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携侣遨游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6      字数:22186
  罗城被丁柯泣闹,自然是整夜矛眠六所有人,上,下到寻常百姓家,人人都在谈丁柯。

  谈这个,几年前从加罗城冒起的天才少年。加罗城的人一向对加罗城很有认同感。具有很深的地方荣誉感。

  因此对丁柯的出现,几乎所有人都引以为豪。尤其是看到教廷势力不断受打击,不可一世的萨芬主教在丁柯面前像条狗一样无助而亡。更加坚定了大家的信念。

  可以说,与帝都不同,大西索科领地这些年,对教会势力的认识却是很充分的。在相关方面的引导下,民智渐开,逐渐意识到教廷势力对领地的腐蚀和危害。认识到这群蠢虫不劳而获的可恶之处。

  萨芬主教之死,振奋人心,让大西索科领地的空气前所未有的新鲜。一眼望去,天空也高了很多。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压抑了。

  枪花阁、烈刃组织,城主府,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

  青树生和辛迫森城主都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丁柯的雷霆手段,还是心有余悸。这丁柯,幸好是教廷的敌人,若是他们的敌人,真是不堪设想。

  烈刃组织尤其惊诧,他们完全无法相信,这丁柯怎么说来就来,说灭教会就灭教会?

  萨芬主教在加里城积威几十年,临死却丑态百拜

  烈刃组织很庆幸和教廷没有多少牵连,同时也对丁柯临走那番警告铭记在心,烈刃组织,绝不可和教廷有什么关系。

  很显然,大西索科领地要变天了。丁柯此去,显然是去鲁尔城,去灭鲁尔城的教会势力。

  相信,天亮之后,就会有消息传来。

  苏家,那个已经潜伏的苏家,由于收到了苏雅曼的密报,千叮万嘱不可再和丁柯作对,经过高层商议,这才决定全盘放弃生意,选择蛰伏,和教廷摆脱干系。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英明无比。

  今晚丁柯来去如惊鸿,却是势如奔雷。转眼间加罗城二级教会就灰飞湮灭了。若是苏家还是像之前那样和教廷来往,只怕今晚的故事主角中。势必要加上苏家这个名字。

  “丁柯”苏家家主苏墨云的口气复杂无比。按说,他儿子苏亚文的死,和丁柯肯定不无关系。可是他此时却完全恨不起来。

  他这段时间蛰伏,深刻地考虑过这些事,前前后后的得失联系起来考虑,他也明白,一切其实都是苏家咎由自取。

  当初若不是苏家觊觎枪花阁。想吞并枪花阁的势力,也不会有后面那许多事情生。

  如今枪花阁能让苏家全身而退。其实已算给了面子。没有彻底把矛盾激化。

  加上苏雅曼的密报回来,更让苏墨云明白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不管丁柯能不能对抗得过教廷。至少他苏家,是不可能对抗得过丁柯。

  丁柯哪怕落魄,要灭他苏家。也只是眨眼之间的事。听女儿的口气。丁柯似乎对少年时代的恩怨不怎么在意,和女儿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看来,这蛰伏策略,还需继续下去。苏家要保存,必然要避开丁柯的风头,不能再去触犯他了。

  正如加罗城的人所预想的那样。鲁尔城在黎明到来之前,也生了一次同样地震级别的覆灭行动。

  鲁尔城连同主教罗迫克在内,所有教会人士,被杀得一干二净。整个教会被一把火烧得精光。

  而杀人放火者,也正是丁柯。

  丁柯骑着大羽,在鲁尔城上空盘旋了一圈,同样提出不得和教廷勾结的警告。鲁尔城的所有大势力。和几年前一直没有什么区别。

  拿波伦外公家的暗香组织劳氏家族,还有米隆城主府上,自然也是轰动不已。谁都没想到,这丁柯怎么会忽然杀到鲁尔城。

  丁柯这次去鲁尔城,倒是另有一个花絮。在放火前,他特意潜入鲁尔城的藏书库,将要边的秘密典藏全部按**净。

  他对鲁尔城的藏书库轻车熟路,办起来丝毫不难。

  丁柯干完鲁尔城一票,也不逗留,火赶回加罗城。

  烈刃组织某处,风凝露正在房间里,气呼呼地来回踱步。此时的风凝露火气很大。因为昨晚出事后她第一时间跑到街上去,因此今天被组织禁足了。严禁她出去晃荡。

  理由是,加罗城局势混乱,不得出去惹是生非。

  风凝露也知道,组织说到底还是反对她和丁柯来往过密。显然,大家对丁柯能否获得最终的胜利还抱有疑虑。

  不和教廷走得近,但也不能和丁柯走得过近。两边保也不得罪,这是最理想的选择。

  谁也保证不了,教廷势力不会卷土重来。要在加罗城这样的地方建立二级教会,也并非什么难事。

  萨芬主教死了,教廷要再派一名二级主教,那也是很轻松的事。

  风凝露焦躁不堪,时不时摔出一件东西来。她手下的那名侍女,曾经为风凝露送过信,一直是风凝露的贴心丫鬟。曾经见过丁柯,也为丁柯的风采迷到,此时站在门外,却是无计可施。

  正焦急时,忽然眼前一花,一名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近前,彬彬有理道:“这位姐姐,风凝露小姐。可在此处?”

