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杀上门去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6      字数:21504
  “肖戎,肖戎一一丁柯咀嚼着众个名字。眼中满是愤灿叭点。“辛蒂小姐,请恕我专擅,这人的性命我定了。你安心养身体,不会过一年,我必能解开你身上的诅咒之钉!”

  劳拉还有些不放心:“丁柯。一年内,你真的有把握吗?”

  “不瞒二位说,我研究这诅咒之钉。至少五年了。”丁柯森然道。

  “你研究它?”辛蒂小姐不解。

  “是的,辛蒂小姐也许不知。我父亲,受这“组咒之钉。折磨,已有四十多年。天可怜见。这些年终于让我找齐了所有材料。尤其是那岁寒古莲心,相当难求,若非天意,也许找上百年也未必有。”

  辛蒂小姐和劳拉都听得毛骨悚然,这么说若非丁柯奇迹般出现,辛蒂身上这诅咒之钉根本没有任何希望解除!

  辛蒂小姐猛地想起这段日子关于丁柯的传闻,想起雷丁家族的身份传闻,再一联想,顿时明白了什么。

  倒是劳拉,后知后觉的,尚未明白过来。

  辛蒂小姐道:“丁柯,老师就等你一年。”

  劳拉也道:“丁柯,你千万不能让表姐失望啊。”

  丁柯难得一笑道:“辛蒂小姐。请放心,我敢保证,一定会让那个活泼开朗,泼辣大方的辛蒂小姐重回世人面前,展现你身上所有的美。”

  辛蒂小姐这几年来,从未有过这么开心的时刻,也是笑道:“丁柯啊。你小子果然是个奇迹,只要你出现的地方,总会有奇迹。”随即想起几年前被苏亚文暗算的情形,和今日何等相似,喃喃道:“我活了三十岁,你已经救了我两次。这一辈子欠你的人悄,可真大了。”

  丁柯忙道:“辛蒂小姐,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在丁柯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导师,美丽大方,对我多有有关照的好导师。学生为老师出力。理所当然,何来人情之说。”

  劳拉也是笑了起来:“表姐,你就别那么在意了。丁柯又不是那么气的人。”

  辛蒂小姐心情大好,点点头:“劳拉,你陪我出去逛逛,我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从今天开始,我耍乐观向上,为希望,为将来,为所有没有实现的理想,乐观地活着!”

  劳拉大喜,这些年,辛蒂小姐自从病倒后,从此就拒绝出门,不愿让人见到她落魄狼狈的这一幕。久而久之,辛蒂小姐就越自闭了。

  展到后来,她根本足不出户,连闺房都不愿意迈出。身体虚弱,再加上见不到阳光,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几年下来,落得这副田地。

  丁柯鼓励道:“辛蒂小姐,这是正确的选择。不要害怕世人的眼光。你便是你,阳光也好,暂时幕魄也好,都是你辛蒂小姐。走出去。多接触自然,多吸收阳光。总不会有坏处的。”

  辛蒂姐的身上的“诅咒之钉”其实比之丁守诺,算是轻微毒了。施法者不同,效果也是大不相同的。

  对辛蒂小姐施法的人,只是十级法帝,而且只是初期法帝罢了。而卡夫卡施法时,却已是**圣。

  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丁柯对辛蒂小姐身上的“诅咒之钉”更加有把握一些。

  辛迪森城主见女儿居然走出闺房,在劳拉的陪同下,居然提出要出去散步,这种情况可是几年从未有过的。不由大喜。看向丁柯的眼神。终于多出了几分敬佩。

  “女儿,医生他怎么说?”辛迪森城主忙问。

  辛蒂小姐显然心情很好,微笑道:“父亲,难道此刻,你还不知道他是谁么?”

  “他是谁?”辛迪森城主看看丁柯,又看看青树生。

  青树生一脸促狭,只是笑。不作答。

  “晚辈丁柯,见过辛迪森城主。”丁柯以为青树生已经介绍过他的身份,没想到老宗主如此恶趣味,捉弄了老友一把,卖了个关子。

  “丁柯?”辛迫森城主瞪大着眼睛,“竟是你?”他不禁想起潘亲王前段时间询问他丁柯父母的情况。联想到潘亲王对丁柯的赞扬和夸奖。再加上最近一系列变动,辛迪森城主自然是目瞪口呆。

  “正是晚辈。城主大人,晚辈这次回来比较隐秘,还请城主大人多关照,保护晚辈的身份不要泄露。”丁柯坦诚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辛迪森城主实在想放声大笑,难怪青树生老头这么有信心。原来此子竟是丁柯!

  要知道他是丁柯,辛迫森城主也不会白担心这么久了!他对丁柯很有信心,一方面是几年前那次解毒经历,另一方面也是丁柯最近妖孽般的表现!

