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极限练功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22522
  川花和谢寒相继离开?后。丁柯一人独行,旅盗艰辛自巾明百。不过丁柯却是乐在其中,完全沉浸在旅途的愉快中。

  离开比亚迫领地。转眼又过了一个月。从怒炎之领到帝都的行程。已经过了三分之二。

  在已经走过的旅途中,丁柯收获还是不浅的。在土属性的领悟上,可谓是突破很大。尤其是在第三重玄奥“十倍引力”的领悟上,更给他的实战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好处。

  这让丁柯在几次实战中,得天独厚,占尽优势。往往在无形之间,已经让对方失去了原有的活动力。

  杀里赫家族的三长老,杀米洛松,几乎都是靠十倍引力的牵制。

  如今的丁柯。在《星辰破碎诀》的修炼上,火、土两大属性。择已经领悟了第三重玄奥。可以说是领先一步。

  不过丁柯始终没有忘记迫菲纳斯大师最初的告诫。记得少年时期,丁柯渡第一次法师劫失败,一蹶不振,几乎前途尽失。

  是迪菲纳斯大师的出现。才让他的修炼生涯出现了转机,而且几乎可以说是梦幻般的转机。

  让他从一个被人鄙视唾弃的废柴。再次踏上天才之路。

  这一切,都拜星辰之晶所赐。而星辰之晶给自己的帮助,除了身体和法域的极限改造,同时还让他同时具备了地、水、火、风四大领域的强天赋。

  同时拥有四门修炼天赋的法师,在星辰大6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丁柯天生就具备这种得天独厚的天赋。星辰之晶又让他在这四门天赋上,齐头并进。

  记得迫菲纳斯大师曾说过,平衡这两个字,将贯穿丁柯整个修炼过程当中。

  丁柯从来都不会忘记迫菲纳斯大师的告诫和提醒。对这个来历神秘,亦师亦友的老者,丁柯打心眼里尊重。

  平衡。这两个字并不难理解。

  《星辰破碎诀》的修炼。同样需要平衡。所以丁柯在火、土两大属性领悟到第三重玄奥后,并不着急向第四重进。事实上,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在第四重玄奥上会有什么收获。

  他现在主攻的方向是风、水这两大属性的集三重玄奥。这同样是出于平衡考虑。齐头并进。这是丁柯的修炼宗旨。

  此外,丁柯还另有一层考虑。此去帝都,既然要以丁柯的身份出现,那么自己使用的武器,必然是星辰之枪。

  四象剑虽然威力强大。但却只能慎用。毕竟自己杀米洛野的时候,用的就是四象剑。该死的,却被那家伙给逃了。

  虽说四象剑可以一分为四,分出四种形态。但是这种神兵利器太招人耳目,能少用还是少用一些。以免在帝都被人过分关注,露出马脚。

  帝都卧虎藏龙,高手之多。比怒炎之领更甚。容不得丁柯有半点马虎。

  在天阳帝国北方,有一条自西而东的大河,名为天来河。其源地,是接云山脉高处的一个支脉。横穿北十领,孕育了天粗帝国北部文明。

  由于天阳帝国北部地势复杂,这天来河自西向东,九转十八弯,水面时宽时窄,水势时急时缓。

  此时的丁柯,沿着天来河的流向,正在进行着新一段旅程。虽然离帝都还有三千里之遥,但丁柯并没打算急着赶去。

  他此时的目标,是顺着这天来河的去势,一路东去。直到帝都为止。

  望着滚滚东去的河水,丁柯思绪翻滚。

  记得在典籍上看过一句来自东方世界的名言名句,是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丁柯对此深有体会。

  书里的东西。终究还是纸面上的道理。而万里路,一步一步走来,每一段思绪,每一种感悟,都是切实可观的。

  这种领悟,不是读书读典能够拥有的。

  山风猎猎,鼓吹着丁柯的长袍。看上去,这件长袍已经破旧不堪,但穿在丁柯身上,却仍难掩饰丁柯的然孤绝。

  山鹰在天际盘旋。不住地出凄嚎。一只,两只。在山尖徘徊不去。显然,它们的目标停在了坐在山巅上的丁柯。

  这一幕,已经足足持续三天了。

  两山夹一河道,谓之峡。丁柯现在的位置,就是存天来河最险峻的一处天门峡南侧的高处。

  丁柯坐在这南侧高山上。俯瞰下面天来河水滚滚而去。若有所悟。

  这天河之水,永远不知道疲倦,永远不会停歇。

  这就是流水的力量,水行之道。看似简单的一个场景,却蕴涵着无限深奥的自然之力。

  丁柯沉醉其中,连续三天三夜枯坐此地,如同入定一般。三天来,不断有秃鹰在头顶盘旋,把他当作了美食。但无一例外。都被他的强大气场震开。

  轰隆,轰隆!

