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丁柯出手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2184
  可是好歹人家是一家之主,收拾他们俩奴才,那还不是一收拾一个。准?比捏死两只蚂蚁还容易。

  如果真干过,和夫人有过风流债那也就罢了。可是这根本就没影的事,他们也就背后偷偷看看夫人扭动浑圆的屁股,斜着膘几眼夫人的低胸波涛起伏。纵有天大的色心,也只在心里吞着口水,在梦里头意淫。

  “柳老二,你看你媳妇都承认了。做男人做到你们这么失败,还不如死了干脆。”柳灿继续骂道。

  柳夫人铁青着脸,冷哼道:“贱丫头,你倒伶牙俐齿。不想吃零碎苦头,就乖乖把嘴巴闭上。明天天一亮送你去教廷,也少吃些零碎苦头。”

  柳双玄忙帮腔道:“就是就是,夫人言之有理。”

  知,万

  柳灿骂道:“你这贱人,吓唬谁呢?姑娘我不是吓大了。你们害死,我爹娘,现在又来害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柳双玄得意洋洋:“你知道又怎样?没错,我就是要把你卖给教廷的阿里奇中队长。阿里奇中队就好你这一口。回头把你送给他,他玩得愉快了,咱柳家和教廷的生意也就好做了。”

  这是柳双玄的如意算盘,他柳家和教廷一直有生意联系。如果能和教廷圣殿骑士中队长拉好关系。那以后的生意更是稳赚不赔。

  “柳老二,你怎么不把你媳妇送到教廷去。听说卡夫卡大主教喜欢人妻熟女,就冲你老婆这身骚劲。没准能讨卡夫卡大主教的欢喜。伺候好了,你的生意不是更好做吗?这是你的荣幸,和卡夫卡共用一个女人,说出去多光荣?”

  柳双玄阴沉着脸,恨恨骂道:“臭丫头,你就嘴巴碎吧!连红衣大主教阁下都敢编排,你这是诽谤宗教领袖!”

  “我就诽谤怎么了?红衣大主教怎么了?教廷又怎么了,还不是被我丁柯大哥杀得屁滚尿流,龟缩不出吗?”柳灿痛恨柳双玄,连带把教廷也都骂了进去。

  “你,你造反!你竟敢诋毁神圣教廷!果然和那贼小子勾结了。快说,你是不是主动骚情那小子,主动投怀送抱去了?”柳双玄气急败坏。

  柳灿一听大急,顺手砸了一个花瓶出来,歇斯底里骂道:“柳老二你这个畜生,不许诋毁丁柯大哥。他是天下第一英雄,是少有的正人君子。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们家一样荒唐?”

  “贱丫头。还没嫁给他就护汉子了啊?”柳双玄一把避开,花瓶碎了一地。他心疼啊,这都是钱呐!

  柳夫人抱怨道:“我让你把他绑起来。你偏耍仁慈。”

  柳双玄赔笑道:“夫人,这臭丫头的性格和她死鬼老爹一样臭。绑她的话。怕她想不开自尽啊。再说了,这丫头细皮嫩肉的。绑坏了就不好办了,阿里奇中队的口味喜欢新鲜。咱总得把她养得白白嫩嫩”

  “哟,还细皮嫩肉呢!怎么着,柳老儿。莫非你惦记着自己先用一用?老娘借你俩胆试试?”这女人霸道,自己作风混乱,却不许柳双玄胡来,连动个念头都不许。纯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那种。

  听柳双玄说到“细皮嫩肉”这四个字。心里顿时感到不爽。盖因到了她这个徐娘半老的年纪。再怎么保养也和细皮嫩肉四个字扯不上关系了。纵使一身骚劲,那也只能是越熟越老。

  这让她对柳灿这种年纪的女孩子,有着很严重的敌视情绪。

  柳灿听他们夫妻说得无耻。又是一个花瓶飞了出来。

  “柳双玄,你不要脸!你把我送教廷去,回头我丁柯大哥知道你们害了我,少不得要给你们一枪,取你们的狗头!”

  “嘿嘿,死丫头!我看你是被他打了一枪,这才念念不忘吧?还丁柯大哥呢,没羞没臊。说不定人家提了裤子就把你踹了吧?还回头跟你报仇呢,这贼小子能不能活都是个大问题。和教廷作对,那就是个死!而且是死得很难看那种。”

  柳双玄恶狠狠地骂道。

  “无耻,死不要脸!”柳灿气得全身抖,“柳老二,快将姑娘一刀杀了,给我一个痛快!”

  “想死?可没这么容易!”

