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册封公主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3      字数:20602
  刁雪鸣对她众番变化,并没有感到夭讨吃惊。而是凝栅暮联仙晏,显然是想从她的表情里捕捉到更多东西。

  苏雅曼默默无语,目光低下看着裙摆,也不与申雪鸣的目光生接触。

  “雅曼,告诉老师,你心中。是否还记恨那个打败过你的人。”申雪鸣似乎不打算让苏雅曼逃避,追问道。

  苏雅曼被申雪鸣的目光追逐着。已经略感不安,而这直奔主题的问题。更让她感到深深的局促。

  “老师”苏雅兽有些难堪地抬起头来,眼中分明已经有些晶莹的东西。

  “告诉老师,这个问题很重耍。”

  申雪鸣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着。

  苏雅曼轻轻抽泣着,伏在桌上,肩膀微微抖动起伏。这是一个她永远也不愿意去思考的问题。

  回想起来,丁柯在那种场合,以不留情面的方式将她打败,毁了她所有的光环,也毁了苏家的一切如意算盘。甚至连哥哥苏亚文的死,丁柯也难逃嫌疑。

  按理说,幕雅曼应该对丁柯恨之入骨才对。可是经过一年的反思。苏雅曼却现,她真的很难生出这种所谓的恨。

  时隔多年,她还记得丁柯的那些话。那些她事先全不当一回事,事后却追悔莫及的警告。

  苏雅曼,你记住。今天一切起因全由你引起。对战台上,你尽管将我杀死,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的!

  丁柯的警告犹在耳畔,苏雅曼确实后悔。她将心比心地想,如果她对丁柯所作的一切欺压,反过来的话,她所作的报复,肯定会比丁柯还过分。

  屡次三番挑衅丁朽,找丁柯麻烦的是她苏雅曼。而丁柯所做的一切。只是忍无可忍的反击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恨他,又有什么意义?说不好听点,那纯粹是咎由自取。与其去恨,还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蒙蔽到那种程度,为什么会那样欠缺理智?

  恨?苏雅曼觉得她不恨,甚至有些感激丁柯。若不是丁柯那一巴掌。苏雅曼也许永远沉沦下去,永远是一个低俗而肤浅的富家千金,被一个虚假的天才光环笼罩着。永远认识不清自己。

  而现在的生活,虽然枯燥,虽然单调,但却是苏雅曼追求的。她明白自己追求什么,她的心智清明,她活出了真实的自己。

  在申雪鸣的强力逼迫下,苏雅曼终于抬起头来。

  “老师,仇恨也许可以让我在短时间内获得更多的动力,但长久而言。也许会让我的心智再次迷失。我好不容易获得一份平静的心境。我觉得这对我的修行很有利。至于那个打败过我的人,我并不恨他,甚至还应该感谢他。他那一巴掌让我短暂难堪,却扇醒了一个真实而清醒的苏雅曼。没有他那一巴掌。也许我现在还只是加罗城的一个傲慢千金小姐罢了。”

  苏雅曼努力平复着心情,将心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这一席话说完,她的心头居然轻松了许多。

  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心情,终于坦然面对,终于敞开心扉。

  申雪鸣长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一个悬在心里的大石头。她看得出来,苏雅曼确实解开了那个心结,解开了恩恩怨怨的纠缠。

  这是一个立志于追求修炼颠峰的人。所应该具备的心境。如果战胜不了这个心魔,追求颠峰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

  “雅兽,你长大了。”申雪鸣感慨万千。

  “老师,我已经二十五岁,在我这今年纪,有人已经开始在法师界独当一面。如果我还纠缠在自己那个小世界当中,又如何对得起老师对我的悉心栽培?”苏雅曼脸上,绽出了智慧的微笑。

  “嗯,雅曼,那丁柯与你同为枪花阁学徒,他比你小吧?”申雪鸣忽然问道。

  “他比我小三岁。”苏雅曼记得很清楚。

  “比你还小三岁”申雪鸣喃喃道,“天才,这才是真正的天才。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法师,却有这样的法域境界。

  不知道天阳帝国有史以来,可曾有比这更妖孽的记录?”

  “老师,你在说什么?”苏雅曼似乎意识到些什么。问道,“那丁柯,他要以我幻月学院的名义挑战克莱登学院?那那他如今的修为如何?”

