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教廷立威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6      字数:21678
  室宫禁苑卜空,顿时片阴霾笼心※

  皇室的禁军脑,羽林军脑。一个个都紧张不已,纷纷组织着队伍,大喊着护驾。

  只是他们都清楚,这样做无非是做做样子。若这两个变态高手要来侵犯圣驾,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阻挡的。

  “黄坚儿出来叙话!”卡夫卡浑厚的声音,穿破了空间之隔,直透皇室大院里头。

  黄坚是当间帝国皇帝的尊讳。但在卡夫卡嘴里叫出来,却是显得那么自然。

  毕竟黄坚能够上位,坐上龙椅。卡夫卡居中也出了不少暗力。

  若非卡夫卡有意牵制皇室势力,平衡皇室关系。以潘亲王之能,以潘亲王的人脉和势力,登上皇位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正因如此,这黄坚虽是个九岁大的小皇帝,却也受人指示,知道主教大人栽培,对卡夫卡也着意巴结奉承,呼为教父。

  听到卡夫卡的声音,黄坚猛带着侍卫跑了出来,高呼道:“教父,是您老人家回帝都了吗?”

  “黄坚儿,我教廷被毁,无枝可栖。借你黄家大院落个脚,不介意吧?”卡夫卡这时候不跟他认交情。还是冷声问。

  “教父何以说这么见外的话?请降下法身”皇愿以龙床相酬,只愿教父您能休息好便可。”

  一干侍卫见皇帝小儿如此卑躬屈膝。都是暗暗不爽。帝国有这样没骨气的皇,帝,不被教廷控制才怪!个个心里虽有怒意,却是不敢言语。暗自都对皇帝小儿更加鄙视。两个教廷的光杆司令,还能把皇帝小儿吓成这样,真可谓是丢人之至。

  这么一来,很多人不免要想起潘亲王的好处来。联想起若是潘亲王坐上这皇帝之位,再请丁柯作为护国大师,还轮得到教廷这么叫嚣吗?

  当然,这种假设就目前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丁柯一人之力,虽然灭了教廷,但能不能灭掉卡夫卡,还是未知之数。帝都的局势还没定下来,谁也不敢把态度表现得太明显。

  卡夫卡和海皮亚有心震慑,放声道:“黄坚儿,你这片孝心,本座尚算欣慰。只是那丁柯妖邪破坏教廷,你皇家为何一直接兵不动?”

  皇帝小儿忙道:“教父,我们皇室也派了兵,全城搜捕逆贼。无奈贼人太强,我皇室也是理不出头绪来。天幸教父法驾回都,必可重定乾坤。”

  悖,你倒会推脱。罢了,这笔帐,日后慢慢清算。本座把话放在这里,凡是参与此事,乃至与此事有暗中联系者,本座必将追查责任。不论是谁,一概不会姑息!”

  卡夫卡这话,大部分其实是说给潘亲王听的。

  而潘亲王这边,很快就得到了卡夫卡移驾皇宫的消息,面露沉思之色。

  很显然,这是卡夫卡的一个强硬姿态。从这个态度完全可以分析出。卡夫卡这回应该是要采取强硬措施了。

  毫无疑问,他口里的追查,绝大部分是针对他潘亲王所说。毕竟其他势力和丁柯都谈不上交情。

  “却不知,丁柯那小家伙如何了?”君楚很关心丁柯的安危。

  潘亲王道:“这却不用担心。丁柯必然无事。若是他们追击丁柯成功,早就回帝都炫耀了。态度暂时也必不会这么强硬。如果丁柯落入他们手里,他们回帝都的第一件事;就是采取和善策略,麻痹我等,然后暗中组织人压我。这是卡夫卡的惯用手段。”

  法比奥道:“殿下分析得不错。卡夫卡此举,必是有宣泄成分在内。同时也在警告皇室以及帝都各界,这帝都还是由他说了算。”

  君楚喃喃道:“难道好不容易的来的局面,就这样被他收回去?”

  潘亲王摇头道:“表面上。他也许可以控制局面,但卓实情况绝对大有不同。帝都各方重要势力,都收到了丁柯的警告。不得和教廷勾结。我想纵使有些人摇摆不定,总对丁柯有所顾及的。卡夫卡的复兴之路,绝对不好走!现在杰梅因家族已经离开,列缺家族已暗中和我们达成联手。米洛家族全军覆灭。只剩个疯子,已不值一提。帝都重要的势力,基本已经和教廷没什么关系。至于那些次一级的势力,在和教廷勾结前,总要掂量一下,是否得罪的起丁柯!”