  “城主大人,辛蒂小姐的伤势。晚辈虽然已经有了主意,但还需要一年时间酝酿。这一年内,大家都必须配合辛蒂小姐。帮助她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每天都有好心情。如此有利于将养身体。”

  辛迪森城主忙道:“对,对!乐观积极。女儿,你要记住丁柯的话。”

  辛蒂小姐笑道:“父亲,我知道的。从今天开始,女儿要为新的生活努力,保持好心态!”

  “好好好,劳拉,你辛苦了。多陪陪你姐。”辛迫森城主望着外甥女,又是怜爱又是感激。

  劳拉忙道:“第舅,只要表姐能恢复。我在这里一直陪着她都可以。”

  两人朝门外走去,辛迫森城主看着女儿的背影,不禁有些酸楚,又感到欣慰,终于有救了。

  “丁柯,辛蒂身上,当真是教廷的“诅咒之钉。么?”青树生问。

  “千真万确,只是与我父亲身上的“诅咒之钉。相比,辛蒂的伤害只有一半。一年内,我必可让她解除痛苦。再给她半年恢复身体状况,两年后。辛蒂小姐必可像大家一样继续修炼。只是这些年的时间耽搁。却是白白浪费了。”丁柯谓然感叹。

  “修炼时间浪费,可以用勤奋弥补。”青树生道,“辛蒂有你的真灵液改造法域,条件很是优越,只要恢复修炼,绝不会掉队的。”

  丁柯点头表示赞同:“说起来。那诅咒之钉也是特殊的诅咒,从神魂和**两方面施展诅咒,完全不侵犯法域。这也让真灵液的防护毫无作用。若是身体恢复,法域其实不

  辛迪森城主很是欣慰道:“丁柯。我听潘亲王对你赞不绝口。如今看来,殿下确实没看错你。这次来加罗城所为何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绝无二话。”

  丁柯道:“来加罗城,也是意料之外。只因卡夫卡和海皮亚这两大神棍在背后跟着我屁股跑,我必须转换线路,让他们撞个空。所以选择了回大西索科一趟。一来是访亲探友,二来也是找萨芬主教清算一下少年时代的一些旧帐。”

  辛迪森城主立刻想起那次和阿什利决斗的事,萨芬主教亲自出手对付丁柯,一招就差点要了丁柯的命。若非他辛迫森出手,丁柯早已被萨芬主教杀掉。

  如今听丁柯这口气,想来对那件事一直没有忘掉。

  想到丁柯连帝都一级教廷说灭就灭。一口气连杀四名初期**圣,把教廷的大尖塔都毁了,这份手段,要杀萨芬主教,实如杀一条狗那么。

  青树生笑眯眯道:“这么说,萨芬主教嚣张跋扈的日子,已经不久远了?丁柯,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老规矩,一个不留。”丁柯淡淡说来。

  两个老家伙都是暗暗一惊,不由多看了丁柯两眼。眼前的丁柯,显然已不是少年时代那个单纯的丁柯,而是锋芒毕露,杀气腾腾,充满复仇**的丁柯。

  杀人,在他口中说出,已是比家常便饭还要轻松了。

  一个。不留,这手段,这气魄。绝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最重要的是。丁柯说起这事如此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显然,这事对他已毫不陌生。

  “一个不留?”青树生重复地念叨了一句。

  “不留。”丁柯眼中满是深邃的意味。“但凡投身教廷,必非无,辜。必定是吸骨敲髓之辈,必定是从帝国亿万子民的身上吸取脂血的蠢虫。死不足惜。何况,对付教廷。心慈手软必留后患。教廷行事,也从不留后路,我这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辛迪森城主道:“需不需要人手帮忙?”

  丁柯摇头:“不必,请各位看好戏便是。此事,是我和教廷的私怨。诸位只需置身事外,保

  青树生叹道:“早些年,我还叮嘱丁柯。出外历练要注意哪些事。如今看来,到是老夫多虑了。

  丁柯心中,早有成竹,早有全盘打算。看来教廷此次真是危机了。辛老头,你们这些城主之冉。也该多联络联络,以老夫推测,全国范围内兴起反教廷浪潮的日子。不会远了。”

  辛迪森城主笑道:“这个不需提醒,自有计较。只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从此扫清教廷阴霾,还我天阳帝国一个朗朗乾坤,百姓安居乐业,国家长治久安”如此,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可以卸甲归田过一段安稳愉快的晚年了。”

  丁柯笑道:“大事尚未成功,城主大人就想着安渡晚年了啊?”

