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柳灿消息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1550
  刁雪鸣府上,丁柯在柳灿失踪的的方杳看良久,默然丹话,

  申雪鸣一旁做伴,既是惭愧。又是焦急。见丁柯表情严肃,申雪鸣心里也没有底。她实在汗颜。

  丁柯把柳灿交给她,拜她为师。没曾想一个月时间都没到,居然不知所踪了。这让她觉得愧对丁柯的嘱托。

  “丁柯,柳灿就是在这个地方,被人掠走的。这丫头还算机灵,留下了一点妹丝马迹申雪鸣道。

  丁柯点点头:“失踪到现在。总共是几天了?”

  “三天,整整三天申雪鸣回答的很具体。

  “三天?。丁柯皱起了眉头。这个时间已经是有些多了,跟着又问。“有凶手的线索么?”

  申雪鸣道:“柳家庄园反应很大,看他们那个样子,似乎要举家迁移似的。十有**,此事和他们有关“柳家庄园?。丁柯回想起那一晚在柳家庄园的遭遇。柳氏兄弟被自己用特殊的手段清洗过神魂记忆,按道理说想不起那晚的事。

  难道此事,还别有隐情?

  “申院长,我去柳家庄园走一遭。你这边如果有新的消息,随时联系我丁柯倒不是对申雪鸣不满。

  他也知道,申雪鸣身为幻月学院院长,学院里头每天有大把的公务要处理。柳灿留在府邸当中,碰到真正的高手来犯,也很难自保。

  如今责怪谁都不管用,当务之急是要将柳灿成功救出来。一想起柳氏兄弟的无耻作风,丁柯头上的冷汗直冒。

  很快,丁柯就来到了柳氏庄园。与上次来不同,柳氏庄园简直像是被洗劫了一通似的。里里外外一片狼籍。

  整个庄园乱翻了天,十室九空。

  丁柯看着这场面,心里更加担忧。展开神识搜索了片刻,根本没有柳氏一族任何人的气息。柳灿的没有,柳氏兄弟的也没有。

  惟有两个老得不能走的下人。还窝在柳氏庄园里。也不知道是不舍得走,还是被人委派在这里看家守院的。

  反正柳家庄园房子多,庄园大,有的是空地他们种菜种粮。活着肯定没任何问题。

  那两个。老门房此时正在各室各户翻找,想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落下。忽然觉得眼前一花。跟前就多了一个人出来。

  丁柯冷冷地望着他们:“柳双玄和柳三变呢?”

  俩老货一愣,眯着眼睛看着丁柯,全身如筛糠似的颤抖着:“不”不知道啊。连夜搬走了。就留下我们两个老不死的

  “真不知道?。丁柯眼神变冷。“既然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自称老不死,那我就送你们去死?”

  掌心在一根柱子上轻轻一印。那根巨石砌成的柱子就跟泥搓似的。棒簌簌往下掉石屑,整条柱子四处裂开蜘蛛丝一样的裂缝。相当可怕。

  那俩老头子看得目瞪口呆,吓得一把跪了下来:“少爷饶命

  “说,柳氏兄弟在哪?你们只个这一个机会。”丁柯淡淡问。

  “他们”他们去东北金云领了。举家搬迁,暂时应该是不回来了”。俩老货吓得连连磕头。越老越怕死,在这两人身上得到完美体现。

  “柳灿小姐,是否被柳双玄他们带走了?”丁柯又问。

  “这个小人不知,实在不知啊。不过看他们搬家的样子,好象是忌惮什么高手一样。偷偷摸摸,度很快小老儿听他们谈话,似乎也提到过柳灿大小姐,但具体怎么回事,我们真不知道。”

  丁柯看他们的表情不像作伪。凝神朝东北方向眺婆而去。三天了。出都三天时间了。

  如果是用最快的马车,这会儿估计都快到金云领了。毕竟金云领地和帝都之间,也就隔了一个梅罗领。

  这东北方向的道路十分平整。适合马车飞奔。三天时间就算到不了。那也是即将到达了。丁柯知道。即便他现在就出。恐怕也很难半途截住他们。

  这俩老头,杀与不杀没多大用处。丁柯也不是杀人魔王。对柳氏家族的下人并无仇恨,何况好歹一大把年纪,杀之无益。

  回到申雪鸣府中,丁柯大概有了思路。柳灿肯定是被柳氏兄弟带走的,不然他们没理由逃跑。

  申雪鸣听罢,柳眉倒竖:“柳氏兄弟,除非他们不回帝都了。否则。我必不饶他们。”

  丁柯道:“等他们回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决定亲自去一趟金云领。不管怎样,务必不能让柳灿出事。”

