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生死协定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3      字数:19922
  江漆野抬棺挑衅真法堂。泣事很快就传遍了帝都的每个勾起了好事之徒的八卦**。

  舆论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四处冒出,风向也是一变再变。很快就传出了不同版本的说法。晏无疑问,这些舆论大致都分为两个不同的方向。要么是亲教廷的吹捧米洛家族;要么是拥护帝国皇室的爱国分子。自然是拥护真法堂的。

  其他一些看热闹的酱油党,立场比较暧昧,并不表达立场,但煽阴风。点鬼火的**一点也不蒋。

  如今这帝都,虽然暗流汹涌。但却没什么特大的事情生。大家需要一些有趣的事来刺激一下视听。

  米洛家族和真法堂对抗,这绝对是年度重头戏,甚至是可能改变帝都政治局势的大斗争,趣味多多,不关注绝对说不过去。

  关于丁柯的名头,帝都的八卦界已经不陌生了。虽然丁柯来帝都也就几天工夫,但绝对是目前帝都新人界的一颗璀璨明星,以冉冉上升之势照耀,帝都,相当之风骚,相当之红火。

  扬威克莱登学院,在一干强者面前飘然离开;随后又大闹“一品轩”痛殴米洛狂,挫败米洛家族的风头;其后又生擒阿什利,连教廷的脸也一并打了。

  一今年轻人,风头如此之盛,可谓是奇观。虽然大家都觉愕,一个,网出道的年轻人风头太劲不是好事。但在教廷强势的局势下,能有这么一个离经叛道的人物出现,还是喜大过忧的。

  大部分人都想知道,到底这个丁柯最终能走到哪一步。虽然很多人都清楚,这样的年轻人风头太过。教廷是不会让他存在太久的。现在的问题是,丁柯到底能坚持多久?

  不管怎么说,除了亲米洛家族的势力外,帝都的主流风向。倒是希望丁柯能够胜出。一是大家对米洛家族平素的蛮横也同样不满,想借丁柯之手挫败一下他们的威风;其二,大家也不希望丁柯昙花一现,即便是流星,也要再璀璨一点不是?这会儿就让米洛野打败,等于是好戏网上演就戛然而止了。这绝不是爱好八卦的人士愿意看到的。

  试想一下,如果丁柯连米洛野都能打败,那么这今年轻人该有多么妖娆,其前途又该何等灿烂?

  毕竟,米洛家族号称天阳帝国第一家族,而米洛野又号称米洛家族的第一新秀。如果丁柯能够打败米洛野,岂非狠狠打脸米洛家族?

  一旦这种事情生的话,对于米洛家族的打击绝对比死几个长老更严重。到时候米洛家族要再自封第一家族的时候。就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克莱登学院门口,几乎成了所有人的目的地。大家都想早一步赶到。抢占一个有利观战位置,以免人山人海当中找不到合适的角度观看高手对决。

  丁柯已经提前赶到,在克莱登学院门口那宽阔的大广场上,飘然而立。器宇轩昂,给人一种拔之感。

  远远望去,宛如一株青松傲然屹立。孤高绝,显得那么卓而不群。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气度,就让很多闻其名而初次见其人的八卦人士为之倾到。人的脸,马的鞍,这外表一看就挺有范儿。不管最终实力如何,年轻人有这气度和风范,就足够将帝都大部分年轻人比下去了。

  盛名之下无虚士,围观者都出啧啧低叹。

  “听说这丁柯只有二十多岁?果然是年轻!”

  “可不是吗?真没想到,二十多岁竟能有这样的风范,咱们帝都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杰出才俊冒出来了!”“对啊,二十多岁这才叫真正的新秀。哼,不比有些家族无耻。都奔四的人了,还自称什么新秀”这位显然是影射米洛十秀。

  要知道,米洛十秀排名前几位的,个个都是奔四的人了。尤其是米洛野,已经是踩在四十岁的线上了。称之为青年才俊,其实已经很。

  不过法师界寿数普遍长,一个法师活个二百岁根本不希奇,因此四十岁称为新秀倒也不是全然说不过去。

  丁柯此时神念全开,法域空前壮大。感受着周遭的一切反应,每一句私语,每一段评价,哪怕是一朵花的盛开,一棵草的生长,似乎都逃不出他的感觉之内。丁柯此时的感觉。那叫相当的好。

  至于米洛野,丁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并非骄傲自大,也不是盲目轻敌。而是有着无比的自信。知道这一战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对于没有悬念的对决,他又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去思考?

