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九死一生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3164
  两人两骑的身影在高空倏合倏分交错;四回,苍泽沉必世!“老规矩,我做炮架,全推进,你搭弓再射,只此一箭定下乾坤。”

  帝丹神情坚忍:“好,你我合力这一弹,至少可以将我推出两千米距离,射这一箭,百分百命韦”

  两人身为教廷总护法,彼此合作了几十年,两人间共同修炼的法术过十门不止,这一门身法密技。名为“梯云掠”以后者为支撑,集两人之力合于前者之身,全将前者推前而去。

  这门秘术,一般是用于奇袭对手。用出其不意的手段拉近彼此距离。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这一门秘术相当诡异,但对法域境界的要求很高,同时也要求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悬殊不可太大。

  否则不管哪一个人,承受不住对方的力量,都无法形成完美的融合之力。可是一旦两人的力量形成完美融合,形成的度那将是堪比闪电。度之快,绝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

  帝丹将黄金圣箭操在手上,飞在苍泽前头,两人两骑一交叠,前后一搭,法域全力催动,两股力量摩擦产生惊人的动力。只见一道白光一闪,帝丹两人带坐骑竟向一支射出的箭似的,朝前冲来。

  丁柯回头看到这样的阵势,也是张口结舌,话都说不出来。

  “大羽。快走!”

  丁柯一怔之下,立刻醒悟。

  可是,他的反应再快,却哪比得上帝丹他们有备而来的度快?帝丹在高推进中,从容搭弓,瞄准,射箭!嗖!

  黄金圣箭第五箭,如同地狱魔王的索命血镰刀,无情地朝丁柯射来!

  这是决定胜负的一箭。丁柯一声叹息,他想反抗,却是知道,以他目前的力量,却是无力回天了。

  咬一咬牙,卉算关键时刻离开大羽背上,让大羽独自逃生,他独挡这一劫!

  两千米的距离,这是最佳射程!

  一千五百米”,

  一千米

  五百米,,

  丁柯几乎能感觉到黄金圣箭的运行度,但他却是无能为力。就这样陨落了吗?丁柯深深吸了口气,无比留恋地看着这万米外的高空,云朵是如此洁白。天空是如此湛蓝。

  而他,却似要与这世界作永恒的别离了。

  不!丁柯的内心始终不屈,出一道呐喊,不能就这样死去!家族大业未成,父亲身上的诅咒之钉未解,还有母亲,妹妹,还有那么多亲朋,等着他丁柯凯旋得胜!

  就算死,也要试一试!

  脑中无数个念头转过。到最后转化为不屈和抗争。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其所,不能坐以待毙。呼啸一声,正要起来。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爽朗的长啸声。云端之上,猛地斜刺出来一道火色的身影,竟以快无比的度,朝那黄金圣箭的来向扑去。

  丁柯听到这笑声。心中顿时一定。是火尊大人!他老人家终于出手了。丁柯一拍大羽:“大羽,安全了。”

  大羽也似被火尊大人的出场启示所威慑,呆呆地看着火尊大人朝那黄金圣箭的来势扑去。

  只看到红光一闪,火尊大人伸手一抄,居然徒手去接黄金圣箭。

  两手之间,广道红色的光华凝成一道罡气,紧紧夹住那黄金圣箭。火尊大人大喝一声:“开!”

  身形竟然稳稳停在了虚空当中,不退半步。

  在黄金圣箭的冲击力下,火尊大人居然能稳住身形,半步不退,这份实力让丁柯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迎面正准备扑击过来的帝丹。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悬崖勒马,生生停住了前冲之势,拍动坐骑,惊恐地往后退。

  就算火尊大人没有徒手接黄金圣箭。帝丹也绝没有胆量前进一步。

  因为他吃惊地现,来人竟然可以做到在空中飞翔!要知道,这可是万米以上的高空。

  能够在高空飞翔的人,那是何等变态的存在?

  只有法皇级别的顶级强者,才能做到御空飞翔。而且,初期法皇的飞翔能力,恐怕还不足以到达这种来去自如的境界。

  难道此人竟和教皇陛下一样。竟是成熟**皇的无上存在?