  申雪鸣道:“我与你同去

  “不必,申院长还是主持幻月学院的工作。帝都局势混乱,你还是分不开身的。这事由我一手来办。若柳灿出了什么事,柳氏一族,金云领史家,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这几句话说得不急不缓,但言语背后的杀意,却是让申雪鸣听了都不禁为之胆寒。

  “申院长,我先告辞。去向潘亲王殿下辞别,这就前往金云领。”

  申雪鸣送丁柯出门,看着丁柯的背影,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潘亲王听丁柯说要去金云领,陷入了深思中。良久才道:“兄弟。就我个人而言,这次是不支持你去的。”

  “潘大哥,为什么?”丁柯惊讶问道。

  “柳氏兄弟,为什么要掠走柳灿?不管柳灿姑娘将来前程如何,但目前而言,对他们根本形成不了威胁。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险,舍的举家搬迁也要把柳灿掠走?我觉得这里边有很大问题。”潘亲王旁观者清。

  “潘大哥请继续说下去。”丁柯也是深思道。

  “嗯,舍弃帝都的基业,只是为了掠走柳灿姑娘,我觉得不合理。如果真觉得柳灿是个。威胁,一刀将她杀了,不是更保险吗?把她带到金云领,又什么怎么回事?”潘亲王反问。

  “是呵小弟也是想之不通。这个问题。确实令人不解。柳氏兄弟。只为一个柳灿就逃到金云领,根本够不成举家迁移的动机丁柯顺着潘亲王的思路,也现了经不起推敲的地方。

  “兄弟。恕大哥我直言。那金云领,很可能是诱惑你去的陷阱。他们这是一半阴谋,一半阳谋。就赌你敢去不敢去潘亲王索性把问题都剖析明白

  丁柯想起柳氏兄弟那晚的一些言语,知道他们和教廷的一个中队长有勾结。丁柯虽不知道那名中队长长什么模样,却记得叫阿里奇。

  “潘大哥,教廷有个叫阿里奇的中队长,你认识么?”

  “阿里奇?”潘亲王愣住了。“此人不是已经升任大队长了么?”

  丁柯心里一沉:“此人和柳氏兄弟有交情,这么说,这人并没有在那一晚的战斗中死去?”

  潘亲王道:“既然被卡夫卡提拔了。必然是没死的。”

  丁柯到了此时,已经明白七八分。果然是个陷阱!而且是一个并不怎么高明的陷阱。

  问题出来了。明知道是陷阱,还去么?

  去的话,很可能等待他的,是卡夫卡的黄金圣箭。

  如果不去,柳灿必然无幸。以丁柯的为人,置朋友于不顾不是他的风格,但把大义抛在一边而去纠缠个人得失。也不是他的风格。

  两难的境地,让丁柯不禁有些难选择。潘亲王的意思很明确,不支持他去,换句话说,他觉得丁柯此去风险很大。

  法比奥和君楚二人,也是力劝丁柯谨慎。不可因小失大。若是卡夫卡在金云领埋下陷阱,正是丁柯转战其他地方的大好时机。

  虽说教廷已经完全转为地下活动,但只要认真去探索,去挖掘,总能将他们送暗中揪出来的。只不过是比较费时间,费精力罢了。

  丁柯默默在心里计算着,片刻后有了些许主意,对潘亲王道:“潘大哥,你在帝都继续稳定局势。金云领我还得去,不过既然知道他们的阴谋,自然不会大张旗鼓杀上门去。我自有定计。”

  潘亲王苦劝道:“兄弟,此去金云领地绝不轻松。你还是要三思啊。”

  丁柯很坚决:“与教廷斗争,注定不会是轻松的旅程。既然柳氏兄弟和那金云领史家非得与我为敌。我怎能让他们失望?”

  丁柯向潘亲王告辞出门,找到小花。对小花道:“你负责联络厉无邪和谢寒。集合之后,你们结伴去金云领。到达之后,暗中潜伏。若是卡夫卡和海皮亚果然在那里,我负责将他们引开。你们以雷霆万均之势将金云史家给灭了。不论如何。柳灿若是活着。务必要救她出来。”

  小花执行丁柯命令是最坚决的,应了一声:“是。”

  “好,你这就出门,负责联络他们二人。我随后就出,前往金云领。我倒要看看。卡夫卡他们到底玩什么花招。”

