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万里追杀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2998
  大的冲击力。让丁柯只感到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似的,吼域出现一阵阵颤抖,难受不已。

  两只胳膊就好象被打了什么麻痹的药似的,完全使不上劲。大羽被这巨大的力量一冲,也是几乎把持不住翅膀。连扇了十几下,总算保持住平衡,没有冲高空摔下去。

  丁柯喉咙一甜,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

  受伤了!

  这是丁柯自出道以来,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败了,毕竟是败了,面对黄金圣箭的变态攻击,丁柯连续几道强的防御,明明已经卸下了大半威力,最后用星辰之枪去挡,还是被震伤了肉身。

  好在,丁柯的法域境界十分强大。法域虽然感到颤抖,却没有受到创微肉身的伤害在法域的治疗下,很快就恢复了。

  两只胳膊的酸麻感也只持续了片刻,便恢妾如初。丁柯连忙输入一道醇厚的法力给大羽。

  大羽得到了法力支持,法域与丁柯的法域形成了共鸣,立刻被丁柯那醇厚的星辰之晶所感化,只觉得顿时精神百倍。度竟比先前还快了些。

  海皮亚顺手一抄,却现手里一片猩红,大喜道:“卡夫卡阁下,那小子受伤了!”

  卡夫卡一击没能杀死丁柯,也是意外。他见到丁柯刚才那冰封之墙的防御力,也是吃惊不已。

  他知道,丁柯这门手段必然还没完全领悟。若是能挥出十成的威力。即便是黄金圣箭能破开,威力也必然十去其九,再难有什么威胁。

  一念到此,更加坚定了这次杀死丁柯的决心。他也不管下面是个什么局面,也不顾丁柯有无同党,不顾史家的死活。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将受伤的丁柯击杀,永绝后患!

  “海皮亚阁下,丁柯受伤,正是除他的良机。你我加快度。绝不能让他逃出金云领。”卡夫卡道。

  海皮亚喜上眉梢:“好!”

  两人都是同一个念头,绝不能让丁柯活着离开。这次让丁柯离开了。下次再出现,天知道他还会妖孽到什么地步。

  如果连黄金圣舁都杀不死他,那么下次除了教皇陛下亲自出手。谁还奈何得了他?

  这是绝不允许生的事,除掉丁柯,就在今日!

  “帝丹他们现在到哪了?”海皮亚问。

  “应该已到金云领,我试着和他们联系一下。若能联合他们之力,一块追击,这丁柯就算插了翅膀,也难逃生了。”

  卡夫卡一联系,已经得知帝丹他们的行踪。果然已经穿过了梅罗领。进入了金云领地的地界。若是丁柯朝帝都方向逃跑,中途便可截获。一旦让他们形成包饺子之势。丁柯百分百就是一个死字!

  丁柯伏在大羽背上,肉身的伤口在法力的数次治疗下,已经完好如初。补充了一些药物,让法力恢复如初。

  丁柯也是大喜,抚摩着大羽的脖子:“大羽啊大羽,这次我们在黄金圣箭平死里逃生,下次再战,我绝不会让卡夫卡这么轻松了。”

  大羽得意地点了点头,显然它也是骄傲无比能在卡夫卡用他最强的武器下完好无损,这绝对是个奇迹。

  黄金圣箭之下,绝无活口。

  而丁柯不但活了下来,而且龙精虎猛,单就这一点已经打破了黄金圣箭的不败神话!

  丁柯感应了一下,便知道卡夫卡他们还在后面追的。这一次让他们尝到了甜头,必然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的。

  有了对付卡夫卡黄金圣箭的经验,丁柯这回却是不再着急了。黄金圣箭一次杀他不死。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丁柯再也不会让卡夫卡有第二次威胁他的机会。

  而且卡夫卡射出一箭,短时间内不可能射第二箭。第二箭一射,卡夫卡全身法域将会被掏得七七八八。

  一旦那样的话,丁柯要全力对付卡夫卡,没准就有机会将这教廷巨头杀死!

