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晋级法圣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0242
  。懈阴朱洛战天对教迂确有满腔哀怨,但前提是建古在教迂对物浓凛族的冷漠和不闻不顾上。一旦教廷对米洛家族的态度改观,那么米洛战天是没有任何道理和教廷继续唱黑脸的。  而壶丘园作为教廷要员,一向自重身份,这次能屈尊下顾,来访米洛家族,并放低姿态解释原由,不管是不是那么回事,也由不得米洛战天继续高姿态。而怒炎之领的局势确实复杂,米洛战天也不是不知。

  ,王珐比北

  这么一来,本来绷着的一张老脸,不由缓和下来。

  “壶丘团长,老夫不是沉不住气,实是我米洛家族这次栽得跟斗实在太大了。老夫先前话说得太满,也是是无可奈何牢骚。壶丘团长是明白人,当可理解老夫的心情。”

  这一通也不知算辩解,还是算求援,总而言之,米洛战天觉得很委屈。

  “战天老兄,你的心情法座也都理解。只是大局为重,大局为重,这次确实有些委屈你米洛家族了。对了,闲话暂且不忙说,听说米洛家族不少人中毒,我教廷一向有驱毒圣药,或可调治。”壶丘园一摆手,那些随从就将教廷早已准备好的圣药递了过去。

  米洛战天哪还不懂这是教廷的心意,忙道:“如此真是谢过法座大人了

  “战天老兄客气了。米洛家族这些年功劳颇多,与教廷血肉相连。法座对米洛家族的损失,其实也是感同身受的。只是他老人家站在那个高度,考虑的事情必须立足全局,因此在局部的得得失失当中,不宜表现出太强的倾向性。不过这次,法座大人已经下定决心,已经向总教廷上报天阳帝国的局势。教廷一旦出手,绝无空手的道理。要不不出手,要么一击必中。战天老兄。该理解我的意思了吧?”

  米洛战天虽然还有些耿耿于怀,但话说到这份上,他还能赖上教廷么?教廷出不出手那是教廷的事,米洛家族自己门户看不严,被人趁虚而入,怎么说主要责任还走出在米洛家族自己身上。

  怨天怨地都不管用,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接下去怎么做。

  米洛家族要想得以保全,还得托庇在教廷这棵大树下。否则的话,目前这个局,只怕就破不了。

  对手的阴险和毒辣,已经深刻领教到了。公然挑战,暗杀,下毒,无所不用其极。能想到的手段,都给用上了。

  “壶丘团长,过去的事,老夫也不愿回了。老夫舍着这张老脸透个底,我米洛家族的家当,基本已经是拼得七七八八了。而敌人除了个,乳臭未干的丁柯,其他人连毛都没捞到一根,算是栽到家了。米洛家族要想得以保全,还请教廷多加驰援。还请法座他老人家仗义出手

  米洛战天终于还是抹下面子。公然求援了。

  壶丘园表情凝重,点头道:“战天老兄,以我浅见,你们米洛家族的族人,此时不宜散居,应该全体搬到你们这个家族总部这里来。虽然挤一点,但便于管理,便于保护。你们家族各大支脉散居各地,也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这是当务之急

  米洛战天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忙吩咐下去:“阿峰,这件事你去安排一下。我给你半天时间,务必把事情办妥当

  米洛家族各大支脉,分布帝都各个区域,盘根错节,算起来总人口起码在千人以上,要一时间召集一处,确实有些困难。不过事出紧急,也只能紧着去办了。

  这么一来,米洛家族各支脉,各家各户,如同蚂蚁搬家似的好不忙碌。整个米洛家族的总部,本是一个大庄园,容下千人倒不成问题。只是这伙食一下子成了问题,只能是暂时将就一下了。

  米洛战天看到这乱七八糟的场面,心里也是苦涩不已。威风不可一世的米洛家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狼狈了?

  抬头看了看壶丘园,见他一脸微笑,心里一动:“壶丘团长,倒是让你见笑了。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壶丘园道。

  “我族抗天长老已经从怒炎之领飞奔赶回,大约还需三四天时间才能回到帝都。这几天时间内,老夫一人实有些力不从心,可否借团长两个百人中队,帮忙巡逻守护一下。若蒙不弃,老夫感激不尽。