  “丁柯?”此时的丁柯。恢复了原来面目,那侍女自然认得。那次给风凝露送信,她就一直记着丁柯的样子,也很为丁柯的风度折倒,一直没少在风凝露面前夸奖丁柯。

  此时见到丁柯,差点惊掉下巴。吃吃道:“丁柯先生,真的是你?”

  丁柯也认得这个丫鬟:“正是我。请通报风凝露小姐,我在门外等候一叙。”

  那侍女急急忙忙点头,心里又惊又喜,一路小跑进去。

  小姐”还没走进门,忽然迎面飞出一只花瓶。忙一躲。总算躲开,推门进去。

  “不是让你在外面呆着嘛。”风凝露郁闷无比。

  “小姐”那侍女抚着胸口。朝外面指着,“他,他在件面。”

  “谁在外面?”风凝露没好气道,“让他滚。”

  “是,是丁柯啊。”那侍女结结巴巴道。“什么?丁柯?”风凝露话没问完,身影已经朝门外冲了出去。一引,。口,抬头看,个年轻的男子正站在棵玉树下微笑地看着她。

  风凝露表情一顿,随即做出一个丁柯都想不到的动作。

  风凝露居然手起一刀,一个风刃朝丁柯刮去。

  丁柯哪想到风凝露打招呼的方式居然如此剩悍,顺手一挥,将风刃扫开,笑眯眯道:“风大小姐,数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还是这么刻悍。”

  风凝露嘴角含笑,朝丁柯冲了过去,香拳砸在丁柯的肩膀上叹道:“臭小子,总算你没把本小姐忘掉啊。”

  “脚下穿着奔狼掠影靴,怎能把风大小姐忘掉?”丁柯微笑答道。他也知道。不让风凝露这个刻悍女打一下。她肯定不甘心的。

  风凝露一拳击中,也顺了些气,笑盈盈道:“你可真够霸道啊,一来加里城,就把萨芬主教和他的崽子们全灭了。好大手笔。现在整个加罗城,提到你都是战战兢炮,怕的跟什么似的。真不懂,你这臭子有什么好怕的呢。”

  丁柯笑道:“怕我的人是做了亏心事。我的霸道强横,只针对敌人。像风大小姐这样的朋友。我比春天的太阳还温暖。”

  风凝露噗嗤一笑:“油腔滑调!其实我早该猜到你和教廷有仇,当初鲁尔城一行,你杀乌星诺等人。我就该猜到的。可惜,我还是不够细腻啊。”

  一个神经如此大条的剿悍女。居然谈细腻,丁柯总觉得有些好笑。

  “说吧,这次打算在加罗城呆多久?”风凝露望着丁柯。“呆不了多夹,也许今天就走。你不知道卡夫卡和海皮亚这两大高手很可能就在我屁股后面跟着。我不能停顿,一停顿就会被他们截住。”

  风凝露很是神往:“丁柯,你也真够变态的。几年前你还是一个用真灵液和我交易武器的小坏蛋,现在居然这么强了。连卡夫卡红衣大主教都拿你没办法。我听人说,你的实力已经足可和他们比肩。为什么还怕他们?”

  “怕?我怕他们做什么?”丁柯洒脱一笑,“我是要他们跟着我跑。偏偏拿我没办法。就算我实力和他们相当。以一对二,总是不利。再加上卡夫卡有一件很霸道的武器,也需提防。”

  风凝露对卡夫卡有什么武器丝毫不关心,而是道:“不管怎样,这次你一定要带我一起出去见识见识。”

  “你不是开玩笑吧?”丁柯额头冒汗。

  “怎么是玩笑?几年前我们就约好了一起私奔。那次我被禁足,走不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带我出去,就太不够意思了!”风凝露很是神往,“我听人说,你有一头飞禽灵兽,那么拉风的事,怎能不带我体验一下?”

  丁柯苦笑:“我说风大小姐,带你体验一下那不是问题。但你在私奔之前,想一想卡夫卡和海皮亚这两大颠峰**圣,随时可能从某个,地方杀出来。或者用黄金圣箭撵着我跑。那种情形,能想象?”

