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试探实力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2      字数:22332
  丁柯却没想到,雷震会出现在此的。雷震一把走了过来,与丁柯来了个重重的拥抱。爽朗大笑起来。

  “雷先生,这是我亲生妹妹丁秀。”丁柯连忙引见道。

  同时对丁秀道:“阿秀,这是哥哥沿路结识的好朋友雷震先生,是”他本想说雷震是个颠峰法帝,但抬头看向雷震深湛的目光以及截然不同的气息,随即大喜道:“雷先生,你突破了?”

  雷震丝毫不敢居功,谦逊道:“说起来全是拜小柯你所赐啊。没有你的真灵液,我这一生也未必有希望突破进入十一级。”

  丁秀暗暗砸舌,万没想到这位豪爽大气的雷先生,竟是一个**圣!

  更奇妙的是,这个**圣似乎对哥哥相当尊重。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雷震,既崇拜。又有些紧张。

  雷震微笑地看了丁秀一眼,也过来行礼道:“雷震见过丁秀姐。”

  丁秀见一个**圣朝她施礼。立玄紧张起来,忙摆手道:“雷先生。我怎么敢当呢。”

  丁柯和雷震都是大笑起来,还好丁柯立刻打起了圆场:“阿秀,雷震先生是自己人,咱们就好比一家亲。彼此都不要太拘束。”

  丁秀秀外慧中,听丁柯这么说,隐隐明白了什么。轻轻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认真地听着丁柯和雷震叙旧。

  丁柯和雷震都有默契,在这耳目众多的地方,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双方都很有分寸。聊了一通后,大致了解到这些年的一些进展。

  丁柯听说雷震已经取得潘亲王的信任,而且被封为太上长老,也是暗自高兴。雷震这颗棋子,算是安插对了。有雷震安排在潘亲王身边。将来便于联络和合作。

  至于潘亲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雷震和他丁柯有另一层主仆关系。而且雷震告诉潘亲王,丁柯是他的一个忘年交。

  说到关键处,雷震也很好奇丁柯这几年的成就,丁柯则是用神识传音给雷震,告诉他这些年的实质性突破和成就。

  雷震听后自然是大为欢喜,很替丁柯高兴。

  又坐了片刻,外头的气氛忽然凝重了许多,大批兵士在门口外聚集。丁柯和雷震都知道。潘亲王亲自来了。

  果然,器宇轩昂的潘亲王,在法比奥和君楚的陪同下,快步走进大厅。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柯跟前,双手伸出,握住丁柯的双手,大笑道:“兄弟,这都多少年了,你才想起我么?”

  一旁的君楚笑道:“殿下,丁小兄弟也不是记不起你。人家早几年可就托雷震给您送了不少好东西。”

  潘亲王和颜悦色,心情大好,点头道:“对,对!到是我这个做大哥的说错了话。

  哈哈,兄弟快上座。哥哥要亲自给你递一碗茶,表示谢意。”

  丁柯肃然,知道礼节不可废。亲王给自己递茶,面子上是体面了。可是那样的话,就显得自己居功自傲,不知礼数了。当下认真道:“潘大哥,你贵为帝国亲王。递茶这种事,小弟可就不敢领受了。再者小弟其实也没有什么功劳。那真灵液,无非就是答谢大哥当初在枪花阁组织升级上的照顾而已。”

  丁柯找到了一个说法,圆了潘亲王的面子,又给了对方台阶下。虽然潘亲王内心知道,这份礼物远远过了他为枪花阁的照顾。不过丁柯既然这么说,足见这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潘亲王越心喜,觉得当初没看错丁柯。

  当初潘亲王看好丁柯的时候。丁柯还是个青涩少年,最多算个潜力少年。而多年时间过去,再出现在他眼前的丁柯,却已经是气度不凡。足可与他相提并论而丝毫没有拘束和紧张,已经有大家风范。

