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严重警告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5      字数:21722
  ,柯大笑道!“左护法,你的度可真左团长丫,你又何必逃的那么急。黄泉路下,你也别撇下同伴一个人爽约才是。”

  随即又对厉无邪道:“你去帮忙招呼右护法,还是那句话,别拼命。提防他自爆法域。拦住即可。”

  蓝云见丁柯出现,也知无幸,却不像壶丘园那样自杀,而是一咬牙,朝厉无邪冲了过去:“让道!”

  丁柯忽然双腿一夹,大羽俯冲下来。手里四象剑就好象一把来自地狱的血镰刀,刷的一道白光闪过。美妙的弧线划过夜空,像美丽的流星一纵即逝。

  下一刻,蓝云只感觉脖子凉飕飕的好象漏了风似的。

  随即,他听到了嗤嗤嗤的细密之声。他的脖子处,出现了一道比头丝还细的裂痕。

  裂痕逐渐放大,血线自那细痕中喷出,瞬间将伤口撑破。

  ,万比

  一颗脑袋就像是石像砌成似的。被人一击而落。

  轰!瞪大着眼睛,轰然倒毙。

  度,力量,以及势头,都是完胜。丁柯只是一冲之下,就秒杀了蓝云,一个初期**圣。

  蓝云显然到死都没明白过来,他和丁柯的差距就真这么大么?一个,初期**圣怎么就这么不堪一击了?

  这个问题他永远不会有答案,所以他死不瞑目。

  丁柯看都不看,催动大羽,又朝相反的方向扑去。青月原本被谢寒缠住,两人斗得旗鼓相当。一心想逃跑却始终摆脱不了。

  厉无邪赶到之后,二斗一更让他左支右绌。狼狈之状尽显无疑。

  而丁柯赶到之后。则直接宣布了右护法青月死刑。丁柯根本就没出手,只是在半空那么一盘旋,说了一句:“壶丘园和蓝云已经授,就你一个人。总不能缺席你们的三人之约吧?”

  青月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心理解溃,手底下自然是乱了。被谢寒一剑砍中,冰寒之气透入骨髓。行动立刻大为迟缓。

  厉无邪赶了过来,一刀就将他砍作两截。

  丁柯看着青月到下后,粗略计算了下,天阳帝国一级教廷,除了卡夫卡外,再其他高层。

  随即下令道:“你们二人,立刻潜伏。我推算卡夫卡一两天内,也该赶回帝都了。我琢磨着,是不是半途给他一个惊喜。”

  厉无邪却道:“不可,那卡夫卡这次回来,必定是和海皮亚一起回来的。那两人都是颠峰**圣,绝不可力敌。”

  谢寒也是道:“厉兄说得没错,颠峰**圣非同小可。一个已不虽招架,两个更是可怕。主人此战。已是完胜之局,何必再去惹卡夫卡?”

  丁柯叹道:“我不去惹他,终究是会和有他有一战的。”

  想起卡夫卡在父亲身上施为的“诅咒之钉”丁柯一肚子的怒气就如同井喷似的往上涌。

  “好了,你们按我说的做。我会小心谨慎的。这大尖塔第一道防御法阵已破,我要把它全部砸倒。”

  丁柯观察了一下大尖塔,结合接云山脉那两道**阵,他也留意到。这大尖塔的根基部位,还有一道防御法阵,和那次山洞所见的第二道法阵相似。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大尖塔的主体结构,必然是要毁掉的。只要根基部分不去动,就不用担心惹动第二道法阵。

  好在丁柯对这法阵已见识过一次,多少明白一些玄奥。若非那一次的见闻,丁柯这一战也绝不会如此从容,将帝都一级教廷连根拔起。

  虽说那些虾兵蟹将逃掉了近三千,但那些剩勇残寇已经微不足道,即便卡夫卡回来召集,这些人也未必会再次出现。

  做逃兵可不是那么轻松应付过去的事。何况这次逃兵造成的后果是教廷四大脑全部死亡。

  厉无邪和谢寒听了吩咐,便隐去了。和丁柯约好了善后示意。若是失散,大家在某几个固定地点再图相聚。

  若是没有失散,在帝都自然还可以再聚。

  厉无邪和谢寒不是傻瓜,也知道丁柯是为他们考虑,不想他们陪他去战卡夫卡,也是不想把他们卷入随时可能灭亡的险地。

  两人走了之后。丁柯再一次向大尖塔起了攻击。

  这次攻击,却是再也没有任何骚扰和阻击,也不用担心防御法阵随时引动。进度却是比先前快多了。

  一个时辰过去,近五百米的大尖塔,已经被丁柯枪挑剑砍的,只剩下了根基部分不到十米的核心基础部分。

  丁柯对第二道法阵的破坏力有足够认识,也不敢轻易去碰触。而且到了根基部分,造得非常结实,破坏起来也自然是分外艰难。

  他也是见好就收,放眼整条大街,所有教廷的建筑几乎已经被他摧毁成一片平地,根本看不出任何昔日的繁华景象。

  丁柯觉得非常有成就感,尤其是想象卡夫卡从怒炎之领赶回来,看到这一片狼籍的时候,会是怎么样一种表情,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他很期待,几乎可以说是拭目以待。

