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王府夜话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19940
  ”颠峰法圣的法域,岂非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十一级的壁垒,突破进入十二级?  卡夫卡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剧烈跳动。十二级强者?若是真有这一幕生的话,那对光明教廷来说。绝对是个灾难。

  那时候,除非神圣教皇亲自出手。否则面对这样一个狡猾而强大的对手,教廷之中。的便是八大巨头,也必然是无可奈何。

  卡夫卡嗫嚅着道:“这件事的背后,会否有那黑暗教廷的因素在内。根据情报,这几起袭击案的凶手,都至少有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颇通黑暗系法术。”

  海皮亚道:“这个问题,我也请示过陛下。他老人家说,现阶段,黑暗教廷的因素可以忽略不计。在星辰大6,懂得黑暗法术的,未必就一定是黑暗教廷的人。就好比懂的光明法则法术的人,未必是神圣教廷的信徒一样。”

  卡夫卡若有所思道:“若是没有黑暗教廷的黑手,这事倒稍稍好办一些。天阳帝国的局势已经够乱了,若是再插入黑暗教廷这只手,局面恐怕会失去控制。”

  海皮亚点头道:“帝都现在的局势。稍显稳定,我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明天我就出,暗中调查这件事。眼下的情形,明刀明枪很难将这只狐狸引诱出来。惟有以暗对暗,或者可以找到一些线索。若是对方不怕死,潜入帝都。我相信卡夫卡阁下应该可以搞得住吧?”

  两人都是颠峰法圣,也不存在谁看不起谁的问题。对各自的实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也好,这边的事。由我亲自主持。怒炎之领那边。还得海皮亚阁下去坐镇比较妥当一些。帝隆长老虽然实力强大,在细微之处,还需海皮亚阁下你去把握。”

  两人形成了这份默契,也不再多说什么。交流片刻,海皮亚也便。

  卡夫卡这才让属下把传唤的人叫上来。

  来人一共有三人,都是清一色帝都的生意人,而且都是生意做得很大的那种商贾巨头。

  虽然在帝都倍有面子,算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物。可是被教廷主教卡夫卡传唤,他们绝对不敢不来。而且必须是第一时间赶来,赶来的时候还得顺便陪上笑脸。

  三人听说是卡夫卡主教要见他们,真是又喜又惊。要说天阳帝国的第一号人物,不是帝国皇帝,也不是哪个亲王,而是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红衣大主教。

  “参见主教大人。”三人当中。一个矮胖商贾最为精明。率先一步说道。另外两人见他如此,也都醒悟过来,连忙施礼。

  卡夫卡微微一笑,摆手道:“不必拘礼。今天急匆匆把三位请来,多少有些冒昧,还请三位多多包涵才好。”

  “呵呵,主教大人这是说哪里的话。能够前来拜见您老人家。实是我们这些市井之徒的荣幸。主教大人要是太客气,我们反而更加不自在了。”这位不愧是商贾,说起话来很是中听。

  卡夫卡面上堆笑,点头道:“好。既然三位如此深明大义,本座也不矫情了。这次请三位来,实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三位。”

  听到卡夫卡主教说起“请教”二字,三人都是有些惶恐,连说不敢。本来刚刚坐上凳子的屁股,再一次离开凳子,欠着身站了起来。

  “呵呵,请坐请坐。三位不要误会,本座绝无恶意。只是想向三位打听一个。人。这个人与我教廷生了一些纠结误会,”卡夫卡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显得和蔼可亲。

  毕竟教廷威名在外,震慑力太大了。如果把话说愕太雷厉风行。没准会把对方吓着,反而适得其反,得不到有利的情报。

  不过即便他如此做作,这三人还是有些惊疑不定。额头开始冒汗。他们都是聪明人,一听这事。就知道和教廷有什么恩怨纠缠,否则绝不会动这么大干戈把他们都叫来。

  作为商人,他们只想做生意赚钱,绝不愿意牵扯到任何恩怨纠缠当中。尤其是像这样与教廷有关的恩怨纠缠。

  这可是弄不好就要丢脑袋的事,谁愿意摊上这事?

  那矮胖商人赔笑道:“主教大人。小人是圣西罗城的一介商贾,对于各种恩怨向来很少过问,也从来没有任何主观倾向。对于教廷,更是绝对敬重。却不知主教大人想打听谁?若是小人知道,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另外两人虽然鄙视他,好话都让这家伙说尽,让他们显得有些理屈词穷似的,不过此时他们能做的,也只能是附和了。

  “嗯,三位身世清白,我们教廷也是一向有耳闻的。这次的事和三位无直接关系。只是这个人,恰巧和三位都有些生意上的往来罢了。此人名叫雷震。是一群屠蛟猎人的脑。不知三位可有印象?”