  还不如提前感受一下这擂台赛的感觉,锻炼一下神识,顺便考察一下这一带的地形,万一事突然,也好从容应对。

  丁柯再也不是网出道的少年人。经过数年的历练,他已经知道人心险恶这个道理。他不认为这个擂台赛会自始自终让他顺风顺水池打下去。

  这个时候,米洛家族浩浩荡荡的队伍也已经赶到。那一口大棺材显得尤其刺眼。只见米洛野用一种嘲弄的眼光看着丁柯。微笑地走向广场这一带。不住地朝人群挥手示意,仿佛高官巡视一样的做派。

  这人脸皮也厚,明知现场很多人的并非欢迎他,而是嘘他,他却是一副甘之如恰,完全当作了一场个人秀,接受着大家的欢迎。

  他做这一切,无非是想告诉丁柯,他胸有成竹,他米洛野人气旺,米洛家族无人可敌,,

  可是他这一切努力,似乎都白废了。说白了就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丁柯的眼神,根本就没往他这个方向看,仿佛他是一团空气,完全被无视了。

  米洛野暗自认为,这是丁柯心怯的一种表现。否则何以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米洛野想到这里,更是踌躇满志,他觉得拿下这丁柯简直是探囊取物,不费吹灰之力。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再强大也有限。他却不信,以他即将突破十级瓶颈的修为,需要很大力气去赢丁柯。

  如果他知道当初在比亚迫领地,丁柯一剑之力几乎将他杀死,不知他目前的自信还能剩下多少。也许除了恐惧之外,也不会再有任何情。

  那一战,让米洛野膨胀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少打击。不过他坚定地认为。他“救,是败给了个成熟法想当然地认为,那婶匙玳,只有成熟法圣才能使到那种境界。哪怕是初期法圣,也绝不可能让他那么狼狈。

  当然,那一战给他米洛野带去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虽然那一战给他带去了内伤,但也让他有所领悟,隐隐已经窥到了晋升十一级**圣的门道。虽然此时内伤没有完全疾愈,但教廷的神圣疗伤圣药让他在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他也想借这一战,成功晋级**圣行列。这是他米洛野的如意算盘。

  米洛家族的后援团呼声很高。不断地制造着气氛,顿时占据了整个广场的主流呼声。他们以各种方式,表达着一种同样的意思,那就是。米洛家族必胜,凡是与米洛家族为敌的势力,都必败无疑。

  便在这时,丁秀和柳灿也都赶到了现场。

  而真法堂这边,法比奥和君楚老爷子领衔。潘亲王此时尚未带领真法堂的夫部队赶到。估计过不多时也将到来。

  既然丁柯设擂比武,代表的是幻月学院,那么申雪鸣院长自然不能不来。而她此来,居然还带着一个特殊的人,竟然是苏雅曼。

  申雪鸣用意却很明显,她耍让苏雅曼彻底明白丁柯的实力。让她完完全全解开心里的疙瘩。

  苏雅曼竟没有拒绝,而是选择跟着申雪鸣前来观战。这对她来说。已是心性上的一个重大突破。能够在羞辱过自己的人面前表现淡定从容,这绝对是苏雅曼心性方面的巨大成功。

  克莱登学院方面作为当事一方,自然不能避而不见。无论如何,舆论已经造成了,克莱登学院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避门不出,要么选择迎战。

  如今的克莱登学院,虽然高层内讧严重,但事关到学院的毁誉问题,却还是不敢怠慢。以院长为的高层们,都纷纷出场。

  那加副院长见到申雪鸣,不由的冷嘲热讽道:“申院长,恕我孤陋寡闻了,这丁柯什么时候成了贵学院的学子了?”

  申雪鸣知道邓加火气大,却不忍让。微笑道:“这是我幻月学院内部的事,正如我不知道贵学院的家事一样,丁柯作为本学院的学员,一直是本学院的一个秘密。那副院长。说起来,这米洛野也并非你克莱登学院的真正学员,充其量只是一个名誉学员吧?再说了,米洛野不是网好四十了吗?似乎有背四十岁以下这今年龄限定啊”

  那加相当不爽地哼了一声:“哼。这是米洛家族和丁柯的私怨,米洛野算起来只是解决私怨罢了。”“是吗?如果米洛野侥幸赢了。估计邓副院长又会大肆宣扬米洛野是克莱登学院的明星毕业生吧?”

  这话倒是不假,如果赢了,自然是要大肆宣扬的,这种踩幻月学院的机会,他怎会错过?

