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黄金圣箭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1012
  史家一如往前,每天饭后,史家家主史金云亲自带着长老队伍巡逻。

  他这是做给卡夫卡看的。卡夫卡也深知这一点。以史家这点实力,在金云领称霸毫无问题,但想对付丁柯。却是根本不可能。若是丁柯这么简单就能应付,帝都一级教廷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沦陷了。

  卡夫卡现在想起,也是肉痛不已。他后悔,不该答应海皮亚的邀请。去那一趟怒炎之领。结果去了一趟,无功而返。老巢反而叫丁柯给端掉了。

  虽然他一直没将这后悔宣之于口,海皮亚却是心知肚明。他这次如此上心,如此卖力。其实也是有所亏欠,知道欠了卡夫卡一个大人情。

  “卡夫卡阁下,以你推算,那丁柯到底会不会来?”一连等了这么多天,海皮亚也是有些焦躁了。

  卡夫卡从帝都出,这已经是十三天了,马上半个月时间过去了。丁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到底丁柯来还是不来,他也是心虚。

  他甚至怀疑,这柳灿在丁柯的心目中,真有那么重要,会让丁柯冒着危险来这里救他?

  这件事,卡夫卡站在丁柯的角度上考虑,也是阳谋成分大过了阴谋成分。只要仔细一推敲,就很容县得出结论。

  现在赌的不是丁柯能不能识破计谋,而是丁柯肯不肯来,会不会露面。

  丁柯很清楚,他绝不能高空挑战。那样的话,给了卡夫卡从容应对的机会,他完全可以先稳住架势,这才出来。

  一旦卡夫卡有所准备的高,那么他出来的时候,必然手里会提着柳灿。那样的话,丁柯投鼠忌器。绝难成功。

  丁柯现在就是要赌一把,赌彼此的神魂之力。看谁的神魂之力更强。是卡夫卡强,那么丁柯接近他的时候,就会是卡夫卡先察觉。

  如果是丁柯更强,那么他就可以潜伏到卡夫卡身边,让卡夫卡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的余裕。

  仓促之下让卡夫卡动手。哪怕是被卡夫卡和海皮亚合围,他也在所不惧。此外,一切分散卡夫卡注意力的举动都是虚的。

  卡夫卡若是扣押柳灿,必然是死看着柳灿不放。哪怕其他地方生地震,他肯定也不会皱半下眉头。

  丁柯将全身的气息完全收敛。全靠身法混进了史家城堡。这史家果然是气派,在摩云城果然是一霸。单看这城堡,便连米洛家族也是要甘拜下风。

  这土霸主圈地建这一座城堡,面积之大,几乎可以让人迷路。当然。丁柯这么强大的神识力量,自然不会有迷失之忧。

  每到一处,都不断排除。

  排查了一阵,居然摸到了柳氏兄弟居住的客舍。丁柯不禁一喜,这真是意外。只听柳双玄的老婆那招牌式抱怨口气道:“柳老二,你口口声声说巴结到了主教大人,如今怎么这根线反而让史家给攀去了。你们两兄弟到是晾在了一边?”

  原来,柳氏兄弟得意了没两天。史金云和卡夫卡一旦取得勾搭,对柳氏兄弟这牵线人自然是不再像以前那么看重了。

  所谓过河拆桥板,这事倒是被柳三变给猜中了。只是柳老三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而且史家人的嘴脸会前后变化得如此勤快。

  柳老三现在也是无可奈何,他没有办法可施。柳灿已经被卡夫卡亲自带去看管了。除了卡夫卡外。还有海皮亚那样的大高手。

  此外,阿里奇大队长也在那附近住着,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柳老三有接近的机会。

  丁柯凝神听着柳双玄夫妇的对话,只听柳双玄郁闷无比道:“夫人。这就是你史家人的不是了。好歹你也是史家的千金,他们就算过河拆桥,也不该这么绝吧?不过夫人请放心,阿里奇大队长是我们的朋友。只要大队长得势,咱们以后回帝都,日子必然好过得很。”

  柳夫人不悦道:“阿里奇你以为是你巴结到的么?还不是老娘牺牲姿色去勾搭上的?凭你柳双玄这货色。能巴结到阿里奇大队长?我说柳老二,我可听说了,卡夫卡大主教很喜欢熟女这一口,得了机会,老娘是不是陪他睡一觉?”