  “雷震?”矮胖一愣,要说这人。他还真有印象,和他确实有不少生意来往,只不过交情也只是停留在这个层面上了,并无任何私交情分。

  “怎么,你们不认得此人?”卡夫卡沉声问道。

  “认得认得。只是没想到主教大人问的是他。若是其他人,我未必有印象,此人却是个了不起的强人。和小人做了不少生意,从不含糊。倒是个爽快人。不过此人似乎自持身份,与我这小商贾似乎不屑结交,因此说来,实际交情倒是让主教大人笑话了,几乎是等于没有。”矮胖商人说道。

  卡夫卡又望向其他二人,得到的回答也都是类似。

  “回主教大人,这雷震与我们也有些生意往来,只不过那也是至少三年前的事了。我记得近两三年。这家伙一直没有光顾我的生意。有人传闻,他和他的屠数猎人队伍在一次冒险中。已经丢掉了性命。

  也不知道真假。按说以他那样的修为,一般很少会把性命丢掉的啊。”

  这位的答案,让卡夫卡多少得出了些新鲜的东西。

  “这么说来,雷震最后一次光顾你们的生意,都是三年拼了?”卡夫卡耐心问道,“你们好好回想一下,这个时间是否会记错。”

  那矮胖商人道:“具体的时间小人确实记不清了。但在我”一边沉思,一边说着,忽然。矮胖商人猛地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对了,我记起来了。当时他来我店里,问我是否有怒蛟之血出售。”

  “怒蛟之血?”卡夫卡心头一动。追问道,“他还说了什么?你再想想,若是能提供更加有利的情报,本座必有好处许给你们。”

  矮胖子一边挠着硕大脑袋,一边回想,喃喃道:“记得当时我还跟他说笑。说他是屠蛟猎人,怎么反而问我要怒蛟之血。

  一般情况下,是我们这些批商收购他们的战利品才对。他当时听了我的话,也没表示什么只是笑了笑。并告诉我,若是能提供十一级的怒蛟之血,他必有重酬答谢。”

  “后来呢?后来还生了什么?”卡夫卡连续追问道。

  “后来?后来就没有下文了口那雷震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当然,我也从没收购到十一级的怒蛟之血。”矮胖商人松了一口气,瞥了卡夫卡主教一眼,想知道他的回答是否让主教大人满意。

  卡夫卡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也没有表示什么喜怒。而是沉思了片刻,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二人:“你们呢?可想起最后一次见面的细节?”

  另外一个老耸商人捋着胡子,点头道:“说起来,雷震那时好象也问我要过怒蛟之血,当时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并未在意。而他虽然问这样的话,但看情形似乎也不是很急切。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想想,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具体的时间,就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到底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能不能确定?”卡夫卡还是不甘心。

  剩下那名中年人忽然道:“我想起了一个细节!我记得他最后一次来我店里,当时店里很多人都在讨论怒炎之领的六份地图残本之事。我记得雷震还说过一句什么。好象他对那地图残本很感兴趣。问了几个问题。当时店里的人见他实力强大,还有不少人拍他马屁,着实交代了不少

  卡夫卡眼中异芒一闪:“你确定这些记忆准确无误?”

  那中年人点头道:“准保没错,就是那次了。当时帝都流传着这个传闻,说怒炎之领有六份地图残本。事关某个神秘藏宝之地。好象和”和某个家族有关的秘遗古堡

  “雷丁家族。”卡夫卡淡淡道。他知道这人在他面前不敢提及雷丁家族的名号,因此主动提出,也算是免去一些尴尬。

  那中年人忙不迭点头道:“对对对,确实是这样。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算起来,应该就是三年拼了。”

  卡夫卡点头道:“照你这么说,确实是三年前的事了。那雷震当时有什么表示,有没有表露出前往怒炎之领的意思?”

  “这倒没看出来,当时有很多冒险者都跃跃欲试。像雷震那样的人。善于隐藏想法小人实没看出来他的内心所想。只是他当时那么热心询问,料想应该有所心动才是吧?”

  卡夫卡叹了一口气,又问道:“此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吗?”

