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 转战帝都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1      字数:21306
  泛阳城的局势,从明着的冲突。转入到了暗战当中。剐办明巩的一方,是光明教廷和米洛家族。

  另一方,则隐藏在暗处,由怒炎之领各方势力构成。

  一场暗中的角力,在怒炎之领形成了拉锯战。帝隆长老事后,果然亲自又去了城主府好几次,打算暗杀赤云霞,却都没有成功。

  而在怒炎之领之外,更多的波澜和争议,却是停留在教廷和公会之间的那场屠杀上面。各方面对教廷这种行径,都有着不同的说法。

  除了那些公然抱教廷大腿的势力外。口碑自然是一边到。都觉得教廷行事,未免太过霸道。像这种屠杀满门的野蛮行径,很容易引起反感甚至厌恶的。

  而总教廷方面,却走出人意料的高调。对公会方面的不停交涉和抗议。丝毫不加理会,而是宣称,公会与教廷为敌,启衅在先。裁决团只是做了份内该做的事情,并无理亏之处。

  虽然灭了满门手段有些过了,但裁决团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

  换句话说,总教廷非但没有表示任何歉意,而是火上加油地给予屠杀行为以支持和勉励。

  这让公会方面大为恼火,在全世界范围内出公告,停止一切和光明教廷有关的任务。从此断绝和教廷的一切交往活动。在公会的组织系统里,不会出现任何与教廷有关的信息。

  很明显,这是公会的抗议。

  是的,公会无法对教廷形成有效的武力反击。但却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制裁光明教廷,来与教廷为难。

  不得不说,虽然教廷方面高调异常。可是这件事对于教廷的形象,多少还是有些损寄的。不少原多少少会带上一些异样眼神和复杂心态。

  这些却都是后话了。

  却说丁柯在格杀阿加西之后。与小花二人再一次沉浸到了闭关修炼当中。对外界的风风雨雨一概不去过问。

  数不清多少今日日夜夜在修炼中无声地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剩下一年半的时间,也所剩不多。

  在这下半程的修炼当中,丁柯有喜悦,有疑惑,但最多的还是收兑

  这个时候,录灵术的终极效果终于体现出来。

  米洛逆天这个“灵体”所产生的灵力,在丁柯的法域中,终于形成了完全属于丁柯个人的法力。

  一切就像水到渠成那样,丁柯的修为,果然在最后阶段,成功进入十级颠峰。一个堪称历史上最年轻的颠峰法帝,在这沉默的百焰山深处诞生了!

  与他一起进入颠峰法帝的,还有小花。相比而言小花对自己所取得的成功,更加觉得有一种梦幻之感。

  这耳是他作为杀手时也未曾奢望过的境界啊。

  十级颠峰法帝,他曾将此视作是自己毕生的追求。没想到,以自己三十多岁的年纪,居然实现了。

  他当然明白,这一切全拜丁柯所赐。同时,也得感谢火尊大人这三年的特计划。

  小花出关的时候,丁柯仍旧沉浸在他的修炼当中。显然,单纯的等级提升,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他现在的最大修炼动力,是《星辰破碎诀》,这门号称《升龙诀》压轴的战斗秘技。

  与一年半前相比,丁柯在《星辰破碎诀》的领悟上,又有着实质性的提高。尤其是在火属性的领悟方面,已然进入了第三重玄奥一真灵火魄。

  这一重玄奥的微妙之处,其实是第二重玄奥“天罡微火”的加强版。将微火的攻击上升到火魄的攻击。不论从攻击广度还是深度而言,都加强了一个档次。其致命性更是有着本质方面的提升。

  其他三大属性当风、水、土方面,也都跟着水涨船高。都齐齐领悟到了第二重玄奥,隐隐有向第三重玄奥突破的迹象。

  此时的四象剑在丁柯手里,威力更增。这柄四象剑的神奇之处,也随着《星辰破碎诀》的不断领悟,跟着显现出来。

  小花此时正踱步在丁柯修炼地一带附近,他是奉火尊大人之命,前来查看丁柯的修炼进度。

  正走之时,忽然感觉着空中一阵动荡。

  小花下意识一闪,连退几步。没想到的是,他这一退,那股动荡的束缚之力,反而更加强烈。就好象一道空间气流一样,裹在他的周身。

  小花暗暗凛然,暗催法力,打算强冲这道气流束缚。却听到身后一阵长笑声响起。

  “哈哈小花,我这一招“风之逆流”乃是《星辰破碎诀》风属性第二层玄奥。顾名思义,这是逆流之力,反其道而行的。你要是与沿着相反的方位撤退,正好被逆流完全裹住。”

  小花一愣,这才知道这是丁柯在拿自己喂招呢。

  正迟疑间,丁柯已经从暗处走了出来。手里倒提着四象剑,神态从容平和。气度非凡,隐隐然已经有一代宗师的感觉。

  两人目光对视,都是微微一笑。同时现了对方的境界,都已是十级颠峰法帝!

