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雷震归来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20242
  安午二人默然了片刻。文是皇太后打破了沉默僵局,只略泄期!“潘儿,众多亲王当中,母后一直最看好你。你父皇驾崩前,沉迷后宫。我已在众多皇子之中暗自观察。当时我便对你舅父提到过,诸皇子之中,能带领天阳帝国走出困境之人,非你莫属。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印证着母后的判断,也从未辜负过母后的期许。”

  潘亲王恭声道:“孩儿万里长征这才刚才走出第一步,余下之路是成是败,不敢相瞒母后,孩儿这心底确实没有多少底气。不是孩儿没有志气,而是教廷的实力,实在太过雄厚。在我天阳帝国盘根错节。要想把它们全盘挖开,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孩儿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完成这个宏愿,虽死无憾。”

  皇太后凝眸望着潘亲王,黛眉轻舒,微笑道:“你有此心,便是成功了一半。眼下局势已经开始对皇室有利,怒炎之领和比亚迪领地接二连三的袭击活动,很明显是针对教廷而来。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帝国各处的有识之士,应该会借助这个机会,对教廷的势力展开袭击。这么好的借势机会,绝不能放过。如果这种袭击能够形成一个风潮的话。举国齐动,恰是我天阳帝国摆脱教廷阴影的最好机会。到时候,即便赶不走教廷势力,也足可捞够足够的谈判本钱,削弱教廷在帝国的地位。当然,最美妙的结果莫过于将他们连根拔起了。

  潘亲王道:“母后所说甚为有理,孩儿必会趁势而举,有所行动。总不能让教廷专心去处理一件事情。要他们多多分心才好。一旦分心。对咱们就越有利。否则教廷如果集中拳头打一个地方,任何坚固的堡垒也会被他们攻破。当年的雷丁家族便是个例子。”

  分散注意力,分散教廷的势力。各个击破,这确实是针对教廷势力的最好部署。硬碰硬的话,没有哪一家势力可以保证能够在教廷的对付下屹然不倒。

  “母后,时辰也不早了。孩儿这就送您回宫。免得到时候宫中又要有人借机生事,大做文章。”

  皇太后的来意,固然是有看望孙子的意思,但主要还是来询问潘亲王对于最近一系列事件的看法。

  显然,她从潘亲王身上得到的答案是满意的。

  临出门时,皇太后又回头看了潘亲王一眼,低声嘱咐道:“潘儿,无论如何,要加强自身实力的培养,惟其如此,才是生存的硬道理。”

  潘亲王恭敬地道:“孩儿明白了,请母后安心回宫。”

  送走母后,潘亲王回到府邸当中。目光悠然地望向东南方向的一簇楼群,心道:“法比奥先生闭关数月。即日即将出关,相信在真灵液的作用下,应当有所突破了吧?”

  “还有雷震先生,离别三年,不知近况如何,真是让人期待啊。”

  三年前,雷震带着三个兄弟来到帝都,凭借丁柯的交代。到真法堂。带上丁柯交代的原话,很快就见到了当时还是皇子的潘。

  两人交谈之下,一见如诚让雷震很快就认可了这个皇室子弟,并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当然,雷震并没有说破他和丁柯的主仆关系。只说有一个叫丁柯的小友,让他带十滴真灵液给潘皇子。

