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杀神丁柯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1354
  汉缝的总部,位千帝都最宽敞的大街。整条大街,没哗蝴他伊筑。居中是教廷标志性建筑大尖塔,两边一排排的建筑,则是各大分殿建筑,拱卫在两边。原本是气势恢弘。

  但是,兴建这建筑群时所布下的圣光守护大阵,主体部分还是保护大尖塔,对于旁边的辅佐建筑,则保护力度不大。

  在丁柯的尽情焚烧下,两边都是火海酒天,浓烟滚滚烧得正是起劲。

  阿诺副主教看着浓烟滚滚的场面,欲哭无泪,心里在滴血:“法座。属下对不起您老人家的吩咐啊!”

  他是跺脚痛哭,一边招呼着壶丘园和两大护法:“三位,快招呼强弓手,把这家伙射成刺猬,射他!”

  很快,骑士团这边就有两个善于弓箭的中队排好方阵,而护法团那边。也出了数目相同的两个中队。

  四百人的队伍,四百条强弓,不断朝空中射出带着教廷圣光的利箭。

  霎时间,空中的利箭好似蝗虫一下飞舞,目标一致地朝丁柯攻去。

  丁柯骑在大羽身上,哈哈大笑:“这样的弓箭,也来丢人!”一拍大羽后背,大羽直冲而上,轻轻上冲到千米的高度,这些箭冲到一定高度。纷纷下坠,别说射到了柯,就连毛都捞不到一根。

  这些弓手,个人修为也有**级。射出的箭强的能到八百米,弱的也有六百米。

  只是真到了极限距离后,强弩之末,伤害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的最佳射伤力,其实是在三百米的范围内,这还是靠圣光的特殊加持,否则二百米的极限杀伤力已是他们的极限了。

  过了这个距离,杀伤普通的强者也是可以的。但要对付丁柯这样的变态高手,根本是隔靴搔痒。

  一轮攻击过后,丁柯再一次俯冲下来,四象剑一挥,带着强大的粘力,将这锋芒传送出去。

  只看到如同镰刀过禾,转眼便倒下一大片。这一剑之威,竟是一口气杀了三四十名弓手!

  第二波弓箭再度招呼过来,丁柯哈哈一笑,这回连避都不避,直接以星辰之枪回旋,转出第二重风属性玄奥一风之逆流。

  一道一道的逆流之力,带着强烈而霸道的扭曲感,生生将这些利箭兜住。数百支箭就好象撞到了无形之墙。纷纷倒射回去。

  比。,豆

  这一下出其不意,等于是三四百支利箭倒射回来,反应慢点的,顿时命中,当场毙亡!

  阿诺气急败坏,见强弓手竟也无法伤及丁柯,不由得勃然大怒,如同泼妇骂街道:“丁柯小子,有种你别躲躲闪闪,下来决一死战,可敢?”

  “哈哈哈,你脑子坏了吗?你在下面集合上万精英,让我下去决一死战。脑袋被门夹了吧?阁下是教廷什么职位?要决一死战,也不是不可以。你们有四个**圣。还有一个缩头乌龟卡夫卡,高手也有不少。要战,我奉陪!”

  丁柯骑在大羽身上,故意用言语挑衅。同时施展神魂之力,覆盖方圆几千米范围,竟是丝毫拙查不到卡夫卡的所在。

  难道,这个老家伙竟真的去了怒炎之领?丁柯还记愕,火尊大人上次和他传识时曾提到过此事。

  如果这老神棍真去了怒炎之领。那么今晚更是他丁柯大闹教廷的最佳机会。这大尖塔虽然有圣光大阵保护。但丁柯相信,这圣光大阵不可能牢不可破,只要持续不断地攻击,总有将之轰倒的时候!

  当初在接云山脉,丁柯曾亲眼目睹过教廷防御大阵的威力。只是当初还是八级的他,对那大阵看了之后只能是心有余悸。

  而此刻,他也是有所心理准备的。攻击大尖塔时。时刻保留了一丝余力,防备的也就是那些变态的防御阵法。

  他看着大尖塔上方,开着无数天窗孔口”里也是有所地方。心里不由想起那个神秘山洞的奇妙防御。

  当时他远远观看,只看到那座小塔四周的小孔忽然全数亮,射出无数个光球出来,形成一场如同流星雨一样的攻击波。

  而看着大尖塔,造型与那小塔几乎一致,只是规模宏大了不止十倍。以丁柯观之。里边的玄机只怕相同。

  阿诺等四大高手集在一起,紧张地商议着。

  壶丘园看到弓手死伤惨重,四百人的强弓阵形,被丁柯那倒逆一招逆袭,几乎死了大半。而丁柯这种立于不败的战术,几乎可以无限制地消耗下去,不断蚕食他们的有生势力。

  如果战术不改变,而卡夫卡大尖教又无法及时赶回来的话,他们根本赢不了丁柯,而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不断杀戮。

  丁柯每一次俯冲下来,几乎都能砍倒二三十人。他手里的两件大杀器,似乎都是极品战灵器,杀伤力之强,普通骑士的铠甲根本无法防御。加上丁柯个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几乎可与法座比肩。

  这样的变态人物,又有一头变态的飞禽作为羽翼,真乃心腹大患!