  看来,预期的修炼效果,已经达到。

  “主人,火尊大人派我来,看看你的修炼进展如何了。看样子,十分可喜可贺啊。小花微笑道。跟了丁柯这么多年小花的气质方面。不知不觉已经产生了不少变化。以前那种阴冷的气息经常会被这种愉快的微笑所取代。

  确实如小花所言,丁柯对自己所取得的成绩,也甚感满意。不过丁柯却没有因此而感到满足。

  虽说他此时已是颠峰法帝,配合雷丁家族的传统秘技和身上那些逆天装备,以及星辰之晶对他的身体改造,以及法域境界方面的独有优势。完全可以和实力高他一筹的初级**圣抗衡。

  可是,单单是做到这一点,已经不能让丁柯感到满足。只看那裁决团,就有两名成熟**圣领衔。

  到了**圣这一级别,初期和成熟期的差距,远远比前面那些级别要大。

  因此以丁柯目前的战斗力,也许能打败一名初期**圣,然而遇到成熟**圣的话,却很难占到便宜。甚至想打个平手都难。唯一的选择也许就是避退。

  丁柯知道,自己要想和帝隆长老这样的成熟**圣正面对战惟有突破十级狂皓,晋升十一级才有这个资格

  他有信心,只要自己晋升十一级。哪怕是初期**圣。以自己的天赋和优势,与帝隆长老这样的强者。绝对有一战之力。至少可以保证不败之地。

  不过时间不等人,:年的闭关修炼。已经差不多期满了。虽然还剩小半个月的时间,然则这么一点时间,已经很难有什么突破。

  毕竟横亘在十级和十一级之间的这条沟整,绝不是一天两天的苦功就能跃过的。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积淀。

  丁柯眼下的年龄,也才二十四岁而已。在颠峰法帝这个级刷上,他已经创造了天阳,帝国的一个修炼新记录。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一级**圣的记录,必然也是由丁柯去刷新。

  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三年。

  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所能容忍的极限。三年时间如果还冲不破十级壁垒,丁柯一定会很不满意。

  与小花结伴而行,来到了火尊大卢、面前。

  火尊大人凝视着丁柯,良久,才哈哈大笑起来:“不错小丁,你没有让我失望。看样子,这一年半时间里,你并没有丝毫携带。《星辰破碎诀》已经登堂入室,不错不错。”

  火尊大人情绪很高,言语间满是笑意。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开。

  丁柯叹道:“这一切还得感谢火尊大人的栽培。”

  火尊大人微笑道:“在我面前,还是别说这些客套话了。你我的命运早己绑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丁柯,你可知道,我让你闭关三年,为的是什么?”

  “是让我在实力上获得实质性飞跃,好早些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丁柯对此早已了然。

  “然后呢?”火尊大人笑眯眯问道,“我当初说,三年之后,会让你去执行一个任务。”

  丁柯肃然道:“火尊大人要我去帝都,颠覆米洛家族!”

  火尊大人击掌叫道:“没错。我就是要你去帝都,去颠覆米洛家族!你有没有信心?”

  了柯血气翻涌着,全身血液顿时沸腾开来,点了点头,出奇地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只是他坚毅的目光,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去帝都,颠峰米洛家族。这个宏愿。在丁柯的脑子里也已经酝酿很久了。此时此复,这个任务却已近在眼前。

  “米洛家族,是教廷在天阳帝国的最大羽翼。若是能将米洛家族颠覆,教廷在天阳帝国的运行至少要瘫疾一半。虽然教廷的势力在天阳帝国渗透很深。但没有米洛家族从中组织的话,教廷对于帝国政治的干预,将会大幅度削弱。”

  火尊大人虽在车焰山蛰居,对外面的形势却走了若指掌。他很清楚。教廷本身,并无法敢于天阳帝国的政事。而是通过扶植愧儡,对天阳帝国的内政进行干预,从而输出教廷的政治诉求。