  壶丘园手里掌管的圣殿骑士团,有五个大队,每个大队共六百人,共有三千人。借两个百人中队给米洛家族,确实不成问题。

  壶丘园这点权力还是有的,点头道:“这个不难,我回头派杜特大队长亲自带两个,中队驻扎米洛家族附近

  米洛战天好久没感受到教廷的温暖和关怀,听壶丘园答应他的请求,鼻子一酸,眼圈都红了,就差老泪纵横。

  壶丘园倒是个信人,回去之后,便派杜特领着两个中队二百人马驻扎在米洛家族周围,形成一道扇型拱卫防线。这么一来,米洛家族虽不能说固若金汤,但至少比往前坚固了十倍不止。

  壶丘园还特意嘱托了杜特,在原则上的事,多让让米洛战天,权且听米洛战天调遣,就当安抚米洛家族的情绪。

  其实壶丘园这么作为,也是有愧在心。有感于最近一连串事件教廷确实有些失察,反应有些慢了,而且判断的方向也大有问题。

  若不是壶丘园起初对丁柯抱有招揽之心,一早就对丁柯实施打压的话,也许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一步。

  当然,法座的态度也似乎值得商椎,也似乎一直不愿动手。法座大人的担忧,则是在潘亲王身上。

  不管如何,事情展到这一步,米洛家族固然是有些无能,教廷慢半拍的反应,也实有部分责任。

  一直潜伏在米洛家族附近的小花和谢寒,见到米洛家族里里外外忙碌异常,又见圣殿骑士团的两个中队驻扎在此,知道教廷终究还是有反应了。

  “谢老爷子,看样子,教廷是准备出手了啊。小花对两个中队的骑士团并不怎么放在眼里。

  圣殿骑士的团队作战,确实是一绝,一旦陷入他们的重围,确实没有办法逃脱,但是说到小巧腾挪,隐匿藏身,

  两个中队的骑士,只要不让他们挥团战的优势,根本不足为道。这防线看似稳固,还是有空子钻的。

  判。花,主人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骚扰米洛家族,但必须确保本身不暴露。但是老夫觉得,就凭这几块料,先阻止咱们摸进米洛家族,似乎有些难度。咱们一前一后,我为你作掩护,如果在教廷的守卫下,再次摸进米洛家族大闹一把,那必然会很有趣,也重重打击教廷的气焰。”

  花沉吟不语,这个提议固然很美,如果成功的话,也很解气。可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冒险。并不可取。

  “谢老爷子,昨晚出事之后,今晚他们警惕心必然很高。咱们先让他们提心吊胆过一晚上,等他们警惕心放松,再找到空子做一场。无论如何,确保你我身份不暴露,这才是关键。”

  谢寒有**圣的桀骜和自信,而小恺有着杀手的警慢本能。这对搭挡也算是互补。

  这一等,就是两天时间过去了。谢寒有些等得心焦了。催促小花道:“小花,再等,那米洛抗天就要回到帝都了。最多两天时间,米洛抗天一旦回帝都,你我俱非他的对手,想再有作为,只怕难矣。”

  小花仍旧摇头:“谢老爷子,不可造次,我看过教廷的防御,看上去松松垮垮,放松了警惕心,但实则暗藏祸心,显然是放开布袋口等着咱们去钻。我估计咱们看到的只有两个中队,实际上,教廷可能还安排了后手,这后手只怕连米洛家族也被瞒在鼓里。”

  谢寒不以为然道:“这些圣殿骑士,平均水平只是**级的样子,中队长也不过是初期法帝。大队长也才颠峰法帝。你我的身法和度,以及突破能力,就算被他们围住,也完全有能力打开一个缺口。”

  小花杀手出身,谨慎细微,凡事喜欢谋定而后动,而且他和黑暗教廷颇有渊源,因此对教廷的圣殿骑士的作战方式有所了解,因此他并不如谢寒那么乐观。

  谢寒见小花不语,又问:“你觉得咱们办不到?”

  小花叹道:“圣殿骑士单个作战能力。比一般法师已是强了一些,团队作战,更是可怕。如果是几个小分队的话,你我二人完全游刃有余。但是,如果是两个中队围成方阵,你我二人要破解起来,就相当麻烦了。除非主人说的那个新队友现在就能到来。三人形成品字型任何一端都是尖锥,这样方有把握,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作为突围重心。”

  谢寒见小花如此小心谨慎,也是无奈,嘴叹不已,甚至都起了一个人行动的念头,但被小花苦苦劝住。

  小花也理解谢寒的心情,他好歹也是一个**圣,是天阳帝国最强行列当中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龟缩不出,确实很考验神经。可是当此情形下,明知道对方有可能布下一个陷阱,还去钻的话,那就不够聪明了。

