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新的局势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0176
  ?间,整个帝都的局势法圣了翻天覆地的那些和教廷亲近的势力,都是提心吊胆,生怕丁柯会突然杀上门来。灭掉他们满门。  显然,米洛家族苦心记虑制造的那则谣言,已经深入人心。大家对丁柯乃是雷丁家族传人这则消息深信不疑。

  既然如此,丁柯横空出世,大闹帝都的原因就很容易理解了。那就是报仇,报四十多年前的灭门之仇。

  雷丁家族,曾几何时,那是天阳帝国的象征,是天阳帝国的图腾,象征着忠诚和无敌,屹立在帝国北疆,保家卫国,扫清妖邪,是乃帝国门户最坚强的堡垒。

  可是四十多年前那一役,雷丁家族覆灭,从此天阳帝国内政外交陷入一团糟,在整个星辰大陆失去了一流帝国的威严,内政也是一塌糊涂。被教廷所保持。

  不得不说,在天阳帝国,怀念雷丁家族大有人在。但是这些缅怀和希望,只能放在心里想想,根本不奢望在教廷的高压政策下能够有什么实质性的希望。

  然而,这一夜,人们的观念出现了改变。教廷那劳不可破的城堡。在人们的心里出现了丝丝裂痕。

  雷丁家族!

  惟有雷丁家族,才可以和教廷掰一掰手腕吧?自雷丁家族之后,那些号称世家豪门的大家族,一个比一个垃圾,一个比一个没骨气。

  连米洛家族这种被雷丁家族压得连屁都不敢放的家族,居然也厚起脸皮自封,帝国第一家族了!

  如果帝国第一家族就这副德性的话。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教廷能够在天阳,帝国横行无忌了!

  如今,那吃教廷软饭的米洛家族。终于被灭了。这则消息可谓是大快人心。可谓是举国欢庆。

  群众的眼睛是耍亮的,米洛家族上位以来,这些年都干了哪些恶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在平时他们得势的时候,大家是敢怒不敢言。如今被灭了,人们自然是暗爽不已。

  老天有眼啊,这米洛家族依靠教廷上位,缺乏真正大家族的内涵和底蕴,终究只是一只纸老虎。

  雷丁家族一个传人横空出世,轻轻松松就将这只纸老虎完全撕碎。

  更为重要的是。雷丁家族的传人。竟打得连教廷都焦头烂额,竟连红衣大主教卡夫卡阁下连露面的勇气都没有。

  街坊上的小道消息果然是很可怕,像瘟瘦一样到处传染,都在传卡夫卡如何如何害怕,如何如何老朽了。教廷的经过四十多年的养尊处优。已经不似当年的威风八面。

  是该雷丁家族崛起的时候了!

  显然,这种舆论并非全部是自形成,一大部分是来自人为的舆论导向。帝都皇室的政客们。满朝文武们。只要不是亲近教廷的势力,都在借着这个机会,暗地里煽风点火。

  教廷不是龟缩不出吗?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的糗一下教廷,让他们高高在上的形象大大受损,声名扫地。

  大家都很清楚,卡夫卡迟一天不出现,舆论就会多一天的机会放肆。自然也会对教廷的名声多一份损失。

  听说丁柯今晚还打算继续大闹教廷。这让大家都感到无比的期待。昨晚因为不明情况,错过了那样的好戏。今晚那是无论如何不能错过了。

  当然,这些幸灾乐祸都只停留在暗地里,表面上,大家还是要作出哀痛状,作出和教廷一家亲的感同身受状。

  皇室该派兵也派兵,要巡查也巡查。这么一来。一场来自皇室的“拨捕”行动如同闹剧一般展开。

  这些都是姿态,不管有用没用。姿态摆出来了。你卡夫卡事后即便不爽,也找不到把柄。找不到把辆的话,想找麻烦也便师出无名了。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种“拨捕”是毫无作用了。人家丁柯高来高去。那十级飞禽类灵兽在万米高空上翱翔,是他们搜捕得了的吗?

  至于同党,显然都是改变过装束,刻意隐藏着面目的。帝都人口近千万,方圆百里的城区,如何查得出几个同党?

  ,王珐比北

  最关键的是。大家心照不宣。根本不可能用心去排查。

  至于教廷本身,三千骑士团。三千护法军,死伤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士气低落,属于哀兵,还需整顿,进行心理辅导。

  无可奈何之下,阿诺只得向帝都周边千里之地的二级教会出求援。让这些二级教会的主教带领他们地方的骑士队伍来帝都护法。

  可是你帝都的精英队伍都不行了,靠二级教会那些装备和实力都更逊一筹的队伍,能指望有多大战斗力?