  帝都各界,显然都收到了卡夫卡这高姿态的情报,纷纷都表现出无限的关注。这些势力,大部分收到了丁柯的严重警告。

  但是卡夫卡回来,他们还是不的不重新审视一下局面。到底丁柯的威胁更可怕,还是卡夫卡陛下的雷霆一怒更可怕。

  毫无疑问,两者同样可怕。现在就看谁把持帝都了。

  倒是列缺家族,反而平静的很。列缺震已经做出选择,他也就有这一赌的觉悟。

  这卡夫卡和海皮亚两人联手。不也没杀到了柯吗?传说中卡夫卡还是有必杀的黄金圣箭。如果连这都杀不死丁柯。

  给丁柯几年时间成长,将来帝都的局面如何,还真不好说。

  大部分的势力都决定看看再说,审时度势,跟着潮流走。换句话说。就是做墙头草,那边风劲,就朝那边倒。

  卡夫卡和海皮亚在皇宫大院度过一夜,第二天大早,卡夫卡就通过皇室布告示。

  在帝都天阳帝国境内,征集有潜力的年轻人,教廷要重建队伍。重塑教廷形象!如果是帝都户口,更是优先录取。只要条件合适,择优培养。待遇翻倍。

  同时,卡夫卡还诏告全城,但凡教廷原来的中层,只要回来既往不咎,绝不追究他们的责任。

  这个举措很给力。教廷的中层,比如说圣殿大队长和中队长这些职位。至少有一半是没有战死的,而是逃亡掉的。

  这个举措出来,显然十分宽大。一部分人犹豫着是不是卡夫卡的诱惑之计,但有几个站出来先吃螃蟹,回到教廷立刻被委以重用。

  这么一来。其他中层都是闻风而回。走散的那些中层。十成倒有七八成都赶了回来。这一下子就让卡夫卡身边多出了十几个好手。这些人对付丁柯用不上力,但处理一些临时杂务,却是绰绰有余的。

  比如招兵,比如重建队伍,练队伍,这些人都是一把好手。

  与此同时,卡夫卡还布重金。征集民夫,为教廷重建大士是天阳帝国级教迂的象怕倒了,总要把牺才公

  大尖塔在,教廷的主心骨就在。大尖塔不在,纵使有他卡夫卡在。总觉得不像那么回事。

  毕竟那耸立高空,几百米高的建筑实在太震撼了,给人的心理震慑和心理安慰都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所能比拟的。

  只是,让教廷没想到的是,告示布出去,并没有想象中的热闹报名场景生。除了帝都之外的各方势力风闻消息,加快赶来投靠的几家势力的子弟,帝都各方势力居然反应冷淡,前来报名的几乎是寥寥可数。

  卡夫卡顿时不悦了。自己离开帝都前后都不到半个月,这张老脸在帝都就不好使了?

  不过很快,他就得到了情报。并非他卡夫卡的面子不好使。而是丁柯在他回来前,曾警告过帝都各大势力。

  谁与教廷勾结,灭谁全家。同时还拿米洛家族作为教材,来警告各方。

  卡夫卡暗骂丁柯饺猾,这一手威慑,确实让他感到很难办。这威胁,绝不是他卡夫卡几句言语就能打消的。

  丁柯的能力在那,实力和决心也表现在那。真有谁和教廷走得近。灭其满门也是有可能的。

  卡夫卡虽是无奈,却只能挨家挨户去游说。以他这张老脸保证。只要丁柯出现在谁家中,他卡夫卡只要得到情报,绝无二话,一定赶到支援。

  卡夫卡给出这样的保证,也未能打消所有顾虑。有几家倒是口气松了,但还是答应看看再说。

  虽然愤怒,卡夫卡招人之际。总不能威胁人吧?只得好说歹说的,总算劝到了几家势力,愿意出三名年轻子弟去试一试。

  不管怎么样,抛开丁柯的因素不说。要是放在眼前,巴结教廷的好事,根本轮不到他们。现在卡夫卡屈尊下顾,降低姿态来游说,不给面子那简直是不识抬举了。

  无论怎么说,总得给点面子。

  否则卡夫卡一恼,就不能灭其满门?

  丁柯虽然强大,但看那天的大战,还是对卡夫卡大主教有忌讳的。被追得逃之夭夭,也是大家亲眼目睹的。

  卡夫卡大主教都答应了,要是丁柯出现在他们家中,第一时间会赶来驰援。有这份保证,心里也安了许多。

  况且以卡夫卡和海皮亚阁下之能。丁柯真溜回帝都,难道还能逃过他们的侦察不成?

  这么一来,告示出的第一天,总算不至于冷场,帝都有回家大势力派了三名子弟来报名。火成了教廷的一名成员。享受比往前高一倍的待遇。

  教廷的待遇本就独一家的丰厚,比以前还提高了一倍,那就不是丰厚所能形容了,只能说是肥差中的肥差。

  有人头一个吃螃蟹,其他观望的势力必然是蠢蠢欲动的但这些势力都沉得住气,他们要看看接下去几天,会生什么。

  丁柯,会否伐行他此前的威胁,灭其满门!