  “大羽,给我冲!”丁柯招呼着大羽。大羽加快度,丁柯运气高呼。故意显得有些中气不足似的:“卡夫卡,你这黄金圣箭,也不过如此。这一次杀我不死,下回再战,我必取你狗命!”

  卡夫卡和海皮亚对视一眼,都是喜上眉梢。

  “这小子,果然受了内伤,这是杀他的唯一机会。”海皮亚摩拳擦掌。

  “我们咬紧他,别让他走得太远。”卡夫卡对杀死丁柯,也是前所未有的自信。

  “联系到帝丹他们了吗?”

  卡夫卡道:“已经联系上,我已让他们折向这边。只是丁柯的具体逃跑路线一时还难掌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嗯,他们的坐骑脚力更快。只要和咱们会合,杀丁柯,易如反掌!”

  丁柯知道。卡夫卡他们的坐骑比大羽要逊色一筹,因此倒没有尽全力奔走,而是一边走,一边领悟着先前一战的得失。

  冰封之墙这一重玄奥,先前仓促之下最多使出了七成功力,无怪对黄金圣箭的阻挡之力只打消了一半。

  丁柯算了算,要是能挥出九成功力,黄金圣箭的威力将可以消除到七八成,那样的话,到了近前伤害度就会大打折扣。以星辰之枪的强度。挡住黄金圣箭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冰封之墙的玄奥,丁柯最多也只能连续使用二次。

  过两次,对丁柯的法域也是一种消耗。尽管有药物补充,一时三玄也不可能完全恢复到最佳状态。

  既然卡夫卡和海皮亚追出这么远,柳灿那边,肯定已经被小花他们

  出。

  他先前已经通知过小花,一旦救出人,不管能不能杀尽摩云城史家。第一时间必须离开。

  如果丁柯不能回来,那么大家到怒炎之领集合。

  丁柯驾着大羽,在高空中快前进,忽然感觉到数里之外,两道非常凌厉的威压不断靠近,向他这个方位杀来。

  丁柯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不妙,忙下命令:“大羽,朝高空冲刺,折向西北方向,全冲刺!”

  大羽也预感到危机的存在,丝毫不敢怠慢,按丁柯的交代,全力冲刺高空。

  那边卡夫卡显然也察觉到援手到来,高呼道:“帝丹阁下,请你们出手,截住那小子,我再射他一箭!”

  丁柯暗暗叫苦,骂一声“老狐狸”他此时也知道厂丛是总教匡的援军到卡夫卡招呼的名牢,竟是般州、入巨头实力最强的“帝丹总护法”

  这帝丹在教廷的势力,据说只在神圣教皇之下。虚空一声呼啸,一柄巨型劈风刀破开虚空,直接划过天际,闪出一道匹练似的刀芒,直接朝大羽绞来。

  丁柯知道大羽的防御力绝挡不住这一击。喝道:“大羽,下沉!”

  话音之间,四象剑全劈出,引出一道风之漩涡,将那匹练刀芒兜住。向上一引,那冲天的气浪被丁柯引向高空,刺得万米高空轰然作响。

  轰隆隆!

  丁柯在云雾之中,看到两骑高朝这边压过来。回头又见卡夹卡和海皮亚也已追到近两千米的距离。

  “斜刺过去,快!”