  帝都这一夜,可以说比前一夜更加疯狂。这一晚上,很多人原本就没睡眠,一心等着看热闹。只是这战况惨烈。根本没有多少人能够靠近现场观看,最远也是在几千米之外远远查探。

  但即便如此,杀声振天的呼号,惨不忍闻的哀嚎,已经丁柯轰击大尖塔的剧烈震荡,大尖塔一米一米被削平的震撼场面,都深深地刺激着人们的心脏。

  帝都,正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局。一直以为牢不可破的教廷堡垒,竟是在两夜之间,完全成了灰烬,完全成了平地。

  教廷的四大高层全死,三千圣殿骑士团,三千护法军,死了大半,逃了小半,整个教廷广场外。到处都是残躯,都是教廷惨败的证明。

  太可怕了。

  连潘亲王这样的人,都是忍不住感到一阵阵悸动。尤其是站在高处,看着大尖塔一米一米地到下,那种心理震撼,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描述的。那种场面,他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丁柯,实在给了人们太多的震撼,给了帝都太多的意外。

  申雪鸣院长府中凡一夜未长大人和她的两个门徒都是彻夜在关猛入六塔那边的消息。不断有密探汇报,一条消息比一条消息骇人听闻。

  倒是柳灿,仿佛觉得一切理所当然。这种对丁柯的自信她起初并没有,而是从丁秀那里学来的。

  如今的柳灿,也是云淡风清,淡淡道:“这有什么,我早说了。丁柯大哥要出手”必然是所向无敌的。

  他很少做没把握的事。”

  苏雅曼此时也认识了这个新来的师妹,听了她柳灿的点评,也是若有所思。想起少年时代的丁柯,隐忍,爆,似乎也是那么的胸有成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一鸣惊人。

  如今,这丁柯隐忍了许多年。一直没有他任何消息。忽然出现在帝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竟然掀起如此诣天巨浪。

  帝都从今晚开始,就要进入没有大尖塔的时候。

  这让苏雅曼和申雪鸣都感觉有些怪。因为大家都习惯了,每天早上听晨钟从大尖塔那边响起。

  睁眼推窗,就能看到耸立云端的大尖塔,傲然屹立着。

  可是从今晚开始,这种千年来的习惯将从此不复存在。大尖塔,从此进入历史。除非重新再造一座。

  即便如此,那也是新的大尖塔,不再是有着千年历史的那一座了。

  一夜无眠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列缺家族,比如杰梅因家族。列缺家族倒还好一些,列缺震怎么着和丁柯也算有过同一鼻子出气的时候。虽然有过些许误会,但收场的时候却是相安无事的。

  列缺震还记得,丁柯是叫过他一声“列缺老爷子”的。这简单的一句称呼,现在看来,却是一种生机勃勃的信号。至少证明,丁柯对列缺家族是没什么恶意的。

  列缺震现在想想,列缺行的死,未必是坏事。经过那件事,列缺家族和丁柯打过一次交道,现在看来,丁柯应该不会对付列缺家族。

  如果没有那次的事,以列缺家族和教廷不错的关系,加上列缺行的身份,以及三大家族和雷丁家族四十多年前的纠缠,丁柯对付列缺家族也是有充分理由的。

  虽然,四十多年前雷丁家族的旧案,列缺家族其实出力不大。根本不算主流,顶多算个。被逼无奈的跟班。

  倒是杰梅因家族,显得有些惴惴不安。尤其是杰梅因雄,那次和米洛家族的误会,他的态度反复,既担心米洛家族,又谄媚卡夫卡。这也许会让丁柯觉得不爽,觉得杰梅因家族和教廷也有勾结。

  ,万

  就好比米洛家族一样,如今除了一个已经疯掉的米洛抗天,真个米洛家族已完全覆灭。

  杰梅因雄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一大早,杰梅因雄还没出房。就迎来了丁柯。

  不过丁柯看上去并不是来杀人灭门的,而是好整以暇地拉过一条椅子坐了下去,笑眯眯道:“杰梅因雄,一大早来打扰你,不会见怪吧?”