  换句话说,米洛家族这样的豪门势力,才是他们干政的踏脚板。只要把这踏脚板抽掉,教廷对天阳帝国的内政干预,必然会在一段时间内失去作用力。

  而要扶植一家像米洛家族这样的强大愧儡,却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办到的。

  这个计划”可以视作走向教廷开战的第一步。

  当然,计戎是很完美,可是要执行起来,却并非易事。毕竟米洛家族的实力强大,盘根错节数十年,在天阳帝国也植下了很深的烙印。先不论米洛家族在帝都的影响力。

  单单是米洛家族本身的实力。就足够让天阳帝国任何一家势力为之侧目。

  全国八**圣,米洛家族一家就占了三个名额。十级强者更是在十个以上。单单是颠峰法帝,就有五六名之多。

  这一份实力,放在天阳帝国。那绝对是无敌的存在,足够让任何势力都为之仰视。

  虽然米洛逆天已经被火尊大人生擒,成了丁柯的的录灵对象。等于三名**圣,已经减员一名,但剩下两名**圣,尤其是米洛抗天,绝对是难缠之极的角色。

  想要颠覆米洛家族,除了米洛家族本身的强大实力需要面对之外。那些死忠于米洛家族的党徒,也极不容易对付。

  火尊夫人冷静地望着丁柯,想看看他有什么表示。

  丁柯知道这是火尊大人的考验,不紧不慢道:“颠覆米洛家族,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此去帝都,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或可成功。”

  这是丁柯自己的估算,虽然眼下他没有明确的计划。但多少还是有一些打算的。尤其考虑到米洛抗天这个成熟期**圣,自己要战胜他,至少要晋升到十一级才行。否则的话,米洛抗天这一关,极不好过。

  火尊大人嘿嘿笑了起来:“嗯。看样子,你还是比较谨慎的。你要是告诉我一年半载就能把米洛家族给端了。我反而不看好你。你说三五年,我反而对你更有信心了。很好。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还不用三年。记住,眼下的你,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了。”

  丁柯听了这话,心头一动。

  火尊大人鼓了鼓掌,门外飘然走近一人,恭恭敬敬走到了柯跟前,喊道:“主人,谢寒拜见。”

  谢寒!长期隐居在怒炎之领的十一级**圣,三年前被火尊大人施了“噬灵锁魂术”并转嫁给了丁柯。

  此时的谢寒,已经完完全全接受了这么一个角色。三年的洗脑和思想工作,让谢寒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所处的局面。

  要么忠于主人,要么去死。

  只有这两种选择。谢寒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

  更何况,火尊大人明确告诉过他。只要他能忠于丁柯,将来的好处是无疑的。以谢寒的年龄和法域天赋,初期**圣,已经是他的修炼极限了。

  火尊大人告诉他,只要丁柯愿意,一滴真灵液,足可改造他的法域。让他的法域境界恢复到三十岁的颠峰状态。那样的话,别说成熟期**圣,即便是颠峰**圣,也是有机会攀升的!

  这份诱惑,比任何警告和威胁都有效。

  像谢寒这样的强者,也许会选择体面地死去,抗拒这“噬灵锁魂术”的挟持,但绝对无法拒绝更高修为的诱惑。

  对于强者境界的追求,可以说是法师界共同信奉的第一铁律。无数法师界的强者,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

  赌成功了,意味着一个崭新的境界面貌。赌失败了,那也无话可说。像谢寒这样,只是奉丁柯为主。事成之后还可恢复自由。而获得的报酬,却是更高境界的召唤,他确实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火尊大人微笑道:“丁柯,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个**圣,紧随而来的,还会有第二个。”

  “还有第二个?”丁柯一愣,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莫非忘了厉无邪?”火尊大人似笑非笑地问道。

  丁柯凛然,他原先就知道厉无邪等人被火尊大人囚禁,隐隐也猜测到了火尊大人的用意,果然不出其所料。火尊大人还真是打着这份主意。

  “厉无邪已经进入冲关的关键期。有我照料,进入十一级境界,是绝对没问题的了。而火舞部落和黑狼塞,也绝对是值得利用的好资源。他们在怒炎之领,有他们的一套本钱。火舞部落和黑狼塞的人我会把他们安排在怒炎之领。而厉无邪,我会随后派他们去帝都追随于你。”

  小花也是为之一喜。这么一来。主人在帝都,至少有两名法圣为其打下手。颠覆米洛家族的希望,绝对是大大增加。

  更何况,帝都还有一个雷震。如果这雷震的修炼没有搁置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应该也离突破十级狂皓不远了。