  丁柯明知道,绝不能让这四个人围住,一旦围住,百分百被包饺子。一旦被四大高手合围,哪怕他有通天之能。也难逃今日之厄。

  将四象剑交到左手,星辰之枪牵可着周围氤氲水雾,不断凝聚。附在枪头。丁柯知道。重点还是防御卡夫卡的黄金圣箭。

  此时,他们已在万米高空,周围的水雾之气那是丰富多了,水元素极易收集,最重要的是,这万米高空的温度十分之低,对于他施展“冰封之墙”有着地利之便。

  而对卡夫卡来说,万米高空的气流漩涡也是一个大考验,黄金圣箭施射的时候,要面对的阻力也会多不少。尤其是空间气流漩涡,对准度来说是个大考验。

  大羽全力冲刺之下,一下子就将卡夫卡甩出近三千米的距离。

  卡夫卡那边忙招呼道:“帝丹阁下。请你暂时和我换一下坐骑,容我再射一箭。”

  丁柯听得一寒,度更快。

  只听到后面“咻”的一声长鸣。黄金圣箭竟再次开弓,带着强烈的破空之声,冲破一道又一道的空间漩涡,朝丁柯钉了过来。

  丁柯这次早有准备,冰封之墙瞬间凝成,网好挡在身后。借力一弹。大羽又冲刺出几百米远。

  黄金圣箭再一次与冰封之墙相遇,最强的攻击,与最坚固的防御,再一次狭路相逢。

  不过这一次,冰封之墙的强度。已经挥出八到九成的威力。黄金圣箭在这万米高空,威力也难免打些折扣。

  只听到沉闷的破冰之声,黄金圣箭虽然穿破了冰封之墙的防御,却已是真正的强弩之末。

  丁柯随意挥着四耕一挡,竟将黄金圣箭的来势挡住,虽然虎口依旧麻,但这次的防御力显然已经好多了。

  只是,再次使用“冰封之墙”却让丁柯的法域急消耗,法域境界多少有些影响。

  最多,只能再施展一次冰封之墙!丁柯暗暗戒备,劝里催促着大羽冲刺高空。

  他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大羽了。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阴森森的声音:“小子,时到今日,你以为还逃的了吗?”

  这是帝丹的声音。尖锐而又阴森。这么远听了来,也似响在近前似的。

  “卡夫卡,将黄金圣箭借我一用,我与苍泽护法先追过去,一人射他两箭,若他还能不死,算他厉害!”

  卡夫卡欣然道:“好!”

  帝丹和苍泽,是光明总教廷两大总护法,一左一右,乃是神圣教皇陛下的亲随,相当贴心的心腹,掌管着护法军和十二神使战偶,在教廷中向来不出风头,但却是最神秘,最不可知的一股力量。

  教廷八大巨头,包括裁决主教和审判主教以及骑士团总团长,都不敢惹这两大护法,可见这两人实力之强。

  这次神圣教皇查林士派他们二人齐来,那是给足了丁柯面子也几乎是等于教皇亲自前来了。

  若不是丁柯实在逆天,又是雷丁家族的子弟,查林士也不会动这么大的干戈阵仗。

  帝丹接过卡夫卡抛来的黄金圣箭。招呼道:“苍泽护法,你我先追。卡夫卡和海皮亚他们尾随而来。”

  右护法苍泽沉默寡言,但心思却是出了名的缜密。点头应了一句。两人两骑全力催动,朝丁柯逃走的方向赶了过来。

  “快,大羽,全力冲刺,不要留任何余地!”

  帝丹和苍泽是生力军,看他们的坐骑,度显然不比丁柯慢。

  大羽此时已经到了一万三四千米的高空,度仍然保持鼎盛状态,这也是多亏了它进入金云领后的极限练,适妄了这样的气候。

  帝丹催动坐骑,远远跟上,在丁柯距离二千多米的距离,又是搭弓一箭。他的射术精湛,虽然和黄金圣箭的融合程度不如卡夫卡那么高。但射术上的精湛弥补了这些不足。

  咻!

  黄金圣箭第三箭,破空而来,带着奔雷之势,大有不射中丁柯不罢休的气概。

  丁柯暗叫不好,摸索了下法域。还能催动一次冰封之墙。当下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星辰之枪如法炮制,再一次凝聚出冰封之墙,刷的一下,横在身后,借着这强烈的阻隔之力,丁柯催动大羽急弹射向前。

  三千米,只要保持三千米的距离,就不怕黄金圣箭!