  照这个。度展下去,丁柯绝对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潘亲王是个,很会收拢人心的政客,握住丁柯的手,笑道:“兄弟,咱们明白人不说糊涂话。你那十滴真灵液,对我确实帮助非常之大。可以说价值连城,我怎么答谢你都不为过。当初你我相交,只是彼此客套,你叫我一句潘大哥,今天咱们再度相见,我心下欢喜,不如趁这个机会,你我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丁柯见潘亲王说得热忱,真犹豫间,雷震和君楚等人都纷纷鼓起掌来。

  法比奥更是笑道:“丁柯兄弟。潘亲王殿下看上的人,万中无一。他既有此心,你可别辜负了殿下一片美意啊。”

  这老家伙法比奥,也受了丁柯好处。自然也是愿意将丁柯拉入殿下的阵营中,自然是乐得促成此事。

  君楚的想法也是类似,雷震则是更有多一些想法。与潘亲王结为兄弟,目前来说,绝对有利无害。

  丁柯瞬间也转过引良多个念头。嘴里笑道:“潘大哥如此厚爱,我怎敢推辞。只是有一件事,不敢不告知殿下。当初在加罗城时小弟与星罗商会的拿波伦大哥,也曾结为异姓兄弟,”

  潘亲王笑道:“拿波伦?那也是一号人物,确实配得上和兄弟结交。放心。你我相交。贵在知心,岂可拘束那些俗礼?拿波伦是你的兄弟,那也便是我的兄弟。”

  君楚也附和道:“殿下欲成大事。正需要更多的年轻才俊辅佐帮助。星罗商会一向与我帝国贡献甚大,拿波伦更是新一代商界巨子

  潘亲王微笑不语,执着丁柯的手。走到后堂,命人摆下香案,当即与丁柯焚香结拜,指天立誓,结为兄弟。

  这么一幕,双方的关系又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加亲密一层。说话间。拘束也少了很多。加上双方已经在一起打过很多交道,曾经还联手与鲁尔城的教会打过交道,彼此都清楚对方的立场,话题上也就少了更多忌讳。

  不过双方都没怎么谈到国事,而是聊一些帝都风情。丁秀只是默默听着。当话题说到她头上时,丁柯才适时引见给众人。

  丁秀倒也大方,并没有太过害羞,礼数上也不失风范。

  等丁柯说起丁秀在克莱登学院的遭遇时,君楚第一个叫起不平来,愤愤说道:“克莱登学院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殿下,像秀小姐这样杰出的法师学徒,居然还能在克莱登学院处处碰壁,可见这学院高层如今有多么不像话。丁柯兄弟,帝都也不只克莱登学院一所名校。你若愿意,我与那幻月学院的院长有些交情,即刻就可以给令妹办理转学。”

  潘亲王也是劝道:“君长老话,必能办到。而且幻月学院海纳百川,不择细流。绝不会计较一个人的门第出身,他们更注重效率和天赋。与克莱登学院重门第的风气截然不同。”

  君楚嘿嘿笑道:“想来秀小姐这几年也受了不少委屈,殿下,依我看。克莱登学院既然看不起秀小姐的草根身份,咱们为什么不能帮她一把呢?”

  潘亲王一愣,随即也是笑了起来:“也罢!丁柯是我兄弟,那么丁柯的妹妹,自当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自该享受到皇家礼遇。君长老。回头你帮我拟一份疏,我带给皇帝陛下,不日册封丁秀为长公主。享受皇家礼遇。”

  丁柯一惊:“潘大哥。这如何使得?”

  “使得,使得。没有什么不使得。秀小姐落落大方,天赋出众必可为我皇室争光添彩。兄弟你就不必推辞了。”

  丁柯知道这是潘亲王答谢他的一份厚礼,想想这也对丁秀有利无害。至少有了这长公主的身份之后,丁秀今后的道路会平坦很多。

  “阿秀,还不谢谢潘大哥?”

