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主仆契约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19932
  入瀑布居然为丁柯的与势所摄,产生详流!丁柯这一招的威力,在这样的场合下,更是被演绎得淋漓尽致。不愧是《星辰破碎诀》第三重玄奥的力量啊。连大瀑布这样摄人心魄的自然造化之力,也要为之让路。

  那头鹰王见到了柯这样的气势。大为心折。在丁柯的头顶不断盘旋。不断鸣啸,那样子说不出的有趣。

  丁柯笑道:“你这家伙,先前想吞噬我,这会儿还在这里罗嗦却又何故啊?”

  那头鹰王仍是不住地点着头,拍打着翅膀。

  丁柯见它神情闪烁,一副很想和自己亲密的模样,不由大是好奇。问道:“你这是何意?”

  见那家伙却是越靠越近,很是亲昵的样子,丁柯蓦然有所领悟,心道莫非这家伙见我实力,欲和我建立关系?

  丁柯曾在典籍中看过,有一些人类强者会和一些强大的灵兽结盟。双方建立某种平等或者主关系的契约。从而形成一种类似战友的结盟关系。

  一般情况下,这种契约的形成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这头灵兽必须对人类强者有高度的认同感。否则的话,这种关系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而这种认同感,往往是基于强大实力基础上的。若无强大实力,很难让一有灵兽对人类形成什么认同感。毕竟灵兽有灵兽的尊严。

  而且灵兽的尊严往往比人类来的更凶猛,更直接。可是,一旦有让它们佩服的实力出现,它们这种自尊又会化为崇拜和尊敬。

  比如这头鹰王,此妄的心情,就是由敌视到崇拜的一个鲜明例子。

  丁柯有了这层认识,心里也更有了些谱。朗声道:“你这家伙,是不是有意和我结盟?”

  那鹰王见丁柯明白了它的心思,更是雀跃不已。

  “哈哈,既然如此,你打算与我建立契约?”丁柯悠然道,“我只接受主仆契约。当然,我的主仆契约。绝不会亏待你。在日常生活和战斗中,我们还是盟友一样的关系。至于好处嘛。我相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你先前想来扑食我,无非就是看准我的法域境界与众不同。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将遇到第三次天劫了吧?”

  那头鹰王见丁柯的洞察力如此透彻,不禁有些吃惊。听丁柯说他只接受主仆契约的关系,同时也有些犹豫。它虽然对丁柯十分佩服,但也只是佩服而已。并没有打算委身为仆。

  丁柯也预料到它有这犹豫,笑道:“你肯定觉得我提的条件很苛玄。不瞒你说,我的手下,几乎都和我建立了主仆关系。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欣然接受。关键的是,这只是一个姿态。我需要的不是一个仆从。而是一个盟友,一个,得力臂助。至于好处。我想,你应该听听。”

  鹰王不住地鼓动着翅膀,像是在迟疑着些什么。瞪着丁柯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狐疑,几分好奇。

  显然,它也想听听丁柯能给出什么诱惑人的条件。

  丁柯嘿嘿一笑:“我先不说给你什么。我只告诉你一点。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可以保证,你在第三次天劫中,可保安然无恙。可以顺利地晋升到十级灵兽行列。

  在人类的修炼上,天劫被称为法师劫。而在灵兽的世界里,这种劫就直接叫为天劫。这头鹰王确实在天劫方面感应到了很强烈的危机感。因此在现丁柯的时候,产生一种吞噬的**。

  因为丁柯的法域纯净度,在修炼的时候更加清晰地展现出来。让它蠢蠢欲动,很想将这法域吞噬。化为己有。从而借这法域境界来对抗即将到来的天劫。

  只可惜它低估了丁柯的实力。也小看了丁柯的战斗力。此时的丁柯。哪怕是面对初级**圣,也至少有六七成的赢面。以它九级颠峰。第三次天劫没有渡过的实力;确实很难对丁柯产生实质性危害。

  听到了柯给出这样的许诺,这头鹰王陷入了沉思当中。不久后,它就有了选择。对它来说,目前最严峻的事情,自然是即将到来的天劫。如果能借这个机会成功渡过。任何代价都是值得付出的。

  鹰王从高处落下,停在丁柯身旁。第一次以妖识和丁柯进行意识交流,只听它道:“如果一个主仆契约能够百分百帮助我渡过天劫,我就答应你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在外人面前,我们还是盟友关系。”