  “阿诺阁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壶丘园开口了。

  那两大护法见到护法军也是不断伤亡,只能干着急,也是跟着附和道:“是啊,阿诺,咱们必须改变战术了!”

  阿诺何尝不想改变战术?可是。面对着这样变态的高手,常规部队。常规战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言。你无论怎么变,总飞不上去和他厮打。

  退一步说,即便飞得上去,这里又有谁敢说一定打得过丁柯?

  不是他不想变,而是根本变不出什么花样来。按说,教廷的高手如弃,手里都是好牌。

  但无数副好牌,遇到对手一张王牌,还是只能干瞪眼,根本无济于事。这中王牌对决,只有法座出手。才可一锤定音。法座的黄金圣箭一开,三千米范围内,这小子是遁无可遁!

  那头飞禽虽然强,虽然狡猾,但一下子不可能冲出三千米范围的。而它的度再快,能快过黄金圣箭的射出之力?

  显然不能!

  如今之计,也只有法座才能言必胜,才能说必杀。可惜,法座不在啊!

  “阿诺阁下,事不宜迟。必须做决定了。”壶丘园催促道“教廷以人为本,这些儿郎们,都是教廷好不容易培养山加凶。是教廷精英的精英。不能这样让他们不断被吞食啊焦“一

  “壶丘团长,那你倒说说,我该怎么办?”阿诺原先被卡夫卡委以重任,还觉得倍有面子,这时候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差使。局势一旦恶化,他这个名义上的主教,绝对是风口浪尖的处境。

  不论做什么决定,如果主意拿得好,那是他应该做的;如果拿错了一个主意,那所有的责任毫无疑问都会落到他头上。

  “牺牲建筑,保全有生势力!”壶丘园沉声道。

  阿诺张口结舌,吃惊地看着壶丘园,那眼神就好象看到一个异教徒,讷讷道:“壶丘团长,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大尖塔屹立千年,是教廷在天阳帝国的标志建筑,象征着教廷的根基和道统。牺牲大尖塔,你确定这是你的意见?”

  阿诺有他的立场,他作为暂摄主教职位的人,考虑的自然是教廷荣光和面子,如果大尖塔被人破坏,那教廷在天阳帝国等于是彻底栽了。

  而壶丘围则有他的立场,这些骑士都是他刮练出来的,都是他最铁的手下。眼睁睁看着丁柯不断蚕食他们,心里自然是滴血不止。

  他第一个考虑的,自然是这些浴血奋战的手下,这些骑士们的生命。

  那护法军两大护法,想法和壶丘园自然是比较贴近的。护法军是他们的人,每死一个都代表他们的势力被削弱。

  至于大尖塔,那是历史的象征。是形态上的东西,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大。大尖塔破坏了,完全可以修复。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哪头轻,哪头重,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难选择。至于大尖塔被破坏。万一卡夫卡怪罪下来,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阿诺,说他指挥不利。

  壶丘园听阿诺这么说他,转头问两大扩法:“二位护法。你们意见怎么样?”

  ,万

  “以人为本!”两大护法觉得壶丘园捏造的这个说法实在太棒了,够冠冕堂皇,够漂亮大方。

  难道这么多教廷精英的性命。比不上一座建筑?更何况,他们这些元老都知道,这大尖塔牺牲出去,也是有道理的。

  历史建造这大尖塔,里边有两大防御法术,都是大形防御法术。一旦大尖塔被破坏到某种程度,遭受过于猛烈的攻击,法术就会自动启动。出强大的反弹之力,反噬攻击者。

  壶丘园见两大护法意见与他一致。心里更有底气:“阿诺阁下,别犹豫了。法座说了他最迟可能要二十天才回得来。现在才是第六天晚上。等法座赶回来,黄花菜都凉了。以丁柯这个不要脸的战术,咱们看上去人多,早晚会被他不断吞噬掉。你看这才多久,咱们六千主力,已经死了二三百!照这个度下去。天亮的时候,只怕死伤要过千了!”