  那三人都是搜肠刮肚,无论怎么回忆,都无法给出更多的资料了。卡夫卡料定三人再无新鲜的东西,笑道:“好,虽然这些情报不是让人十分满意,但总算让本座看到了三位的诚恳态度。你们知道的,教廷喜欢像你们这样的厚道人。人来,每人赏金币十万。”

  三人万没想到,只是叫来问几句话。居然有十子金币赏赐。这可是他们打破脑袋也没料不到的。

  原先,他们被叫唤来,还是一肚子的疑问兼忐忑,生怕是哪个地方的罪了教廷,弄不好可是杀生之祸。

  听说有赏,:人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惶恐,忙谦逊道:“主教大人厚爱,赏赐却是不敢领受小人等也没有什么功劳。哪敢,”

  卡夫卡笑道:“有功则赏,这是教廷的准则。三位不必推脱。若是推脱,以后谁还敢为教廷做事呢?有功领赏,这是启示后人多多为教廷效力嘛。”

  三人见卡夫卡主教大人语出至诚。也不敢过分推辞,搓着手掌在那憨笑,纷纷说着些客气话。

  卡夫卡又道:“三位,在这里本座还有一事相托。”

  “主教大人请吩咐。”这三人受宠若惊,此时已经俨然成为卡夫卡大主教的忠实拥戴者,莫说主教大人说的口气让他们舒服,就算是卡夫卡主教大人放个屁,他们也必然说是香的。

  这就是大人物的魅力,单靠气场和人格魅力,也能征服像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并在一次交往过后成为死忠。

  这三人此时俨然已经把自己视作教廷一派的人物。

  “三位贵为商界巨子,在帝都商界有着不少的眼线和人脉。若是有机会,可以私下代本座打听一下雷震此人的消息。若能得到他的人脉关系则是大善。只要最终的消息有利,本座另外还有行赏。金币钱财不是问题,若是情报有用,教廷的灵药功法,甚至是神圣祝福,本座都不会吝惜。”

  这一席话,听得三人血脉贲张。要说钱财,作为帝都有名有望的商人,他们对金币并不是十分在意。

  倒是教廷的灵药功法,乃至神圣祝福,这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以他们三人的社会地位,想要获得这些东西,原本是痴人说梦。可眼下。卡夫卡主教大人却亲口给下了这份许诺。

  不就是打听个人么?虽然是雷震这样的大人物,可是只要用点心,多去留意,他们自信还是能够打听到些许端倪的。

  得到这些东西事若真能为卡夫卡大人排忧解难,这份荣耀背后所取得的交情,必将可以让他们受益终身。

  看着三人跃跃欲试的神情,卡夫卡知道他的诱饵已经撒下去,并且已经让对方大感兴趣。接下去就看这些人的本事了。

  当然,他还有补充的地方:“记住,这是私下的托付。本座不希望搞得大张旗鼓,让满天下都知道这件事。”

  三人都是聪明人,忙点头承诺道:“主教大人放心,我等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我们打听是我们自己的立场,绝不能把主教

  面对这样的明白人,卡夫卡也不必赘言太多,心领袖会地笑了起来:“好说好说,那就有劳三位了。还请你们多多费些心思,不要拖的太久才好。一有消息。立刻来禀报。不管成与不成,奖励都有。只是一个厚薄程度而已。”

  索性趁热打铁,好让这三人多用些心思,免得他们敷衍应付。

  三人带着惶恐和担忧前来,却是兴高采烈离去。这一天的行程,真可谓是梦幻一般。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近距离和卡夫卡大主教交谈的机会,而且还能让主教大人托付他们一些事情。这让他们走路的腰板也直了许多。

  “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心为主教大人办好这件事。”一路上,三人暗下决心,纷纷在心里暗暗誓。

  夜已深,皇城当中的潘王府中,夜间巡逻的卫兵们仍不敢放松警惧。目前帝都的局势,外松内紧,作为辅佐朝政的亲王之一,潘亲王在皇室的身份现在也极度敏感,因此王府的防卫工作,也是王府兵卫们的工作重心。