  而丁柯,此时正在天来河北岸的深山中,每天驾着大羽翱翔天际,时而冲破二万米高空,时而滑翔在数百米低空中,时而在深林里疾行,时而盘腿枯坐,一坐几个时辰。

  风元素的玄奥,其实并不难把握。关键是第三重玄奥的细微之处,则需要无次体验,无数次求证,慢慢从实践中得到升华。

  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却有如滴水穿石一样漫来

  这是无人区,丁柯可以肆无忌惮地交替使用星辰之枪和四象剑,轮流体会不同武器演绎风元素玄奥的美妙区别。

  星辰之枪的大气磅礴,四象剑的全面灵动,却将风元素的玄奥有着不同情点的演绎。

  丁柯很享受这种感觉,感受着风元素的“动”与“静”御空飞翔时扑面而来的气流和空间漩涡,滑翔是拂面温柔的和煦威风,已经静坐时几乎静止的空气流通,都在向他诠释着风元素的不同形态。

  丁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离水乳交融的领悟已经不远了。

  又一个。夜晚过去了,此时的大羽,已经成功渡过了第三次天劫,成功蜕变,进入十级灵兽行列。

  这一晚的艰辛,并没有让大羽感到疲惫,相反,突破后的它,精神抖擞,带着丁柯,一下子直冲二万米高空。

  ,可

  丁柯只听到耳边气流乱窜,产生非常刺耳的摩擦之身。好在,丁柯的肉身和法域都足够强大,在二万米高空当中,并未有任何不适。

  而大羽,刚刚突破三劫,进入十级灵兽行列,这让它的身体大幅度强化,面对二万米高空,也是如履平地一样轻松。

  “大羽,继续!”丁柯喜欢这样挑战高空的感觉。在这无边无际的苍穹之中,丁柯才能最大程度地感受到自由,感受到毫无拘束。

  大羽也很兴奋,带着丁柯,不断上升。此时的虚空,已经有空间灰尘不住飞窜,而气流到了这种高度,也变得更加重,更加紧了。

  大羽的飞翔度,多少也受到了一丝丝影响,但这点影响还不足以影响它的身体状况。

  这,已经走过了二万五千米的高度。经常会出没空间漩涡,会产生极强的吞噬气流,弄个不好,就会把飞行物卷到空间乱流当丰去,从而成为永恒的太空飞行物,再也降不下来。

  以大羽的身体条件,虽然突破了,但三万米的高度,显然还不是它能挑战的。飞过二万五千米这条线,它也是明显不敢再往上了。

  而丁柯,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小心。在这样的高度上,他也不敢马虎大意,任何一个空间漩涡过来,都有可能把他们卷走的。唯有小心应对,引开漩涡或者干脆把它轰走。

  “主人,感觉怎么样啊?”大羽用神识交流着。

  “很棒!大羽,坚持,保持这个高度,尽量保持静止状态。”丁柯在空间气流的冲击下,隐隐把握住一些什么。

  星辰之枪偶尔比戈两下,指指点点,横看来,竖着去,花式繁多,向是故意与那空间漩涡过不去似的。

  大羽不懂丁柯的用意,哪知道丁柯正借助蜘些万五千米高度的空间漩涡,来领悟风属性第二重玄懈蚓

  不得不说,丁柯这个,选择很完美。领悟第三重玄奥,在这高空之中真是再好不过了。有气流漩涡的运行,感受着异曲同工的运行道理,丁柯真正融入到了天地奥妙当中,神与气和,师法天地。

  这种状态,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间。丁柯一声长笑,星辰之枪来回一卷,一圈类似于气流漩涡的攻击,自丁柯身旁荡漾出去,带着明显的波痕,如同水面里泛起的涟漪一样美仑美奂。

  “呼!成了!”

  丁柯这一枪,终于引出了传说中的第三重风属性玄奥风之囚牢。

  更难得的是,丁柯在这层玄奥的领悟上,还有所突破延伸,融入了对空间漩祸的领悟和认识。

  如此一来,更让这层玄奥多出了一层螺旋特点。

  这是创造《星辰破碎诀》的前辈,都事先没有预料到的。而丁柯,却在这一点上完成了突破和完善。

  “大羽,走!降到二万米的高度,全冲击!”丁柯指挥道。

  大羽突破后,情绪一直激动,而且对丁柯的感激已经无以复加,若不是丁柯赐予真灵液给它,无论如何,这第三劫是不可能这么轻松渡过的。

  飞禽类灵兽,要么高傲无比,一旦对某个人类认同之后,那么忠诚度也是无可比拟的。

  降到二万米的高度,大羽的行动已经完全不受空间气流的束缚,任意翱翔,快意无比。全力冲刺,两只巨大的翅膀显得那么的美妙!