  那些二级主教到不乏高手,大多是颠峰法帝,少说也是成熟法帝。如果地面作战,这些人倒是生力军。完全可以利用。可是丁柯根本不用常规战术,高来高去,这些人来,除了挤位置外,也用处不大。

  阿诺很无助,因为他现,壶丘园和两大护法军脑都明显在孤立他。已经不怎么听他的安排。

  各自带着队伍休整去了,留着阿诺和一干卡夫卡的心腹高层目瞪口呆。偌大的大殿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十几道身影。

  “法座啊,您快点回来吧!您再不回来,这场面属下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了!”阿诺祈祷着。

  今晚怎么过。他心里还没数呢。这壶丘园和两大护法要是跟他搞小团体主义,孤立他,那么今晚的事。只怕更加难以收场。

  说句不客套的话,如果丁柯现在就杀进门来。以丁柯的度和霸道的战法,他如何抵挡得住?

  还好,这样的事情并没有生。

  过了中午,离帝都较近的二级教会。已经有主教带着手下的骑士队伍赶来驰援,这让阿诺多少有些欣慰。

  手里有人,心里就塌实。

  午后,真法堂中。

  潘亲王和一干手下聚集在一起,情报不断汇总过来,潘亲王不断地分析着,头绪也渐渐清晰了许多。

  现在可以肯定,卡夫卡确实是不在帝都了。而周边各大二级教会。也不断有人来驰援。从这种种迹象表明,教廷内部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和睦

  法比奥走了进来,说道:“殿下,加罗城辛迪森城主已经给出了准确消息,丁柯的父母,已经被人接走!”

  “哦?他怎么说?”潘亲王很是着紧这事。

  “辛迫森城主说,他亲自去找青树生那老头问话,他们二人关系不浅。一开始青树生模糊其辞,后来被辛迪森城主问得急了,才说丁柯的父母已经于前两日被一个神秘高手接走了。而看情况,似乎那神秘高手竟认识丁柯的父亲

  潘亲王沉思一阵,叹道:“雷震,丁柯的父亲,他们认识!现在,百分百可以肯定,丁柯就是雷丁家族的传人。而丁柯的父亲,那个出身加罗城乡下的工匠,百分百就是四十多年前那个被诅咒之钉诅咒的幼儿了!”

  法比奥和君楚都是凛然,面露深思之色。虽然大家对此早有猜测。可是完全证实之后,多少还是有些感嘴的。

  雷丁家族。那毕竟不是一个寻常的名词。只要提起这个名词,稍一联想,都绝对可以让人心潮澎湃的啊。

  雷丁家族,真的回来了么?

  “殿下,如今却有个。难处。”法比奥沉吟片刻,说道。

  “什么难处?”潘亲王问。

  “殿下你看,丁柯与雷丁家族的猜测,现在基本已经被人们所接受。而教廷显然也已经可以完全证实这一点。那么殿下你即便能撇清与丁柯的关系,丁秀公主毕竟还在帝都。只怕卡夫卡大主教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来找殿下你要人。让你交出丁秀公主。”法比奥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潘亲王可以撇清和丁柯的关系,但丁秀一直在帝都,享受皇室待遇。众所周知,这公主的来历全是潘亲王一手促成。这一点却是潘亲王无法否认的。

  卡夫卡找不到了柯,半定要有个泄处,潘亲王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教廷肯定会对付的对象。如果丁秀不在这里,教廷找不到适合的借口,也许打击力度和度都会受影响;如果丁秀在,教廷完全有借口。

  潘亲王道:“丁柯为本王帮了这么多忙,无论如何,此事本王也该一力承担下来。大不了,咱把丁秀给藏起来,矢口否认。”

  法比奥心里叹息,知道这是下下策,但确实如潘亲王说的,丁柯帮了这么大忙,如果关键时刻连他的妹妹都保不住,那真是没脸再见丁。

  君楚却道:“殿下,丁秀公主不是和星罗商会走得很近吗?不是拿波伦的干妹妹吗?如果可以的话。何不让星罗商会想办法把丁秀送到安全的地方?”