  阿诺却坚决摇头:“不行,大尖塔绝对要死保,除非到生死存亡的阶段,才能启动防御**术。

  这点立场他还是有的,他很清楚这三人的如意算盘。他若是答应了。到时候卡夫卡阁下怪罪下来,他们绝不介意联合一致咬他的。

  到时候把责任往他身上一推,三人成虎,无论他怎么分辩,一张嘴巴如何敌得过三个人?

  “阿诺阁下,你不要太固执了。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这些儿郎不断被人残杀吗?”壶丘园怒气勃。

  “是啊,这小子简直就是妖孽,不开启**阵,根本不足以降他。”左右护法纷纷帮腔,要逼迫阿诺就范。

  阿诺坚定异常:“三位,我希望你们不要逼迫我。要想开启**阵。除非你们将我绑架,我无力阻拦。否则,我绝不答应。”

  能做到副主教的人,岂会是易与之辈,这点立场都没有,在复杂的派系斗争中他岂能混到这一步?

  这里边的得得失失他很清楚,这一步无论如何不能让的。一旦让出,不管胜利还是失败,大尖塔失守总得找个替罪羊,他必然是最佳选择。

  “阿诺,你你简直是冷酷无情!若是下一刻,丁柯俯冲下来对付你,你也不答应开启**阵吗?”

  “我就是死,也不开启!”阿诺油盐不进,口气异常坚定,随即又道。“诸位,我请你们冷静一下。这小子已经折腾大半夜了,我不信他是神灵之体,难道不会疲倦,难道法域空间可以源源不断输出法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坚信,他折腾不了多久了。这几个来回冲锋,他的法域必然也消耗不少。我们必须坚持,跟他硬耗,谁耗到最后就是胜利。另外,我已经将情况紧急告之法座。他老人家以及和海皮亚阁下达成一致,准备先回帝都稳定局势了!”

  壶丘园苦笑道:“怒炎之领到帝都。最快也得三天时间,那已经是全力赶路,不停歇一分一秒了。”

  “不,法座说了,两天之内,必定赶回!”阿诺坚决道。

  “两天?阿诺,你不会信口开河吧?”左护法蓝云根本不相信,即便是卡夫卡阁下,两天时间也不可能回得来,除非他会飞。可以走直线距离。

  “就是两天,各位请相信我。我以光明神的名义誓,法座确实是这样交代的!”

  右护法青月,却是道:“就算是两天,要捱过去,也很不容易。你们看这小子。哪有半点像是法力衰竭的样子啊?难道他的体内有一个源源不断的法域输出宝库吗?”

  按常识来看,经过大半夜的冲杀。了这么多绝招秘技,对法力的消耗是极大的,就算是卡夫卡阁下,只怕也必须通过教廷圣药来补充法

  了。

  可是这丁柯,却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法式界常识。大半夜的愿战。完全看不出他有任何精神疲惫的样子,也看不出他的法域有任何不支的征兆。

  他们哪里知道,星辰之晶改造的法域,让丁柯的法域境界几乎是达到了变态的程度,再加上丁柯身上恢复法力的灵药也是储备了不少。

  至于精神力方面。丁柯的神魂之强大,只怕光明教廷惟独有神圣教皇才有资格与之比肩。历代雷丁家族族长的神魂聚集在雷丁之魂上,那精神力可以说是集历代之大成。变态程度可见一斑。

  强弓手们,旧然二屈不挠地动着攻击,只是死伤过半的强弓队伍,杀心“心然是大减,士气也是低落到了深渊当中。

  尽管各大队长不断动员。不断补充进来生力军,但对于一个根本伤不到的对头,他们士气再高,鼓动之词再煽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还是不免要大打折扣。

  面对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对手。他们除了郁闷还是郁闷。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丁柯此时已经百分百确定,卡夫卡绝对不在帝都,否则在这种情况下。绝没有任行避门不出的道理。

  丁柯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却知道,要正面硬扛卡夫卡,只怕还是要稍稍逊色半筹,赢面不会过三成。但是,有大羽在。丁柯却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要战可战,要退可退。进退有据,这让他有足够的本钱与之周旋。

  他现在也是做好了一切打算。利用好每一个机会打击教廷,只要机会合适,任何方式都绝不放弃。

  面对教廷,无所谓原则,无所谓卑鄙不卑鄙,无所谓阴险不阴险。在大是大非面前,丁柯没得选择。

  扳倒教廷。绝不是雷丁家族的胜利。也是天阳帝国的胜利,更是千千万万被剥削阶层的胜利。

  不劳而获的教廷,早已是不争的吸血鬼形象。不事生产,不事劳作。却占了帝国一半以上的赋税!