  申雪鸣叹道:“他的修为,他的修为老师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深不可测。”

  苏雅曼也曾想过,这么多年来,丁柯的修为肯定也会突飞猛涨。虽然她不再有什么复仇之志,可内心深处到底还是有些争强之心觉得她这么多年苦练,即使不能压倒丁柯,至少也可以和他齐头并进。

  可是听老师这口气,似乎丁柯的成就,远不止她所估量的那样。

  “雅曼,你不记仇,那是对的。如果你有一天会回到加罗城,你也必须告诉你的家人,绝不可以再对丁柯有任何寻仇之心。那样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取灭亡。”申雪鸣口气森然道。

  苏雅曼愣住了,她当然明白老师不是信口开河。更清楚老师的性格。绝不会这样无端夸奖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

  她肯这样夸奖丁柯,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丁柯的实力让她感到震撼,让她感到真正的强大。

  “老师,他真的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苏雅曼终究还是忍受不住好奇,问道。

  “千真万确。如果老师告诉你,连我也没有把握试探出他的深浅,甚至没有把握打败他。你说你们苏家与他结怨,是否明智?”

  苏雅曼久久无语,良久,才深深吸了口气,叹道:“看来,青树生老宗主全力培养他,呵护他,确实是有识人之明。丁柯”丁柯,看来有些人,注定只能让人仰视他的存在。”

  这是苏雅曼以前绝不可能说出口的服软之语,她如今能说出这种话来,足见她的成熟和睿智。”都能说出那样低姿态的话,她苏雅曼有什么理由再不服软?

  “雅曼,你能这么说,老师很欣慰。不过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像江样的人,帝国的历史卜都未必能找出在是二御,纹六而你,也有你自己的轨迹。绝不可以因为丁柯的存在,从此失去上进之心。”

  申雪鸣谆谆告诫道。

  苏雅曼平静道:“老师,请放心。我明白的。无论太阳的光辉多么耀眼,但群星依然不屈不挠展现它们的光芒。我不会因为丁柯的强大就迷失了自我。”

  “很好,那接下去,就让我们好好欣赏一下,这今天才到底怎么让克莱登学院丢脸吧。”申雪鸣欣慰道。

  这一师一徒深夜一席谈话,也算是解开了一个结。

  潘亲王的办事效率果然快得惊人,就在丁柯还在用午膳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圣旨,册封丁秀为“加罗长公主”不论待遇还是规格,与皇室一般等同。

  这则消息,就像长了脚一样。很快就飞遍了帝都每一个角落。

  走其是克莱登学院,在消息一经传播后,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到达了学院每一个角落。

  其中,女生宿舍的讨论尤为剧烈。这是多么梦幻的变化啊。前一天还是人见人欺的灰姑娘,转眼之间。居然成了帝国公主!

  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已经很传奇。而丁秀的经历,则无疑更为梦幻。现实永远比传说更加不可思议。

  就连克莱登学院舟层,也因此分裂成两帮。尤其是那些和邓加副院长不和的人。自然免不了要借机作些文章,拿丁秀这件事来弹劾邓加。

  克莱登学院一向注重门第,注重身份。如今的丁秀,贵为帝国公主。身份何等尊荣。

  可是就这样一个人物,居然在前一天被有眼无珠的人逼出克莱登学院,交了退学申请。这是何等难堪的一个局面啊。

  有些高层难免要影射一下家人的公报私仇,这让邸加更为光火。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为这个恼火了,更为头疼的是,他已经从各处小道消息听说了,来自加罗城的丁柯,马上就要向克莱登学院派下挑战书,要在克莱登学院门口设下擂台,而且更有八卦消息说,这次丁柯要代表幻月学院出战!

  如果这则八卦消息变成真实的话,那么克莱登学院真的是输不起。这一输就等于连历史都输进去了。

  邸加被院长一通刮斥后,心情异常糟糕,只恨不得找个人狠揍一顿。泄一下怒火。

  现在的邸加,不但失去了护法层的信任,连一向对他信任有加,有意扶持他作为下任院长的现任院长,都对他的作派有些失望。

  院长的失望,也许只是暂时的,但学院护法层是克莱登学院的核心和底蕴,如果不能和这批人搞好关系。他在克莱登学院的前途绝谈不上乐观。

  一脸晦气地走出学院,邓加决定去一个地方。只有这个地方,才能让他感觉到一点点希望的光芒。让他获得无穷的力量。

  “主教大人,克莱登学院副院长那加在外求见。”

  红衣大主教卡夫卡正在冥想时。被断。那加这个人,却是他不得不见的。虽然邓加的实力不足一提,但作为一枚棋子,那加对于教廷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