  帝丹惊恐急退,火尊大人只是叉腰而立,微笑不追。

  “小家伙,死不了吧?”火尊大人转头问丁柯。

  丁柯惭愧地摇了摇头:“死不了。不过这次若不是火尊大人出手,只怕我是死定了。”

  火尊大人大笑:“一个人连扛四大颠峰法圣,能到你这一步,足可自豪了。回怒炎之领,这里交给我!”

  丁柯知道,他的伤势虽然在复原。但没个把星期,绝能回到颠峰状态。当下也不矫情,点头应道:“火尊大人,后面还有两人,你要心。”

  火尊大人睥睨道:“四个**圣。想威肋我,却还不够。”

  帝丹退到和苍泽相同的位置。保持着和火尊大人五千米以外的距离。惊恐地朝这边看着,生恐火尊大人忽然暴起进攻。

  “怎么会这样?”帝丹喃喃自语。

  苍泽道:“此人不可力敌,如今看来,除了教皇陛下亲来,此人无人可制!今日之事,惟有退却才是上策。”

  在火尊大人这样的绝对强者面前。就算是强如两大颠峰法圣,还是自叹不如。徒手去接黄金圣箭,他们自问办不到。

  御空飞行,更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火尊大人仰天长啸,出阵阵雷霆般的啸声,狂傲之态倍显狰狞。丁柯也从未看过火尊大人如此峥嵘全露的样子,本打算离开,也不禁停了下来

  “小家伙,怎么不走?”火尊大人笑问。

  “火尊大人要和他们一战?”丁柯好奇问。

  “战?他们还不配和我战。不过时到今日,也该我显露峥嵘的时候到了!今日就杀丹个强者立立威风!”

  “既如此,这一战我绝不错过。”丁柯口气坚决,“还有,请火尊大人把卡夫卡留给我。”

  “留给你?”

  “对,留给我!”丁柯还是一如既往的执着。

  “你的身体条件,如何能战?”火尊大人皱起了眉头。

  “我只要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内,我必杀卡夫卡!”丁柯见识了卡夫卡所有的实力,心里已经有了底气。他这一战于生死间有大领悟。《星辰破碎诀》第四重玄奥豁然开窍,已经有大悟的迹象。

  若是四门玄奥一齐领悟,《星辰破碎诀》的修炼将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颠峰,根据迪菲纳斯大师的话来说。若是同时能将四门玄奥一起领悟的话,可以直接突破法则。完成晋升。

  那番教导让丁柯受益非浅。技近乎道,任何一门元素玄奥,一其能领悟到精华之道,达到某种微妙境界,即可完成质的飞跃。

  只是自古以来天才虽多,但真正能到达这种“入微”境界的精华之道,还是很少很少。

  但凡突破进入十二级法皇的。很多都不是按部就班突破的,而是在某一个领域领悟到了“精华之道”真正拥有了一门元素玄奥的精髓之道,掌握了元素之道的微妙法则。这才形成最终的突破。

  而《星辰破碎诀》的四重玄奥,第四重自然是其中的精华之道,若能一举完全突破四门元素玄奥,完成精华之道的领悟,那么掌握微妙法则,拥有自己的道绝非痴人说梦。一旦领悟了入微之道,法域境界和实力等级都将水到渠成跟着晋升。那时候杀卡夫卡,如杀一狗!

  丁柯给自己定了一个月的期限。这三个月,将是他修炼以来最艰难。也最具挑战的三个月。

  现在让丁柯回怒炎之领,他没脸回去。他记得父亲临别时的叮嘱,没取到卡夫卡的级,别去见他!

  父亲的脾气,丁柯是清楚的。父亲对卡夫卡的仇恨,他更清楚不过。不杀卡夫卡,如何有脸面去见父亲?

  “三个。月?你有把握?”火尊大人玩味着。”

  “不杀卡夫卡,终身无颜面去见我父亲。”丁柯双眼通红,一道仇恨的目光,森然盯着前方。

  “好,我就为你创造这三个月的机会!”火尊大人大笑一声,“先看我杀这教廷的两条老狗!”

  一道红云托着火尊大人的身体,飞朝帝丹那二人掠去。

  帝丹和苍泽见火尊大人扑过来。都是脸色剧变。彼此使了个眼神,纷纷掉头逃命。

  “想逃?逃到哪里去?”火尊大人狞笑着。

  忽然身形一闪,风雷大作,一片红云当中,射出万道红光,火尊大人幻出真身,不住翻腾,度更是奇快无比,朝帝丹他们追去。

  帝丹二人回头一张,却见一头红龙张牙舞爪朝他们冲过来,都是骇然失色,心想这是什么灵兽,难道是传说中的龙?

