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乘风而去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20990
  秀是交莱登学院的学员。在学院这么多年,对学院这联出徽的事情还是清楚的。见那加毫不犹豫地拉响最高警报,这才知道事态不妙。拉着丁柯的袖子,示意丁柯快走。

  丁柯拍了拍丁秀的肩膀,示意不必担心。

  而马琼导师此时,却若有所悟地叫道:“丁秀,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你哥哥,赶紧叫他投降认输,争取学院宽大处理。在护法团面前,没有人可以在克莱登学院撒野!”

  这话明着是威胁,其实是提醒丁秀,不要试图和护法团作对。在护法团面前,惟有认输才有可能保住性命。越强硬,下场就会越惨。

  丁秀心知马琼导师是好意,可是她却知道,哥哥的性格,绝不是临阵退缩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绝不可能选择退让的。

  邓加咆哮道:“马琼,你给我滚回导师处,回头再给你清算一下连带责任。”

  马琼没想到邓加居然如此失态,冷眼盯视着邓加,终究还是忍气吞声,对三年级学员瞥了一眼,随即选择离去。

  克莱登学院的护法,瞬间来了十几个。看身手,个个都是最少颠峰法尊的大高手。不少还是十级法帝。更有一个颠峰法帝也粉墨登场。

  丁柯哈哈大笑:“还真是看得起我啊。邓加副院长,这么说来。你是没有胆识接受我正儿八经的挑战了?”

  邓加冷声道:“今天你有命出去,再提什么挑战的事吧!”

  随即一挥手。那些护法纷纷围拢上来,将整个斗武台围住。

  罗蒙见机叫道:“所有的学员听好了,都给我滚回宿舍去。谁留在这里。就等着安处分吧!”

  这些学员见学院动真格了。连学院护法都出来了十几个,知道事态严重,哪还有什么看热闹的心思。只希望不要引火烧身。胆小的已经提前溜号。

  丁秀握着丁柯的手,却是更紧了。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但她却不害怕。她觉得,只要哥哥在身边,那就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可害怕的。雷丁家族的子弟。从来不用惧怕谁。

  丁柯像是看一场闹剧似的,看着这一幕:“真没想到,堂堂帝国第一学院,竟然如此令人失望。到底是学院徒有虚名,还是你们这些管理层尸位素餐?一个有着千年底蕴的学院。就这么点风度?”

  随即转过头对丁秀道:“阿秀。你看,你选择退学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丁秀见哥哥到现在还谈笑自若,不禁对哥哥又多了一层佩服。说实话,她还是有些小紧张,可是看到哥哥这么镇定,她的心态也跟着放松了。

  邓加咆哮道:“护法们,此子贸然闯入克莱登学院,伤我四名学员,毁我学院清誉,罪不可赦。”

  为头的那名十级颠峰法帝表情冷淡。对邓加的添油加醋并没有多大在意,而是阴森森问道:“邓加,你布最高警报,就是为这么一个年轻人?”

  邓加虽然贵为学院副院长,但在这些护法面前,其实没有多少资格摆谱。毕竟这些护法不少都是学院的者宿元老。比邓加的资历高多了。他们有些人在学院一呆就是几十上百年。他们在学院扬名的时候,根本没邓加什么事。

  因此言行之间,并不需要对邓加有多少顾忌。眼见面并只有一今年轻人,他们当中十个倒有九个不痛快。

  毕竟,克莱登学院确实有着千年底蕴,正如刚才这今年轻人说的。一个全国第一的学院。居然在一今年轻人再前布最高警报。这样失态的举动,确实有些缺乏风度的嫌疑。

  这些护法,是克莱登学院的安全负责人,平日里根本不参与学院的管理事宜,而是埋头修炼。只有在学院出现紧急情况时,才会露面摆平情况。

  一般情况下,普通的警报。派两三名护法出来看看就够了。这次邓加鬼使神差的,居然一下子就拉响最高警报,让这些护法倾巢而出。赶到这里的就已经有十几个”还有更多的分布在学院各处。

  而这么大的阵仗,到头来,居然只是因为一今年轻人闯入学院打伤了几个学员。这么点芝麻绿豆般的小事,连警报都算不上,这邓加居然小题大做到这份上。真拿最高警报当游戏吗?

  邓加被这一问,也是有些难堪,却是强辩道:“各位护法,不是我小题大做,而是这家伙实在

  “打住!”那名颠峰法帝声音猛地提高了许多,冷视着邓加。“一今年轻人如果都可以让你们拉响最高警报,那你们这些管理层确实可以通统下台了。记住,最高警报,不到危机时刻不要乱报。这不是玩笑!”