  鹰王作为一头实力强大的妖兽。同样有着自己的自尊。因此对于这种面子问题,看得倍加重要。自然不愿意在人前人后被看作仆人。

  丁柯听它提出这个条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事实上,他需要的也确实只是一个盟友,而不是一个听话的仆人。

  当下笑道:“这个要求毫无冉题。事实上,作为我的手下,只要你没有二心,得到我的尊重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两人达成这份默契,接下去的问题就好办多了。在丁柯亮出真灵液之后,一人一兽之间很快就达成了血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盟友。

  在和丁柯深度交流之后,这头鹰王越领悟到了柯的与众不同之处。

  它现,在丁柯的身上。有着太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比如说,年纪如此之轻,居然已经拥有这么强横的实力。比如说,丁柯的法域境界。竟是它生平从未见识过,就连十一级**圣,在法域方面,恐怕都的甘拜下风。

  丁柯倒是没有什么大惊小怪。而是笑问道:“伙计,我想总得给你取个名字吧?对了,我该叫你什么?”

  那头署王以妖识交流道:“就叫我大羽吧!”

  丁柯念叨了两遍,哈哈一笑:“这个名字不错,琅琅上口。”

  此时丁柯又回到了悬崖之上。望着天来河水恢复原来的状态,又复滚滚东去,不禁感慨道:“天地自然之力,不可逆转。即便人力再强,能改它一时之态,也终究是难以持久。大瀑布,终究还走向下,大河之水,终究还走向东去。”

  他先前在大深布下,领悟了第三重玄奥,也就是“千重巨浪”让大瀑布为之逆流,这逆天之举。终究只是一时风骚罢了。

  大羽却是暗暗呕舌,在它看来,能让大瀑布则盯农绝对是洋天无比的事了。要让大瀑布不向下,大河心叭小向东。这就不是人类或者它们这些妖兽所能办到的了。

  也许,只有神才能有这样夺天地造化的能力吧?

  “主人,你先前所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啊?实在是太震撼了。如果每一个人类都像主人你这么厉害,我想在星辰大6早没有我们妖兽的生存土壤了。”大羽也是感慨连连。

  丁柯微微一笑,回道:“这是我最近练习的一门法诀。玄奥重重,我这也只不过是刚刚登堂入室罢了。”

  交谈片玄,丁柯自言自语道:“我在这里耽搁了好些天了吧?也该上路了。”

  “上路,去哪?”

  “去帝都。”丁柯简洁而明了地给出了答案。

  大羽为了讨好丁柯,忙献殷勤道:“此去帝都,路程还有一些,不如让我出点力气。载主人一程,如何?”

  丁柯的脚力虽然不差,但终究是两条腿走路。如果要急赶,则耗费太多法力。如果有大羽全程载送,倒是一个很美妙的提议。

  “既然如此,那我就偷点懒了。哈哈。”丁柯倒是乐在其中,并不客气。当下一振身体,直接冲上去,婆在大羽身上。

  大羽身为妖兽,体格庞大,承载丁柯一人,丝毫不显得拥挤,反而是轻轻松松,十分写意。

  为了在丁柯面前卖弄一下,大羽长吟一声,直刺云霄。度飞快。如同风驰电掣,丁柯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在天来河上空,沿路飞行,感觉相当奇妙。丁柯享受着这美妙的旅程。

  天阳帝国的帝都,名叫圣西罗城,是以帝国代皇帝之名命名。

  此时的圣西罗城,局势外松内紧。明着看上去是波澜不惊,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随时都有可能演绎为大风暴。

  米洛家族最近十分郁闷,比亚迫领地的事情,更让他们这种郁闷展到了极点。再接到通知的时候,米洛家族上上下下简直是难以置信所生的一切。可是狼狈逃回家族的米洛野,却证实了这件事的千真万确。

  此役对米洛家族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一口气死掉四五名法帝,即便是高手云集的米洛家族,也经不起这样的耗费啊。

  接二连:的碰壁,接二连三的伤亡。让米洛家族真正意识到,一场潜伏的危机,正在朝米洛家族袭来。

  除了远在怒炎之领的家族一号人物米洛抗天回不了帝都之外家族其他高手,几乎同时回到了家族总部。没有任何条件,也不许有任何推脱。在接到家族高命令之后,纷纷赶回家族。

  此时帝都自然由三**圣之一的米洛战天主持。而事实上,米洛战天也是米洛家族的现任族长。凭借族长名义和三**圣的威严,米洛战天在家族的地个和威严,甚至要过一号强者米洛抗天。