  风凝露笑道:“怕什么?他们敢来。我照样风刃削他们。”

  “嘿嘿,只怕不管用啊。”

  风凝露大咧咧道:“我知道不管用,不兴你先把他们揍到,我再补削两下么?”

  丁柯一头汗水,这位风大小姐还真大条,他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招架了。

  风凝露笑了起来:“臭子,瞧你那紧张样子。你以为真会拖你后腿啊?放心吧,本小姐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丁柯如释重负,正要说句什么。风凝露道:“但是你得答应我,陪我玩一天,这个条件要是不答应。我就跟你急。”

  丁柯见风凝露说得真切,眼中也满是期待。想起风凝露昔日送他奔狼掠影靴之德,不由感动,点头道:“行,去哪玩,你做主。”

  “我不管,只要你用坐骑带着我,满世界飞我都不介意。”风凝露显然对翱翔天际十分向往。

  丁柯沉思片刻,道:“那就这么定了,咱们绕天泣山脉一圈,好好了解一下天泣山脉。很多少年时代不敢去的地方,咱们从高空看看它们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

  天泣山脉一直是大西索科领地的法师学员们最佳的试炼场所,风凝露听丁柯这么一提议,也是叫好。

  忽然又提防地朝外看了两眼:“丁柯,你是怎么进来的,怎么没被那些可恶的看门人拦住?”

  丁柯要进来,那些人的耳目自是现不了的。

  “放心吧,我能进来,就能安全带你出去。”丁柯一拍手掌,大羽从虚空斜刺出来。

  丁柯跳上背去,招呼风凝露道:“来吧,大羽实力群,载你我二人和一人没什么区别。”

  风凝露毕竟是第一次体会飞翔的感觉。真到关键时刻,反而有些紧张了。吃吃看着丁柯:“丁柯,你可的抓紧我呀。”

  “放心吧,摔不到你。”丁柯笑道。

  风凝露一改以前的剿悍风格小心翼翼地攀上大羽的背部。大羽似乎有心戏弄风凝露,在她网坐住时,猛地冲天而起,以最快的度直往天际冲去,不断垂直上升,度之快,让风凝露的呼吸都感到不畅。

  丁柯悠然自得,而风凝露却是一脸煞白,紧紧拽着丁柯的衣服,随即她觉得拽到丁柯的衣服也不放心,索性一把从后面将丁柯拦腰抱住。

  胸口盈盈的充实印在丁柯的背上,软软酥酥的,让丁柯也是耳根都红了。他没想到风凝露会这么大方。

  忙催促道:“大羽,放慢度。”

  大羽得意地鸣时一声,才慢慢放低度,缓缓地滑翔着。

  风凝露总算喘过一口气来,敲打着丁柯的肩膀:“臭小子,你故意让它折腾我的是不是?看我笑话是吧?”

  丁柯叫起撞天屈:“哪有这事?”

  风凝露习惯之后,呼吸着高空才有的空气,慢慢也适应了。四下顾盼。很是惬意,张开双臂叫道:“如果我能飞翔,那该多好。”

  “也不是不可以。听说修炼到十二级**皇,就可以破碎虚空,自由翱翔。”丁柯笑眯眯道。

  风凝露又是一记粉拳过来:小子。讨打。”

  翱翔在天泣山脉上空,丁柯也是觉得很是惬意。而风凝露更是享受无比,完全沉浸在这

  “风大小姐,那边应该是天泣山脉的禁忌区了吧?我记得几年前在这一带,和特拉尼达联手对付过一头七级灵兽,现在想想,那事也真够悬的。”风凝露道:“特拉尼达这个臭小子,一直不肯跟我说你去了哪。我没事就去找他麻烦,他现在见到我就想逃跑。”

  丁柯笑道:“他确实够冤枉。我的行踪,基本没人知道。”

  “冤枉就冤枉了。反正这小子喜欢跟我装酷,我没事消遣消遣他。倒也不错风凝露坏笑道。

  两人携手遨游,转了天泣山脉。又在大西索科领地到处转了一圈。大羽的度飞快,在大西索科领地转了一圈,一天时间还剩下一些。

  风凝露意犹未尽道:“飞翔的感觉就是好啊。没想到,在高空看这世界,完全和地面不同。咱们大西索科领地,风景还算不错嘛!”

  “视角不同,风景自然不同了。”丁柯应道。

  “对了,丁柯,你走了那么多地方,觉得咱夫西索科领地,能在天阳帝国排在第几?”风凝露好年问。

  “这我倒没仔细排过。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大西索科领地感情自然深一些。”丁柯叹道。

  “那最美的地方,在你心中自然是大西索科领地了?”