  邓加脸上火辣辣的,这位护法是公然打脸啊。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护法当中,很多人地位比他这个副院长高多了。

  “可是这个小子

  他还想辩解两句,却招来了更声色疾利的呵斥:“我不管你说出什么理由。总之,这事没有下一次。如果再有鸡毛蒜皮的事拉响警报,你这副院长可以不用当了。”

  就跟骂孙子似的一通呵斥后。这名颠峰法帝才把目光移向丁柯,上下打量了片刻,淡然道:“年轻人,来克莱登学院闹事之前,最后先动动头脑。今天你既然来了。祸事也闯下了,怎么交代,说出个所以然吧。”

  虽然恼怒,但护法们既然出来了,事情还得处理一下。说实在的,这名总护法对丁柯的观感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那一席话很有道理。学院的高层确实有些尸位素餐。

  一个有着千年底蕴的学院。确实不该就这么一点风度。

  所以他这番话,也有着挽回风度的那一层意思。这些护法都是老江湖,见丁柯敢单枪匹马来学院闹事,自然有不少猜测。最靠谱的,自然是丁柯背后有高人支持。

  有了这份猜测后。他们更不愿意落下一个缺乏风度的口实。克莱登学院丢不起这脸。

  丁柯微笑道:“这位老先生总算有些风度,说起来,我只是来这里接我妹妹。顺便向贵院下一份挑战邓加副院长阁下如此缺乏风度,三言两语就跟我急上了。引出这么

  那总护法砸摸着丁柯这话。片刻后,点点头道:“你要向克莱登学院下挑战书?挑战谁?”

  邓加这时候不免要渣染一下,忙道:“这小子狂妄得很,说要在学院门口摆个擂台,挑战所有从克莱登学院毕业的学员,只要四十岁以下,谁都可以上台迎战。这家伙是成心来拆台的。”

  那名总护法狐疑地望着丁柯,似是在询问事情真伪。

  丁柯油然笑了起来:“天狙帝国是个尚武的国家,像这种擂台挑战,虽然有些不近情面,但似乎也不是没有先例吧?”

  那名总护法听到这里,总算呕摸出味儿来了。失笑起来:“原来果然是个狂妄的年轻人。我承认你很有胆识。想借我克莱登学院扬名是么?每一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都有不少。也曾有过各种类型的擂台,不过到最后,还没有谁能在克莱登学院全身而退。年轻人,你可要想清楚了。”

  丁柯口气坚定道:“我想得比谁都清楚。事实上,我对克莱登学院千年的底蕴一直很仰慕。我少年时代也一直把克莱登学院看作奋斗目标。只是。在我看来。如今的克莱登学院,已经失去了一个千年名校的风采。我摆下这擂台,从情面上看像是在砸克莱登学院的招牌,但实际上。却是为这千年名校作长远考虑。”

  “哦?”那总护法痛快地笑了起来,“倒是个有趣的年轻人。你这说法倒是头一次听说。原先那些年轻人,无一不是想借我学院扬名的。你却能搬出这么一个大道理来。这么说,今日我们如果和你为难,倒成了以大欺小了。”

  丁柯淡淡一笑。虽然对这些护法并不畏惧,却也不愿意把自己塑造得太过狂妄。而是洒脱一笑,当作是默认了对方的那一席话。

  “我设擂台,可不是为了挑战你们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克莱登学院的歪风邪气,和你们这些老前辈实际上也无多大关系。”丁柯察言观色,已经看出这些护法们与邓加并不怎么合拍。因此适时地见逢插针,大有离间之意。

  “挺会说话的耸轻人嘛。”那总护法也是似笑非笑。转头对邓加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知晓。这种事,我们护法团即便要干预,现在也还不到时候。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连接受这个擂台的勇气都没有。我看克莱登学院也真没必要办下去了。”

  这老儿到也光棍,别人来踢馆砸场子。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冲着自家人一通火。当然,这老儿也并不昏庸,这么做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邓加和几名学院高层都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何言以对。

  丁柯对这总护法倒是好感立增,笑道:“克莱登学院果然藏龙卧虎,前辈的高风亮节小子已经领教了。这次擂台挑战,不管胜负。对各位前辈都绝无冒犯之意。”

  那总护法嘿声道:小子,我们已经不打算今天和你为难,少拍马屁了吧?”