  一旦输了,他也大可推脱,这是米洛家族和丁柯的私怨。这如意算盘打得不是一般的好。可惜了解他的人,却是一眼都看得出来。

  那加哼了一声,却不答话。

  两家学院一向不和,斗了几句嘴皮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客套之语。彼此都是横眉冷目相对。

  苏雅曼对这种高层间的斗嘴不怎么感兴趣,而是目光澄澈地望着广场的高台上,那个风一样的男子,数年不见,不但长高了,也成熟了不少。一张俊脸多出了几分岁月沧桑之感,更显得从容而飘逸。

  想起少年时代的冲突,苏雅曼不禁为自己的幼稚感到惭愧。她忽然觉得很感谢眼前这个。男人,若没有他那一巴掌,也许他苏雅曼永远只是一个肤浅而清高的富家女,永远领悟不到生命的精髓和玄奥,更谈不上什么武道追求的终极信念。

  想起老师对丁柯的评价,苏雅曼更是对丁柯充满了感激。看着他那一脸从容和自信的意味,比之少年时代略显轻佻的性格,显然又成熟不少。如果说数年前还是个男孩的话,那么眼下,丁柯已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这种成熟不是表面装出来的自信。而是由里到外都洋溢着的从容。这种从容她苏雅曼领教过,少年时代那一战前,她苏雅曼也觉得这少年不知所谓,后来却现不知所谓的是她本人。

  此时她从丁柯身上,依稀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淡定从容。没来由的。对这一战已有了结论。

  她甚至觉得,也许不可一世的米洛野这一战的下场,会比她当初还不堪。她就是如此坚定,深信不疑。

  丁柯显然也是看到了苏雅曼,与她目光相触的一瞬间,便似看透了苏雅曼的心思一般,抱以善意的微笑。

  这一笑反而如同一颗石块似的。在苏雅曼平静的水面上,激荡起一片涟漪。让苏雅曼芳心猛地突跳得厉害。

  与此同时,场外忽然声势大作,有人高呼道:“潘亲王大驾光临!”

  人如龙,马似虎,在一群真法堂强者的簇拥下,潘亲王也赶到了现场,与法比奥等人会合一处。丁秀和柳灿自然也过去会合。

  潘亲王巡视了一圈,笑问道:“米洛家族的长老们没来么?”

  那加副院长道:“米洛野在米洛家族,也算是长老以下第一人了。地位不逊色于三大长老,他代表米洛家族分量也算足够了。”

  潘亲王却是脸色不豫了:“他分量够不够,本王不清楚。不过这厮大清早抬着一副棺材到我真法堂门口闹事。这却是胆子不我需的找米洛家族的长老问一问,米洛家族教出来的子弟,便这么没规矩?”

  敢情这位亲王大人,并不是客套问问,而是带着兴师问罪的动机啊?这话一出,便没人敢去碰这霉头了。

  大家都觉得,米洛野这一手未免玩得太过火了。你要挑战丁柯便去挑战,拍请柬也好,挑战函也好。这些方式都可用,何苦非要抬一口棺材,而且棺材还抬到了真法堂门口。这让一向强势的潘亲王情何以堪?

  旁边看热闹的人见潘亲王怒;无人敢接,大多心里都是暗爽。难得啊,皇室里头有这么峥嵘的亲王,这是天阳帝国之幸。

  大家都见惯了皇室的懦弱,见惯了教廷势力的嚣张,此时见潘亲王大王霸之气,枚弄满场丹人应声,都货得爽不可底是奉头里头出纭北,潘亲王手下高手多,就有飙的本钱。

  换作其他亲王,只悄还没开口就被口水淹死了。

  米洛野见到潘亲王,到是不怕。不过他倒是怕潘亲王身边的法比奥。心想这老家伙实力强横,只怕不输给家族最强的抗天长老悄。

  当下笑眯眯道:“王爷。在下一时冲动,这件事确实办得有些过了。回头再亲自去王府向你赔罪。不过这小子似乎不是王爷的人吧?他得罪克莱登学院在先,辱我米洛家族在后,我于情于理都容不得他。今日一战,王爷想必也不会从中作梗,包庇于他吧?”

  潘亲王冷眼瞥了米洛野一眼。以他的身份,若是跟米洛野分辩。自然是掉身价的事,并不答话,而是目光深湛地盯着他,随即朝君楚看了一眼。

  君楚一直都是真法堂的言人。一直以老好人面目示人,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峥嵘的一面,对于敌对一方,老爷子也向来不客气。

  “米洛野,你一个米洛家族的晚辈,没资格跟王爷嬉皮笑脸。这事既然你已做出,便不是你一个人担当得了的。这件事王爷不与你废话。只要找你家长老讨个说法。至于这丁柯,虽不是真法堂的人,却也算是王爷的朋友。这一战,若是公平赌斗,王爷并无二话。若是有人居心不良,从中搞小名堂,王爷却绝不会坐视不理。”

  君楚的话掷地有声,赢得了片片喝彩。

  米洛野嘿嘿笑道:“区区一个乡下小子,纵使再妖孽,终究只是一个爆户而已。对于他,搞小名堂那不是侮辱智商么?”

