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丁秀离开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0794
  尔一千。道,万,关键的问题坏是丁柯这边愕拖得住。晒水…诈得把教廷的势力一网打尽,只要丁柯能把教廷的主力高手牵制住。其他方面就便于行动,有很大空间给他们驰骋。

  而丁柯那边,若能多消灭一些有生力量,那就更理想不过了。光明教廷的强大,高手众多固然是一个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也在于教廷的体系,一层一层,对民众的愚化和诱导,也是十分厉害。

  当然,一旦教廷的主力高手损失惨重的话,教廷的势力必将大打折扣。虽说教廷高手如云,层出不穷。但绝顶高手也是有限的。死一个就少一个。要想重新补充血液。总的需要些时间才行。不是一年两年可以办到的。

  “兄弟,你转战全国各地,最关键还是莫要把光明教皇惹到天阳帝国来,一旦他亲自出动,必须暂避其锋芒,蛰伏起来才是。光明教皇的实力,绝非你我所能想象。据说连卡夫卡大主教,在神圣教皇面前。也根本没有一招的还手之力。”潘亲王郑重交代。

  **皇境界的高手,举手投足间可令天地变色,实力自是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接近于半神的存在了。

  要说卡夫卡在神圣教皇面前过不了一招,丁柯绝对相信。

  不过丁柯却是不惧怕,微笑道:“潘大哥放心,查林士教皇就算亲自前来,也不会那么好过。四十多年的旧帐,有人早想找他算一算了!”

  “兄弟的意思是?”潘亲王有些懵懂,难道说,丁柯这边还有更强的高手存在,竟可以和神圣教皇掰掰手腕?

  那是何等变态的存在啊?雷丁家族当年最强的是族长雷丁山,初期**皇。四十多年前,与神圣教皇比也是有点差距的。毕竟查林士成为成熟**皇已经有近半个世纪了。

  即便是雷丁山复生,怕也很难击败神圣教皇的。难道雷丁家族还有更强的存在?潘亲王不解,法比奥和君楚同样不解。

  “潘大哥,这事容我卖个关子。总之,神圣教皇若真来天阳帝国。自有人会招待他。而兄弟我。若未进入法皇境界,绝不会与查林士教皇正面对敌的。”丁柯此时已是初期**圣,但因为星辰之晶和雷丁之魂的洗礼,再加上雷丁家族的秘技,让他的战斗力可以藐视任何成熟**圣。几可比肩卡夫卡。

  这也是丁柯很迫切与卡夫卡一战的原因。他对卡夫卡的痛恨,甚至要过对查林士教皇的痛恨。

  君楚和丁柯算是有段交情,忍不住问道:“丁柯小友,咱们也算老交情了,老夫绮老卖老问一句,你现在修为到底在哪个层次?请恕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眼拙,看不出来。”

  丁柯笑了笑:“我于前不久晋升**圣行列,但因为机缘巧合的一些奇遇,让我在法域和神魂方面前比一般修士要强大许多,境界也相应要高出两阶。综合起来,应该可以和颠峰**圣一战。也许实际战斗力会比颠峰战斗力逊色半筹,”

  君楚和法比奥都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满脸的惊诧和佩服。

  法比奥叹道:小小年纪,竟将我们这些近百岁的老家伙都比得抬不起头来。雷丁家族,不得不服!”

  丁柯却不解释,他这奇遇一部分和雷丁家族有关,而星辰之晶则是和西丁定族没有什么关系的

  潘亲王喜道:“可媲美颠峰**圣的战斗力,比一般人高两阶的法域境界和神魂境界,即便是教廷,什么时候出过这样杰出的年轻人?再加上霸道的战斗秘技,还有可上九天的飞禽类灵兽。兄弟,星辰大陆之大,真是没有什么地方是你去不的的。最可喜的是你才二十三岁。以这个度下去,三十岁之前,你完全有可能进入**皇境界吧?”

  离三十岁,还有七年。七年时间,可以生很多。

  丁柯微笑着,心里有着自己的规划和挥算。

  柳灿忽然道:“丁柯大哥,七年,七年内你会来帝都吗?”她口气里充满了期盼。

  丁柯笑了笑:“只要时机合适。我随时会来帝都。只是行踪飘忽,来了之后,能呆多久,却是不敢保证。”

  柳灿默默地点着头,心里怅然若失。她今年十九岁,七年后二十六岁。等七年,她等得起,可是这丁柯大哥,七年后,还会记得她柳灿这号小角色吗?