  丁柯则大呼过瘾,左手星辰之枪,右手四象剑,不住演绎着他新的领悟成果,风元素第三重玄奥风之囚牢。

  带着漩涡形态的风之囚牢,一圈一圈自丁柯的枪头和剑尖扩散出去,连虚空也被束缚住。在空间乱流飞窜的杂物,被这一股股力量圈住,不断凝结,竟如同一个大垃圾仓似的,规模巨大。

  丁柯看着这样的场面,感到十分过瘾。

  “呼”长长吁了口气,终于,一人一兽都累了。

  一万八千米,一万五千米,一万米,八千米”,

  不断下降,最后着陆。丁柯躺在草皮上,尽情地翻滚着,享受着自然带给他的乐趣和恩赐。

  大羽则停在一棵大树干上,看着丁柯在草地上打滚的样子,也是怡然自得,享受得很。

  丁柯再一次从冥想中醒来,已是午夜时分了。丁柯明显感觉到法域内部,传来一阵阵美妙的反应。一股前所未有的气息,弥漫在法域当中。这是突破的迹象啊!

  十一级!

  梦寐以求的**圣境界,终于在无数次的累积中,在池水火风的融合中,敲开了丁柯的大门。

  丁柯如置梦幻当中,仍旧有些难以相信。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美妙了。满打满算,也才二十四不到的他,竟已经成功进入**圣!远远出了他当年制定的修炼计利。

  感谢星辰之晶,感谢雷丁之魂,感谢迪菲纳斯大师,感谢火尊大人。需要感谢的人和事还有太多太多。

  丁柯陶醉地靠在树下,与大羽相视而笑。望着满天星空,丁柯百感交集。

  掐指算来,此时离他飞出帝都,也已经过了六天了。他原本定的是七天之约,如今却走过了六天,提拼了一天。

  他也不耽搁,一心惦记着帝都的局势,调整了片刻,将法域和神魂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招呼着大羽,朝帝都方向飞去。

  突破后的大羽,有心卖弄度,像一把利箭似的,直冲圣西罗城!

  ,万

  几百里地的路程,几乎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此时正是午夜网过,整个圣西罗城十分安静祥和,仿佛早先的争端和杀伐根本就没存在过。

  降下云端,停在了圣西罗城的城门顶上。看守城门的士兵们早已乏了倦了,根本不知道大羽无声无息已经降临城门。

  丁柯以神识联系小花,过了片刻,却没回音。丁柯颇感奇怪,以小花的性格,哪怕是睡眠之中,也必不会如此后知后觉。

  再试图联系,仍旧没有音。

  丁柯隐隐感觉到一丝丝不安,催动大羽,来到小花和谢寒平素落脚的地方,竟还是没在!

  难道,出什么事了?

  丁柯那股不安之情,更加浓了。抬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教廷高耸云端的塔形建筑,心中颇有些疑惑。以小花和谢寒的实力,除非卡夫卡亲自出马,否则根本不可能将他二人一网打尽,而且让小花连传识给他的机会都没有。贴

  正凝神间,神识一动,一道模糊而急促的神识传入,正是小花。信息很模糊,只有四个字是重点一米洛家族!

  难道,小花和谢寒陷入米洛家族?丁柯一拍大羽,轻喝道:“大羽,走,米洛家族!”

  米洛家族所处的大街上,灯火透明,一片喧嚣,大批人马集结在外围,竟是圣殿骑士,足足有整个六百人大队。

  丁柯乘坐着大羽,高空鸟瞰,俯视下面的情况。却见米洛家族西北角宽敞的小广场边,两个圣殿骑士中队结着方阵,堵着三人,赫然正是小花一行,还有谢寒以及新到的厉无邪。

  方阵之外,壶丘园和米洛家族两大长老指指点点,也是参与其中。丁柯肃然,原来米洛抗天已经回来了,连厉无邪都已经赶到了。

  此时的小花三人,被包围在方阵当中,三人呈现“品”字形状,严阵以待。三人都已经冲锋了好几次,每个角度都已经试过,但最终都无功而返,根本冲不破防线。

  而三人身上,又都满是创伤,显然已经挂了彩。再看旁边,则是黑压压倒满了尸体,几十具都是教廷圣殿骑士,可见战况之惨烈!

  教廷一个方阵被冲击的七零八碎,又换了生力军上来,以车轮战围攻三人。好在米洛抗天等人还没加入战团,显然也是提防外头有人趁虚杀来,形成里应外合。因此一直并不行动,只看圣殿骑士们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