  丁秀没想到平白无故就成了长公主,忙起身答谢:“阿秀多谢潘大哥。”

  君楚笑道:“不能叫潘大哥。秀姐既是长公主,就该称王兄才对了。”

  众人都是大笑起来。

  随后又谈起丁柯在克莱登学院设擂的事情,潘亲王表示出极为浓厚的兴趣。自然是鼎立支持。

  丁柯在来帝都前,已经打听明白,克莱登学院和幻月学院是帝国两大学院。克莱登学院的高层是亲教廷派,而幻月学院则是地地道道的皇室派。

  可以说克莱登学院这些年几乎成了教廷在天阳帝国的人才培养和输出基地。很多克莱登学院毕业的学子,像阿什利这样的人物,都是直接输出到各地的教会任职。成为教廷的中坚势力。

  事实上,克莱登学院的历史和传统,都与教廷没有多大关系。真正深深打上教廷烙印,也是这几十年的事。

  在克莱登学院,也有不同派系,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倾向于教廷的。比如那些者宿长老,那些护法,他们对克莱登学院高层的倾向就很不待见。这也是丁柯能够轻松离开的一个原因。

  如今,这个,派系分歧,也完全值得利用。

  君楚和法比奥交流了一个眼神,忽然道:“丁柯兄弟,既然你非得去克莱登学院设擂挑战,我觉得有一个人,你更要认识一下了。”

  “哦?”丁柯好奇地望着君楚。

  “我先前就说过,可以介绍秀小姐转学到幻具学院。而幻月学院的院长,则是和潘殿下来往较密的人物。”君楚说到这里便停住了。

  丁柯是聪明人,当然明白君楚的弦外之音。

  “君老爷子的意思是,我适合与幻月学院联手,以幻月学院的名义。向克莱登学院出挑战。是么?”

  君楚投来赞赏的眼光,一拍大腿道:“没错,这里边的学问丁柯兄弟不妨猜上一猜。”

  丁柯沉思了片刻,说道:“以学院的名义设擂,这样的挑战就可以局限在学院之间的交流。不太容易引起克莱登学院背后势力的过分关注。也不会将矛盾过度激化。”

  潘亲王大笑道:“兄弟真是聪明,一猜即中。看样子对帝都的局势有着清晰的把握。”

  确实如潘亲王说的,帝都的局势现在表面平静,其实也只是表象而已。任何一颗小石块投进去,都有可能激起千重浪花。

  如果丁柯以个人的名义挑战克莱登学院。异军突起,势必会引起教廷的关注。这是潘亲王这边不愿看到的。

  而以学院的名义彼此交流,这在帝都两大学院的历史上,是经常出现的事。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丁柯其实也有利。

  至少他不用面对所有目光的聚焦,也不用成为所有矛头的指向。有幻月学院这个背景,大家的目光更多会转移到两大学院的历史纠缠上。

  君楚见丁柯没有异议,兴奋道:“我回头就带你去拜访幻月学院的院长。”

  潘亲王也点头肯:“嗯,既然兄弟已经许下三天期限,此事宜早不宜迟。”

  这边计较安定后,潘亲王下令给丁柯兄妹安排好落脚地,同时设下家宴,也算是为雷震、君楚以及丁柯接风洗尘。

  这么一来,君楚也不必特意带丁柯去拜访幻月学院院长,潘亲王的私宴,正好可以磋商此事。

  让丁柯没想到的是,幻月学院的院长居然是个女子,而且拥有一个,诗意十足的名字,叫作申雪鸣。

  这女子但从外貌和身资来看,根本看不出真实年龄。而修为方面,”的

  誉。

  要知道,在帝都,颠峰法帝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但这申雪鸣却能被人称为法帝第一,足见她的非同一般。

  但看君楚老爷子对她的态度,似乎这申雪鸣的年龄并不算很大,至少在君楚面前,她还是自称晚辈的。这让丁柯更加摸不着头脑。想起克莱登学院那邸加的老气横秋,暮气沉沉。再看这幻月学院的掌舵人,居然如此年轻富有朝气,确实有些反差。