  一个名满天下的**皇,到时候还会想起她这个,连修炼都修炼不了的女子吗?柳灿心里空落落的。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二次因为某一个男人,如此失落,如此怅惘。

  法接奥见到场面有些偏向于儿女情长的气氛,忍不住提醒道:“丁柯小友,有一件事不得不告诉你,与卡夫卡作战,必须提防他的致命武器。”

  “什么致命武器?”丁柯皱起了眉头。

  “你果然不知道么?”法比奥口气十分严肃。

  丁柯如实摇头:“卡夫卡此人深居简出,我对他的了解很少很少。”

  “嗯,这也是绝密情报,很少有人知道的。卡夫卡当初在雷丁家族一役立下大功,教皇赐予他一件近乎神器一样的黄金圣箭,威力非同小可,伴随教廷秘术,可以锁定敌踪一直跟随,射程可达三千米,余势不消。”

  寻常的强弓,有效射程也就二三百米。如果由**圣施射,伤害距离或可翻倍。再厉害点的法弓,一千米的伤害距离已经算相当极品了。过一千五的,几乎就没有。

  而卡夫卡这件黄金圣箭,居然可达三千米的射程!要不然又怎会被称为教廷三大终极武器之一?

  三千米,那是什么概念?丁柯表情凝重万分。这是一则新情报。而且是他必须重视的情报。

  经过昨晚一战,他对弓箭攻击还是有些印象的。若是教廷能有一千米射程的弓箭大面积出现,那他的高空轰炸战术就根本无法实现。

  毕竟大羽的冲刺度再快,一下子也不可能起落达到千米距离的。过一千米,你的度不可能比开弓之箭还快。

  可是,卡夫卡就有如此变态的武器,射程可达三千米。加上卡夫卡

  崩灶屁实力,射出的箭,伤害力度肯定不是一般小兵小卒印心。

  “三千米,这个情报不假?”丁柯喃喃道。

  “不假,绝对不假。”法比奥郑重其事,“不过,这黄金圣箭也不是无限使用的。以卡夫卡的实力。开一弓不费吹灰之力,开两弓的话。就会掏空大半法力;若是勉强开第三弓,他的法域将完全被挤干,就算是一名法帝也足可杀死他。所以。他最多是开两弓。除非确保身边有足够的护法,才敢勉强开出第三箭!”

  总算还没让丁柯绝望。他原本还觉得奇怪,这么厉害的武器,怎么可能无限使用?

  听说最多只能开三弓,一般情况下最多开两弓”里略有些安慰。不过越是开得少。就证明这黄金圣箭越强大。

  别说两弓,哪怕是只射一箭,从卡夫卡手里射出。也必是惊人的,足可令天地变色。

  丁柯虽然自信,却没有百分百把握说能避开这一箭。

  还好,丁柯并不是完全束手无策。最起码,他的神魂之力非常强大。一旦感应到卡夫卡的强大气息。感受到黄金圣箭的强大杀意,提前避其锋芒,也是可以的。以大羽的冲刺度,只要给它一两秒的时间。绝对可以冲到二三千米外的距离。等黄金圣箭搭弓射出也需要一点时间,这样的话,它完全可以飞到三千米以上高空。除非卡夫卡也有飞禽类灵兽,那样的话。就是度的比拼了。

  只是这样。他和卡夫卡一战的愿望,却是要推后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存在于假设。一旦进入实战。具体情况如何,却还得另说。毕竟没生的事谁也无法预知。

  但卡夫卡有这么一件变态武器,总是不得不提防他。冷不防来那么一箭,滋味却不是那么好受的。

  潘亲王见丁柯不语,安慰道:“兄弟,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提升突破,若一时想不到破解的办法,来日方长。你等得起,也有足够的潜力;卡夫卡垂垂老朽,未必等的起。也不可能有多大提升潜力了。”

  丁柯满怀信息地笑了笑:“潘大哥,我不是担心卡夫卡的黄金圣箭。而是在想对策。放心吧,我有心提防的话,他想伤我,也并不那么容易。”

  丁柯到不是吹牛,他也有自己的本钱。就算卡夫卡的黄金圣箭射出。凭借风元素的玄奥,完全可以阻挡一下其运行度,然后以四象剑消解一下。那时即便射中他,身上的水柔幻甲号称不死的防御力,也不是白给的。

  这是精灵族少女罗秧儿送给他的礼物,也代表着小丫头的一片心意。如今,几年过去了,丁柯时时催动精灵之心。感受着罗秧儿的一片心意。

  “好了,潘大哥,时间不多,今日之聚就到此为止,咱们后会有期。”丁柯提出了告别,他今天必须带丁秀走。然后去指定地点等雷震带着父母前来相聚,一起奔赴怒炎之领。

  潘亲王虽然不舍,却只能执手送别。

  丁柯带着丁秀和丽雅从暗道走出真法堂,却见柳灿也跟了出来。

  “柳小姐,你不留在这里吗?有潘大哥保护,比外头安全多了。”