  在他的召集下,一场家族内部的秘密会议紧急召开。参与的人物。没有一个在十级之下。

  大堂之中,米洛家族十几名强者。个个面色凝重,显然都已经知道了生在比亚迪领地的惨案。

  米洛战天的面容严峻,一对鹰眼射出森寒的光芒,让人望之生畏。

  而米洛野因为使用血炼之术。身体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内伤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因此坐在椅子上,多少显得有些精神不振。不过从他的表情上,却是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虽然,放弃家族成员,之个人逃跑看上去有些不厚道。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这也是唯一的聪明选择。换作在场任何一人,恐怕也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此他们也无法鄙视米洛野。

  更何况米洛野在家族的地位。几乎已经是三**圣之下的第一人,家族的未来传承者。

  “野儿,你不必讳言,将当时的情况再说一遍吧。”米洛战天忽然淡淡开口。

  米洛野点点头,依然没有任何喜怒。将当时的情况又叙述了一遍。说到“逆天长老”这四个字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了下去。

  现场这些个级强者,听得毛骨悚然,暗自庆幸。想想如果换作他们去比亚迫领地驻守的话,恐怕眼下的命运,已经不用再说了吧?

  当时他们还羡慕米洛松等人,觉得他们到外头去,油水多多。待遇丰厚。现在看来,那绝对不是什么值得羡慕的事,相反,反而应该庆幸才是。

  米洛战天环扫四周,察言观色。显然猜想到了部分人的心理所想,轻哼一声,扬声道:“各位。如果此时此亥你们还在心怀侥幸的话,也许敌人下一次的屠刀,就要砍在你们的脖子上了。警钟已经敲响。难道你们还没有任何警醒的觉悟吗?如今的局势,不夸张地说,米洛家族已经到了一个可能关乎存亡的关头了。而最可笑的是,直到现在,我们甚至连谁在和我们作对都不清楚。”

  这时候有名颠峰法帝接嘴道:“族长,在比亚迫领地,能够和咱们米洛家族掰手腕的势力,似乎屈指可数吧?你说会不会是奇恩家族在暗中捣蛋?”

  米洛野原先倒没有什么情绪。一听这话,忍不住道:“奇恩家族?那只不过是闻风而逃的蝼蚁。

  他们还不配和米洛家族作对。诸位。能够在我和米洛松面前装扮成逆天长老而不露馅,这绝不是一般的存在。”

  这话虽然有些狂妄,但也并不是毫无道理。在场除了族长米洛战天之外,倒是没有谁会自认为比米洛野更厉害。倘若事实真如他所叙述的那样,那么对方的来头,确实大有文章。

  米洛战天却是想到更深一层,只听他道:“有件事想必大家还记的。三年前,逆天长老带着米洛奇等人,前去怒炎之领公干。结果这一去,再无音。成为一桩迷案。依我来推测,这件事多少有些前后关联。”

  一名家族成员忽然道:“族长的意思,莫非这前前后后的敌人,都是同一股势力?”

  另一名家族成员却道:“我倒觉的。咱们不能忘了星罗商会。既然在比亚迫领地和星罗商会争地盘,那么整件事,为什么不能把星罗商会也考虑在内呢?”

  米洛战天肃然道:“我不是没有沁旱罗商会二可是根据家族的情报。星罗商会根本没有邱圣。其实力,最多与咱们米洛家族在没有三**圣的情况下持平。换句话说,星罗商会并没有让米洛家族在比亚边领地的势力全军覆没。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是星罗商会的话,即使他们具备这实力,也断然不会愚蠢到将教会的势力也得罪在内

  不得不说,米洛家族很自信。一是对本身实力的自信,二是对自身情报能力的自信。正走出于这样的自信,他们将星罗商会排除在整个事件之外。

  可是换个角度想,米洛家族在比亚边领地全军覆没,最大的受益者。却恰恰是星罗商会。

  这难道仅仅是个巧合?米洛战天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星罗商会都不具备那样的实力和勇气。也和星罗商会一向的行事风格大大迥异。

  想象力丰富的人,已经将念头转到了怒炎之领。想想三年前那桩案情,再想想前不久炎阳城的行刺案。一件叠加一件,纷至沓来。就好象一个接一个的浪头不断打来,到最后却全部聚集成一股激流。

  而推动这股急流的幕后黑手。很可能是同一只。

  这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件事,想起一个无法忽视的名字。那个象征着一段历史,一段光辉岁月的名字。

  一雷丁家族!