  当然,在皇室各大亲王当中。潘亲王的实力,确实是毫无争议的第一。不管是手下养的高手数目。又或者是私人武装的精锐程度,都可以说是所有亲王当中当之无愧的翘楚。

  不说别的,单单是他手下的一号人物,就不是其他亲王所能比拟的。

  众所周知,潘亲王手下头号死忠法比奥先生,六年前就已经是一个。**圣。也是皇室当中唯一那名法圣。

  在天阳帝国,曾经有八**圣的传闻。这法比奥能够名列八**圣之一,据说排名还比较靠前,其实力之强,可见一般。

  也正因此,潘亲王在帝都的帝位之争当中,即使被人牵制,无法登基。也绝不会被排挤出帝都,因为他有他的底牌。

  此时的潘亲王,正在一间厅堂里,侍奉着一个高贵的女子。也是当今天阳帝国的皇太后,乃是潘亲王的生身之母。

  “母后,眼下帝都局势混乱,您县为一国之母怎好在深夜驾临孩几府邸。应当是孩儿去宫中求见母后才对。”老皇没有去世前,潘亲王在所有皇子当中,是最受皇后喜欢的一个。

  不为别的,只为潘亲王是皇室当中少有的一个励精图治的年轻人,一心挂系着帝国命运,将帝国利益皇室利益放在心头的皇室子弟。

  单单是这一点,也让潘亲王获的了不少美誉。帝**政两界,私下里对潘亲王推许的巨头,着实不少。

  包括他生身之母的娘家人,也就是当今皇太后的娘家纪家。纪氏作为帝**界寡头,掌握帝**权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在帝国当中可谓是资历丰厚,势力盘根错节二影响力遍布全部。

  皇太后的兄长纪允,更是帝**界的一把手。属于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帝国震三震的人物。

  若非军界的二把手与他互有牵制。只要纪允开一句金口,当初多名皇子夺位的时候,大可让潘皇子脱颖而出。

  即便有着牵制,纪允当初也有过借助自己军权,帮助潘上位登基的念头。只不过潘的智囊团经过反复磋商,反而拒绝了这个提议。

  他们认为,在目前这个局势下,作为一个辅佐政事的亲王,反而比帝国皇帝有利,更方便他行事。

  这里边的道道。学问多多,军界的人物大多粗疏,一时间很难明白这里边的奥妙,还以为潘临危芶免,不敢担当大局。

  最后还是皇太后出面,两方面疏通,总算才把纪允那边的思想工作做通,让纪允明白他潘亲王之所以要做亲王而不登基的奥妙所在。

  皇太后与潘之间,自然是属于同一个阵营,因此在他们之间,也没有那么多试探性的问答。

  皇太后听潘如此说,却道:“眼下的情形,你进宫的一举一动,反而容易被人盯上。我来你府第,借着看望孙子的名义,多少可以避开一些耳目,也有说法。”

  原来潘亲王此时早已结婚生子,膝下已经有二子一女。这么一来。皇太后前来看望孙子孙女,于情于理都说得通。

  “母后深夜造访,应当是有什么要紧事吧?”潘亲王在母亲面前也不矫情。

  “想来你也得到了情报,比亚迫领地的事情,都有耳闻了吧?”

  “孩儿确已得到情报,米洛家族这次吃亏不却是个哑巴亏,有苦没地方到。没准这会儿,米洛战天正向卡夫卡主教诉苦呢。”潘亲王提起米洛家族,口气中毫无敬意。

  帝都的势力分布,这么多年谁是哪个阵营都已经很明了,彼此间虚伪客套是有,但暗地里说起对方来。绝对是不会有什么好口气的。

  “你认为这事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精彩的故事?”皇太后悠然问。

  “能让米洛家族团灭的战斗,肯定精彩无比。我已经派人去调查此事。如果比亚迫领地的那些城主们对我还卓忠诚的话,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准确的消息传来。”潘亲王显的神情自若,淡定无比。

  “你很自信。只是这件事,我觉的即便是拉科城主马西亚,也未必能给出准确的情报。我现在想问你。这件事的幕后,到底有无可能存在雷丁家族的因素?”皇太后今晚的问题很犀利。

  潘亲王笑了起来:“母后啊,雷丁家族已经写入历夹四十多年啦!”

  皇太后悠然一笑:“没错,可是你也知道,雷丁家族的图腾却仍然存在于帝国很多子民心中,甚至包括皇室和军政两界的很多人心中。”

  潘亲王神情忽然有些没落,叹道:“只可惜,皇室终究是欠了雷丁家族。雷丁家族,永远是皇室历史上无法抹去的耻辱。”

  皇太后幽幽道:“自古只有臣负君。没有君负臣的道理。雷丁家族固然委屈,但是真正要对付他们的,并不是皇室。这一点。雷丁家族上上下下都是清楚的。皇室处在当时的局面下,也是无能为力。”

  潘亲王默然无语,嘴唇动了动。却是苦笑起来,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