  两座高峰,就像两只巨大的手臂,将河道挤压得十分之窄。天来河水在这天门峡一带,就像一个人体的脖子,既狭又窄。牢牢将河水挟持在这峡谷之中。

  再加上这一带的地势复杂。河道鳞响。分了好多段断层,一段一段,极不规则。然则断层之间的高度又相差极大。

  因此这天门峡的天来河水。也就成了天来河最为湍急,最为险峻的一个地段。断层高度所引起的河水,自然而然形成一匹壮观的瀑布。这瀑布规模宏大,气势如虹。即使处在高山之上,也能听到奔腾长啸的河水倒灌,有如千军万马过境,威势大得骇人。

  整今天来河流域,这一处殇流可谓是独一无二。

  飞流直下,如同银河到挂。一泻千里。丁柯的目光还是那样平静,那样柔和。这一路走来,天来河沿岸,有平和的浅滩,有幽深的河水,有奔腾的急流,也有这样壮烈的瀑布。

  有刚有柔,吞天纳地。不失大地的厚重,又有着大地所没有的奔放。不失疾风的不羁。又有疾风所没有的柔和。

  自然四大属性里头,惟独有水,是变化最多的,性格最多的一门元素。因此。领悟水元素的玄奥,也必须从这些特点着手。

  一声凄啸,又是一头身体庞大。羽翼大张的山鹰,凌空扑击而下。利爪与钢喙配合,直冲而下。远远看去,如同一面大伞,从天而降。黑压压落到头顶上空。

  没等攻;牧”柯就只经感觉到了这只山鹰与失前那此的不同这,

  准确地说,这只山鹰的体积至少是之前那些的两倍那么大。

  只应该是只鹰王,而且是具有一定妖兽血统的鹰王。破空之声相当急烈,纵横交错的气劲,带着很明显的风属性元素在内。

  虽然,这鹰王对风属性的掌握并不算娴熟,但与生俱来的妖兽血统,让它在风元素的驾御上,虽不纯熟也甚有可观之处。

  丁柯微微一笑,轻仰起头来,凝视着这只巨大的山鹰。

  这一扑,原来是试探性的佯攻。

  “呵呵,不愧是有妖兽气息的鹰王,和那些只懂送死的鹰完全不同。看样子,这只鹰王灵性不差。没有让柔食的**冲昏头脑。”

  丁柯的三米之外,就是悬崖边上,再下去,就是数千米距离的天门峡。可是丁柯却始终安坐如山。不为外界所干扰,心如止水。这只鹰王的出现,就像一只石块投入平静的湖面,泛起一阵阵涟漪。

  从平静,再到轻微荡漾。丁柯猛然间,睁开眼来口是的,有所领悟了,又有所领悟了。

  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是绝对静止的。而人类的思考领悟。也同样如此。虽然丁柯入定,做到了物我两忘。但他的神识。就好象暗流一样。始终还是存在荡漾的。

  就好象高峡之下奔腾的天来河水,九曲十八湾。或平静,或不羁,或婉约,或奔放。

  两眼放出奇妙的神光,看看这天空,看看那一朵朵缓缓而行的白云。又看一看河水,那一片片激荡起来的浪花。

  丁柯放声大笑,双手一拉。将星辰之枪持在手中。

  是的,丁柯终于领悟到了水行之道的些许玄奥。他打算以星辰之枪来演绎一下,自己对水元素新的认识。

  星辰之枪凌空一指。丁柯笑望着那偶鹰王:“好吧,我知道你虎视眈晓多时了。咱们就来试试,到底是你吃了我,还是我灭了你。”

  丁柯其实也看出来了,这头鹰王并不简单。至少,与其他那些基本没有什么妖兽气息的山鹰比起来,它绝对是个异数。

  那头鹰王身处高空,见丁柯长身而起,以星辰之枪遥指自己,又是不甘。又是警惕。

  通灵如他,自然知道这个人不简单。若是一般的人,它也不会在这里苦候三天寻找机会。它是看准了丁柯身上强大的灵力气息。

  如果能将这个具有强大灵力的人类吞噬掉,那么它本身将取得前所未有的突破。它所贪图的,绝不是吞食血肉的那种原始快感。

  丁柯见它这副样子,悠然问道:“怎么,不敢主动进攻吗?”