  席再,君楚也不急着介绍丁柯。

  因为私宴的主角是潘亲王。任何人都不能抢了潘亲王的风头。

  潘亲王的私宴一共就设了两席。一席是宾客,一席则是潘亲王本人及其的幕僚。丁柯和丁秀。居然被设在了幕僚一席,可见潘亲王的用心良苦。

  而宾客那边,受邀的不过是九人而已。其中不少都是军政两界的要员,还有诸如申雪鸣这样的人物。

  潘亲王致辞之后,又是一通敬酒,席间只字不提丁柯的事。无论大家对丁柯兄妹有多好奇,他仍旧没有半个字的介绍。

  倒是君楚在私下,和丁柯相谈甚欢,不断介绍着这些宾客的身份。

  而雷震则压根就没出席,因为他在鹰潭镇干了一票之后,他自知教廷不会放过他,因此行事也非常隐秘,从不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连他的三名兄弟,也都安顿在秘密之处,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那些宾客倒也识趣,知道潘亲王招贤若渴,见到了柯坐在主席,虽然希奇,却也不会多嘴过问。只是好奇,这两个人年纪轻轻,怎会有资格与法比奥和君楚这样的大人物共席?

  尤其是君楚和丁柯那亲密的

  宴席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申雪鸣早已经得到了君楚的招呼,也不急着离开,等所有宾客散尽,这才朝君楚这边走来。

  “雪鸣,咱们里边去,一会儿由殿下亲自向你说明。”

  来到会客之处,潘亲王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身后却是丁柯兄妹。

  “申院长小王要向你介绍两个杰出的年轻人。”

  申雪鸣也不敢托大,欠了欠身。微笑道:“殿下看中的年轻人,想必有不凡之处。”

  目光停留在丁柯兄妹身上,也是颇为好奇。

  “丁柯,丁秀,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申雪鸣院长了。”潘亲王热心介绍道。

  随即又对申雪鸣道:“这两位东轻人是一对兄妹,来自大西索科的加罗城。”

  “丁柯?加罗城?”申雪咯眉头轻皱起来,“是枪花阁的丁柯么?”

  丁柯蓦地想起一事,记得上次与拿波伦见面,谈起苏雅曼,说这个。冰霜女如今已经投在了幻月学院院长门下。显然。就是这位申雪鸣院

  了。

  那么她眼下有这样的反应,也就不足怪了。

  丁柯明知如此,当然也不会否认,点了点头:“加罗城丁柯,见过院长大人。”

  申雪鸣脸色泛起些许冷意,淡淡道:“你的大名,我听说过。加罗城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少年。”

  “不敢当,却不知苏小姐在院长大人门下,一切安好?”丁柯免得尴尬,索性自己主动提起。

  申雪鸣听他这么说,脸色稍雾。点点头道:“你能主动提起苏雅曼。足见你的胸襟。嗯,你和苏雅曼的恩恩怨怨,我也有所耳闻。当然。这也不足怪罪。你们少年人被卷入派系斗争当中。本身并无多大过错。这件事就此揭过。况且雅曼自那一败后。自责倒是多过了怪你。毕竟她也知道。是她挑衅你在先,”

  丁柯叹道:“那也是少年时代的冲动,苏小姐如能不责,可见这些年心境大涨,这却是院长大人教导有方。”

  高帽戴一顶过去,申雪鸣脸色也更加和悦了些。

  潘亲王也适时调解道:“申院长,不想丁柯兄弟与令爱徒还有这桩前缘,这也是小王预料之外的。今次把丁柯引见给院长您,主要还是另有一事

  当下向君楚使个眼色,由君楚一五一十地将设擂之事告之。申雪鸣听完后,不无狐疑地看着丁柯。虽然她也听过丁柯的天才之名。可是当初丁柯也就比苏雅曼强那么一点。这么多年过去,苏雅曼醉心于修炼。实力大涨,已是颠峰法王境界。

  这丁柯,难道还能更强?