  柳灿看了看丁柯,却是摇头道:“你们都不在这里了,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再说,成天关在这里闷也闷死了,我还是回幻月学院去。放心吧。丁柯大哥,我一个小角色。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我的。”

  丁柯思忖了片复,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柳小姐,今晚7点,我在幻月学院门口等你。还记得我还欠你一个约定。”

  柳灿本来无精打采,以为丁柯忘了曾经答应过她的事,猛地听他提起。不禁眼前一亮。

  “丁柯大哥,你果然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

  丁柯灿烂地笑了:“柳小姐帮了那么多忙,哪能忘得掉呢?好了,时间紧迫,咱们今晚再见,不见不散。”

  柳灿欢天喜地,乐滋滋地去了。她甚至已经开始幻想,丁柯帮自己解决掉修炼方面的大难题,从此可以修炼,并很快成为法师界的又一朵奇葩。虽然不敢指望像丁柯那样风光无限,但也要努力朝那个方向看齐。

  到时候,天下所有的恶人。本小姐都不能放过,见一个灭一个。

  丁柯见柳灿安全离开后,带着丁秀和丽雅,稍微用《整形易神术》为她们做了些变化,三个人看上去就像帝都普通不过的年轻人,根本看不出他们其中的一个昨晚曾大闹教廷,一把火灭掉米洛家族。

  “哥,你和柳灿姐姐有什么约定?”丁秀忽然问道。

  丁柯笑道:“还记得那次帮她测试天赋吗?”

  “记得。”丁秀当然有印象。

  “嗯,她并非没有修炼天赋,而是被人为锁住了法域。以至于感受不到任何元素感应和灵力,所以被人打上不能修炼的标签。”

  “哥你打算帮她吗?”丁秀又问,随即自我解答道,“柳灿姐姐是好人,哥你一定要帮他。”

  “嗯,好歹也是朋友一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丁柯其实也好奇。到底柳灿的天赋如何,居然被人封住。若是天赋平平,原本也不用封锁起来,唯一的解释就是天赋很出众,引起嫉妒。联想到柳灿叙述她家里的情况,丁柯心里多少有些底。

  丁秀顿了顿,又问:“哥,我有个问题问你哦。在我小的时候我记得秧儿姐姐是喜欢的你,现在的话,柳灿姐姐也喜欢你。我听拿波哥哥说,加罗城烈刃组织的风凝露小姐,对你也很不错。哥啊,这么多出色的女孩子,你将来可怎么选哦。”

  从小丫头长成大姑娘,并不代表她女孩子八卦的一面就会完全消失。丁秀从小就才崇拜哥哥,因此对未来嫂子这种大事也十分的关心。

  ,王珐比北

  丁柯哪想到妹妹的问题会这么犀利,一时到是愣住了。这三个女孩子的形象,在他脑子里纷纷闪过。温柔如水的罗秧儿,风风火火如同男孩子一样的风凝露;嫉恶如仇又乐观开朗的柳灿,都是个性鲜明的女孩子家。

  任何一个相伴,都不失为人间美事。当然,丁月有考虑讨纹事,男女情爱点只要想巍,便自燃旧们会感应精灵之心,从而勾起对罗秧儿的思念。

  那个温柔如水的精灵族少女,一直睡在他的记忆里,音容笑貌一如分别之时。

  丁柯心神略有些荡漾,想起离别时罗秧儿的眼泪,此时此刻仍旧湿润在他的心里。丁柯哥哥,你不来,我就不老”

  这神情的告白,深深地打动着丁柯。

  倒是丽雅,显得十分干脆:“阿秀。丁柯大哥这么优秀,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当然都是要和他在一起的。如果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那就不完美。”

  丁秀嗔道:“怎么能都和他在一起呢?。

  丽雅有她的一套理论:“自古杰出的男子,都有很多红颜,不论辜负了哪一个。都只能让对方郁郁到老。而自己也肯定会内疚终生。与其割舍红颜,彼此煎熬,那还不如都在一起。一起变老不是更浪漫吗?彼此也没有遗憾

  “丽雅,看不出来啊。你肚子里也有一套小九九嘛。你这丫头,跟着本小姐,是不是也看上我哥啊?”丁秀椰愉道。

  丽雅脸上立刻满是红霞,低声道:“丁柯大哥这样的盖世英雄。哪能看上我这小丫头

  丁柯不知道她们继续说下去。还会有多么强悍的话语出来,忙打断道:“好了,到了。”

  谢天谢地,终于到了。

  小花三人等了半天,见丁柯来到,都是兴奋。昨晚一战。可谓是酣畅,可谓是大胜。丁柯驾着大羽傲啸帝都上空,杀得米洛家族覆灭,教廷闭门不出。可谓是威风八面!