  那头鹰王怒啸一声,双翼高张,倏地一拍,规则而整齐的十二道虚翼之芒。形成十二道青色的利箭,闪电一样刺下。

  十二道青芒,规模不可谓不宏大。这一射下来,场面十分壮观。刺空之声如同刀锋裂柴。很是清脆。

  “嘿嘿…”

  丁柯从容不变,立于悬崖之壁上。星辰之枪顺势向上一挥,将猎猎山风搅动,形成一道很明显如同龙卷风那样的气流。

  原本自西向东的风向,被丁柯这么一卷一带,顿时改变了运行方向,完完全全来了个反其道而行。

  这看似简单的一枪,其实融合了《星辰破碎诀》的玄奥在内。正是风属性的第二重玄奥风之逆流。

  虽然,丁柯在此地观水,是领悟水属性的玄奥。

  可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丁柯却不拘一格,使用的是风属性的法术。他有心挫挫这头鹰王的锐气。因此所用的功法,也和鹰王一样,都是风属性的。

  有如神龙摆尾一样,这道气流被丁柯来回搅动两下,顿时形成一个,盘旋而上的漩涡,冲天而起。

  呼!

  气势与气势的碰撞。一方是十二道利箭一般的虚翼之芒。成心要将丁柯全方位射定。另一方是逆流之势冲天而上。

  一个俯冲。一个仰冲。可谓是狭路相逢。

  自古以来,狭路相逢,勇者胜出。这一次生在天门峡的交锋。也同样不例。

  十指之利,不如捏成再只拳头打人来得利索。

  这头鹰王的十二道虚翼之芒,看上去气势吓人。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力道散而不凝。而它的对手,恰恰是这方面的大行家。

  风之逆流。更是对风属性力量的绝掌控。这一牵一引之力,气势无匹,带着一往无前的势道。就像一只饥饿的怪兽一样,吞天纳地,将十二道虚翼之芒引入这道逆流之中。

  呼!呼!

  连续不断的气流碰撞声,像一头盛怒的凶兽,在这巍峨山颠咆哮着。

  不过,很快,丁柯所出的逆流之势,就将对方的虚翼之芒吞噬。

  而逆流之势并未因此而停住前进的步伐。

  继续冲天而上,像升天而起的巨龙,飞舞天际。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此时都成了点缀,成了这逆流之势的背景。

  逆流之势,以风卷残云的度,朝鹰王卷去。

  那头鹰王万没想到,丁柯这随意一招的威力,竟然一强至斯!大惊失色之下,慌忙羽翼急振。不断朝高处冲去。

  惟其如此,才是唯一的逃命之道。它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类法师的强大之处。现了自己判断出了致命的失误。

  可是更致命的却是它的反应失误,它根本没有领悟到这一玄奥的关键所在。逆流之势,顾名思义,完全是反其道而行的。一旦遇到,若是与沿着相反的方位撤退。正好会被逆流完全裹住。

  你移动的度再快,根本没有这逆流的上升度快。

  出于这样的失误,这头鹰王的局面很被动。它每窜升一丈,感觉到身体周遭的束缚力就强一倍,不断拉拽着它的上升势头。

  “唷”惨烈的呼叫声。从它的喉咙里出,几乎像是被挤出来似的。

  丁柯大笑道:“服了吗?”

  “唷!”仍旧是这样无力但倔强的回答。

  丁柯星辰之枪一摆,又加一层力道,猛力向下一拽。那鹰王此时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掌控,跟着往下一栽。

  “还不服

  “沥”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羞辱,鹰王开始告饶。

  丁柯哈哈一笑,将星辰之枪一收,叫道:“好,服了就放你走吧。不过劝你还是不要再打我的主意了。”

  这个根本不用提醒,吃了丁柯这么大一亏,这扁毛畜生还敢再启衅那才叫奇怪呢。

  心有余悸地朝下瞥了一眼,拍打着羽翼,直冲云端而走。

  获得胜利的丁柯,倒没有多少喜悦成分。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这头鹰王虽然不错,但修为显然和丁柯相差几个档次。胜之也没有什么可喜的。

  最关键的是,这头鹰王虽然灵性十足,但明显魔化不够,作为妖兽,它的战斗技能还很一般,也缺乏临战的智慧。

  拉枪立于悬崖之颠,望着下放奔腾的瀑布,丁柯徒然长啸一声。纵身朝下方跃去。

  这两山夹一峡的格局,形成了天门峡的独特地貌。然则从这悬崖颠峰到达下方水面,至少有千丈之高,以人类的身躯,下坠的话,很难做到在这种高度上保持平稳飞翔的下坠趋势。

  不过丁柯显然有他的办法。

  每下降一定距离,星辰之枪就在悬崖峭壁轻轻一带,借力缓解下坠的趋势。如此接二连三,连续循环二三十次。丁柯的身体已经落到了哨壁上离下方水面三十米的地带。

  此时丁柯的耳边,已经满是瀑布的轰鸣声。落差极大的水势,反复不断地冲击着下一层的水面,一层接着一层,形成一种相互呼应的局面。那情形就好象两军厮杀,战鼓齐鸣,声势震天。

