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狭路相逢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3      字数:22240
  刀果井前没听说米洛家族和右相府的名头,闹闹迈可以”洲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听到名头后。居然还敢再纠缠,那就有些不知所谓了。这可不是勇气,而是地道的傻气。

  连那些看热闹的人,都为丁柯感到不值得。心想这年轻人真不知天高地厚啊。在帝都这块地方,敢和米洛家族叫板的,还真是没有。

  那中年男子眼中充满了嘲讽。椰愉道:“想买?很好,你只要在这里稍等,米洛家族自然会来跟你理论。小子,有种不要逃走。”

  “呵呵,算了吧?这点小事,各退一步好了周围的人纷纷打起太平拳,解劝道。

  “是啊,为了一件东西,不值的闹

  “没错,而且胳膊拗不过大腿。米洛家族要买的东西,一般人还真只能让三分

  丁柯满耳都是善意的劝说,而他本人,则是微笑自若,并不表一辞。

  如果是别的家族,丁柯也许会考虑退让一步。既然是米洛家族,那就更加一步都不能让了。

  慢说米洛家族是丁柯来帝都的主要针对目标,就冲米洛家族对雷丁家族的陷害,丁柯就没理由让步。

  要知道,米洛家族之所以现在能有这样的威势,之所以能把势力伸上帝都,并造成这么大震慑力,全是踩在雷丁家族的身上出头的。

  四十多年前;天阳帝国提到四大家族,都知道雷丁家族才是帝国脊粱。什么米洛家族,什么杰梅因家族。什么列缺家族,都只是雷丁家族的陪衬,作为点缀的存在。

  四大家族作为地方性好强,镇守帝国边境,从未有过把势力延伸到帝都来干政之局。

  如今到好,幕纲败坏,权臣干政。尤其像米洛家族这样的豪强势力,更是开了坏风气,把势力移植到帝都来。

  其他各大家族也有样学样,纷纷把手伸进帝都。本来就已经够乱的帝都局势,势力更是盘根错节,纠缠得一塌糊涂。

  可是甭管怎样,如今在帝都,凡是提到米洛家族,放在哪都是一块顶级招牌,能不闻风丧胆的没几个。

  柳灿悄悄走到了柯身边,嘟囔道:“我说,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大家说得好,胳膊始终拗不过大腿。人家权大势大,放个屁都是香的。”

  丁柯微笑道:“你怕了吗?”

  柳灿见丁柯仍旧有说有笑,不禁佩服他的勇气。甭管人家是不是爆花,是不是不知所谓,能够听到米洛家族的名头而保持镇定,这份涵养工夫就让她肃然起敬。

  不过佩服是一回事,怎么收场这件事却又得另说了。柳灿现在颇有些后悔,心想要不是自己非得较真,也许事情还不会闹得这么僵。被丁柯这么一问,她有些窘迫了。

  “怕,,我怕什么?”柳灿轻咬着嘴唇。

  “对啊,你怕什么?”丁柯从容的微笑,让柳灿安心了不少。

  “我当然不怕。”柳灿可不喜欢别人说她害怕,再说了,她只是一个小学员,光脚不怕穿鞋的,要说有多怕。还真不是。她不信米洛家族的人还真能殴打她一今年轻女孩子?

  她担心的是连累丁柯,毕竟整件事她的责任还大一些。

  “不怕就好,这天下的事,你要是有道理,走到哪都别怕。帝都是天子脚下,更不用怕歪风邪气丁柯一本正经道。

  旁人都是慨叹连连,心想这年轻人认死理呢。谁跟你讲道理,谁跟你讲天子脚下。米洛家族的人要真讲道理,那也不叫米洛家族了。

  丁秀却知道哥哥是诚心逗咳嗽,也是跟着微笑起来:“柳灿姐,你相信我哥哥啊,他说不怕,那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柳灿一愣,再度生出些狐疑来。她现在怎么看都觉得丁柯不是那种神经大条的粗线条之人,相反。看似大条的他,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言语,似乎都透着一股高深莫测的感觉。

  也许,这两兄妹的来历,还真不那么简单?柳灿开始往这方面做假设,可是再往全国范围想一想,敢和米洛家族叫板的,还是绝无仅有。

  患得患失地瞎琢磨着,前头的路口传来阵阵喧哗声,人群当中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三人三骑飞驰来,其中一人狂啸道:“谁这么不长眼呢?敢跟我米洛家族抢东西?”