  柳双玄砰然心动,不过表面上还是冷哼一声,默不作声。

  “怎么,你敢吃卡夫卡大主教的醋?”柳夫人眉毛一挑。

  “夫人,卡夫卡主教那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柳双玄嗫嚅道。

  “身份尊贵是不假,但身份尊贵就不做那男女之事了?身份尊贵就能做到清心寡欲了?我呸!阿里奇地位也算不低吧?怎么着,老色棍一条!还有以前那个列缺行,也是圣殿骑士中队长吧?怎么着,死在青楼里。一口气居然和七个粉头欢好,够风骚吧?”柳夫人对教廷这些桃色秘闻到是如数家珍,接着道:“我听人说了。教廷里头,十个有九个都是色中饿鬼。这也难怪,饱暖思淫欲嘛!这些人成天养猪似的,养得白白胖胖,无所事事。不玩这些调调,何以度日啊?”

  柳双玄大惊失色:“夫人悄声。夫人悄声呐!这些话私底下说说也就罢了,你这么大声说小心隔墙有耳。传到主教大人耳朵里,你我是死路一条。”

  柳夫人不屑道:“这么晚了。狗都睡下了,谁无聊听咱们的墙,你当还是少年夫妻不成?”

  随即又恶狠狠道:“柳老二。我不管你答不答应,总之。你得给我制造机会,让我和主教大人见一次面。只要能接触一次,老娘包准能够勾搭上主教大人。只要他成了我榻下之宾,你我才有真正的转运之时!”

  柳双玄心里如同很不是滋味。既是期待,又是不甘。若能巴结到卡夫卡大主教,对他而言绝对是鲤鱼跃龙门。但要献上老婆陪他睡觉。柳双玄虽然习惯了这种绿帽男角色。但怎么说还是难以做到心平气和。

  他不否认,以他柳双玄的平庸能力。能坐上柳家家主的个置,是靠夫人的手段;他也不否认,他日要继续望上攀爬,也少不得要夫人出力。只不过这回,却不是其他地方出力。而是床上出力,这让柳双

  “柳老二,你倒是给句话啊。”柳夫人见他半死不活的模样,怒了。

  “夫人,你当真有把握的话。这次我就豁出去了。”柳双玄咬咬牙,竟是答应了。

  “放心,凭老娘的手段,哪怕是神圣教皇来了,只要老娘肯宽衣解带。就保证可以将他拿下。”

  丁柯听这两夫妻荒淫无耻,半天没有柳灿的消息,也不再听,而是转而去听柳老三屋里的动静。柳老三原配已不在世,只有几个小妾。今晚也是他最心爱的小妾伺寝,那小妾也是颇多怨恐:“三爷,奴家就闹不明白了,咱在帝都过的好好好的,怎么搬到这鬼地方来。天寒地冻的,都要了人命了。”

  柳三变何尝不是悔青了肠子。只是那件事根本没他选择的权力。他不干也得干,否则阿里奇第一就放不过他。

  小骚蹄子,你以为三爷我乐意吗?这事还不是老二夫妇搞的鬼。我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他们摆布啊。我不来,留在帝都的肯定是你我的尸体。现在来了,好歹还能活着不是?”柳三变自嘲地笑笑。

  “三爷,那你说咱什么时候能回去?”

  “回去?要么丁柯被教廷灭了。要么教廷被丁柯灭了。但无论哪一种结果,我柳老三都没有好日子过。如今史家巴结上了卡夫卡大主教。早不把我当人看了。我看老二虽然是史家的女婿,好象也不比我好到哪去。如果教廷胜,老二夫妻肯定第一个要对付我;如果丁柯胜,我虽然是从犯,只悄也难逃一死。我柳老三真是命背了。”

  柳三变唉声叹气,那小妾吓的花容失色,怔怔道:“难道咱们就没有半点挽回的余地了吗?”

  柳三变叹道:“原本是有一点希望的,可是卡夫卡一来,把柳灿那丫头带到他身边去看管了。没了柳灿这丫头做底牌。我想押赌注都押不了。”

  “什么赌注?”那小妾问道。

  “既然站在教廷这边我必死无疑,我本想赌丁柯赢,将柳灿那丫头救出去的。戴罪立功,或许能换一条活命。现在么。这条路已经完全被堵死了。”柳三变哀怨无比。

  丁柯听到这里,砰然心动。若有所思。这柳三变既有戴罪立功的心思,倒是一枚可利用的棋子。

  正想进屋,又担心柳三变和他女人一惊一诈,惊动了卡夫卡。毕竟这已经是在史家城堡里头了。一举一动都充满风险。

  当下以神识凝成一道音束,传了进去:“柳三变,你既有立功之心。我给你一个机会。不要声张。一声张你便是一具尸体。”

  柳三变正搓*揉着小妾胸前一团白雪泄郁闷,猛然听到丁柯的传音。全身一抖,手脚都顿住了。

  那小妾被他捏得不上不下,哀怨道:“你怎么停住了?”