  柳夫人一推门。正想进去给柳灿一点苦头吃。忽然感觉到全身被一股未知的力量裹住,浑身动弹不得。不住地朝屋里挤进去。脚下就跟被什么东西牵扯住似的,不由自主。

  毒。门被推开,两主两仆被这股力量推进门,狼狈地摔倒在地。

  柳灿正骂得起劲,见他们纷纷摔了进来,一时还没闹明白这是闹哪一出。

  “哼哼……看看到底谁死得更难看。”

  柳灿一听这声音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美的天簌之声。擦一擦眼睛,却见丁柯微笑自若地从门口踏进。

  “丁柯大哥,真的是你?”柳灿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激动之下,飞奔过去。一把扑到在丁柯怀里。脑袋伏在丁柯肩膀上,幸福,甜蜜一股脑儿涌上来。

  不管是梦幻还是现实,她都不愿去想了。她只想拥有这一瞬间的幸福。这一抱的温柔,这一拥的娇羞”

  “柳小姐,让你受苦了啊。”丁柯叹道。

  柳灿重重地抱着丁柯,感受着那宽厚胸怀,沉稳,阳刚,男人味!像美酒一样让人沉醉,让她完全忘了处境,忘了身边那神憎鬼厌的几个,小丑。

  良久,柳灿才仰头问道:“丁柯大哥。你来多久了?”

  “有一阵了。”

  “啊?那我自言自语你都听到了?”柳灿是个姑娘家,心事猛地被人现。而且还是中意的人现,多少还是有些挂不住。

  “嘿嘿,连同你骂人都听到了。”丁柯主动缓和气氛,“你骂人很有艺术啊,骂得很精彩,骂出了士气,骂出了威风。”

  “丁柯大哥,你笑话我。”柳灿倒是没觉得骂人有多丢脸,那是她的性情。

  “当然不走了,确实骂得好。改天有空我要好向你学学怎么骂人,骂得犀利,骂得阴损。哪里给力往哪里骂!”

  柳灿咯咯笑道:“那好啊,你教我修炼。我教你骂人。唉,不过还是不行的,我只骂恶人,好人我一个字都骂不出来。”

  “当然只骂恶人了,好人骂人家做甚?”

  “那行,咱们一言为定!”柳灿与丁柯击掌为

  丁柯指了指柳双玄夫妇和两个奴才:“这几个人怎么处置?。

  柳灿忽然脸色一沉:“丁柯大哥,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求你放一把火,就像烧米洛家族那样,把这个庄园一把火烧掉!我眼不见心不烦。”柳灿恶狠狠道。

  “这不是你家吗?烧掉做什么?”丁朽不解。

  “我爱的人都死了,这就不是我家了。这样龌龊的家,我不要。”柳灿提起这个家,那是咬牙切齿。

  “呵呵,那也不能烧了。这里边很多下人。一辈子服侍主子能有多坏?他们和米洛家族不同。咱不能滥杀无辜

  柳灿一愣,点头道:“对不起,丁柯大哥,是我错了。”

  走到柳双玄身边,抡起一条椅子当头砸下。顿时鲜血如注,喷涌而出。又是一条板凳抡在手上,柳夫人的脑门也开了花。

  “呵呵,柳小姐,你要他们死还是活?”时间紧迫,丁柯不愿磨蹭。

  “现在杀他们脏了你的手。等我学好了本事,回头再来要他们的狗命!”

  丁柯笑道:“这好办。”

  身子一闪,掌影一飘,一人额门都中了一掌。这一掌力道拿捏很老到。不至于打死,却将法域给废了。

  这么一来,这几人等于是实力全失,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

  干完这事,丁柯问道:“你不是还有个三叔么?他在哪?”

  柳灿见丁柯随手一动,就将这几个人收拾得跟死狗一样。佩服不已,忙道:“我带路,你跟我来

  柳灿带路,很快就来到庄园右侧柳老三居所。

  “柳老三,快给本小姐滚出来。”柳灿气势汹汹地骂道。

  柳老三原名柳三变,此时正搂在心爱的小妾床头屡战,被柳灿这么一叫。全身一震,十成干劲立刻少了**成。阳关立马失守,草草交了货。一把推开小妾,扯过点东西在身上一裹,便跳出房来。

  大声招呼道:“人来,把这臭丫头给我抓起来。”

  正挥舞着手臂嚷得兴奋,忽然喉咙一紧。被虚空里斜过来的一只手捏住了脖子,眼睛一花就来到了草坪一带。

  柳灿笑眯眯从花团后面走了出来:“柳老三,你不是找我么?”