  一主一仆二人分头离开帝都。从帝都通往金云领,中间只隔了一个梅罗领地,梅罗领地的教会势力已经被丁柯摧毁,早已不复存在。

  丁柯知道,如果心急火燎地往金云领赶,没准半途就被卡夫卡和海皮亚狙击都说不定。

  这一路,每一次行程都有可能酝酿着危机。救柳灿固然事大,但前提是一定要保证自身安全。绝不能心急乱了阵脚,让卡夫卡他们有机可趁。

  东北之地严寒,加上此时的天气已是入冬,更是天寒地动。丁柯驾御着大羽,在高空飞行,更是艰难。

  当然,这种气候,却让丁柯心有所悟。于《星辰破碎诀》第四层玄奥。隐隐有了些把握。

  这一次,在他神识里触的,居然是水元素。

  丁柯知道,这是常理,也符合自然循环之道。在怒炎之领修炼时。气候炎热,正值仲夏,在第三层玄奥里头,头一个领悟的是火元素。然后依次是土元素。水元素和风元素。

  但是在这个季节,在东北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丁柯触的却是水元素的变异玄奥冰元素。

  没错,《星辰破碎诀》水元素第四重玄奥的核心,就在于冰玄奥的使用。将至柔至善的水,转变为至网至强的冰。有着无限防御力的冰。

  《星辰破碎诀》第四重水元素玄奥一冰封之墙!

  早先,丁柯已经触了《星辰破碎诀》火元素的第四重玄奥一火灵之魅。

  这么一来,一水一火两大玄奥,等于已经是完全触了。

  但触只是修炼的第一步,就好比种下了一颗种子。能否长成参天大树,还得看后天的培育和际遇。

  在这样的气候下,丁柯自然无法主修火元素第四重玄奥。而是把重点放在了这水元素变异玄奥的“冰封之墙”上。

  与火元素的第四重玄奥不同,冰封之墙拥有至强至网的防御力,和火灵之魅的变态攻击力恰恰互成辉映。

  水元素化冰,并不是多么高明的一门手段。只要稍微掌握了水元素玄奥的法师,都能够施为。当初苏雅曼还是少女法师的时候,就已经很熟练地使用冰锥冰刀这些攻击了。

  但“冰封之墙”却和那些小打小闹不同。这是一门极为大型的防御法术,施展起来,虽不说冰封一个空间领域,但绝对可以防御到周身数十米的区域安全。哪怕是再强的攻击。遇到这种程度的防御,也必然无而返。当然,这种大型的防御法术。所耗费的法力也是很大的。如果不是丁柯的法域境界,根本不可能施展的了这种级变态的防御法术。

  玄奥既然已经触领悟,接下去所要做的,自然就是消化,练习,再加上结合天时地利的不断演变。

  所谓的“冰封之墙”并非随随便便就能施展开的。这门法术的玄奥非常复杂,单单是口诀和手诀。程序就很是繁杂。若不是丁柯这样强大的神魂之力,要完成这些口诀和手诀就够戗。

  这些诀窍,都有严格的顺序排布。哪怕一个环节出了错,威力大打折扣是肯定的,能否顺利施展都是大大的疑问。

  越往东北方向走,气候就越是森寒。

  即便是大羽,在万米的高空已经是它的极限了,竟然无法像平时那样。在二万米的高空自由驰骋翱翔。

  不过万米的高空,温度已经足够低了。丁柯召唤水元力,然后冰化,不断召集,不断冰化。

  这是起步阶段,一次性无法完成。只能分出很多小步骤来演练,然后将之叠加,能加多少是多少。

  这种分割演练的办法其实并不好用,于施展用处不大。只能…爪虐虐等级更低的对弄,和真正的大高年作本没有用价值。

  惟有一口气将所有水元素齐集。并一口气冰化,组合才成厚如城墙那样的坚固冰晶,才可完成它百分百的防御之功。

  这并非一口气就能完成的修炼。丁柯只能坚持不懈练习。争取每一次都能有所突破,有所增加。这金云领一行,丁柯走得很慢。

  若是全力冲刺,最多也就一天时间也便到了。而他这一走,竟是足足走了三天,行程却还过半。

  但这三天的耽搁,却是值得的。丁柯在“冰封之墙”的练习上,却是从生涩到熟练,完成了量变到质变的积累。

  如今的他,一口气收集的水元素已经可以达到六七成,而且能够瞬间冰化,完成组合,形成坚固的防御。

  当然,六七成并不足以让丁柯满足。如果卡夫卡当真在金云领,有黄金圣箭在手,不练到八成以上,丁柯根本没有任何把握防住黄金圣箭。

  所以丁柯并不急,他有他的思路。如果卡夫卡等人果然布置了陷阱等他,就绝不会急着害死柳灿。

  要钓鱼,至少要保证诱饵还在。否则的话,大鱼如何肯去上钩?