  当初丁柯给了雷震十六滴真灵液。其中三滴是精华版的。另外十三滴是普通真灵液。除了给兄弟三人每人一滴之外,雷震居然一滴未留。十滴全部送给了潘皇子。

  可见雷震对潘皇子的认可程度。绝不是一般的肯定。

  要知道,按丁柯当时的意思。只是送五滴给潘,其余五滴普通真灵液归雷震自己分配。

  当然,潘皇子也对得起丁柯和雷震的认可。丝毫没有怀疑,将雷震引入真法堂,成为真法堂的一名太上长老。

  这种地位上的认可,让雷震对潘的评价更高了一层。经过潘的引见。雷震又结识了法比奥这个十一级**圣。

  两名强者交谈之下,让雷震受益不浅。而法比奥也丝毫不吝啬他个人的修炼心得,在关键的地方点拨了雷震几句,很快就让雷震明白了突破十级狂抬的关键所在。

  而法比奥得了真灵液,洗礼了法域境界,让他原本达到极限的法域空间,再一次获得了新生,竟然产生了新的境界。

  这种境界,让他在修炼的潜力上,更上一层楼。足可支撑到他修炼到颠峰法圣的境界。

  法比奥原先也对真灵液有所耳闻。但耳闻不如实见,真到他手里用起来,才知道真灵液原来如此神奇。

  当下和潘皇子商议,从真法堂挑选出五名法域潜力极高的死士出来。由雷震带领他们去秘密之所修炼。

  务必用几年的时间,取得飞突破。这也是潘皇子培养私人实力的一贯策略,只不过真灵液的出现。让他这个策略可以得到飞的展。

  他们挑选集来的人物,也许不是真法堂里实力最强的,却一定是潜力最高的。其中一名更是颠峰法帝,与雷震不相上下。也是潘皇子期待最高的一位。

  等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也许就是两名法圣诞生。

  成为亲王之后的潘,对于私人武装的培养,更是不遗余力。真法堂在他的扶植栽培下,俨然已经成为帝都头号法师组织。其影响力,甚至过了帝都两大学院,克莱登学院和幻月学院。

  而他本人,看到真法堂不断壮大。内心也是期待无比。他期待着三名法圣同时效力于自己手下的盛况。

  而有着剩平那些真灵液,他完全可以再培养出下一个**圣。目前已经在秘密练的五名死士,除了那名颠峰法帝外,其他四人,虽然短时间内无法攀登法圣台阶,但却都是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

  假以时日,他潘亲王的身边,必将是法圣成群。到了那时候,也就是他潘亲王正式亮出獠牙,露出狰狞一面的日子。

  与教廷一战,势所难免。为今之计。还需隐忍再隐忍。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做亲王,而不愿意登基坐龙椅的原因。

  坐在皇帝的位置上,他就太显眼了。所有的焦点都将聚集在他一个,

  潘在护卫的簇拥下,回到了居室当中。

  忽然有一封密报传来,潘接过信件;却是从比亚迪领地那边来。大体将生在比亚迪领地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至于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这一件事,信中却给不出确切的答案。

  只知道行事一方借着星罗商会的名义,但很显然,对方所展现的实力。完全不是星罗商会所具备的。

  而且星罗商会和米洛家族在比亚迪领地争的无非是些商业利益,根本不用火并到这种程度。

  潘陷入了沉思,将信件凑近火烛,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便在这时,他的心念忽然一跳。蓦地,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惊喜地站了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径直朝花园走去。

  “是雷震先生回来了么?”潘亲王不无喜色地笑道。

  虚空中一阵低笑,雷震的身躯从黑暗中刺了出来,站在了潘身前十几米的地方,悠然看着潘亲王,笑道:“潘亲王,别来无恙啊。三年不见,皇子却成了亲王,这一步棋走得不错嘛。”

  “果然是雷震先生,快请快请。”潘亲王礼贤下士,这是帝都出了名的。

  雷震也不客气,笑道:“三年时间。雷某也算不辱使命,回来复命。当初的修炼计划”基本上已经圆满结束。我提前一步回来,君楚先生明天或者后天会进城。其余四人。仍旧在原地修炼。暂时并不打算让他们回来。”

  他口中的君楚先生,就是当初挑选出来五人当中的那名颠峰法帝,三年过去,与雷震一同切磋修炼。双双突破壁垒,成功进入法圣境界!

  这种梦幻般的突破,却是他们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情形,终于得到了实现。这一切。都拜真灵液所赐。

  潘亲王带着满目欣赏,望着雷震,上下打量,喜出望外道:“雷震先生果然已经取得突破,实是可喜可贺。”

  雷震洒脱笑道:“雷某的资质,能突破到十一级,却是拜真灵液所赐。”

  潘亲王笑道:“不管拜什么所赐。在天阳帝国,法圣的数目,却是个位数的。雷震先生眼下,已是位于修炼界的颠峰。这是雷震先生之福,也是,帝国之福。

  雷震摇头道:法圣固然不可多得,但要说修炼界的颠峰,却还差的远呐!亲王就不要抬举我啦!先不说这些上还有那么几个十二级的老变态,单单是法圣一级,也有颠峰和成熟二阶等我去攀登。现在说颠峰。还早得很。”

  “雷震先生不焦不躁,让小王佩服不已。说起来也是巧合,法比奥先生不日也将出关。相信他这次也应当可以取得突破。”

  话音落下,东南方位那边传来一阵爽朗而苍老的笑声,法比奥的声音悠然传出:“潘殿下,老夫幸不辱命。听说雷震先生回来,已经提前出关。”

  雷震听了这话,心头一动,随即喜道:“果然,法比奥先生又进一层。仍然稳压雷某一头。已是成熟法圣了。”