  毕竟在鹰潭镇时,雷震已经是十级颠峰法帝了。

  而丁柯的精华版真灵液,为其净化法域,提升法域潜力。有这么一层帮助,雷震突破十级,晋升十一级,绝对是有百分之**十把握的。

  一旦雷震也进入十一级,那丁柯的手下,就等于有三名**圣。这样的实力底蕴,即便是明着和米洛家族对抗,至少也能占五成胜算。更何况帝都一行,他们在暗,米洛家族在明。

  丰有可为啊。

  火尊大人忽又笑道:“米洛逆天的尸体,你也带上。一旦和米洛家族之间的暗战转为明战时。你就把米洛逆天的实体,找个机会挂到帝都的城墙之上。借以威慑米洛家族及其党羽。在这之前,却先不急着暴露米洛逆天的尸体。我听说你和小花有一门《整形易神术》,倒是可以好好利用

  火尊大人说到这里,表情甚为古怪地笑了起来。

  丁柯和扛花心领袖会,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啊,有《整形易神术》的话,意味着他们帝都一行。可以有很多很多层身份。

  火尊大人忽然一摆手,那古怪的笑容更加浓了。

  “记住,你用录灵术夺取了米洛逆天的所有灵力,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释放出类似于米洛逆天的气息。必要的时候,如果你冒充米洛逆天的身份出现的话,一定可以做很多事情。你觉得呢?。

  说到这里,火尊大人大笑起来,满是促狭的意味。

  丁柯脑子急转,无数念头闪过脑海,脸上也现出愉快的笑容。冒充米洛逆天?这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啊。

  无论是靠近米洛家族的人,还是利用米洛逆天的身份去杀人,到最后这笔烂帐都可以推到米洛家族身上去。

  丁柯现,自己对这火尊大人是越来越佩服了。他老人家脑子里的主意可谓是层出不穷,点子既多。又不按常理出牌。

  “那么,火尊大人,还是留守这怒炎之领吗?”丁柯好奇问道。

  火尊大人收起戏德笑容,慎重的点了点头:“我必须留在怒炎之领。这是我们的大本营,也是我们的根基。虽然教廷的裁决团没有调查出任何蛛丝马迹,这件事也在慢慢淡化。可是以我对查林士教皇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批裁决团碰了一鼻子灰,只能让他更加疯狂,派出更强的队伍来。以我看,总教廷的八大巨头,至少会有两三个会亲自来怒炎之领。到时候。这里就热闹了。你说我怎么能错过这场好戏呢?”

  火尊大人的口气和轻松,不过谁都听得出来,情况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简单。一旦八大巨头亲自出动。也会让火尊大人感到十分棘手。

  尤其那八大巨头里,大部分都是成熟期**圣,甚至有三个是颠峰**圣。虽然火尊大人是十二级强者,毕竟还只是初期**皇。同时面对两个颠峰**圣也许没有什么问题。但同时遇到四五个,那就不太好对付了。

  这倒还罢了,毕竟火尊大人有百焰山这主场之便。即便是八大巨头联手前来,也未必能破开百焰山的层层禁制。

  怕就怕查林士神圣教皇亲自驾到。以他成熟期**皇,星辰大6毫无争议的顶级强者身份,即便是火尊大人对上他,也必然是毫无胜算。这百焰山的禁制,也许就不那么可靠了。

  丁柯张张嘴巴,正想说什么,却被火尊大人打断。

  “这里你不用担心,有我在。局面绝不至于失控。同样,你去帝都。起先的动作不要太大,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是关键。我这边会呼应你。为你制造气氛,吸引注意力。我这边的动静越大,你那边的所作所为,就越能避开更多的目光。总而言之,我们必须配合行事。”

  火尊大人认真地告诫着丁柯。面授机宜。

  丁柯丝毫不敢怠慢,认真应道:“火尊大人放心,帝都那种藏龙卧虎的地方,也容不得我不小心谨慎。不说别的,单单是卡夫卡红衣大主教,也是颠峰**圣。我们即使能吃定米洛家族,也必然要谨慎行事。一旦卡夫卡这家伙插入进来,计哉必然要严重受阻。”

  火尊大人满意地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我却放心了。卡夫卡,,嘿嘿,这个家伙,当初是围攻你曾祖的元凶之一。你要记好这个名字了。机会来临,要连本带利追回才是。”

  其实不用他提醒,丁柯提到卡夫卡这个名字,也在心里咬牙切齿。卡夫卡围攻先祖雷丁山,是覆灭雷丁家族的元凶之一。最要紧的是,还是他在父亲身上施下的“诅咒之钉”。折磨了父亲几十年。这笔帐。迟早要跟他算一算!

  想到这里,丁柯情不自禁捏了捏拳头,对帝都一行,却是多出一份渴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