  “嘿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的乖侄女啊。大晚上的,跟三叔开这种玩笑啊?”柳三变可比二哥滑头多了,见机不妙绝不强项,立刻换一副嘴脸出来。

  “我呸,少跟本小姐套近乎,就你也配当我三叔?你这害死父兄的恶贼,不想吃零碎苦头,老实交代,我爹娘的死,是不是你干的?柳老二那边已经交代了,你要是敢撒谎,姑娘我一刀一刀把里给剐了

  柳三变太了解这个侄女了。虽说不能修炼,性格却是十分要强剁悍的,她敢说,就真敢做。

  忙哭诉道:“好侄女,这事是老二干的。跟我关系不大啊。我就跟个班,这也是他们硬逼我入伙的啊

  “看来你是抵死不认了?老二干的恶事,你柳老三还能少掉一份?还不交代,看来是想尝尝凌迟的滋味啊?。

  “啊!”柳老三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惊恐地叫了起来,“我招。我都招。这事是老二的媳妇主谋,我和老二也就跟班。他媳妇看你爹不顺眼。想让老二当家。你知道的,老二媳妇的娘家,那是一等一的好实力。我对大哥一直很敬重,可是扛不过他们势大”

  柳灿眼圈通红。银牙咬碎:“果然是你们两个奸贼干的!爹娘,你们在天之灵保佑女儿学好本事。再亲手剐了他们为你们报仇。”

  丁柯如法炮制,一掌将柳三变法域废了。昏迷过去。

  “你二叔的岳家,是什么来头?”丁柯好奇问道。

  “我记得的,是东北最大领地金云领的第一家族。”柳灿道。

  “北十领里头,金云领的版图仅次于怒炎之领,但地理优越。物产丰富。极其繁华,富饶程度还比怒炎之领更胜。”丁柯对全国地理还是了解的。

  柳灿擦了擦眼泪,仰头道:“丁柯大哥,这次真是多谢你了。你怎么会来找我的?”

  丁柯叹道:“我在幻月学院门口等八点左右,见你没去,就预感到出了事。于是去管理系找人打听。花了五百金币,找到你家的地址

  “五百金币?”柳灿叫了起来,“那么贵,丁柯大哥你被宰了。亏大了哦!”

  “呵呵,只要你没出事,那便不吃亏;万一你出事了,花五百万金币进去,也换不回来不是?。丁柯安慰道。

  “丁柯大哥,我会不会耽搁你的大事了?”柳灿有些不安问道。

  “别多想。我自有打算。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我帮你解除封印。根据我推测,你叔叔既然和教廷有勾结,那么封印你法域的肯定有教廷的因素在内。我也没时间去对症下药了。打算直接用我的法力破除封印,破而后立,然后用真灵液为你重塑法域。这样的话,你五年内就可追上同龄人!十五年后,就可稳大部分同龄人,十级可期!”

  “十级?”柳灿满脸的幸福。患得患失问道,“丁柯大哥,你不会是安慰我的吧?。

  “当然不是,不过这个清除过程,可能有一点痛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丁柯警告道。

  “我不怕痛苦。只要能修炼,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

  ,正

  “那到没那么痛苦

  柳灿又担心道:“丁柯大哥,你在柳家庄园里出现,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丁柯笑道:“放心吧,我用神魂之力把他们的这段记忆强行抹除了。他们醒来后绝记不起生了什么事。”

  “丁柯大哥,你真的很强大。”柳灿衷心佩服。心里却是有些淡淡的怅惘,为那桩心事怅惘。

  柳家庄园的偏僻处,丁柯开始了为柳灿破除封印。这封印的施法者,并不算十分高明,最多是法帝级别的手段。与丁柯父亲身上的“诅咒之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丁柯源源不断输入法力,如同录笋一样。层层录落。他也注意节奏,不敢太过迅猛,怕柳灿的身体承受不住太猛烈的冲击。

  一个小时过去,丁柯轻吁一口气,抹了一把汗,将手从柳灿身上移开

  “成了?”柳灿有些激动,有些不安,“丁柯大哥,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可以修炼了吗?”

  “绝没有问题!可惜我手头没有什么合适你的功法”丁柯踌躇了片刻,忽然有了主意,“等下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潘亲王吗?丁柯大哥,虽然潘亲王很好很和气,可是在那种地方,我呆不惯。”柳灿道。

  丁柯笑道:“当然不走了。别急,我先把真灵液导入你的法域。记住,全身心放松,不要有任何抵触的念头。我现在以法力将精华版的真灵液导入你的法域里头,塑造你的法域。

  柳灿天资聪颖。当下领悟。依言做了。

  片刻后,只感觉到通体一阵舒泰的感觉。清凉而冰爽,那种感觉仿佛夏日里忽然进入一个冰库,惬意无比。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不断,在她的体内不断地开拓着,蔓延着。

  柳灿知道,这是法域境界在形成,是法域空间的塑造。这时候,开的越好,拓展的越开阔,她的潜力就越大。

  良久,丁柯壹道:“成了!柳小姐,你的身体条件很不错,到你这今年纪,法域气息居然还如同初生一样富有朝气,这是好现象。你的筋骨和身体,也很有生命力。经过真灵液的改造,将更加完美。虽然你比别人晚起步了七八年,但是我敢肯定,你绝对有资格在五年内甩开大部分的同龄人。”

  柳灿喜极而泣:“丁柯大哥,你真是我命里的福星,谢谢你对柳灿的再造之恩。柳灿这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道丁柯大哥。”

  丁柯笑道:“别说这些傻话了。事不宜迟,我带你去见个人。”

  柳灿点点头,跟着丁柯走出庄园。丁柯轻搂着柳灿的腰,在夜空下疾行。就如同飞舞一般,度奇快。柳灿只感觉到耳边生风,周围的建筑物不住倒退。心里又是幸福。又是甜蜜。

  如果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就这样被丁柯大哥搂着,那也是一种不可奢求的幸福吧?