  “别作声,记住,什么情况出现都别出声!”柳三变一把捂住小妾的嘴巴,警告道。

  那小妾也是机灵,见柳三变煞有介事的样子,点头答应。

  丁柯见柳三变搞定小妾,这才闪进屋里,懒洋洋在床边的椅子坐了下去:“柳三变,那一晚,我真后悔没杀死你们兄弟。”

  柳三变全身一抖,那一晚的事他虽然被丁柯洗了记忆,但事后总觉的不对劲,现在听丁柯这么一说,这才恍然。果然。丁柯那晚光顾了柳家庄园。

  “丁柯阁下,”柳三变额头冒汗。

  “你不用说话,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会儿,我去引开卡夫卡和海皮亚,你有没有把握把柳灿带到这里?”

  “带到这里就够?”柳三变问。

  “有没有把握?”丁柯脸色一寒。

  “有,有把握”柳三变忙点头,随即又犹豫起来,“不对,卡夫卡和海皮亚两人之外,还有阿里奇大队长。他是成熟法帝,有他在那,我也没办法靠近。”

  “如果阿?奇不在呢?有没有把握?”

  “有!如果阿里奇不在,我百分百可以带柳灿到这里。”柳三变信誓旦旦道。

  “很好,如果你能办成这事。我担保,你绝对不会死。”丁柯又道。“你隔壁的柳老二夫妇,我会先帮你搞定。他们坏不了你的事。”

  柳三变大喜:“如果柳老二夫妇不坏事,那就更保险了。”

  丁柯点点头:“你准备一下。随时动手救人。记住,如果救不到柳灿,或者你中途变卦,我担保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你。”

  柳三变拍着胸脯道:“请放心,我知道轻重。跟着教廷走我已经没路了,只能赌你这一把。丁柯阁下。我希望你能兑现不杀我的诺言。”

  “放心,聪明人一般不会死得太早。”丁柯说完,问清了卡夫卡下榻的具体位置,便飘然出了屋。潜进柳老二房中,随手一点,便将这对荒唐夫妇弄晕。

  随即,按柳三变的指引,很快就潜到了卡夫卡居住的核心区域。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丁柯每一步都异常小心,比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还轻。

  卡夫卡和海皮亚显然都没有睡。都处在冥想状态,一左一右,像两只夜鹰似的,很是警愕。

  丁柯不敢过分逼近,分析了下地势。卡夫卡和海皮亚之间,隔了一间房,十有**,那间房就是柳灿所在之地。

  丁柯早以神魂传识通知了还没靠近的小花,告之柳三变的所在位置。和小花约好。要是丁柯能顺手除掉阿里奇,小花直接到柳三变那里带走柳灿;若是柳三变救不出柳灿,小花则跟着柳三变去救人。

  以阿里奇成熟法帝的身份,对小花是形成不了任何威胁的。

  根据地形判断,要想冲过去,直接带走柳灿,根本不太可能。接近十米的距离,无论如何也是避不开卡夫卡的神识感应。

  在三十米的区域,丁柯停住了。他知道,再进一步,必然就要触动卡夫卡的绝对领域。一旦接近卡夫卡的绝对领域,哪怕控制得再好。也必然要暴露行踪。

  拿出星辰之枪,他已经拿定主意。把要攻击的目标定在卡夫卡身上。只要缠住卡夫卡,海皮亚必然过来帮忙

  若能趁势引开这二人,花就可以从容行事。如果引不开,缠住这二人,也大可让花趁机救人。

  四象剑在手,丁柯就像一把绷紧的弓,猛地一松,身体像箭一样飞射出去,直接向卡夫卡的房间冲去。

  卡夫卡正在冥想,忽然感应到一股危机袭来。还没来得及转动脑子。窗户已经破了一个洞进来,丁柯的四象剑几乎就攻到了眼前。

  卡夫卡大吃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丁柯居然能靠得这么近,说攻击就能攻击到位。

  虽然吃惊,却并不慌乱。权技在手仓促一隔,身体便要往旁边退。丁柯的四象剑却是出剑如风,每一剑都刁钻无比,死死缠住卡夫卡的退路。

  卡夫卡左支右绌,失了先招的他三刻想扳回劣势却是十分艰难。权技挥舞,震的房门破碎。

  几乎与此同时,海皮亚向一道闪电似的,从背后袭来。丁柯反手一剑。挡住了海皮亚背后一击。

  左手持枪,右手拿剑,竟然双战卡夫卡和海皮亚。用的都是搏命一样的招数。

  卡夫卡朝海皮亚使了个眼色。示意海皮亚死死缠住丁柯,好让他拿出黄金圣箭施射。

  海皮亚心领神会,招数更加疯狂。全力将丁柯挡在庭院里头。

  丁柯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知道此时应该要逃了,不逃的话,很有可能让卡夫卡完成黄金圣箭的施射。