  杰梅因雄干笑着,喉咙涩涩的,却不知说什么。勉强笑一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以为丁柯是来杀人灭门的。想起米洛家族一夜覆灭,想起教廷四大高手转眼尽亡,他虽是初期**圣,却又能如何?

  他还能比壶丘园和米洛战天他们强到哪去?

  “丁柯小友,呵呵”老夫,”杰梅因雄觉得自己就像网学说话的婴儿,语言组织苍白无比,而且结巴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叫我丁柯小友一词,愧不敢当呐!想当初,我丁柯是一心想和杰梅因家族做个朋友,好心把米洛立刺杀一事提前透露给贵家族。无奈老族长你,阳奉阴违,态度摇摆,与三岁小孩似的。这样的人,我丁柯是不敢与你交朋友的。那天我也说了,为什么我能提前知道米洛立会刺杀令孙?这事迟早会给你一个说法。现在看来,老族长应该也知道原因了吧?”

  杰梅因雄只觉得牙关打战:“知,,知道一些了。丁柯小”丁柯兄真是少年出英雄,有你这样的身手,跟踪一个米洛立,太简单了。”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称呼丁柯,克叫起了“丁柯兄”!

  一个胡子花白一大把的老族长,居然管一个二十四岁不到的年轻人叫兄长,这话听上去显得荒诞无比。

  “嗯,看来老族长并没有老糊涂嘛。”丁柯调侃道,随即似是安慰杰梅因雄“贤弟,你也别担心,你叫我一声兄长,我自然不会杀你家里任何一人。我只是来给你提一个建议!”

  “请说请说。”杰梅因雄听说丁柯这个杀神今天居然不是来杀人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忙道,“尽管吩咐就是,只要杰梅因家族办得到,一定赴汤蹈火去办了。”

  “让你们赴汤蹈火,我也不放心。我的提议只有一个。那就是,从今天开始,杰梅因家族以内,不管是嫡传还是支脉,都不得有任何一名子弟加入教廷。包括杰梅因家族的亲戚好友等等。若是有一个人加入教廷,我便来杀十个人;若有两个,就再翻五倍,杀五十个;若有第三个,请参考米洛家族。”

  丁柯说完,捡了一块桌上的点心,悠然地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又倒了壶水,喝了起来。

  杰梅因雄冷汗直冒,这个提议确实很霸道。站在杰梅因家族的立场上,教廷一旦征召,他们也很难拒绝。这么一来,要么得罪丁柯,要么得罪教廷。

  “贤弟,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要拒绝我,趁早就是。我现在不会杀人,等我现哪天有杰梅因家族的人加入教廷,我再来杀不迟。”

  他还真就一口一个“贤弟”地叫上了。杰梅因雄这时候哪管得上辈分上得失?权衡了片刻,咬牙道:“丁柯兄,我答应你了!我杰梅因家族,从今天开始,权限撤出帝都,皿老家养老。五十年内,不问政事!”

  这杰梅因雄也算是一个老狐狸了。在这短短的瞬间,就将所有得失都算计得清清楚楚。他不想杰梅因家族灭族,就不能得罪丁柯;但要想展,要想在帝都立足,也不能得罪教廷。

  权衡轻重,在帝都展的诱惑,远抵不上灭族

  既然如此,那也只有退出帝都这一条路了。回老家,蛰伏不出,不过问政事,这样一来,两边不得罪。

  “好,难得贤弟答应得这么爽快!五十年内,我有空会悄悄去拜访贤弟的,若被我现暗中和教廷眉来眼去。哪怕在老家,我也一样会杀人的噢。”丁柯笑眯眯的道。

  “请丁柯兄放心。小弟既已承诺,绝不敢拿全族命运开玩笑。”杰梅因雄正色道。

  “成,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搬家了。记住度要快啊,趁卡夫卡还没回来搬走。回来后。你想搬就麻烦了。”丁柯一副很为对方打算的口气。

  杰梅因雄忙道:“多谢丁柯兄指点。”

  他也很识趣,知道丁柯要灭他杰梅因家族,绝不是难事。米洛家族和教廷的教刮就在前头。这不是玩笑,而是一念之间就可能生的惨剧。

  “不客气啊,不客气。”丁柯说着,身影已经晃出了门外。

  杰梅因雄明显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门上的汗,一颗心还跳得厉害。丁柯的威压实在太厉害了,让他根本喘不过气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正想放松一下。却现椅子“咔咔”两声。猛地碎成了一堆木屑。

  杰梅因雄眼中尽是恐惧,满是不可思议。先前丁柯坐的是另一条椅子。而他做的是这边这条椅子。两条椅子间,隔着一条茶几。

  他根本没看丁柯是怎么动手脚的,怎么自己这边这条椅子就忽然松了垮了?