  法比奥哈哈笑道:“雷震先生就不要谦虚了,你的年岁比老夫年轻了近三十岁,老夫勉强侥幸快你一步,往后,老夫这把老骨头迟早要被你们这些精壮后来人过。这就是后浪推前浪,前浪扑倒在沙滩上啊。”

  这法具奥一向严肃,这时候因为取得了多年所未取得的突破,心情大好,居然开起了玩笑。

  潘亲王这时候应该是最高兴的了,笑道:“二个先生都是小王之幸。不分轻重厚薄,大家志同道合。闻道先后的问题岂足道哉?来来来。小王这就让人备下酒菜,秉烛夜谈。也是一件快事,哈哈哈。”

  眼看两名法圣强者在前面,潘亲王难免有些意气风,只觉得天下事原先十分艰难,而此时多少也现出了一丝曙光。

  丁柯终于来到了帝都的郊外,这一场漫长的旅行,也将暂时告一个,段落。进入一个新的旅程。帝都。这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地方,一个适合强者扬名的地方,一个不适合弱者生存的地方。

  无论如何,丁柯来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已经十分平缓的天来河水,心情出奇的平静。

  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们,正接受着城卫的盘查。毕竟是帝都,对身份来历的盘查会更加严格一些。

  “姓名?”一名城卫盯着丁柯,上下打量着这今年轻人。看着他满脸的风尘之色,倒是不敢轻侮。这样的年轻人,在帝都并不多见。尤其是这今年纪的年轻人,很少有这么成熟和稳重的气质。站在他眼前。仿佛一座山岳一般岿然不动。让人看不出他任何的喜怒哀乐。

  那精湛的眼神中,更是有着一种久经风霜的深邃感。

  “丁探。”此时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的丁柯,并不隐瞒这层身份。

  “籍贯?可有身份证明?”那城卫显然也是盘问老手,顺序清晰,丝毫不乱了章程。

  “大西索科领地加罗城,毕业于枪花阁法师组织。这是毕业证明。”丁柯并不想和这城卫为难。按着正常程序走。

  懒洋洋地接了过去,瞥了一眼。那城卫把东西往丁柯怀里一扔,轻蔑道:“有这些还是不管用,最近帝都人口流动管制十分严格,你得有官方的路引才行。你离开自己的领地。难道没有相关路引吗?”

  丁柯皱眉道:“我离开大西索科领地,已经有四五年了。这些年走难闯北,也走过不少地方,从没听过要什么路引。这帝都,皇帝脚下莫非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那城卫哄笑道:“你既然知道这是皇帝脚下,当然该知道这地方自然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没有路引,你就要花钱买一张路引。瞧你这身行头,应该不像是个缺钱的人吧?”

  丁柯耐着性子,淡然问道:“如果规矩如此,我就买一张。却不知道要多少金币。”

  那城卫没想到了柯这么好说话。以为是个软柿子,心下更有敲竹扛的心思,笑道:“也不要你多,百十个金币,总是要的。你要是肯出五百金币,我可以给你开一张终身路引。让你有生之年都可以出入自女口

  丁柯瞥了一眼四周,见进进出出的人颇多。却没有一个像他这样盘问这么久的,当下哪能不明白这家伙的心思。

  陡然笑了起来,叹道:“咱明白了。你这是讹诈我,对么?”

  那城卫不悦了,叫道:“你这话不爱听。我这怎么能叫讹诈?你出钱。我开路引,这是官方程序。再说。就你这穷酸样,我犯不着讹诈你吧?”

  “那为何这些人进进出出,却没见你去盘问?”丁柯悠然问道。

  “我就见你面生,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觉得你不像好人。买张路引。留个档案,也是免得你以后在帝都作奸犯科。懂么?我说小子。你还是识趣点,别让咱这文明执法搞得不文明。”

  这话说出来,城门边上一个戴着斗篷的老者忽然笑了起来。

  那城卫不乐意了,瞪眼道:“你这老头,也给我过来。”

  那老者走了过来,冷然道:“你是在叫我么?”