  一旦让黄金圣箭射出来,威力非同小可,绝不是那么容易接住的。

  呼啸一声,丁柯抖了几个枪花,朝暗处掠了过去。海皮亚难得有这么个机会缠住丁柯,怎会轻易放弃。

  跟着缠住丁柯,总是不肯让他走远。

  丁柯见卡夫卡已经从背后取出黄金圣箭,几个纵跃,朝高处弹去,同时从戒指里将大羽召唤出来。

  朝着史家城堡密集的建筑群奔去。每奔一处都有一种曲线行进的方式。绝不用直线的方式逃跑。

  海皮亚被丁柯这样一左一右的方式激怒,大喝道:“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丁柯闪入建筑群中,很快就将身影淹没。卡夫卡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跳上了高处,不断跟进。

  此时的黄金圣箭已经在手,徐徐而行,一边酝酿着气势。一边搜索着丁柯。

  黄金圣箭开弓,需要一定的条件,酝酿起来比较费事。卡夫卡忽然见丁柯驾着大羽,直冲高空,忙掉转箭头。金黄的弓箭在夜空下泛起道道黄芒,耀眼无比,璀璨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卡夫卡跳上红鸾,紧跟在丁柯后面。既然已经拉出黄金圣箭,气势已经酝酿出来,那么这一箭,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虽然夜色下命中率多少会受到影响,但黄金圣箭的威力,卡夫卡是心知肚明的。

  “海皮亚,紧紧缠住他,保持一千米的距离。”卡夫卡神识传音道。

  海皮亚和卡夫卡早已形成默契。根本不用嘱托,驾着坐骑,紧缠着丁柯。他却不知,丁柯是故意放慢度,好让卡夫卡也跟着上来。

  这样的话小花在下面就可以从容救人了。

  很快,丁柯就达到三千米的高空,卡夫卡瞅准机会,拉弓的手指轻轻一弹,黄金圣箭像是夜空中一道黄色的闪电,在万道金光的簇拥下,朝安射去。度之快,几乎比流星还迅疾。辉耀着整个天际。

  海皮亚知道,黄金圣箭一出。所向披靡。识趣地一催坐骑,忙闪到一边。黄金圣箭虽然有意念操控,但在夜空下。如果不退开早一些,难免也有被误伤的可能性。

  丁柯见到那万道金光裹着黄金圣箭而来,双腿一夹,大羽急着往上冲刺,借以拉远绝对距离。

  而丁柯本人,则是星辰之枪急卷动,不断聚拢周边的氤氲雾气,水气不断凝结,不断冰化。

  一面长宽高都达十米左右的“冰封之墙”几乎在肉眼可以看得清的情况下,度结成,横在丁柯跟前。

  丁柯顺势朝前户推,大喝一道:“去!”

  冰封之墙不偏不倚,拦在了黄金圣箭的来路上。

  最锋利的攻击,最坚固的防御。两强相遇。丁柯没有丝毫的侥幸。而是全催动大羽,不断拉远距离。

  他知道黄金圣箭有一个三千米的攻击距离,过三千米攻击就将大幅度减弱。他和卡夫卡不过是五百米的距离。大羽全力冲刺,一下子也难拉开两千米的距离。

  只能借这“冰封之墙”挡一挡。

  十天的时间,丁柯领悟到这种程度已经算很不错了。

  但是只有七八成功力的冰封之墙。显然还不足以完全抵挡黄金圣箭的威力。

  果然一切都在丁柯的预料之内。

  那黄金圣箭带着雷霆之势,如同一头黄色金龙挥舞着爪牙,在冰封之墙的封堵下,用它狰狞的獠牙起冲击,竟生生将冰封之墙钻出一个巨洞来,再一次目标准确地朝丁柯攻去。

  只是,被冰封之墙这么一阻。黄金圣箭的威力顿时减弱了一半。丁柯星辰之枪连续舞动,连出三道风之逆流,形成一道道气旋,试图缓解黄金圣箭的攻击力。

  与此同时。大羽还是全冲刺,不断朝上飞去。

  黄金圣箭就像不依不饶的怪兽。紧紧跟随着!

  三道风之逆流,也只是缓了缓它的度,但仍是迅疾无比地朝丁柯

  来

  丁柯几乎使出了全身手段,竟还是无法摆脱黄金圣箭的纠缠!眼看这黄金圣箭就要射到眼前。丁柯一咬牙,做出了一个无比妖娆的决定。

  星辰之枪往身前一横,竟打算以星辰之枪的威力,直接挡黄金圣箭的攻击。

  幸好,此时的大羽已经拉出了两千五六百米的距离,黄金圣箭的攻击也已到了强弩之末。丁柯眼急手快,只看到黄光一闪。星辰之枪胸口一横。

  轰!

  黄金圣箭带着无穷的威力,撞在了星辰之枪的枪杆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