  轰!

  黄金圣箭洞穿冰封之墙!

  丁柯却没料到,帝丹全力射完一箭,直接将弓箭丢给苍泽,两人配合娴熟无比。苍泽接弓搭箭,一气呵成,跟着又是一箭射来。

  两箭前后只有短暂的停留,几乎如同连珠箭一样,气势同样惊人。仿佛有吞天纳地的气魄。

  丁柯一颗心直沉到谷地,催促道:“大羽。继续冲!我来挡这一箭!”

  三次“冰封之墙”让丁柯的法域消耗十分大,勉强积累法力,但却无力再施展一次“冰封之墙”

  难道是天要亡我?丁柯不甘!

  愤怒地抖动着星辰之枪,他要尽全力,挡住这一箭。绝不能让大

  吼!

  丁柯长啸一声,几乎按刮了法域里头所有法力,全力催动一道“风之囚牢”结出九个小漩涡在这道玄奥法术上。

  只希望借助这漩涡之力,打乱黄金圣箭的运行轨迹!

  黄金圣箭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聚集了天地之间所有的自然之力。势要用这一箭,定下朗朗乾坤。

  丁柯绝不甘心,就这样被射死。

  呼,呼,呼!

  连续九道气流漩涡,不断迎向黄金圣箭,试图阻挡来势。嗤!

  清脆的破空之声,气旋被黄金圣箭的力量冲开,竟只是轻微一缓,连续九道,也不过是让力道方面稍微受了些损伤罢了。

  丁柯左右两手都是极品战灵器。忽然腾空而起,朝那黄金圣箭迎去。

  轰!

  狂野的冲击力,射在了星辰之枪和四象剑交叠的地方。只听到刺耳的金屏碰撞之声,然后是气流的汹涌之声,撞在丁柯胸前。

  丁柯一口鲜血狂喷出来,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似的朝前飞去。大羽一直关注丁柯的弃向,见丁柯被射出来。全冲刺,迎着丁柯的身形的去向,拍打着翅膀将丁柯稳稳接住。

  丁柯脸上有如白纸,没有任何血色。伏在大羽身上:“继续冲刺,他们一人射过一箭,第二箭威力肯定不够。保持三千米的距离,他们一时三剪不会再射了。”

  大羽心如刀割;不再多想,全力朝前冲去。

  “去,去怒炎之领!”丁柯暗下命令。

  帝丹和苍泽见丁柯居然连挡两箭,还能不死,也是大惊失色。他们原本以为这一前一后两箭,绝对可以射死丁柯,没想到丁柯如此强悍。竟还能不死!

  包括卡夫卡那两箭,前前后后可是四箭啊。号称教廷三大终极武器的黄金圣箭,四箭射不死一个人,这在历史上可以说相当少见。

  他们二人刚才那一箭,也是用了全力。以他们的实力,要射第二箭。也并不是做不到,但此时彼此的距离已经来开到三千米,出了黄金圣箭的施射范围。射出去的话,未必有效。

  而拉两次黄金圣箭是一个警戒线。会让他们法域受损,战斗力下降。他们在天阳帝国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情况,自然是不愿意轻易冒险。万一丁柯有什么同党埋伏在前。一旦法域境界受损,遇到高手暗袭。也不容易对付。