  “不叫你难道还能有别人?说说。刚才你笑什刮莫非觉得咱家说话不顶事?”那城卫颇有些架子,显然是这一批城卫的头。

  “你说话顶不顶事老夫不知道,不过老夫是好奇,圣西罗城的城卫军。什么时候变成活强盗了?光天化日下公然敲诈勒索,莫非就真的没了王法不成?”这老头口气颇为严厉,瞪眼盯着这城卫,让对方感觉到一股透彻心底的寒意。

  “你这老儿鬼鬼祟祟,倒会说风凉话。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来来来,把身家姓名报上来。本大人也要查你一查。”那城卫见这老头居然不识相,当起了出头鸟,不由得焦躁起来,一股邪火倒向老头泄起来。

  “怎么,你莫非要检查我的身份不成?”那老头的口气更加森寒了。

  “咋地?难道本大人还没这个职责不成?”那城卫挺了挺胸,叫道。“来啊,把这老头给我架住,好好盘查一下。”

  其他几名城卫蜂拥而来,而没靠近老者身前三米,一道气墙蓦地推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们弹了出去,纷纷摔倒在地。

  丁柯微笑地望着这一切,仿佛看一件与己无关的闹剧一样。直到那老者把目光转向他,才善意地笑了笑,以示感谢。

  “丁柯?”老弃微笑地问了一句,“你叫丁柯么?”

  “正是,老丈听过晚辈的姓名?”丁柯摆出了少年人的谦逊,丝毫不端架子。人前人后做足了表面工夫。

  那老者哈哈一笑:“听过,不单单是听过,而且是如雷贯耳啊。

  老者的口气虽然不无玩笑,但眼中的嘉许却是很明显的。

  丁柯笑道:“老丈真会说笑,想想晚辈只是偏隅小地的一个小小法师学徒,怎敢有辱老丈清听?”

  老者摇了摇头:“不然,不然。有句古访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像你这样的杰出年轻人,名声在外,也不希奇。只可惜这群碌碌之辈有眼无珠,不识尊范。这些家伙的眼睛,恐怕都是挂在裤裆里的,耳朵更是爹娘没给他们长。”

  “老头,你骂人?”那城卫脑见老者露那一手,多少有些惊惧,像他们这样的城卫,说白了就是地头蛇。仗着手里一点小权力,在这里敲敲竹扛,打打秋风,也能吓倒几个初来圣西罗城的陌生客人。见这老者的威严和神通,便知道此人不好惹。没准这回是踢在了铁板上了。

  可是听老头这么讽刺他们,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

  老者傲然一笑:“老夫骂你,却是你祖上积了八辈子德。若不是老夫心情大好,老夫都不屑张一张嘴。更别说骂你。”

  “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那城卫“你”了半天,心下已经先怯了。他们这群看城门的。平日里什么人没见过?哪些是真有本事,哪些是真有权力,哪些是大佬,哪些是草包,哪些惹得起,哪些要小心伺候,他们几句交谈下就会有个清晰的判断。

  眼下的丁柯让他们看走眼,但这个老头却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老夫是圣西罗城真法堂太上长老之一君楚,这个名头,可以让几位军爷枉开一面,放我们一老一少进城么?”老者的口气里,带着三分讥讽,三分恼意,显然是不愿与这些小角色过多纠缠,索性报出家门来。

  “啊?”这招牌一亮,城卫们立刻陷入石化当中,一个个目瞪口呆。顿时全部变成了哑巴,张口结舌说不出半句话来。

  “君,,君楚,太,,太上长老,真法堂?”

  任何一个名称,都足够让他们消化半天,更何况是好几个名称叠加在一起?

  “不错,正是老夫。”君楚瞪着这群小丑,似笑非笑。

  “啊!君楚大人小人有眼无珠。确实是小人有眼无珠。请君楚大人见谅。里边请里边请,”

  先前他们要拦下丁柯和君楚盘查身份,这时候却像送瘟神似的,惟恐这两人不走。

  君楚悠然笑道:“不盘查了?”

  “不盘查了。”那城卫的脑袋摇得比拨浪鼓还爽快,“自己人哪能盘查自己人,没有这一说法。请,请!”

  “不担心我冒充?”君楚口气还是那么云淡风清。

  “不担心,不担心!以大人您的气质,一般人冒充不了。”马屁迭起,阿谀不断。

  “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这位丁柯小兄弟,是我神交已久的人。由我带他入城。你们也没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不愧是君楚大人神交的人,你看这位少爷脸如古月。目似朗星,一看就知道不是泛泛之人。请请,二位爷走好。”

  一边点着头,一边恭送丁柯和君楚进城。见到二人的身影远远离去。这才长长吁了一口气。斜斜地靠在城墙上,全身软绵绵的只觉得提不力气,只是不住地抹着额头上的汗粒。

  太危险了,居然把真法堂的君楚太上长老给骂了,想想今天这颗脑袋能保全,还真是够幸运,回去是的多烧几株香。这全是祖上积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