  “让他进来。”卡夫卡意识到邸加肯定有急事。否则不至于在他冥想时间来求见。

  那加很快被带到,卡夫卡遣散手下。示意邸加入座。

  “法座,我来得比较冒昧,请法座宽恕。”邸加有些惶恐地道。

  “哈哈,邸院长,你我之间就不用客气了。”卡夫卡最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送走了裁决大主教海皮亚。他的心头不但没能轻松起来,反而觉得更加压抑了。

  虽然裁决神圣大主教海皮亚的实力群。而且手段了得,智慧颇深。可是不知怎地,卡夫卡还是觉得他此去怒炎之领微服私访,很难成。

  这是纯粹一种预感,没有任何有理有据的推论。

  “法座,可否让我外甥阿什利也参与这场谈话?”邓加在卡夫卡的威严面前,显得有些拘束。

  这时候有个,晚辈在身边调和一下气氛,也许会更轻松一些。而且他今天来找卡夫卡主教,也和阿什利不无关系。

  “好,我传令给他。”当下以神识催动传识工具。很快就将阿什利带到。

  阿什利见到舅舅邓加也在场。稍微感到一些意外。不过这两个人,一个是他老师,一个是他舅舅,他倒没什么拘束。

  “老师,舅舅,你们找我?”阿什利如今已是年近三十,实力也是大成,已经是九级法尊。这在圣骑法师中,尤其难得。

  “是你舅父要找你。”卡夫卡淡淡道,“你也坐下来说话吧。”

  阿什利入座后,看了舅舅一眼。好奇问道:“舅舅,你看上去有点心神不宁,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加难堪道:“阿件利,你真的一点传闻都没听到吗?”

  阿什利道:“我从昨天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在圣殿值班,根本没有外出过。舅父,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加喃喃道:“就在中午,帝国皇室忽然颁布了一条圣谕,册封丁秀为帝国长公主。”

  卡夫卡眉头微皱,如果是这么一条消息,也值得邸加大惊小怪,那他这个副院长未免也太不稳重了。

  这种事虽然希奇,却也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

  阿什利吃惊道:“舅舅,这个女人,你还没把她从克莱登学院驱逐?”

  那加无奈道:“她昨天已经不算克莱登学院学员了,可是今天,却被册封为帝国公主。这件事让我在学院高层里很不好说话,很多平时和我不睦的同僚,都借这个机会弹劾我。连院长也对我颇有微词。”

  阿什利喃喃道:“封她为帝国长公主?凭什么啊?她一个加罗城的贱民,一个。工匠的女儿,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受封公主?皇室现在做事,已经不用脑袋了啊?”

  他倒比邓加洒脱,想咆哮就咆哮。在卡夫卡面前,他这个做徒弟的。反而更没有什么忌惮。

  卡夫卡瞥了阿什利一眼,淡然道:“皇室做事,一你头脑我不清你泣说泣此话,男然没用头协※

  阿什利俊脸一红,嗫嚅道:“老师,我

  “且不说你不明白事情来龙去脉就乱喷一通,你好歹要搞清楚这里里外外生了什么再表议论不迟。话说回来,这个丁秀,到底是谁?”卡夫卡大主教显然还不明白他们甥舅二人背后搞的小勾当。

  那加讷讷道:“这丁秀,是加罗城的一个工匠女儿,草根出身。只是和星罗商会关系走得近了些,因此被介绍到我克莱登学院求学。可是这丫头品行不端,一直是学院的祸根,昨天更是大闹学院,着实给学院添了不少麻烦。目前学院高层已经达成一致,开除她的学籍

  “加罗城?”卡夫卡咀嚼道,“这个地方最近老是在我耳边出现。这个丁秀,和那天才少年法师丁柯,又是什么关系?”