  归根到底,这件事的源头还得从三年前那六副地图残本说起。正是雷丁家族那个秘遗古堡的传闻,掀起了一个风浪的开头。

  接下去,事情是源源不断而来。到最后,到底是谁在背后捣蛋,仍旧没有头绪,但事情却慢慢变得明朗。

  确实,有一股暗中势力,在针对教廷。针对他们米洛家族。这股势力的强大,绝对不容低估。

  能让米洛逆天突然消失,能瞬间全灭比亚迫领地的驻守代表,这份实力,已经足够对米洛家族产生威胁。

  米洛战天望着众人表情,知道大家心里所想。也是不避讳什么而是直言道:“各位,想必你们此时都会想起雷丁家族。是的,根据教廷和我米洛家族的层层推断,这幕后的黑手,很有可能是雷丁家族的余孽。借助那秘遗古堡的名义,在背后兴风作浪。如果是明看来,教廷和我米洛家族绝无道理去担心。可是这雷丁家族的余孽,却是十分狡猾。到现在连头脸都不露。让人根本无法捕捉分毫。不得不说,这样的敌人,才更可怕。”

  米洛野生平很少服人,但是对于那天装扮成逆天长老的人,却是多少有些敬畏。他分明感觉到,在那个人的身上,有着和三大长老同样强大的能量,有着可以取掉他性命的绝对实力。

  这样的人物,如果潜伏在暗处。那绝对是相当可怕的。也绝对是任何强者的噩梦。

  在整个米洛家族,除了抗天长老拥有成熟法圣的修为,可以无视对方的存在。其他人,包括眼前的族长米洛战天,也未必能在对方面前讨到什么好处。如果对方一直信奉暗中出手的准则,那么这对于米洛家族来说,真是一件值得再三提防的大事。

  现在的问题就是,对方会否来帝都,会否直接潜伏到米洛家族的老

  来

  当然,米洛野并不会在这种场合下。公然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志气。眼下米洛家族的士气多少有些低落。他若再泼冷水,保不齐会影响到大家的斗志。一旦意志消沉,心气不旺,恐怕更易为敌所乘。

  “族长,那雷丁家族,四十年前不是已经全灭了吗?即便有一些余孽,也不应当有这么强的实力啊有人多少还是有些不解。

  米洛战天叹道:“米洛家族的嫡系子弟,老老少少要么被当场格杀,要么被投入所罗门狱。据说当时留了一个五岁幼童,在卡夫卡主教手里。不知道后来如何。但一个小小幼童。家族血脉被废,显然也兴不起什么风浪。这事显然不会是雷丁家族的嫡系所为。应该是当年那些死士死忠的追随者。要知道,雷丁家族虽然可恶,但在怒炎之领还是有很多死忠的。这么多年来,怒炎之领也是最让教廷和帝国高层头疼的一个地方。”

  “这就奇怪了。雷丁家族当初鼎盛的时候,同样被教廷所灭,如今就算有些余孽,按道理也不该有这么多事端啊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是当时的矛盾焦点,一个缺乏必要的关注。根本没法比。对付雷丁家族前,教廷摸清了雷丁家族的所有牌。现在的问题是,连敌人到底是谁。都摸不清,更别说摸清底牌。如果局势完全明朗化,问题也就不成问题了。

  米洛战天说完这些,又道:“不过大家不必太过紧张。只要提高警惧即可。这段时间,也避免单独外出。家族一切事宜。该收缩的暂行收缩一下。这不是惧怕对手,而是战略上的调整。毕竟那句老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教廷方面就会有更剧烈的反应。裁决团那些强者。可不是吃素的。”

  教廷这些年给了米洛家族不少好处。也给米洛家族不少精神上的力量。让米洛家族对教廷产生了严重的心理依颍。听说教廷两个字,无异于打了一针精神鸡血,顿时亢奋起来。

  米洛战天交代完该交代的一切。宣布散会。等众人离开之后,又瞥了米洛野一眼,两人交流了一个眼神。都感到一股森然的寒意。

  显然,局势比他们口头上说要严峻不少。很多话当着大家的面,不方便说得太直接,否则家族根基自乱。

  但到了他和米洛野这个层次。大家心照不宣,更加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野儿,你说那人,用的是一把剑?。米洛战天终于开口问道。

  米洛野点点头:“一把剑,绝对的极品战灵器。在我的修炼生涯中。还没见识过比那更可怕的战灵器。”

  米洛战天默然,随即喃喃道:“我得去一趟教廷,找卡夫卡大主教谈一谈

  说完,径直幕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