  “不是”丁柯唷然摇头,“在我心里最美的地方,应该是怒炎之领。”

  “怒炎之领?”风凝露一怔。

  “对,就是怒炎之领。”丁柯饱含深情道。

  “噢,我知道了。他们都说你是雷丁家族的子弟,怒炎之领算是你老家,对么?。风凝露笑问道。

  “嗯,大西索科领地养我长大,但我的根,我的灵魂还是和怒炎之领靠得更近一些。只有到了怒炎之领。我才深深体会到这一点。”

  风凝露听得入神,呆了良久,才问起他在帝都和教廷大战的情形。丁柯也没有不耐烦,耐心地讲着。

  风凝露听到最后,神往无比,叹道:“听你说起来,那真是刺激无比的旅程。想想连卡夫卡这样的人物都拿你没辙了。丁柯。也许将来整个星辰大陆,都将任你翱翔吧?到时候,你可不许忘了我们这些老朋友啊。”

  丁柯笑了起来:“风大小姐也说这种小女儿态的话么?”

  “当然不是了。”风凝露辩解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很多人。地位高了,就容易翘尾巴。”

  丁柯大笑道:“放心吧。我没有尾巴,也不会翘。再说了,翘尾巴把屁股给看,很好看么?”

  两人都是大笑起来,风凝露忽然又道:“丁柯,咱们现在飞翔的高度是多少啊?”

  “大约五千米左右吧丁柯回答道。

  “大羽最高能飞多高?”风凝露好奇问。

  “没尝试过极限高度,也许最高能达到三万米也不一定。”

  “是么?”风凝露立刻来劲了。“那不如现在试试,我想看看,更上面的天空,又是什么一副样子。”

  丁柯却是道:“风大小姐,我最多只能带你进入一万米的高空

  “为什么?”风凝露大好失望。

  “一万米的高空,对人的身体要求就很高了。再高的话,恐怕对你的身体会有负面影响。”丁柯倒不藏着掖着。

  风凝露叹道:“那就一万米好了;丁柯等我哪天练到**圣境界。你再带我玩一个。”

  “成!”丁柯爽快地答应了。

  一万米高空,和五千米又不一样。风凝露感受着轻微的空间气流。感受着空间漩涡的摩擦,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新奇。

  “丁柯,我立志。总有一天。我也要秀到一头飞禽类灵兽”。风凝露大感慨。

  愉快的一天,终究还是要过去了。风凝露恋恋不舍,却也知道,此时她是留不住丁柯的,她的风格也不擅长挽留。

  临别也没有依依不舍的小女儿状。风凝露皱着鼻子对丁柯道:“这回你可记好了,不许再玩消失。奔狼掠影靴,本小姐已经不打算讨回了。我要用它栓住你的双脚,让你随时都会回加罗城看我。”

  送风凝露回加罗城后,丁柯并未和大家一一道别,而是飘然离开。加罗城,肯定还会回来,但此刻,绝不是久留的时候。

  大西索科领地的教会势力被灭,消息一定会很快传到卡夫卡耳中。可以想象,得到消息后的卡夫卡一定是暴跳如雷。

  丁柯料想,以卡夫卡和海皮亚的作风,肯定会阻止他北上,在北上的途中,有可能会设下埋伏。丁柯自然不会把线路定死。

  他推算,卡夫卡纵然从北南下,到达大西索科领地也必然需要两天时间。这两天时间,丁柯自然不会这么浪费。

  他才不会那么傻向北去碰卡夫卡。如果卡夫卡要南下,那就跟着。

  同是往南,卡夫卡就算会飞。也不可能比丁柯飞得更快。

  丁柯这么决定下来,大西索科领地以南多伦泰领地,就成了他下一个目标。三天内。多伦泰领地两大一级城市的教会势力,也同样被丁柯一种方式摧毁。所有教廷脑和主要人物都被击毙。少数骑士队伍分散开来,侥幸逃得性命!

  多伦泰领地的教廷体系,也就此崩溃。

  丁柯并没有就此罢休,三天后。又来大大西索科领地以东的大苍霞领地,同样的手段,同样的结果。大苍霞领地的教廷势力,也被完全

  毁。

  接连二十多天时间,丁柯转战南北。足迹踏遍了天阳帝国南八北十共十八大领地。但凡他出手的地方。教廷势力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到了后来,卡夫卡派出的人工情报体系,终于传遍帝国每个二级教会。各大二级教会全部转为地下活动。

  可是到此,丁柯已经在南方灭掉了四个领地的教廷体系,北方包括梅罗领在内,有三个领地的教廷体系完全被丁柯搞垮。

  而玄空领天石城领地,也被厉无邪和谢寒团灭。

  一切的一切,都对教廷十分不利。丁柯的游击战术,取得了大面积的胜利!日o8姗旬书晒讥口芥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