  说到这里,丁柯终于悠然地笑了起来,扬起他那清越的嗓音,磁性十足地道:“野兄,你这一路过来,派头也做足了,场面话也够多了。说到底,比武还是手底下的工夫。场面工夫再多,终究比不过来脚说话。千言万语。我只问你一句,生死战,你准备好了吗?”

  米洛野哈哈大笑:小子,别告诉我,你这是在威胁我?”

  “有这个必要么?”

  “不管有没有必要,我都要告诉你。这种儿科的心理战最好还是省省。有时间的话。交代一下后事,别怪我没提醒你。”

  米洛野狂妄的背后,其实也是心理战。目的只有一个,挫败丁柯的信心。

  “嗯。想来也野兄是有备而来,该交代的后事都交代好了,连棺材都准备好了,只要一输立刻拉去埋了。看来我也不必为野兄的后事担忧了。”丁柯虽然不斗口,但口战一开,气势上却不能输。

  米洛野却没想到,丁柯居然还有这么伶牙俐齿的一面,斗嘴倒没占到上风,不由得念头一转,飞上台来。

  “看好了,这口棺材是为你准备的。”

  丁柯悠然一笑:“多说无益,既是生死战,空口无凭,立下字据可敢?”

  “就怕你不敢!”

  两人在这个问题上,倒是惊人的一致。很快,有关方面就起草出一份生死协议,上面写得明明白白。各执一份,都有双右手印签名。有此文书。一旦分出生死。任何一方都不得借这个机会生事寻仇。

  这种文书虽然是形式上的东西,真要寻仇也没什么约束力,但至少在道德和舆论上可以有个说法。

  文书既定,双方也不再多说废话。剩了就只有一个追求,那就是全力打倒对手。杀死对手。

  米洛家族方面,之所以没有派长老前来坐镇,实是因为人手不够。三大长老,米洛逆天已死。米洛抗天在怒炎之领深陷泥潭,啥时候回来还是个未知数。仅剩一个米洛战天。却必须在家族主镇。

  当然,米洛家族对米洛野很有信心。若是米洛野这样长老以下第一人都无法打败一个新冒头的年轻人,那才是笑话。

  米洛家族上下,没有任何一人怀疑过米洛野能否获胜。

  而米洛野自己,更是从没怀疑过。教廷的圣药让他可以暂时克制内伤,完全恢复百分百的战斗力。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对付一个毛头小伙子,以他即将晋升十一级的实力来说,完全是牛刀小试。

  当然,这是在他不清楚丁柯的真实实力的情况下的盲目乐观。而丁柯的真正战斗力,却是足可与成熟法圣相抗衡。哪怕是初期法圣如君楚这样的强者,与丁柯对战,也是输多胜少。

  丁柯这一战的关键,不是能不能取胜,而是如何取胜。总不能将自己的实力完全暴露出来,一旦那样的话,势必引起教廷关注。一个有着成熟法圣的年轻人,又和教廷不和。这肯定不是教廷所能容忍的事。所以丁柯深知,要打败米洛野。还必须得制造出一副惨胜的样子。他已经有了主意,决定拿米洛野的内伤做文章。

  米洛野惯用的战灵器,是一柄刀。名为翻浪刀。乃是一柄上品战灵器,算是一流货色了。

  两人既是性命相扑,当然不会只比比拳脚,一动手当然走动用杀器。丁柯自然不可能用“四象剑”因为这柄剑当初一剑几乎取了米洛野的性命,若不是那家伙用血祭催动传送卷轴,早就丧命比亚迪领地了。

  当然,丁柯的武器库自然不会缺少武器,星辰之枪是他成名兵刃,也是一柄夺天地造化的神兵。

  加上丁柯来帝都前二特意以星辰之枪结合《星辰破碎诀》,战斗力自是大幅度提高,用这件称手兵器。实力比之用四象剑可谓是有增无减。

  毕竟,这件星辰之枪陪伴他这么多年,早已是如同手足一样默契了。

  星辰之枪挂在手上,渐渐与丁柯整个人都形成了一种完美的融合。

  明眼的人立刻就看出来,丁柯手中这件星辰之枪绝不简单,连米洛野都眯着眼睛,打量着丁柯手中的武器。

  凝声道:小子,大爷我告诉你。光有一件好的武器远远不够。这一战,就是你这个泡沫神话破灭之际!”

  说完,法域一催,战灵器出嗡嗡的鸣叫声,战意立刻弥漫在高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