  “尤其可恶的是,还敢抢我狂大哥看中的东西。”另一人也跟腔道。

  这三人三骑,显然就是米洛家族的人物来了。丁柯对这种打扮的骑士并不陌生,知道是米洛家族的常有装扮。

  当初在接云山脉,他见到米洛奇的第一眼,也是这种打扮。当初米洛奇为了抢夺地图残本,不惜杀害比亚边领地奇恩家族的第一年轻高手里卡多。

  不过这些都是前尘旧事了心当初不可一世的米洛奇,早已死去多时。骨头都腐朽地下了。

  而是传说中的米洛狂,也是年轻一代的杰出代表。在米洛十秀当中。排名仅次于米洛野和米洛奇这两大公认天才后面,列于第三。

  如今米洛奇身死,在米洛十秀中。米洛狂已经是第二的人选了。再加上他是米洛战天的嫡传长孙。在家族里可谓是根正苗红,气焰非同

  可。

  三十岁的他,更是刚网渡多第三次法师劫,成就初期法帝之功,在家族当中的呼声也是水涨船高。

  虽然比之米洛野还略有不及。但比之当初的米洛奇,似乎已经隐隐有越之势了。

  这次米洛家族以他的婚事为契机,与当朝右相结亲。可谓是一举多得的妙举。这政治婚姻更像是一种结盟,一种姿态。

  但无论如何,对于米洛狂来说,却是在家族中提升地位的时候,何乐而不为?况且右相府的千金,容色和气质都不俗。唯一略有些遗憾的就是额头稍微有些隆,不过相面的人说这是福相。

  其他方面,要身材有身材,要地位有地位,要容貌有容貌,从哪方面来看,米洛狂都占了大便宜。

  这让他很是意气风。大力鼓吹这桩婚事,疯狂造势,恨不得在全国范围内宣告这段联姻。

  而订婚的话,一品轩的珠宝自然是顶级之选。这件自然之心,额饰甚为美观,而且正好可以掩饰右相千金额头微隆的缺憾,

  看完草图后,米洛狂就一口拍板要了。当然,以他平素的行事风格。自然是横行霸道,绝不可能主动提问什么价钱,更不可能给什么定金。

  一品轩这桩生意其实也是硬着头皮上的。说白了,是福是祸,是赚是赔他们都拿不准。

  到底米洛狂会不会买单,会给多少钱买单,这都是一个未知数。天晓得这家伙肚子里打得是什么主意。

  一品轩其实也做好了赔钱赚吆喝的打算。可是这笔巨款,当真是不菲,真要白送给米洛家族,又不免肉痛。

  所以丁柯他们问及这件珠宝。他们也是相当肉痛。不过无论怎么肉痛,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可能将这件“自然之心”转卖。那样的话。一品轩无疑是等于跟米洛家族公然作对。在帝都圣西罗城,和米洛家族公然作对,这珠宝行估计前途也就到头了。

  因此,他们见柳灿闹,一开始并不阻拦。而是刻意引导柳灿去闹,把事情闹大,以这种方式闹得沸沸扬扬。造成一种姿态。其实某种程度来说,却是提醒米洛家族,这件“自然之心”价格不菲,暗地里也是有提醒他们不要赖帐。

  他们内心深处不是怕丁柯买。而是不敢卖。

  如果有的选择,他们不卖才是孙子。冉题是没得选择,他们没这

  胆。

  那名中年男子见米洛家族的人马赶到,当中一人正是米洛狂。身后两人,也都是米洛家族年轻一代的好手。

  “狂少爷,您终于赶来啦!您要是晚来一步。有人还真打算强买走那件“自然之心。了。”那中年男子卖乖道。

  米洛狂神态桀骜,一脸睥睨之态,冷哼着对看热闹的群众道:“都聚集在这干什么呢?该干啥干啥去。这里没晚饭吃。”

  他身旁两人则是不断挥手,不耐烦地呵斥道:“都给我散了散了!”

  这些看热闹的人,当然不会这么快就走,精彩的部分还没上演呢。被呼喝着,也就退了几步而已。并不肯就此散去。

  米洛家族的人当然主要目标不是这些看热闹的人,而是目光一扫。锁定在丁柯三人身上。

  米洛狂傲慢地道:“就是这三个人吗?”

  “是的,狂少爷,这三位口口声声说您没下定金,东西就不能算被定了,他们非得买不可。闹得很是不愉快。”那名女店长接口道。

  有意无意的,她提到了没下定金这件事。

  米洛狂却是当作没听到,而是冷笑起来三“真是希奇,米洛家族看中的东西,居然有人敢抢。”

  又上上下下打量着丁柯,目光当中毫无半点尊重,肆意地笑道:“年轻人,听过米洛家族的名头吗?”

  丁柯悠然笑道:“听过,米洛家族名头谁没听说过?就连南方最偏远的乡下都听说了,米洛家族近来打算去怒炎之领建功立业,为国分忧。了不起得很!”