  丁柯沉得住气,决定再多练几天。他于“冰封之墙”这重玄奥有所领悟,多天的练习下来,更是增益不少。自然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修炼一道,讲究一气呵成。顺着那个势往上攀登,效果肯定不断断续续要好很多。

  金云领也有:大一级城市,其中规模最大,最为繁华,最为热闹的当属摩云城,是三大一级城市中居中的一座,南北都有一座一级城市拱卫。可以说是金云领的核心所在。

  而摩云城的第一家族,就是柳双玄夫人的娘家。

  提起史家,在金云领可谓是无人不知。

  就相当于米洛家族之于帝都,奇恩家族之于比亚迪领地。乃是觉的的一领之尊,有着无上的骄傲和权威,哪怕是官方势力,也要让他们三分的。

  柳双玄的夫人在史家,只是家主的一名侄女罢了。但即便如此,史家出身的名分,让她在柳家是耍足了威风。柳双玄号称柳家之主,但对这个夫人却是巴结都来不及,根本不敢有任何脸色给她看。

  这么一来,也就难怪柳夫人给他脸色看,公然宣称给他戴绿帽子了。说白了,柳家只是商贸之家,没有史家在后面撑腰,根本不足以在帝都立足,更别说建那么大庄园了。

  来到史家,柳氏兄弟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寄人篱下。别看柳夫人平时在柳家作威作福,来到这个家族,她的地位只能算二流,也是不敢过分放肆。除了私下对柳双玄抖抖威风,雌威之外,根本不敢嚣张。

  起初几天,柳氏恶弟过得着实憋屈。

  但过了几天,阿里奇大队长先来到了金云领。找到了史家家主会谈之后,史家的家主立刻脸色大变,亲自接见柳氏兄弟,嘘寒问暖,好不客气。

  显然,史家的家主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还得了?柳氏兄弟都巴结上卡夫卡大主教了,岂能怠慢?

  当晚就召集整个家族的成员。授意他们不可轻侮柳氏兄弟,要待为上宾,像尊客那样供着。教廷这座大靠山在那摆着。柳氏兄弟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跟着漂了上来。

  柳双玄感受到史家人前弃后后的变化,满意极了。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许多,看着史家人和颜悦色的巴结样子,他是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作前倨后恭。

  这就是巴结教廷的好处啊。卡夫卡大主教阁下的牌子往那一摆,这些自以为是的史家人,还不是一个个要变脸?

  柳三变却没二哥那么开心,虽然史家人的态度很和善,他在金云领过得也算愉快。但不知怎地,他总觉得忧心仲仲。

  想想丁柯之前在帝都的雷霆手段。想想丁柯的辣手风格,柳三变更觉得自己不该一时脑热,参合到这件破事里头来。

  等史家攀上了教廷,他柳老三肯定会像桥板一样被拆掉。他柳老三有什么本事?中间人是柳老二夫妇。他最多算个跟班。

  柳家是生意人,本身没什么实力,他又不是家主,即便柳家得了些许好处,也是柳老二夫妇占尽,他能分多产莫?

  退一步说,夹家拳头大,势力大,是教廷喜欢的存在。一旦史家被教廷器重,他们还会像现在一样供着柳家的人么?

  柳老二是史家的女婿还好说。他柳老三算怎么回事?

  左想右想,柳三变都觉得自己的地位特尴尬,而这事也够***傻。

  事情办成功,他柳老三的好处有限,寄人篱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帝都;事情办不成,以丁柯的风格,大家都要丢命,他柳老三也必须跟着陪葬。

  好处没有,坏处有一堆,这事怎么琢磨就怎么憋屈。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头被蒙了脑袋的驴,被人牵着鼻子走。

  柳老三是机灵人,他绝不甘心被人摆布。左思右想,折磨得他快失眠了,还是没有计较。

  这柳老三是个赌徒,他想起在赌场里赌博的情形。大家都投注的热门,最后没准都会死,而大家看不上的冷门,最后却是大爆特爆。

  赌徒心理一作,柳三变心里一横:“赌注押在教廷身上,成事后。史家人不除我,只怕柳老二夫妇也放我不过,独吞柳氏产业,总比两兄弟对分来得痛快吧?柳老二对大哥下得了手,对我肯定也不会含糊”

  “那么,这一注无论输赢,都是必输之局。反一面想,把赌注押在丁柯身上,柳老二必死,而我柳老三。如果能戴罪立功,或许还能免去一死?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保住柳氏产业,”

  柳老三不断计算着里边的得得失失,渐渐的心也横了起来。

  既然局势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不做出选择必然是等死。早点做出准备,或许还能反败为胜!

  他立刻有了主意,悄悄起身,朝隔壁的屋子里走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