  设擂挑战克莱登学院,这是申雪鸣一直想干而没有干的事。不是她没有这个野心,而是幻月学院并没有这样天才绝艳的人物,能够担此大任。

  如果设擂挑战成功,对于幻月学院绝对是好事。可是问题就在于,丁柯有没有绝对的实力,有没有绝对的把握。借他幻月学院的名义并不要紧,取胜的话,幻月学院也乐得沾光。

  可是凡事有两面性,万一要是败了。或者干脆就不堪一击的话,那丢人的就成了幻月学院。

  所以申雪鸣有些迟疑。

  丁柯当然知道申雪鸣迟疑什么,微笑道:“潘大哥,可否借你花园一用?”

  潘亲王知道丁柯要展示实力。欣然道:“自家兄弟,不必客气,请!”

  申雪鸣居然毫不迟疑,也跟了过去。她要亲自伸量一下丁柯的分量。而法比奥和君楚等人,对丁柯的实力修为也十分好奇。

  君楚当初甚至还以为丁柯只是个八级颠峰法王而已,但现在他却深深为自己的眼力感到无语。既然敢设擂挑战克莱登学院,修为绝不可能只是八级。可走到底有多强。他这个新晋的**圣居然完全看不出深浅。

  申雪鸣来到花园后,对潘亲王道:“殿下,事关重大,我想亲自试探一下丁柯的修为,冒昧之处,请殿下多多包涵。”

  潘亲王当然要先看看丁柯的意思,见丁柯微笑自若,轻轻领示意许可,这才道:“那就有劳申院长了。”

  丁柯立在花园空旷处,微笑道:“院长大人,不知要怎么试探?”

  申雪鸣道:“我只出一招,不分胜败,只看境界。”

  “行。”丁柯爽快地答应道。

  申雪鸣道:“我主修土元素和水元素,在这花园之中,咱们就切磋一下土元素的领悟。”

  “可以。”丁柯仍旧好说话。“不知可不可以请殿下和诸位前辈先行回避一下?”

  他这个要求比较突兀,但潘亲王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率众离开。

  申雪鸣虽不知道丁柯的用意。却也全然不在意。脚步轻探,在地面画了一个半圆形的弧。

  半弧网成。申雪鸣脚尖一点。丁柯只感觉到地面一阵轻微的抖动,随即他的脚下已经感觉到一股很强的粘力。

  看样子,这申雪鸣的法术方面。和丁柯多少有些类似。丁柯微笑不语,仍旧站在原地。

  申雪鸣道:“丁柯,你如果能够徒步走出这个花园,便算你通过了。”

  丁柯微微一笑,等着申雪鸣继续加力,直到申雪鸣脚尖收回。丁柯知道,已经到了一个极限。

  跟着法诀一引,脚跟在地面暗暗一牵,那流转的大地元素,在丁柯的借势之下,向是清风一样散去。在丁柯的两脚之间不断流逝。

  而丁柯每一脚,都是那样的从容。他却没有朝花园外走去,而是一步一步接近申雪鸣的方向。

  这一回,却轮到申雪鸣脸色一变了。她比谁都清楚。越接近她的身体,她的法力就越强。在这样的情况下,丁柯居然还能如此从容迈步。

  这份土元素的领悟和掌握上。竟已达到了如此程度!

  霎时间,申雪鸣徒然明白,为什么苏雅曼会输得那么惨。

  她也忽然明白,为什么丁柯要请潘亲王他们回避一下。

  敢情人家根本不是害怕失败,而是为她这个院长保全脸面!

  气势蓦地一松,地面恢复平静,两人静静地站着。丁柯微笑道:“院长大人,果然不凡!”

  申雪鸣的目光,却变得复杂起来,缓缓道:“丁柯,你更不错!这擂台挑战,幻月学院绝对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