  米洛狂一愣,一时不明白丁柯这句话是褒是贬。

  “小子,算你有点见识。既然听过米洛家族的名头,你还敢抢着要咱看中的东西,是不是活腻歪了?”

  米洛狂对得起他的名字,果然是猖狂无比,对着丁柯大喷起来:“你觉得你配吗?配跟米洛家族争东西吗?你们这种乡下爆户,配戴那种顶级珠宝吗?”

  丁柯漠然道:“我是不配,莫非你配?”

  米洛狂洋洋得意道:“我当然酷…”

  忽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只有我的未婚妻才配得上那件“自然之心。!此外戴在谁身上都不配!”

  瞥了丁柯身后的丁秀和柳灿一眼。目光淫亵,调笑道:“你这俩妞长得不错,可惜太寒酸!”

  这时候不知道人群中谁叫了一声:“阿秀?”

  丁弃循声望去,却见几个女生在冲她不住招手。

  “真的是阿秀!”

  这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丁秀在克莱登学院的八卦室友丽雅。

  “哇,阿秀,真的是你。”其他两名同宿舍的女生也跟着欢呼雀跃起来。

  丽雅是头号八卦女生,很有做小报记者的潜力,口气夸张地惊呼道:“大家都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吗?她是丁秀。皇室刚刚册封的“加罗长公主。啊!”

  “丁秀?”有人很快就想起这个名字。

  “对,这不就今天的事嘛?没错。今天皇室确实布了册封令,也确实是叫丁秀。就是这个女孩子吗?”

  丽雅激动地叫道:“当然是她。绝对没有错的。我是她的室友,怎么会认错人呢?”

  丁秀脸色绯红,浅笑道:“丽雅。你别再夸大其辞啦!”

  丽雅兴奋地道:“怎么会夸大其辞。阿秀,你现在达了,可不能忘了丽雅我明。你现在可是公主了。要不让我做你侍女吧,嘿嘿,”

  米洛狂呆住了,皇室册封长公主一事,他确实知道。不会这么巧合吧?让自己给碰上了?

  倘若真是皇室公主,那刚才那些话,未免有些狂妄了。什么除了他的未婚妻外没有配戴“自然之心”这话叫人家皇室的脸面往那搁?

  “狂哥,这三人哪一点像皇室贵胄啊?”一名米洛家族的子弟嘀咕道。

  米洛狂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这年头自吹自擂的人太多了,谁知道是不是借着长公主之名,招摇撞骗呢?”

  丽雅这时候才不管你米洛家族是谁。在她看来,皇室当然是帝国最牛最了不起的存在。

  走到了秀跟前,大无畏地拦在丁秀跟前,叫道:“你们太不像话了。堂堂帝国公主来这里购物,居然被百般刁难。真的是不把皇室尊严放在眼里啊。”

  柳灿一时间脑子都转不过来这个弯,不可思议地看着丁柯和丁秀。没错,人家确实叫丁秀,而皇室册封了丁秀为公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她”她真的是公主?”连柳灿也呆了,结结巴巴问丁柯。

  丁柯微笑道:“货真价实。”

  柳灿脸上表情不断变化,丰富无比,最后却是笑了起来。一拳砸在丁柯胳膊上:“好你个家伙,原来果然是扮猪吃老虎。我说你怎么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连米洛家族都不怕呢,敢情还是皇亲国戚呐!?”

  柳灿也是个善于见缝插针的人。见自己这方气势大涨,底牌大涨,不禁精神一爽,趁势叫道:“这还真是新鲜,堂堂帝国公主,居然被人称为没有资格买一件珠宝。在天阳帝国,居然还有比皇室耸主更有资格的?这还有王法吗?眼里还有皇室吗?”

  一品轩的两个负责人这回是真的变色了。说出来的话就好比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

  他们先前对丁秀这伙人,可没有多少尊重可言。尤其是那中年男子。更是阴阳怪气。着实说了些没上没下的言语。

  可谁曾想到。堂堂帝国公主,会是这副行头出现呢?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可是后悔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同时跪倒在地,口中连呼:“公主殿下,请恕人有眼无珠,不识公主仪范。小人罪该万死。”

  米洛狂怒不可遏,咆哮道:“起来,起来,你们这些软骨仔。连对方身份都没搞清楚,就胡乱跪拜,不怕跪错了人吗?”

  一品轩的人再脑残,也该看地出来。这回绝对不会有错。光看丁柯那一脸淡然的神态,便知道这个人是胸有成竹。若不是皇亲国戚。谁能在米洛家族面前表现得这么轻松?