  丁柯已经记不清动了多少次冲击,照他推算,应该过了二十次。每一次冲锋,多四五十,少则二三十个,总是有所收获。

  骑士团的防御力倒还好一些。护法团擅长的是攻击和刺杀,防御力比之骑士团要差一个档次,因此在丁柯的冲击下,更是死伤惨重。

  丁柯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这六千人的主力逼退!好尽全力去攻击大尖塔,他要轰倒这树立千年的教廷象征毁去。

  打脸,要打得彻底,打得教廷颜面尽失。只有这样,才能在全国范围内震慑教廷,削弱教廷的威严。让迷信教廷的信徒们知道,他们迷信的光明教廷,并非不可战胜,也并非所向披靡的。

  只有从心理层面驱除教廷的印记。才能确保天阳帝国真正走向健康。

  当然,这些本不是丁柯最应该考虑的事情,而是潘亲王更该考虑的事情,丁柯的点,是复仇,是救出雷丁家族被封印所罗门狱的

  人。

  也许,四十多年的联跑,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陨落;也许,四十多年煎熬,已经让他们渐渐绝望;也许,四十多年的时间太久”

  但是,丁柯却知道,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都流倘着和他一样的血脉,丁柯完全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痛与苦。

  他们不惧怕死亡,不惧怕陨灭。他们绝望的是雷丁家族的精神从此不存于世,雷丁家族的血脉从此无法延续。

  不管希望多么渺茫,丁柯必须拯救他们的希望,拯救他们的一切。

  丁柯的每一次冲击,都带着满腔的怒火,带着对教廷不可形容的仇恨。他觉得,只有疯狂的杀戮,只要看到这群蛀虫不断倒在他的枪下剑下,他才能获得满足。

  比。,一万

  还是那句话,能混到教廷中来的,没有一个是冤枉的,他们也不配说冤枉两个字。真正冤枉的是那些被他们迫害,受他们欺负,被他们盘录的底层蝼蚁。

  后世的历史记载这一晚之战几乎用上了“屠杀”这个字眼。

  是的,情况确实比后世史书的记载还要惨烈几分。鲜血顺着大街不断蔓延出去,几乎可以漂接。

  在这一晚上,有过一千五百名教廷的骑士团和护法军成员丢掉了性命,这些人成了丁柯向教廷宣战的祭品,成了第一批炮灰!

  而伤者的数目,也丝毫不少于死者的数目。这些伤者,一部分是被丁柯的余波所伤,一部分是阵形大乱。被自己同伴踏伤,另一部分。则是被小花等人杀个回马枪所击伤。

  在帝都的六千人主力精英,这一战死伤过半。剩下一半,斗志完全被录夺,士气低落;几无一战之力。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直到天阳帝国的皇室惊动,派出大批军队赶来“驰援”!

  大家都知道,这是政客们的把戏。什么时候皇室会驰援教廷了?这当然是一种象征性的动作。说白了,就是做给教廷高层看的。

  他们要表达的只有一个,撇清自己。

  他们一方面是来看教廷的热闹,一方面也是不希望总教廷事后迁怒天阳帝国官方。

  潘亲王倒没有刻意表达什么姿态。却也带了大批人马前来维持秩序。

  阿诺等四大高层都是满脸血丝。虽然很不爽,但是帝国皇室假惺惺的作态。他们总不能当场翻脸吧?

  至于潘亲王,明明双方都很想把对方一口咬死,但表面上还得和和气气。不管怎么样,丁柯只是和潘亲王交情不错,来往比较密切,并没有投效在潘亲王麾下。自然而然。潘亲王对这事也自不用负连带

  任。

  而丁柯在黎明到来之后,这才收兵。乘着坐骑凌空而去,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可是丁柯临走却是放下了狠话一一今晚,继续再战!

  **裸的威胁,丁柯看上去,是吃定了教廷。根本不将天阳帝国一级教廷放在眼里。

  他的意思很明确,卡夫卡不出现,他就一直要攻击教廷,直到卡夫卡出现为止!

  一般人,自是不明白为什么丁柯非得找卡夫卡大主教,难道他年纪轻轻,就确保能胜得过这个帝都第一人?

  潘亲王却很清楚,丁柯这是在打击卡夫卡的权威,在打教廷的脸。只要在天阳帝国象征无敌的卡夫卡不出现,逐渐的,人们就会偏向于一种认识,卡夫卡红衣大主教在逃避!

  难道,以红以大主教卡夫卡的实力,竟也害怕丁柯?竟避而不战?

  帝都的局势,从没有一刻,竟如此失控,连一向代表着无敌的教廷。竟也有战战兢蓖,“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