  不久,丁柯便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也不敲门,直接带着柳灿翻越高墙。不断步入,瞬间便到了核心区域。

  “申院长。故人丁柯拜见。”丁柯以神识传音。刺破重重门墙,直透申雪鸣的卧室。

  申雪鸣此时正在冥想,忽然听到这声音。耳根一动,便从床上走了下来。丁柯这声音凝成一条线,丝毫不会扩散。倒不至于惊动旁人。

  “丁柯小友,大厅里见。”

  很快,申雪鸣就换了一身衣服,来到大厅,见丁柯带着一个女孩子。站在大厅当中,正饶有趣味地欣赏着墙壁上的油画,显得专著无比。

  “申院长,深夜造访,冒昧之处,还望海涵。”

  柳灿万没想到。丁柯居然带她来找幻月学院的院长!这申雪鸣院长。可是柳灿最佩服的女人之一。以一个女子之身,修为到那么可怕的地步,并且还是女中豪杰。当上帝国两大学院之一的幻月学院院长!

  那些天在潘亲王的宴席上,也曾惊鸿一瞥,但一直没能近距离和院长大人有过接触。此时见到院长。饶是她这样大咧咧的女孩子,也是有些紧张。

  “丁柯小友,我以为你已不在帝都,不想却来拜访。你我之间。不必客气了吧?”申雪鸣招呼道。

  忽然,丁柯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仔细分辨,竟是苏雅曼。

  苏雅曼清丽的声音响起:“老师,是你吗?”

  申雪鸣道:“雅曼,是我。老师有个客人来访,你快点去休息。不用来伺候了。”

  苏雅曼愣了片刻,朝门内看了看,却不知道老师会见什么重要客人,应了一声,这才走了。

  “申院长,我这次来,是给你送两件宝。”丁柯笑道。

  申雪鸣好奇问:“两件宝?”

  “对,其一,是这个女孩子。我想把她推荐给院长大人您当门徒,是嫡传门徒那种;其二,院长大人号称法圣以下,法帝第一,离突破**圣也就一层窗户纸了,这里有一滴真灵液。愿送给院长改善法域,提升极限。以院长之能。他日练到成熟法圣乃至颠峰法圣也未始没有希望。”

  说着,便将一只装了一滴真灵液的瓶子放在桌上。

  申雪鸣盯着那小瓶子注视了片刻,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是澎湃不已。真灵液的大名。她是听说过很多次了。而真灵液带给法师们的好处,她也见证过不少倒了,比如法比奥和君楚,就是最活生生的一例!

  她一直为没能获得一滴而感到遗憾,以她的自信,觉得如能获得一滴真灵液扩充法域极限的话。他日成就必在法比奥之上!只是她觉得和丁柯交情毕竟不算深,而潘亲王手下那么多,真灵液肯定没得多。一直不便开口。

  此时见丁柯主动献出,不由的有些吃惊。这天上掉馅饼的事,让她一时都不敢接受。

  “申院长,你不敢要?又或者担心我有什么条件代价?”

  申雪鸣叹道:“真灵液如此宝贵,丁柯小友深夜来送,这份盛情,我实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万

  “无他,只要你答应我第一个条件,并倾力培养她便足够了。她也不是外人,一直是你幻月学院的学员,只不过在管理系,所以申院长没留意到罢了。”

  “管理系的?”申雪鸣糊涂了,“管理系改法师系,恐怕有点不好办”

  众所周知,法师修炼必须从十一二岁开始,都这么大了,最佳的起步时间已经过了,中途转修法师系,这个难度可想而知。

  而且一开始选修管理系,十有**是法师系修炼不了,资格不够的。丁柯这个,要求。让她很是难办。

  “申院长,我明白你的疑惑。我都说了。我送的是两件宝,这位柳小姐自然也是一块瑰宝,一块你以前没觉的瑰宝!我敢打赌,即便她现在才开始修炼,五年内,也可以胜过你幻月学院九成的学员。十五年内,可期十级法帝境界!”

  申雪鸣满脸不可思议,怔怔看着丁柯,仿佛在听笑话一样。这完全是颠覆了法师界常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