  这丁柯,还真是强大到他根本理解不了的地步啦!

  杰梅因雄心里叹道:“也许,只有卡夫卡大主教有和他一战之力吧!雷丁家族,呵呵,也只有雷丁家族的传人,才能如此妖孽吧?”

  想起四十多年前雷丁家族那一役,杰梅因家族当时也号称帝国四大家族,曾参与过那件事,跑了一回龙套。现在想起。若是丁柯寻仇的话。要灭他满门也是有说法的啊。

  好在,丁柯没有那么小心眼,没有拿他们这个龙套泄愤。

  杰梅因家族甚至产生一个荒诞的念头,幸好,这四十多年来,上位的是米洛家族,得势的是米洛家族。

  若是三大家族之间争宠,得宠的是他杰梅因家族,和教廷打得火热。成为帝国第一家族,那么这一战的炮灰,也许就不是米洛家族,而是他杰梅因家族了。

  幸好,幸好啊。杰梅因家族想到这里,真想声大笑。这得得失失的事,还真是难以预测。

  想想米洛家族这四十多年来何等得意,在另外两大家族面前是何等的威风和自大。

  如今怎么样?一片断壁残坦的废墟罢了。

  猛地,杰梅因雄想起了丁柯的警告,想起了自己的承诺,心里一惊。暗骂自己拖拉,这时候还抒什么情啊?要搬家趁早,万一等卡夫卡回来搬不成,那就两头难做人了。

  “来人!”杰梅因雄聊足了嗓子,来了一嗓子。

  “族长!什么事?”下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召集所有家族高层,八级以上,全部到祖堂聚集。老夫有要事宣布。记住,一复钟时间给他们,没赶到,统统受家法处置。”杰梅因雄下令到。

  族长下令。谁敢怠慢?一刻钟后,祖堂里已经是人头济济,挤满了家族中高层。

  杰梅因雄也不搞以前家族聚集那老三套,什么领导讲话,什么报告,能省的都省了,直接进入主题。

  大声道:“各位,从现在开始,杰梅因家族撤离帝都,一个也不许留下!有妻儿老小的去准备一下,有家当要收拾的也去收拾一下。只有一个小时给你们。一个小时后赶不到的,等于自动脱离杰梅因家族,后果自负!”

  这话一宣布出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以为族长招集大家,是为了昨晚的事,来宣布一下警备状态,家族戒严之类的事。哪想到一开口就是撤离帝都,而且时间只有一小时。

  “为什么啊?”

  “是啊?难道是因为帝都的局势?”

  “就算是因为帝都的局势,凭什么是咱杰梅因家族搬走?论混不下去。怎么也轮不到咱们嘛!”

  “别那样说,族长一向稳健,他既然如此说,必有道理。”

  “是啊,都准备一下吧,只有一个小时。”

  “不行,我宁可死在帝都,也是不愿不明不白地搬走。”

  杰梅因雄一直在听大家的议论,听到最后这位的壮词,身影一闪,一巴掌砸了过来。直接将那厮扇飞。

  怒喝道:“你宁可死在帝都是吧?那我就代表家族灭了你。”

  那家伙也算是杰梅因雄较亲的一系子弟了,被杰梅因雄一巴掌捆过来,毫无抵抗,直接吐血撞柱,倒地不起。

  ,可

  大家没想到族长居然说杀就杀,都是骇然失色。

  几名老家伙更是不解之至:“族长,你这是”

  “族长,有话好说嘛,这小子是不识趣,可是好歹也是本族子弟。”

  杰梅因雄两眼翻白,冷冷扫视全场:“你们一个个,都觉得不服是吧?米洛家族怎么灭的,教廷大尖塔怎么毁的,都知道吗?也许你们都知道,可是你们知道,今早你们一个个都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么?我只说一句,四十多年前,杰梅因家族参与了怒炎之领一役,如令人家找上门了。让咱们搬走。已经是很给面子。若是不搬,米洛家族的下场。大家自己参考!”

  这话可谓是专治不服,原本还聒噪的那些人,个个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一个。竟是丁柯找上门来了。

  不搬,就等着灭族吧!搬不搬?傻瓜都想得到!

  “族长。那丁柯来过?”

  “不但来过,而且还让你我都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杰梅母雄森然道。

  “他,他竟真有那么厉害?”

  “比你我想象的,都厉害!”杰梅因雄看大家呆若木鸡的样子,喝道,“呆什么呆?一个小时,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