  三人都是大笑。

  当晚,辛迪森城主大设宴席。宴请青树生和丁柯,此外还请了几个枪花阁的高层,青树生一一向丁柯介绍了。却没暴露丁柯的身份,只是一笔带过。

  这些人见丁柯如此受辛迫森城主看重,也是暗暗吃惊,对丁柯的身份大感好奇,听辛迪森城主说此人妙手回春,隐隐又猜测眼前这年轻人是外来名医,能够医治辛蒂小姐的病痛。

  宴席结束后,众人散树生令特拉尼达接待丁柯,负责陪丁柯夜游加罗城。

  特拉尼达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丁柯便是一个。加上与丁柯交情不浅,自是乐意。

  “这加罗城,变化可真大啊。”丁柯走了一圈,略有感慨道,“对了,学长,与我同届的拉斐尔,如今还在组织么?”

  “拉斐尔?”特拉尼达笑了起来。“拉斐尔现在也是独当一面了。驻扎鲁尔城,负责枪花阁在鲁尔城的一切大小事宜。”

  “哦,拉斐尔此人,也是人才。老宗主知人善用,确实眼光独到。”丁柯赞叹道。

  “哈哈,老宗主确实眼光独到,不过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事,自然是从排山镇把你挖掘出来。这一挖真是挖到了无价之宝。丁柯,你可知枪花阁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么?”

  “什么说法?”丁柯好奇问道。

  “大家说,枪花阁能有今天。至少有一半功劳是在你身上。枪花阁的崛起之路,也是你打败苏雅曼那一天开启的。同时,因为你的药剂,枪花阁打通了星罗商会这一关,因为你的真灵液,又打通了很多加罗城和鲁尔城层层关卡,最终获的灵晶矿的开权。这灵晶矿的开,才是我枪花阁崛起的关键啊。”

  特拉尼达大感慨,他说的到也是实情。不过丁柯却没打算居。

  笑道:“这并非个人的功劳,我到觉得,这是自然的兴衰之道。就算没有我,以老宗主的智慧和远略。也是有可能成功的。我们个人只是扮演各自的角色,顺其自然罢了。”

  “嘿,你还真谦虚。”特拉尼达笑了起来,“对了,还记得那次鲁尔城之行,一直纠缠你的那位长腿美女吗?”

  “你说风凝露?”

  “除了她还有谁?”特拉尼达笑眯眯道,“我看这女子是赖上你了。这些年,她隔三岔五就要往枪花阁跑,打听你的下落,丝毫不避讳。也不在意烈刃组织和咱们枪花阁一向关系一般。”

  “呵,那倒是个有趣的女子。”丁柯想起风凝露,脚下穿着的奔狼掠影靴自然产生感觉,这个风一样的女子,几年不见,不知近况如何了?“有趣么?”特拉尼达无奈道,“我怎么不觉得?她每次来枪花阁。都问我要人,好象我要负责给她找到你,不然的话,她就要死缠着问我要人。真拿他没办法啊。”

  丁柯无语,他没想到自己这么有女人缘。不过他一直对风凝露的的观感不错,觉得这姑娘脾性比较投人胃口。

  如果说柳灿的刻悍是活泼开朗乐观。那么风凝露的剿悍则是带着很强的特立独行,换句话说,甚至是有些自恋的女孩子。

  “为了让学长不再头疼,回头我要去拜访一下她。她借了一件东西给我,怕我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

  “借你东西?这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是越来越疯了。看她那架势,绝不是讨要东西那么简单。”特拉尼达取笑道。

  不知不觉,两人已走到了教会附近。那一座仿照帝都的尖塔,规模岁不如帝都的大尖塔那么大,气势也远不如帝都那么恢弘,但却也算是加罗城一大特色建筑了。

  “好了,学长,请留步。”丁柯目光锁定在这尖塔上,眼光忽然多出了几分闪烁之意,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森然的杀气。

  “今晚就要动手?”特拉尼达慢慢问。

  “夜长梦多,下手宜不宜迟。”丁柯森然道。

  特拉尼达洒脱一笑:“好,那我就先回避一下,在远处看你表演?”