  潘亲王苦笑不语,这个提议听上去很美,但只怕很难实现。一来星罗商会只是商家,面对教廷的威压能否挺得住是个大问题;二来把丁秀交给星罗商会,等于是承认他潘亲王根本靠不住,将来也不好向丁柯交代。

  “此事只怕行不通,丁秀要留在帝都,必须由本王亲自保护。否则将来总是无颜面对丁柯兄弟。”潘亲王又跟着道,“关键的是,教廷若真要寻仇觅恨,没有丁秀在。他们也一样可以出手。别忘了,教廷行事一向霸道,有些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

  法比奥和君楚都是肃然,不再多说什么。

  无论如何,他们对丁柯还是敬重的。而丁秀是雷丁家族传人的高,那么丁秀显然也是雷丁家族传人。

  ,万

  这样的人物,也值得他们去冒险保护。

  潘亲王站起身来,慨然道:“本王现在只希望,丁柯兄弟能够小心行事。与教廷为敌,切不可操之过急。若真与教廷作对,必须是持久之战,不可能和对付米洛家族一样雷厉风行。实力、韧劲、耐心缺一不可。”

  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门外传来爽朗一声笑,丁柯悠然从门外走进:“潘大哥,多谢你的提醒,兄弟我铭记在心。”

  “兄弟,果然是你?你竟没有离开帝都?”潘亲王喜不自胜,迎了上来,一把抓住丁柯的双手。竟是难掩激动。

  他以为,从今往后想见到了柯只怕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哪想到丁柯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

  “潘大哥,兄弟昨晚一闹,是否让你感到很是难做?”丁柯坦诚问道。

  潘亲王一摆手:“你我兄弟同心,这些话就不必提了。我这做大哥的不能陪你冲锋陷阵已是惭愧。这点压力和风险,还是有担当顶一顶的。兄弟,帝都局势危急,依大哥看,你还是早日离开为妙。”

  丁柯固执地摇了摇头:“我今天是要离开一下,但马上就会回来。不战一战卡夫卡,离开帝都,我终究不那么情愿。只可惜卡夫卡很有可能不在帝都。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踏上了从怒炎之领回帝都的路。

  “要战卡夫卡?”潘亲王匪夷所思地看着丁柯。

  法比奥和君楚,也同样不解。纷纷劝道:“丁柯,卡夫卡成名五十多年,一身修为已经进入化境。十分厉害。你既与教廷为敌,还是不要争这一时锋芒为好。要知道,卡夫卡恐怕是教皇以下,为数不多的那几个强者了。据说连海皮亚那样的审判神圣大主教,总教廷的八大巨头之一,都要略逊他半筹。”

  丁柯从容微笑,对大家的劝解不置可否,而是道:“潘大哥,舍妹在这里打扰你这么久,请她出来一见。”

  “好。”潘亲王吩咐身边一名心腹法帝,“你去把丁秀公主请来。”

  很快,丁秀等三个女孩子已经被请到。

  “哥!”丁秀显然也是对外界有所传闻,知道昨晚生的一切,知道雷丁家族和教廷终于还是开战了。

  丁柯揽丁秀入怀,动情地抚摩着丁秀的秀,轻轻问道:“阿秀,父亲期待的那一天,终于开启了。你害怕么?”

  丁秀昂起头来,秀目里满是坚定的神色,毅然摇头:“阿秀不怕。哥。我和你一起去杀敌。”

  丁秀笑了起来,满怀爱怜地捏了一把丁秀的小琼鼻:“陪哥哥一起杀敌?这真的让哥哥很是期待,不过现在却是不行!等你把哥哥传授给你的秘技都学好了,哥哥再带你出来。”

  丁秀也知道自己现在实力还不够,跟用川猜只能拖后腿,不由的很是郁闷!“哥你个人面对略“对头。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我心里也是很急。”

  “不要急,哥哥练到现在这个程度。也是等了很多年,辛苦了很多年。你还年轻,将来还有很多机会。现在我要送你去和爹娘会合,把你们送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去。”

  “爹娘也来了?真是太好了。”丁秀想起父母,不由很是关切。丁秀也经了不少世事打磨,已经很是聪慧,知道这时候不便多问,比如爹娘在哪,去哪里才安全这些问题,此时都不可以问。

  “嗯,柳灿小姐,我们兄妹不久之后就将被整个大陆的教廷势力通饵。你还把我们当朋友不当?”丁柯笑眯眯问。

  柳灿白了他一眼:“本小姐管他什么通绰不通缉,反正你们是我柳灿的朋友。我在帝都等你们回来。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可以光明正大地踏进帝都的街道!”

  丁柯兄妹都很是欣慰,这柳灿虽然不能修炼,但性格却是豪放,敢爱敢恨,没有那备多忌惮,却是性情中人。值得一交。

  丁秀看了身边的丽雅一眼,这个克莱登学院的学员,一直对教廷抱有幻想,很崇拜卡夫卡红衣大主教,听说了昨晚生的事,心情变得很是犹豫,举棋不定。

  “丽雅,不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的。”丁秀淡淡说道。

  丽雅轻咬着嘴唇,吃吃道:“阿秀。我,我还是跟着你吧。只要你不抛弃我,我甘愿做你的随身丫头。这是我的真心话,不骗你的。”

  “丽雅,你跟了我,就意味着要背叛你崇拜的卡夫卡大主教。你确定你今天的选择,将来都不会后悔?”