  两人只是磕头,绝不肯起来。

  “公主殿下,请您话吧。”丽雅笑眯眯的,觉得很有成就感。仿佛被册封为公主的是她本人,而对方行跪拜之礼的对象也是她。

  丁秀在丁柯的目光鼓励下,勇气也是倍增:“你们先起来吧,不知者无罪。”

  两人迟迟不肯起来,这时候跪倒在地装孙子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起来的话,反而不好说话。

  夹在米洛家族和皇室之间,无论他们怎么安排,都是一个死局。的罪任何一方都足可让他们这“一品轩”万劫不复。

  这么一琢磨,还不如赖在地下装孙子,让对方两家势力自己协商解决。这一招虽然丢人,但也是目前所能想出的最完美之策。

  米洛狂吃悄也就是片刻工夫,坦白说,即便是帝国公主,在米洛家族眼里,虽然不能失了礼数,但要说惧怕,却也不至于。

  真要计较起来,皇室与米洛家族在帝都谁说了更算,还得另说呢。

  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丁秀,米洛狂笑道:“加罗长公主?且不说真假的问题,听说这个长公主,只是穷乡僻壤的一个工匠女儿。批了一层皇室的外衣,草鸡也能变凤凰。不过草鸡终究是草鸡,骨子里的血液都是低贱的啊。”

  丽雅听他这么放肆,叫道:“你,,你竟然敢这么评价公主殿下。真是可恶。公主,这样的狂徒,”

  “对,我就是狂徒,别人都叫我狂徒。”米洛狂大笑道,“殿下?就算你是什么公主殿下,你能叫侍卫抓我吗?还公主呢,身边连个。像样的侍卫都没有。百分百是个西贝货。”

  丁柯冷冷看着米洛狂的表演,忽然身形一动,一巴掌朝米洛狂脸上抽去。

  米洛狂只觉得眼前一花,眼前掌影重重,再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结结实实招呼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丁柯打完之后,悠然退了回来,举手投足间。潇洒无比。嘴里更是轻描淡写道:“连皇室都无所畏惧的狂徒,确实该打打了。”

  米洛狂把这一巴掌扇过来,两颗门牙被磕飞,嘴角溢出了鲜血,捂住嘴角,满脸的羞愤和不可思议。

  “你”你打得好!”米洛狂几乎狂,口不择言道,“你竟敢打我。反了,反了!”

  “反了!这家伙竟然殴打米洛家族的人!”米洛家族另外两名子弟都下意识捂住脸,害怕丁柯也给他们这么招呼一下。

  丁柯奇了:“原来皇室的人打米洛家族的狂徒都打不得了?什么叫反了?这帝都到底是皇室的天下。还是你米洛家族的天下?”

  一集话问得米洛家族三个人目瞪口呆。真是又丢人,又折阵仗。

  米洛狂怒气作,抽出腰间长剑。叫道:“今天的事,绝不能善罢甘休,管你是谁,咱们今天算是没完了。”

  正要冲上来与丁柯厮杀,忽然人群背后传来一阵厉喝:“大胆狂徒。给我放下兵器了。”

  在帝都,米洛狂给面子的人真的不多。这时候不管你是皇室也好,又或者是别的豪门家族也好,谁来劝都不顶事。

  挥剑朝丁柯一剑劈来,嘴里骂道:“小子,你有种!”

  忽然,米洛狂的手臂一酸,手腕已经被人拿住。斜刺过来一道黑影,将米洛狂凌空悬着拉了起来。

  “叫你住手,还敢动手?”这人声音苍老却熟悉,正是真法堂的君楚太上长老。

  丁柯见君楚现身,立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敢情老爷子一直不放心。暗中保护着呐?

  在帝都,敢这么不给米洛家族面子的,也就只有潘亲王和他的真法堂了。轻蔑地将米洛狂的身躯一掷。摔在地上。

  君楚胡子高翘,气呼呼道:“真是大胆狂徒,便是米洛家族家主,也不敢这么放肆;米洛家族的年轻人,倒是越来越不成话了!公主殿下面前,不但口出污言秽语,竟还敢动手动脚冲撞鸾驾,真是可恶。”

  君楚一出手,旁边的人算是彻底震呆了。这老爷子出手如电,身形有如鬼魅,完全就是传说中的绝顶高手。

  原本还有人怀疑丁秀的身份,这回却是再也没有一人再怀疑了。这样的高手护驾,不是公主会是谁?

  有人眼尖,却认出了君楚。

  “这位不是真法堂的君楚老爷子吗?”

  “对,果然是他,是潘亲王殿下的心腹,据说是真法堂的太上长老!”

  “原来是他,难怪这么厉害啊。”

  一旁看热闹的开始窃窃私语。那些原本为丁柯捏一把汗的人,都为自己的短见感到羞愧。

  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把别人当傻子的人往往最后自己变成傻子。人家要不是早已底牌,有倚仗,怎会面对米洛家族还那样的风轻云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