  丁柯呼啸一声,同时嘴里道:小子向来有一说一,从不说唯心之语。值得尊重的人,自当献上适当的尊重。不知自重者,人恒辱之。”说到这里,瞥了邓加一眼,充满了嘲弄之意。

  下一刻,空中一声鹰啸,大羽听了丁柯的召唤,像一把利箭似的从云端刺下,拍打着翅膀在空车打着转。

  丁柯拉住丁秀的手,温言道:“阿秀。咱们走了。”

  说着,不容丁秀分说,拽着丁秀的身体,腾上鹰背。鹰击长空,双翅横斜,向高空直刺而去。

  只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那名总护法见到这等突变,目瞪口呆地望着高空中只剩下一个黑点的影子,若有所思。

  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

  “看样子他确实不是拍咱们的马屁,以他的身手和这灵兽来去如电的身法,咱们这群老家伙,还真未必留得住他。他既然有恃无恐,那也就没必要拍咱们的马屁了。”

  一群护法在那喘嘘不已。而邸加的心情却是随着大明冲上云端的同时,跌入到了谷底。

  邓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丁柯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也从来没有人在克莱登学院撒野之后。还能从容离开。

  可是,眼下这铁一般的事实就生在他眼皮底下,最要命的是,他根本无能为力。

  一干高层目瞪口呆,而罗蒙导师则若有所失地看着云端。那名总护法则是目光严厉地看了邓加一眼,愤愤而去。

  邓加恍惚觉得自己好象里外不是人。

  反应最热烈的。当然非那些尚未散去的学员们。这种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神奇一幕居然活生生出现了。

  在法师界,哪怕你实力再强。也根本做不到乘风而去。即便是天阳帝国第一人卡夫卡红衣大主教,也绝做不到。

  想要飞翔而去,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借助飞行道具;第二种,则就是驾御飞禽类灵兽。

  第一种情况比较常见,但飞行的距离和自由度都有很大限制。

  第二种则不然,只要和灵兽交流和谐,天空之大,可谓是任意朝翔。只是,在星辰大陆,人类法师极少能有收服灵兽作为坐骑的。本来飞禽类的灵兽就少,而飞禽类的灵兽的自尊心,更是其他灵兽所不能比。历史上能收服飞禽类灵兽为坐骑的,虽有记载,但可谓是凤毛麟角。

  单看现在的天阳帝国。这样的人物就找不出一个。就连卡夫卡红衣大主教,也从未看到他驾御飞禽类灵兽。

  相传,还有第三种飞翔的可能。那就是修炼到十二级**皇,而且必须是成熟期的**皇,才有可能单单驾御灵器飞行。

  在整个星辰大陆,修炼到十二级法皇的人物,也就那么两三个。成熟期的,更是据说只有光明教廷的神圣教皇。

  而神圣教皇陛下能否御器飞翔,却一直是个谜。

  可是眼下,他们却看到了飞翔的一幕。

  “太帅了!那个男子,真的只是丁秀的哥哥吗?”

  “是啊,真希望那只是丁秀的哥哥呀!”有

  “像这样的男子,才能将咱们克莱登学院视若无物吧?”

  “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他。”有的女生开始患得患失。

  “他不是说,三天后要在学院门口设下擂台吗?想想真是让人期待哟。”

  “你们说,到时候该支持他呢?还是支持学院的那些男生?”

  这个问题激起了不少纷争。有人说学院利益第一,有人说人家根本不是针对克莱登学院,而是针对学院高层。

  “就是就是。爱学院不等同于爱学院高层。我支持克莱登学院,但不支持学院高层!”

  “没错,学院现在的风气,就是被这些无能的管理层搞坏的。不管怎么说,我支持丁秀的哥哥!他是我的偶像!”

  一时间众说纷纭,热闹纷纷。学员之间都是奔走相告,很快这些八卦就传遍了整个学院,成为头号热门话题。

  丁秀坐在大羽的背上,感觉到无比的幸福和安逸,脑子里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她却一个字都不提,尽情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良久,丁秀才仰头问道:“哥,这些年,你都上哪去了?”

  丁柯笑道:“我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可不少。回头有机会再跟你慢慢细说。阿秀,几年不见,你的修为提升很快啊。”

  丁秀俏皮地眨了眨眼:“先这是哥哥的功劳,如果不是哥哥帮我净化法域,改造身体,阿秀哪来的修炼天赋呢?然后才是阿秀的努力。哥,你现在练到第几级了?”