  “随你。”丁柯忽然身子一提。特拉尼达只觉得眼前一花,丁柯的身影已经远遁出几十米,如同鬼魅一般在虚空中消失在漫漫黑夜当中。

  片刻后,尖塔外,丁柯悠扬的声音响起:“肖戎阁下,出来见我。”

  教会本是一片沉寂,所有教会里头的成员,都已经到了休息时间,都在冥想。包括主教萨芬主教。

  听到丁柯这绵绵延延的声音。虽然不似惊雷那么轰动,但却直透灵魂。仿佛要震碎心脾似的,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肖戎阁下,我数三个,数,你不出来。我便破门而入了。”

  肖戎此时正在冥想,身为加罗城教会的二号人物,他一直自视很高。认为自己在加罗城一带绝对可以横行。

  此时居然有人上门叫阵,这让他的尊严受到了很大挑衅。觉得此人可恶,居然登门打脸。

  也不请示萨芬主教,披着法袍,走了出来。四名随身骑士也跟在后面。他们都知道,肖戎阁下是灵法师,擅长的不是贴身肉搏。万一遇到刺客,相当难防。

  “是什么人,在门外乱吠?”肖戎怒喝道,摆足了教会二把手的架子。丁柯如同一棵树一样,笔直立在教会尖塔门口。黑夜之中,显得那么苍劲,显得那么挺拔。

  “你就是肖戎么?”丁柯眼中。散着一股弥漫的死气,冷冷打量着肖戎。

  “大胆,竟敢直呼副主教大人的名讳!”一名骑士喝道。

  丁柯淡淡一笑:“肖戎,我问你。你和卡夫卡是什么关系,是否他的门徒?”

  肖戎傲然道:“是又如何?”

  “是,又或不是?”丁柯追问。

  “是,法座大人便是我的授业恩师。小子,你深更半夜跑到这里叫嚣,就是为了问这种问题,看来你是活得腻了。”

  肖戎见丁柯年轻,问的又是莫名其妙的问题,更是气愤。

  “很好,既然你承认了,我再问你一句,诅咒之钉,是否你在辛蒂小姐身上施展的?”丁柯目光森然盯着肖戎。不容他有丝毫退避。

  肖戎大吃一惊,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此人不同一般。居然认识“诅咒之钉”这项诅咒,可是光明教廷三大密咒之一,威力霸道无比。他只学到一个皮毛,便已如此了得。

  “是又如何?莫非你也想来试试其中滋味?”肖戎狞笑道。

  “嗯,我很想尝尝,不过你这辈子怕是没希望让我尝了。”丁柯淡淡道,缓缓从背后摸出四象剑。“我今天来,是要取你人头。”

  肖戎冷笑道:“看来你是辛蒂那贱人请来的帮手了?”

  丁柯摇了摇头:“谁也请不动我,但是,你使用诅咒之钉,那就是死罪。是我对教廷的痛恨驱使我来的。”

  肖戎大笑起来:小子,你在跟我玩深度是吧?仇恨教廷?你子。也配?”

  话音还没落下,丁柯的身体忽然向前一冲,剑光在他眼前一闪。只听到几乎同时出的四声惨叫,他身边四名骑士,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头颅,砰然倒地。

  肖戎甚至都没看清楚丁柯是什么移动的,就感觉到身边剑气纵横。仿佛忽然身处地狱,忽然又被人抽身出来。

  直到丁柯的剑意离开他的身边,他才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现脑袋尚在身上。再看四名守护骑士,却已经身异处。

  一剑,只是一剑之威,就让肖戎的态度前后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先前的嚣张。不屑,此刻全部化为恐惧。化作绝望。

  “现在。你觉得我配么?”丁柯悠然回到原处,看着尚在滴血的四象剑,悠然问道。

  也不担心肖武逃跑,更不担心暗中使什么把戏。

  肖戎两腿无法抑制地颤抖着,目光惊恐地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凭你,却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丁柯冷冷道。

  “别杀我,我我告诉你如何解除诅咒之钉。”肖戎此时求生的**,大过了一切。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丁柯笑道,“我找来找去,找不到任何一条理由。而杀你的理由,一条就够了。”

  肖戎惨然道:“我没有得罪你。你杀了我,我老师卡夫卡必不会放过你的。”

  “卡夫卡么?但愿他能处理好帝都的局势。但我觉得,也许他活不到那么长时间”丁柯悠然问。“直到现在,你居然还猜不出我是谁。足见你活得有多么浮躁和肤浅。”

  说完,四象剑横竖交叉,斩出一记十字轩。剑光飞掠,像夜空中的流星利过。下一刻。肖戎的身上出现两到细密的裂缝。

  肖戎的表情也由惊恐到绝望,目瞪口呆地站着。片刻,身体如同四块被切开的豆腐,轰然滑落。

  “老师

  肖戎临死前,连最后一声呐喊都没有,只在脑子里念叨了一下卡夫卡。便分成了四片。

  便在此时,丁柯听到了教会里头大批人马朝外涌出。伴随着萨芬主教如同奔雷一样的咆哮。

  丁柯很愉快,这下到省事,这萨芬主教自己送出门来了。还带着他那批所谓的精英骑士队伍。

  这样也好,省掉了不少时间去寻找他。丁柯就怕萨芬主教跟狡兔似的躲起来,他肯出来,那最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