  别是丁柯没杀到,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那是万万刑不来的。

  “主人,你怎么样了?”大羽感觉到丁柯在它背上,沉重地呼吸着。

  “死不了。”丁柯勉强回答了一句。这么久总算是缓过劲来了。刚才那一箭,丁柯几乎以为自己是死定了。

  风之囚牢那么强的招术。居然也挡不住黄金圣箭的威力,只消了两成的威力,两件极品战灵器护在胸前。竟也只是消除了三成不到的威力。

  剩下五成威力,全部招呼在丁柯身上。即便丁柯肉身如此强大,也是差一点就被震破五脏六腑。

  劫后余生的丁柯,很是感激,脑中浮起罗秧儿那丫头的美丽面容。若不是罗秧儿给他留下的水柔幻甲。只怕丁柯此时已经被黄金圣箭的威力震成一具尸体了。

  不愧是号称拥有不死防御力的精灵族圣甲啊。丁柯体会着水柔幻甲的保护力和复集力,竟感觉到水柔幻甲正在对他受伤的身体不断进行着修复。

  “丁柯哥哥,水柔幻甲里融合着秧儿的精灵之心。只要你催动精灵之心,秧儿这边就能感应到。将来。即使我们相隔万里。十万里,我也可以知道丁柯哥哥有没有忘记秧儿这个小丫头”

  罗秧儿那临别依依的话语,蜜一样在丁柯脑海里翻动着。丁柯砸摸着,很是甜蜜:“秧儿,又是你救了我一次。”

  不得不说,丁柯身上每一件奇遇。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之处。星辰之晶血脉,水柔幻甲的恢复力。都让丁柯正在以神奇的度恢复着。

  被黄金圣箭震伤的法域,竟飞的愈合着。随着大羽的全力冲刺。神奇地恢复着。

  渐渐的,丁柯的呼吸也均匀起来,脸色也红润起来。坐正姿势,丁柯在高空上呼吸吐纳,将胸中一股积郁之气一口喷出。

  “呼!”丁柯虽然重伤网愈,但却感觉神清气爽,“黄金圣箭,黄金圣箭!”不断拒绝着这个名字,丁柯的眼中,满是复仇的意味。

  “主人,他们又追近了!”

  大羽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依不饶的对手,卡夫卡和海皮亚二人,坐骑都不如大羽,追了几百甚也就不追了。

  而这二人的坐骑,却是丝毫不输给大羽。竟是不离不弃地跟着,俨然一副阴魂不散的样子。

  半天,,

  一天,,

  时间不断地流淌过去,三人三骑一先二后,竟是跑起了马拉松一般。逃的迅,追的也是迅疾,竟是无法拉开五千米的距离!

  这让丁柯如芒在背。他知道。自己身体看上去是复原了不少,法域也是恢复了七七八八。但此时的丁柯,根本提不起什么战斗力。最多只有平素的四成功力,这已是乐观估计。

  对方只要拉近三千米距离,哪怕是再射一箭,只需要再来一箭,连丁柯带大羽,都难逃灾劫!

  帝丹和苍泽也是全力催动着坐骑。他们看丁柯居然还没有死,心里也是有些焦躁。但在这近一万五千米的高空,他们的坐骑已经到了一个度极限。显然丁柯的坐骑度并不比他们慢。要想拉近这段距离,回到射程之内,只怕没那么容易。

  “苍泽阁下,这小子一路西逃,看样子是要逃回怒炎之领!”帝丹隐隐有些担忧。

  “嗯,卡夫卡和海皮亚都提到过。怒炎之领有一个实力不逊于海皮亚的强者。只怕这小子逃回怒炎之领。是想找帮手。”苍泽分析道。

  “绝不能让他回到怒炎之领!”帝丹下定决心。

  “这地方距怒炎之领,还有二三千里的直线路程,这样全飞行。最多半天时间,也便到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袭追逃,竟从东北之地,飞到了正北偏西的领地。眼看怒炎之领就要到了。若让丁柯逃到怒炎之领的老巢,只怕更加难办。杀他的计划就要泡汤!

  教皇陛下的头号指示,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丁柯,将这个年轻天才抚杀于摇篮之中!

  杀丁柯!帝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转头对苍泽道:“老伙计,看来我们不施展绝招只怕是不行了!”

  苍泽心有灵犀,缓缓点头,眼光坚定地望着前方:“用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