  她好奇的是丁柯的修为,在她看来,无所不能的哥哥,这么多年不见,修为一定比自己提升得更快。

  “你倒猜猜看。”丁柯乐呵呵道。

  “我猜你至少九级颠峰了。”丁秀认真道。

  “嗯,再猜猜看。”

  丁秀兴奋地问道:“难道哥哥已经渡过第三次法师劫了吗?”

  丁柯点点头,随即往下面看了看,笑道:“第三次法师劫,我确实已经渡过了。咱们下去,我带你拜访一些人。”

  在偏僻处降下云端大羽又重新立在丁柯肩膀上,左顾右盼,神态倨傲,很是神气活现的样子。

  丁秀看着大羽,却是越看越喜欢。

  “哥哥,这是你结盟的灵兽吗?好厉害。”丁秀很想伸手去抚摩一下大羽的光滑羽毛,但见大羽神态凶悍,却又有些不敢。

  丁柯道:“它叫大羽,是我结识的一个好伙伴。大羽,这是我妹妹丁秀,是我最亲的人。你不要凶巴巴吓到她。”

  大羽龇牙咧嘴地冲丁秀做了个怪脸,神情顿时亲近了许多。脑袋蹭着丁秀的一头秀,双腿一振,就跳到了丁秀肩膀上,轻沥了两声。以示接纳丁秀。

  丁秀满心欢喜,赞道:“大羽。你真威风。要是我能有一头这样的灵兽作为盟友,那得多好。”

  大羽最喜欢听人夸奖,性喜戴高帽,被丁秀马屁一拍,顿时有些飘飘然。

  说笑间,丁柯已经问明了“真法堂”所在地。

  “哥,你去真法堂拜访谁?”

  丁秀有些好奇,哥哥这是第一次来帝都。怎么会有朋真呢?而且真法堂据说是皇室权贵操纵的法师组织。

  丁柯还记得,他网毕业时,青树生曾慎重交代过他三件事。第一件事是让他不要意气用事,丁柯虽然没有耳分百做到,但基本上还是没有违背,行事为人都谋定而后动。

  第二件事是多交朋友。少结仇家,这点也无需多提。

  关键是第三点,青树生让他少站队伍。尤其是不能站错队伍。虽然老头当时没有明说,可丁柯如今回头想想。青树生老宗主显然已经噢到一些什么异样气味。

  那句话暗中提醒他不要卷入潘皇子和教廷的纠缠中去。

  虽然当时青树生没有点破潘皇子的身份。但告诫之意却是凿凿。

  可是,青树生老宗主这份厚爱和关切,注定要被丁柯辜负。不是丁柯对青树生不尊重,而是他没得选择。

  作为雷丁家族传人,丁柯要扮倒教廷。唯一的选择就是帮助天阳帝国皇室建立一个强大的皇权统治体系,最大程度上削弱教廷影响。

  出于这样的考虑,他不能不站队伍,不能不和潘亲王这样的人物打交道。即使这种交往只是互相利用,他也别无选择。

  真法堂在朱雀大街最显眼的位置,地处繁华,建筑恢弘大气,磅礴大方,一看就给人一种心理上的震慑感。

  丁柯来到门前,正要开口,那门卫却是问道:“请问这位少爷,是否是丁柯丁少爷?”

  丁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明白了原委。看样子君楚老爷子回真法堂已经交代过。

  果然,得到了丁柯肯定的回答后,那门卫欣喜道:“君太上长老吩咐了,若是丁柯少爷来拜访。不需通传,请直接进去。一路无人敢阻。”

  丁柯笑道:“君老爷子当真是厚爱。你们不怕认错人吗?”

  那门卫笑道:“不怕不怕。君太上长老描述过丁柯少爷的形貌和特征,您肩膀上这头灵兽,别人也冒充不了。”

  丁柯点点头:“如此有劳了。”

  也不矫情,带着丁秀向内走去。一路进去,果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挠。

  走了片刻,早有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长着一副山羊胡子的人,带着两名青衣小厮在前方等候。见到了柯,殷勤地笑着迎过来:“丁少爷,老奴在这里等候多时了,请里边上座奉茶,老奴得到君太上长老的吩咐,一定要善自招待丁少爷。君老爷子已经去见主人,如果主人不忙的话,应当已经快到了。”

  丁柯忙执礼,谦逊道:“老丈不必客气小子不敢当。”

  客套间,以被引到一间豪华富丽的大厅当中。而茶水点心等物,都已经早已备好,品种繁复,花样多多,果然有皇室派头。

  丁柯两兄妹刚坐定不久,门外就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丁柯也跟着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