁柯苦笑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方向,朝前看去。只见链条尽头下方,一头长度足有百米长的巨大火蛇,盘旋在那火岩浆面上。面对那洪炉一样的岩浆,仿佛如同普通的水面一样,竟然完全不畏惧岩浆的变态高温。

  这巨大火蟒仿佛故意示威似的,昂着巨大的脑袋,不住地甩着,双只凶恶的眼睛扫描着丁柯和小花。一副随时找麻烦的样子。

  变态的灵兽两人见过不少,可是像这么变态不怕高温的灵兽这却是头一遭见过。即便是在那接云山脉。遇到那头会吐火色大蛇丸的金色大蛇,比起眼前这头怪物来说,也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这位从体积到造型;以及出场的场景,都实在太过吓人了。

  “啪!”

  那大火蟒似乎对丁柯他们的关注十分不爽,竖起规模巨大的尾部,直直立起,在左边那根链条上使劲一拍。

  这一声响得十分干脆,左边那根链条出阵阵惨烈的震动声,以巨大的幅度不断颤抖着。

  丁柯和小花脸色都是一变。这就不再是示威那么简单了,而是**裸的威胁。好在这一下敲击的只是左边那根链条。若是直接攻击中间这根,以这晃动的幅度,不把两人颠下去才怪。

  看着脚下那十丈不到,不断冒着岩浆气泡的火岩浆深渊,两人只觉的全身毛孔倒竖。

  这牲口是在告诫他们,不许再靠近吗?

  两百米,还有两百米就到达对岸了。只要到达对岸,那边宽阔的地方,任由他们驰骋,绝不用担心这头巨蟒追击。除非它真能逆天到直接把山体全部敲碎。

  可是危险的也就在这二百米范围内。瞧这阵势,要过这两百米距离,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僵持,双方陷入僵持当中。

  好在这大火蟒此刻。…者不算失控也没有继续敲击中间那根链条的打算。师一一切只是停留在两人没有继续前进的前提下。

  一旦两人继续抬脚前进,接下去会生什么?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最要命的是,这大火蟒尾近百米长的规模,一旦完全施展开来,完全可以将三根链条一次性划入攻击范围内。

  万一情形展到这一步,无论他们怎么跳,都无济于事。

  “主人,只只有两百米距离。值的冒险啊。”到了这一步小花也觉得就这样退却,太可惜了。

  况且先前那声音不是说了吗?机会是有的,没有绝对的死路。

  也就是说,任何处境看上去再危险。总有解决的办法,不会是百分百的死局。那么眼前这局面,这头大火蟒,也同样如此么?

  既然对方敢那样说,肯定这里边也有玄机的。这大火蟒看上去脾气并没有九尾灵獭那么暴躁,肯定也有它的性格弱点。

  若是在平地上,两人对这种体积庞大的怪物,并不会如此忌惮。打不过至少可以避得开。

  可是眼下的局面,脚下踩的是链条,下面是可以融化一切的高温岩浆。一个疏忽就可能是死路一条。

  这时候,单靠信念是肯定不行的。智慧?实力?

  眼下,就走动用智慧的时候。了柯计算着这个距离,大约需要多少时间,需要几个起落。

  “大约三个起落;就可以达到对面。时间方面,不会过三息。”丁柯准确地了周密计算后的数据。

  小花,注意力集中,咱们先到右边那根链条上去说着,一声招呼,两人平行跃到右边那个链条上。

  那大火蟒铜铃般的眼睛一瞪,目光中满是警惧。见两人只是平着横跃,并未往前走。虽然有些怒意。却没作。

  仍旧是保持着原先那个姿势。探着巨大的脑袋,昂着脖子,盯视着

  人。

  “安不会是要跟咱们长期托下去了吧?。小花嘀咕道。

  丁柯摆了摆手,低声道:“咱们同时力,借助链条向上的反弹之力,向前弹射一次。这一个起落,应该可以跃过七十米

  小花点点头,七十米,那还是无法到达对面,至少还愕再弹两个起落,才能安全到达对面。

  “注意,这一弹必须要做好连续弹跳的心理准备。我猜这大火蟒第一次怒攻击,必然不可能做到瞬间就同时攻击三根链条。等咱们弹跳过第一次,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必然是先扬起尾巴,或者头部。这样一来,它最多同时攻击到两根链条。咱们第一弹的落脚地,就是咱们第二弹的借力之处。”