  “小花,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执行。”丁柯开门见山道。

  花道:“主人请吩咐。”

  “嗯,我七八天前已令雷震先生取大西索科领地取我父母,相信再过两天也该到了。你带着阿秀她们。去和我父母集合。然后由雷震负责送他们去怒炎之领。你和雷震集合后,设法回帝都与谢老爷子他们会合

  “好小花一定不辱使命。”

  丁柯将聚集的地点交代给小花,这是离帝都几百里外的一个一级城市,此时该地的二级教会势力都已来帝都护法,教廷眼线可以忽略不计。在那会合,也是丁柯考虑周详的结果。

  “哥,你不去见见阿爹阿娘吗?”丁秀忍不住问道。

  “两天后,如果分得开身,我会去一趟。如果分不开身,或者被教廷盯上,就不会去。阿秀,此去怒炎之领,我会让火尊大人特你。只有经历过特,你才能真正成为独当一面的高手。希望你吃得了苦丁柯认真交代道。

  丁秀正色道:“哥,你放心吧,阿秀不会给你丢脸的。”

  丁柯点点头:小花,事不宜迟。趁现在帝都局势混乱,你乔装一下,带她们离开。谢老爷子和厉老哥负责殿后掩护,只要送他们安全出了帝都,你们俩就可以回来了。若有意外,随时联系我

  小花道:“绝不会有意外。”

  “好,那咱们分头行事。我在此冥想片刻,有些问题还需要斟酌一下。”丁柯安排道。

  丁秀想到要和哥哥离别,不由得很是不舍:“哥,两天后如果你有空,要记得去看看我和爹娘。”

  丁柯笑道:“放心吧,等你到了怒炎之领,到了咱们雷丁家族的老家。哥会常回去看你和妾娘的。”

  ,万

  丁秀这才随小花他们去了。

  丁柯确保他们安全离开,不被人盯上,这才回到屋里,冥想起来。他试图联系迫菲纳斯大师。

  对这位让自己重生的前辈,丁柯一直是十分敬重的。因此迪菲纳斯大师沉睡的时候,丁柯一般很少去打扰他。

  让丁柯没想到的是,网一联系。迪菲纳斯大师竟然就有了回音:“小家伙,这么久了才想起老头我啊?”

  “大师,你醒了?”

  “醒啦!昨晚就醒了。你忙碌一天,都没察觉我而已迪菲纳斯大师笑道。

  “大师,真是不好意思,怠慢你了

  “好了,利跟老头我废话了。昨天一战,可酣畅?有件事老夫一直没有告诉你,星辰之晶里原本就含着一道煞气,那是无数怨念形成的一道煞气。你不觉得奇怪吗?以你的性格,为何昨晚会那么疯狂,那么好杀?。

  丁柯其实事后也觉得有些蹊跷。而他却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复仇心理积累太久爆的结果。听迪菲纳斯大师这么一说,似乎还有其他玄机。

  “大师,你的意思是?。

  “那道煞气,催化了你的复仇**,激了你内在邪恶的一面。丁柯,不管是谁,哪怕是圣人,其内心都是存在正义和邪恶两部分的。无论是谁都避免不了。只不过,有些人压制住了邪恶之念,而有些人,则被邪恶之念支配。有些人善于隐藏。有些人则肆意表现。所以你别感到害怕。”

  迪菲纳斯大师安抚道。

  丁柯摇了摇头:“大师,我没什么好害怕的。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必然不会害我。”

  “嗯,这件事就此不提。反正这股煞气,若非你那执着的复仇之念太甚,也不会影响到你。丁柯。你还记得最初答应我的事吧?”

  丁柯正色道:“记得,大师说可以帮我洗雪一切耻辱,作为回报,我也必须帮大师您洗雪耻辱

  “嘿嘿,没错。我只是提醒一下你而已。现在还没到时间呢。”迪菲纳斯大师懒洋洋道。

  “大师,什么时候才到时间?”

  “别急,等你哪天进入所罗门狱。那就是真正的时机到了迪菲纳斯大师的口气忽然森然无比。

  “所罗门狱?大师您竟是来自所罗门狱?”丁柯大吃一惊。

  “哈哈,此事咱们从长计议。不过老头儿可以告诉你的事,如果你要闯所罗门狱,老头儿完全可以给你一些指导。”

  丁柯呆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迪菲纳斯大师竟是来自那一个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