  大家都记得那个数字,有一个子弟投靠教廷,杀十人;两个的话。杀五十人;三个的话,灭其满门。

  这几家势力,都派了三名子弟,像是约好似的。看上去就像恶意对抗丁柯,成心恶心丁柯来着。已经够得上灭门了。

  丁柯摆脱了卡夫卡和海皮亚的纠缠,确认这两人返回帝都,这才驾下高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休息了一夜,将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第二日早上。丁柯只觉得神清气爽。回想与卡夫卡昨天一战,可谓是收益不少,有了不少实战领悟。

  丁柯很满意昨天一战,也掌握了卡夫卡施展黄金圣箭的一些资料。按昨天那个状况,卡夫卡不施展黄金圣箭,显然是没有把握。

  这么说,黄金圣箭三千米的射程必然不是假消息,而且丁柯推断,射出这黄金圣箭之前,肯定需要一些准备时间。否则在昨天的追逐战中,卡夫卡也是完全可以施展黄金圣箭的。

  有了这两点结论,了柯对今后和卡夫卡的作战计划,也有了个初步的认识。和卡夫卡战斗,绝不能让他远远在外围游戈。当面作战,纠缠住不放,他的黄金圣箭就必然没有机会射出。

  一旦让另外一个人牵制住,让卡夫卡在一旁虎视眈眈,十有**是危险之局。

  丁柯并不急着返回帝都,而是继续在二万米的高空飞行。他知道,在这个高度飞行,可以断绝绝大部分眼线,也不用担心被人盯上。

  他此行的目的地,是帝都以南几百里地外的一个一级城市,名为天石城。这个城市属于北十领的玄空领。虽然离帝都很近,但这是一个山城,周边高山峻岭非常之多,因此与帝都联系并不算密切。

  丁柯到达玄空领的地界,挑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降下。然后徒步前行,化装成为一个进城出售山货的猎户。

  天石城因为周边盛产巨石,适用于建筑,因此而得名。

  来到天石城,慢慢转悠到了小花他们落脚的地方。在周边逛了圈,确定没有危机的因素,这才放心。

  根据周边的暗号,丁柯推断雷震和父母还没有到达天石城。不过根据路程和时间的推断,应该是要在今天到达的。

  现在中午还没有到,离今天结束还有很长时间。丁柯到是不急。

  在客栈附近摆了一个摊位,将事先准备好的山货都摆了出来,坐在一棵大树底下,闭目养起神来。

  在这个位置上,只要有人从外头进入天石城,就能看到。

  让丁柯没想到的是,他在山里随便扫荡的一些野货,在城里居然十分走俏,问价的人很多。

  丁柯也不讨价还价,只要觉得价钱合适,就让人把货带走。反正山里的猎户大多如此,并不擅长生意经。

  到了傍晚时分,丁柯的货已经被扫得差不多了。正觉得担心时忽然城门方向驶来几辆马车,车轱辘压在大街的青石街面上,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看这几辆马车里头,似乎都装着重货。

  丁柯原以为是雷震到了,见是马车这样的重量,知道不是雷震和父母。这些车驶了进来,车前驾驶的人纷纷扬着马鞭开路:“让道让道。教廷特使来天石城购买巨石。闲杂人等让路。”

  “教廷特使?”丁柯倒是奇了。“哪里的

  正好此时山货卖完,丁柯收起摊子,假装在街上晃荡,跟着几辆马车行驶的方向不断跟去。想查探个究竟。

  到了天石城当地二级教会,马车都停了下来,从上面跳下几十名教廷装扮的骑士。看这些人的样子,都不像是练有素的样子,分明是临时拼凑的杂牌军。

  不过这些人一旦批上了一层教廷的皮,样子就立刻凶悍起来,给人感觉是小人得志。

  二级教会的主教,在几天前已经驰援帝都,并在战斗中和阿诺一起丢了性命。此时留守本地最高职位的是一名白衣祭祀,负责接待着批临时骑士。

  丁柯看出这批骑士领衔的一人。应是老行伍出身。步履轻快,举止干练,一看就不是新丁。

  难道卡夫卡重新召集那些逃兵了?这些杂牌骑士队伍,难道是今天临时拼凑出来的?