  小花凝神听着,他知道丁柯还会有下文。

  “咱们第二弹到达半空的时候。它的攻击才有可能覆盖整个区域。那时候我会掷出星辰之枪。你借着星辰之枪的力量,弹射第三下。可以到达对岸。”

  丁柯说到这里,口气也是十分严肃。他知道,这是行险一搏,成不成功,还得看临场挥。

  “那你呢?”小花狐疑问道。丁柯所说的策略,最后一步是他花借助星辰之枪到达对岸,主人自己如何办,却没说起。

  “我自有办法,放心吧。你在星辰之枪借力的时候,力道用巧一点。一定要担保它最后落在我的手上。有它在手,我就有办法到达对岸

  小花正想开口反对,丁柯口气坚决道:“就这么办了。记住,我出声时,咱们同时起跳。现在先稳一稳。不要让它产生误会。拖一段时间。会让它的警惕有所放松。等它的警惧心到达最低时,咱们开始力。”

  小花再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了。因为丁柯干脆把眼睛一合,来个不闻不问,那样子看上去就是打算和大火蟒打持久战干耗了。

  小花啊小花,你可不能沉不住气。花暗暗给自己打气,既然主人这么吩咐,必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只需把这个环节记清楚,到时候执行的时候,完美地执行到位便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火蟒精神还是很足,瞪夫着眼睛锁定在丁柯和小花身上。这倒是一头讲点规矩的灵兽。见丁柯他们没动,它果然也“很守约定”地纹丝不动,也没有任何攻击的迹象。

  一刻钟过去了,大火蟒的眼睛还是瞪的那么大,不过脖子却是微微垂下去了一些,显然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对于它这种体积庞大的灵兽来说。也不容易。

  丁柯依然是入定一样,丝毫不为外界干扰一般。只不过,他的神识却是半分松懈都没有,而是十分警惧地注意着大火蟒的一举一动。

  两刻钟过去,大火蟒的脖子又往下垂了了一些。

  时机到了,丁柯轻喝一声。紧接着,身体如同开弓之箭,弹射出去。随时待命的小花,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同一种幅度弹跳出去。

  这一弹一跳的时间,不过是眨眼之间。两人已到高空,身形已在滑翔过了七十米的路程,开始下坠!

  大火蟒见丁柯和花“不守信用”顿时勃然大怒,吼叫一声,巨大的脑袋吞吐出一条巨大舌头出来,歪着脑袋朝右边的链条撞过来。同时尾巴一甩,朝左边那根链条也扑打过来。

  果然如同丁柯所料!

  只是它失去了先机,这一头一尾的攻击,只能兼顾左右那两根链条。而丁柯和小花约定的落脚地。却是中间那根链条。

  “腾!”

  脚尖点中,目标准确地点在了第二根链条上。这第二弹借了第一下的惯性度,起跳的高度和纵深度又胜过第一跃。

  第二跃抛向高空,这一抛,却很讲究小花的弹幅略大一些,抛的却更高出十米。而丁柯的弹跳幅度略低,升空的高度也低一些。

  滑翔了足足有八十多米,两人的身形如同抛物线似的,终于开始第二次下坠。

  便在此时,丁行大喝一声,手中星辰之枪朝上一点,喝道:“花!”

  小花心领袖会,脚尖在星辰之枪上再一次借力成功。这一弹,又的到了滑翔的机会。

  而此时离对岸,却只有五六十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