  阿什利脸色一红:“老师,他们是兄妹。”

  卡夫卡蓦地明白了些什么,瞥了阿什利和邓加一眼,心里已是有些不喜。看样子这二人搞的勾当只怕不怎么体面。他倒不在意他们搞了什么,只不过堂堂一个学院副院长,一个圣殿骑士,却是如此不务正业。把心思花在打击一个小姑娘上面,多少让他有些失望。

  “邓副院长,阿什利年轻胡闹。你也跟着他胡闹么?”卡夫卡淡淡斥责了一句,虽然口气不严,却让邓加感到无限压力。

  阿什利见虽舅吃紧,忙辩解道:“老师,这事其实也不怨我舅舅。那丁秀确实行为不端,我们也不是为了私仇才打击她的。”

  这解释等于是没解释,反而有越描越黑之感。

  卡夫卡到底是个有城府,有涵养的人,倒没有继续揭穿他们。心里却是比谁都明了,要不是刻意打击,邓加也不会特意要阿什利也一同谈话了。更不会先就提到了秀被册封公主的事。

  这事对于那加和阿什利来说,像是件大事。

  可是对于卡夫卡来说,却远未达到该当重视的地步。

  一个草根家庭,无论他们怎么蹦达,终究还是草根而已。批上皇室的外衣,只是外表光鲜了许多,实质也就不过如此。

  他卡夫卡现在考虑的是怒炎之领,是比亚迪领地生的那一件件大事。而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法座,这点事确实不足入您尊听。可是还有一件事,却不敢不呈报给您。”邓加期期艾艾道。

  “还有什么事?”卡夫卡的口气明显冷淡了许多。

  “那丁秀的哥哥丁柯,昨天在克莱登学院大闹一场,让本校的护法们对他也是舌目相看。这丁柯,不日就要向我克莱登学院下战书,要在克莱登学院门口设擂台,挑战克莱登学院四十岁以下的所有学员,不管是已毕业的,还是在校的,皆可应战。”

  那加说完这些话,额头也是不住冒汗。他不知道卡夫卡下一刻的反应是什么。他很担心卡夫卡大雷霆。

  “丁柯?”阿什利件是先叫了起来。“那小子上次侥幸胜了我,莫非是疯了?否则怎会狂妄到这种地步?”

  邸加无奈地道:“我也怀疑他是否疯了,可是这是他昨天亲口在众学院高层和护法面前说的。而且这小子很是奸猾,说什么挑战不针对克莱登学院的千年历史和底蕴,而是针对我们这些高层,说我们这些高层败坏了克莱登学院的风气。这些话,显然有挑拨离间之意。以我推测。他一个。年轻人不可能想得到这么多。背后肯定有人指示,而且现在有坊间传闻,这丁柯是受幻月学院唆使的。”

  说不得,到了这时候,不管真相如何,那加只能搬住老冤家幻月学院来说话了,否则他怎能把事态扩大,怎能达到骇人听闻的效果?

  只有把话题说得越严重,卡夫卡大主教这边才越容易宽恕他。否则一旦让主教大人觉得他是小题大做,这一趟也就白来了,平添了不少坏印象。

  卡夫卡瞥了欲言又止的阿什利。静静问道:“阿什利,你觉得丁柯像是一个疯了的人吗?你和他打过交道的。”

  阿什利被老师这么盯着,汗流浃背,支吾道:“这小子很故猾,我看不像是脑子坏了的人。莫非真如舅舅所说,背后有人指示?”

  卡夫卡似乎有意为难他似的,又问:“那么你觉得,时隔这么多年。如果你们再对上,他有几成把握打败他?”

  阿什利一挺胸,满脸自信,正欲开口表态,忽然被邓加一声轻咳打断:“法座,还有一事忘了说。那丁柯昨天在克莱登学院闹事,一干护法无人留得住他。这家伙居然乘着一头巨鹰,凌空而去,看上去神奇无比。”

  “乘坐巨鹰?”卡夫卡头一回被这个高题吸引住,“你确定你没撒谎?那丁柯才多大年纪,怎能驾御飞禽类灵兽?”

  那加叹道:“我也正是百思不的其解。那头巨鹰神态骄傲,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而且看那修为,甚至是接近十级的灵兽。这丁柯,不可能连十级灵兽都能驾御吧?。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卡夫卡这些天听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相比之下。他倒是愕然片刻,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有些灵兽,不一定非得打败它才能驾御。双方之间签定盟友类的契约,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那丁柯天赋绝伦,与灵兽交流别有心的?”卡夫卡试着为这个奇怪现象找一个合理的答案。

  “也许只能用这个解释了邓加颇感无奈地道。

  卡夫卡沉吟道:“无论如何。一个能和飞禽类灵兽结盟的人,绝不容小看。邓加,这次擂台赛,你们输不起。如果他背后真的是幻月学院。你更是许胜不许败!”

  幻月学院和克莱登学院的背后粗梧。意味的不仅仅是两个学院的历史恩怨,在如今这个。局势下,同样代表着很多背后势力的角逐。

  输的一方,都将不是单单本学院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