  若是胆子小一些的人,观此情形此怕都要两腿抖。

  而丁柯,却是镇定自若,倒挂着峭壁之上,正面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水势。层层翻滚的瀑布,时不时掀起道道巨浪,向上冲击。

  浪花飞溅,时不时有水花喷在丁柯的身上。

  这才是自然的威力,这才是最真切的自然之力啊。丁柯贪婪地感受着这自然运行之道,神态自若。

  这种情形,让远远躲在角落里偷偷观察丁柯的那只鹰王,也有些目瞪口呆。它实在不明白。这个人类到底在搞什么花招。

  只有丁柯自己知道,他在感受,在体会。在领悟。

  忽然,他的手臂微微一抬。斜插在峙壁上的星辰之枪蓦然一松。随即,丁柯的身体像是一只滑翔的巨鸟一样,向下面的瀑布深处俯冲下去。

  这一幕,可谓是相当疯狂。

  从高处看,就好象一道下坠的流行,凝缩为一个黑点。像一把利刃似的,刺进了夫瀑布当中。

  奔放的浪头,不断地拍打着丁柯的躯体,不断地晃荡着。身处其中的丁柯。被这瀑布的冲击力裹住,丝毫不乱。

  将五官全部封锁,改为神识观察。身体对这瀑布的冲击力,丝毫不加抵抗,而是顺着这水势,不断向下一层涌起,跌容起伏。

  这是某种程度上的随波逐流。但这并不代表,丁柯对这瀑布之势毫无办法。他只是在体会这水势。体会水元素狂放暴虐的一面。

  断层忽高忽低,将丁柯不断地往下游送去。一重一重的巨浪,考验着丁柯的身体承受力,考验着丁柯的耐力极限。

  丁柯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与自然无限接触的感觉。

  这种感觉带来的好处,就是让丁柯在水元素的领悟上,有着更为直接的方式。

  《星辰破碎诀》关于水元素的玄奥,丁柯原本停留在第二层。而他来到这天来河最为治急之处,来体验这大瀑布的雄浑奔放。其意就是为了领悟这《星辰破碎诀》水元素的第三层玄奥。

  这第三层玄奥的名称为细一千重巨浪。

  而这大瀑布形成的断层,一层接着一层,一浪接过一浪的气势,与这第三重玄奥的意境十分贴切吻合。

  丁柯在奔腾的浪头前,丝毫不乱。星辰之枪牵专着浪头的气势,随波逐流,不断地跟着断层的变化而变化。

  感受着浪头的冲击,丁柯的枪意也越浓了。神识里的想法也更加圆润成熟。星辰之枪从原先的平静,慢慢地躁动起来。

  显然,它也在感应着这第三玄奥的神奇之处,而且被这气势不断感染,产生了极强的冲动。

  丁柯也不刻意去抑制星辰之枪的冲动。相反,他也在融合着星辰之枪这股冲劲。他知道,当他和星辰之枪同时达到某种极致时,这第三重玄奥的领悟将水到渠成。

  在百丈高崖上,那头鹰王凄厉地名叫着,盘旋在大瀑布上。显然,这头鹰王也是看到了丁柯的疯狂举动。

  见丁柯一直没有冲水中出现,还以为丁柯已经被这浪头吞没。出于一种很奇怪的心理,这头鹰王居然徘徊不去。也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为丁柯感到惋惜和悲痛。

  忽然,奔腾的河面,传来一阵阵喧嚣的震动声。那河面以下,不住下陷。出现一个自下而上的大漩涡。像是宇宙星辰中的黑洞似的。产生一股极大的冲击力,波动四处延伸,越扩越大。

  震荡之声,像一头凶猛的怪兽在咆哮。在怒吼,震荡在峡谷之间。将大瀑布的冲击声都盖住了。

  整今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一个大漩涡。

  轰!

  那漩涡急转动着,终于,到达了某个临界点。轰隆从中裂开一道缝隙。丁柯连人带枪,冲天而起。卷起一道冲天水浪。像亢龙升天一样。波涛汹涌而起。这水浪气势无匹。直冲而上,向那不断下落的大瀑布起了冲击。

  一下一上,形成了两道截然不同的气势。

  这是逆流而上,更是逆天之举。

  大瀑布得天之势,乃是天地自然之力。而丁柯这逆流之势,是结合星辰之枪对第三重玄奥的惊天领悟。

  综合而言,是人力与天地自然之力的对抗。

  可是这结果,却是让人目瞪口呆。丁柯卷起的那一股气势,接二连三不断冲上,连续突破七八层的断层,一举腾向高空。

  丁柯独立涛头,宛如天人,那神情可谓是天上地下,惟我独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币山叭,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