  丁柯很不爽。觉得自己对帝都那些势力的警告受到了挑衅。这些势力看样子把他的话当耳边风,竟然继续勾结教廷,给教廷提供人才。这些临时骑士,显然是新丁。

  这些人在二级教会停留了一阵。便风风火火去了天石城最大的一个。酒店。难得出来一趟,自然要品尝一下当地风味,这天石城靠山吃山。很多山货都卖到帝都里去了,很走出名的。

  同席的,还有几名天石城著名商人。都是经营巨石生意的。天石城天生资源丰富,尤其是石头非常有名。是建筑的绝好材料,坚固耐磨。

  这批特使来天石城,正是受教廷委派,来天石城收购巨石,重建大尖塔。

  丁柯隐在暗处,听着席间推杯换盏,半天不进入主题,很是恼怒,但又急不来,只是耐着性子等候。

  片宏后,其中一名巨石商人才道:“诸位特使远自帝都而来,小人敬各位一杯,愿法座大人大神威,扫荡妖邪,还天阳帝国一个朗朗乾坤。”

  这些商人,都是有奶便是娘的主儿,一张嘴巴能说会道。和教廷做生意,只要他们的商品好,就别担心不赚钱。

  教廷钱多人傻,从来不会在金钱方面吝啬,给钱也是相当痛快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争着想和教廷拉关系,做芒意的原因。

  教廷这次领衔的是一名中队长,乃是圣殿骑士的老人了,和阿什利也算同一个骑士大队的。

  举杯笑道:“法座出手,那是必然扫清一些妖孽的。大伙齐心协力。把各自的事办好,主教大人一高兴,彼此都有好处。”

  “那是那是,法座大人宽厚。这是众所周知的。”那些商人都赔

  道。

  那名天石城二级教会的白衣祭祀小心翼翼问道:“队长阁下,我们天石城二级教会的主教,前几天带着一批骑士去帝都驰援,不知道下落如何?”

  那名中队长叹道:“各地驰援的二级教会主教,基本已经和阿诺副主教一起殉教了。”

  那白衣祭祀心里暗喜,表情上却是一片哀痛之色:“殉教了?伟大的光明神啊,没有主教大人的指引。我们天石城二级教会的前途将何去何从?”

  那名中队长笑道:“祭祀先生,虽然贵上司殉教十分可惜,但这不正是咱们年轻人上位的绝佳机会吗?法座大人说了,现在是用人之际,只要是人才,不问年龄,不问出身,都可破格提拔。”

  白衣祭祀喜道:“法座真的如此说了?”

  “那还有假?帝都那边招人。都是双倍待遇的。你看我手下这批兵。都是今天上午临时招进来的。一旦进入教廷,地位那就全然不同了。诸位若是在天石城有什么杰出的年轻人,也可以推荐给法座,必有赏赐的。”

  丁柯听到这里。大致的信息基本已经有了。

  卡夫卡看来是铁了心要重建教廷的。回来后第二天就大张旗鼓招人。待遇居然还翻一倍。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到这里来收购巨石,自然是重建大尖塔,这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的事。丁柯确定这批人来这里和他无关,正要离开,忽然听到一名那白衣祭祀问道:“队长阁下,不知那妖孽丁柯,如今身在何方,可否还在帝都?”

  那名队长表情有些煞白,丁柯这些天着实成了他的噩梦,如果可以。他都不愿意提起,被这么一问,有些支吾道;“此人行踪飘忽,很难把握。帝都应该是不敢去的。但一定在帝都周围潜伏,等待机会。”

  丁柯暗暗好笑,若是这些人知道自己就在附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精彩表情。若是今天没事,他倒不介意找找这点恶趣味寻一下开心。只是今天有重要的事,却是不便纠缠了。

  回到了秀他们落脚的客栈,丁柯惊人地现,雷震居然已经到了,并在附近留了几处暗号。

  看样子,已是和小花他们集合了。

  丁柯展开神识,与花稍微一联系,便知道了具体的位置。非常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向,确保百分百安全,这才潜上楼去。

  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阔别多年的父母。父亲丁守诺却是更瘦了。但精神还算窒标。看样子,这些年“诅咒之钉”没少让他吃苦头。但四十多年来一直忍受,显然已慢慢习惯了。

  母亲也比以前更加丰润了些,气色也很不错,看样子丰足的物质生活确实让家人的日子过得更为滋润。

  “爸,妈!”丁柯难以压制心中的激动。

  几年的阔别,再次看到父母时,让他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丁守诺本来坐在窗沿,见到了柯,拿着茶杯的双手竟不自禁有些颤抖起来,双脚欠了欠。猛地站了起来。“丁柯!”

  母亲迪安娜,正和丁秀抱头相拥。享受着团聚的喜悦,听到丈夫喊

  “丁柯”也是抬起头来。

  “丁柯我儿!”

  父亲到底还是沉住了气,没有在大家面前表现出过多的儿女情长,母亲却是情绪非常激动,一手揽一个。将一对子女抱在怀里,喜极而泣。

  良久,才松开怀抱,打量着丁柯,幸福地道:“丁柯,你变壮实了。长高了,妈都差点不认得你了。”

  一家团聚,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