  丽雅沉思了片玄,还是拿定主意:“我不后悔的。如果我父亲在世。知道我能做雷丁家族小姐的随身丫头。肯定也会支持的。他老人家生前,最崇拜的就是

  她一段话没说完,忽然现大家的表情都很奇怪。猛地明白了什么。伸伸舌头,尴尬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总之,我跟着阿秀你,绝不后悔。偶像,那是少年时代存在于理想里的人物;而我现在过了十六岁,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偶像对我来说遥不可及,而阿秀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怎么能抛弃你?”

  “嗯,丽雅,那你就跟着我吧。我总会向你证明。你今天的选择是正确的。”丁秀说完这话,紧紧握着丁柯的手,目光更加坚定了。

  丁柯看着还有些尴尬的潘亲王等人,微笑道:“诸位,这些天那则谣言想必也困扰着大家吧?如果你们非得想知道答案,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的小子却是雷丁家族子弟,身上流淌着雷丁家族的血脉,灵魂里栖宿着雷丁家族的精神!”

  潘亲王面露狂喜之色:“雷丁家族。雷丁家族,传言果然是真!那么怒炎之领一系列事,显然和兄弟你也有关联了?”

  丁柯也不否认:“鹰潭镇的安杜卢家族,是我和雷震先生联手灭掉的;接云山脉里的神秘山洞里的守护者,也是我杀掉的;炎阳城郡主教是我杀的,米洛奇也是我杀的,米洛逆天要说死在我手里也可以成立;后面炎阳城的代主教同样是我杀的;比亚迪领地的事也出自我的手笔;帝都米洛言等人,当然也是我杀的。包括米洛战天,也是我昨晚亲手杀的”

  震撼,震惊!

  潘亲王如此镇定的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听丁柯说起来,杀这些人简直就跟砍瓜切菜似的,根本没有半耕情绪波动,就跟说普通一件事似的。

  看着法比奥和君楚等人吃惊的模样,丁柯却是笑了:“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有几个心腹朋友。实力同样了得,不输给君老爷子。”

  潘亲王叹道:“那么雷震先生。显然也是兄弟你的心腹了。”

  丁柯点头承认:“雷震先生,是我雷丁家族的旧人。我派他来帝都送真灵液给潘大哥你,顺便让他蛰伏帝都,辅佐潘大哥你。小弟的志向。并非逐鹿天下,而是扳倒教廷。拯救我雷丁家族同胞于所罗门狱!至于平定帝国,逐鹿天下的事,还得潘大哥这样的雄才去干。”

  这也算是表明心迹了。潘亲王哪会不懂,豪迈一笑:“好,有兄弟这些话,我这做大哥的别的不敢保证。在我份内的事,义不容辞,虽刀剑加身也绝不忘其志。就让我们兄弟联出一片新的天地。”

  “好,潘大哥。你在帝都韬光养晦,等候时机。如果现教廷有什么动向,能隐忍就先隐忍,不能忍也先蛰伏起来。我会牵扯教廷的主力高手,让他们分不出心来收拾帝都的局面。”

  潘亲王心里一动。这个建议让他确实很走动心。

  “兄弟打算怎么做?”

  “大闹帝都之后,我会转折全国。在全国南八领北十领各处周旋,带动教廷的主力来追对付我。他们不来。我就走到哪破坏到哪。帝国十八领,共有一级城市五十二个,二级教会也就相应有五十二个。还有二级城市里的三级教会更是数以百计。都是我骚扰的对象。除非他们全部龟缩到一个地方,由光明教皇亲自保护,否则,我总有办法把他们揪出来,杀死!”

  潘亲王面露喜色:“这种游击战术。的确可行。不过至关键是要隐藏好行踪,让他们无法分析你的线路。这样的话,他们想未堵狙击你。根本不可能。”

  “我当然不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只篮子里。在此期间,我会把同伴分成几路,四处骚扰,让他们顾此失彼。总而言之,是要让教廷上下鸡犬不宁。潘大哥,这个阶段可能会持续很多年,你也请做好准备,与各大领地的官方脑保持好联系,时机成熟,便可动全国范围内清洗教廷势力的计如能引得其他教廷覆盖的国家也能同时呼应。光明教廷的日子,绝不会好过!”

  潘亲王砰然心动,目光热切。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