  火尊大人恢复真身,实力也是暴涨,尤其是度方面,更是快了几倍,虽然有五千米的差距,几个起落间,已经拉近了两千米。

  帝丹和苍泽看到对方追得如此迅疾,知道逃跑一途已经行不通,这两人都是大高手,心性坚忍,既知道逃不了,索性停了下来。

  与其被动逃跑,还不如停下来主动迎击。合两人之力,配合他们联合修炼的一些秘技,或可逃得一线芒机。

  火尊大人追近千米范围内,悠然停住,盘旋在空中,狞笑道:“怎么不逃了?”

  帝丹冷声道:“阁下既是灵兽。不应当参合到这浑水里头的。光明教廷一向和灵兽界友好相处

  苍泽也是道:“龙乃灵兽之王,咱们这种物质位面几乎没有真龙存在。阁下何苦不惜身份。屈尊下顾,管起世俗闲事?”

  一个用教廷的大招牌来压人。一个拍起龙族的马屁,目的只有一个。劝退火尊大人,平息这场能够威胁他们生命的战火。

  火尊大人悠然笑道:“听你们的口气,似乎不愿和我一战?”

  帝丹默然不语,苍泽却道:“光明教廷的使者,从来不畏与人一战。阁下的修为境界确实高出我二人一筹。但我教廷秘技,别有一些妙处。今日一战,鹿死谁手也一定。我等为教廷效力,早有生死觉悟。哪怕死,也不惧一战。”

  “不怕死?”火尊大人笑眯眯道,“不怕死,那我看看是不是真不怕死!”

  爪牙一抓,虚空一道电流直接抓向苍泽面门。

  苍泽知道厉害,坐骑忙催,向下一坠。勉强躲开一击。

  火尊大人只随意一挥手,便让这教廷的大高手狼狈不堪。

  “苍泽,合击!”帝丹一声招呼。手里的劈风刀暗生一道银芒,宛如半月形一样,散着妖异的气息。

  苍泽那边,双手一张,一根黄金长矛握于手上,与帝丹身影乍分乍合,联手掀起一道波澜,一金一银两道光芒凝在一起,威力竟似无比可怕,完全大过了一加一的威力。

  火尊大人冷冷看着,到是有些错愕:“有些手段嘛。”

  身体忽然一拱,头尾相接前后一卷一绞,一道道波纹从他身体卷出。将那合击之力包住,只是一卷,便如同有一道吞噬的黑洞似的,将那磅礴大气的合击之力完全吞噬进去。

  帝丹和苍泽都是大惊失色,他们这合击之力,一起合练了几十年,哪怕是遇到初期**皇,也有一战之力,哪知道被对方这么轻松就化解掉?

  而对方是真龙之身,在这高空上如履平地。他们虽有坐骑,但空战毕竟不能挥百分百的实力,只是一招。就被火尊大人的威力所震慑。

  火尊大人冷然看着他们二人:“还有什么绝招,一使出来看看?”

  帝丹和苍泽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绝望,眼前这头真龙绝对是**皇级别的灵兽,不管是防御力还是空战能力,都胜了他们不止一筹。

  二人合击之力,只怕还不足以和对方抗衡。

  “逃!”

  两人心念相同,转身便走。明知道逃不了。但还是要逃。逃跑是眼下唯一的选择。只希望卡夫卡和海皮亚他们赶紧追到。

  四人合力,布下教廷秘阵,绝对可以敌住对方。

  光明教廷有三角小光明阵,有四方光明阵,有五芒星大光明阵,只要人数过三人,就可组合阵法。挥出惊人威力。

  这也是教廷为什么能数千年来一直屹立在大陆颠峰的原因。

  只要摆下四人光明阵,哪怕对方是**皇,也足可防御。哪怕进攻无果,也可保证不死。

  火尊大人见他们打打逃逃,不禁大笑:“先前不是大义凛然,宁愿死也要一战的。怎么这时候又逃了?”

  帝丹和苍泽哪在意对方的嘲讽。只是逃窜。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赶紧和卡夫卡他们会合。

  彼此之间已经联系到了,相隔不过百里地。他们往回逃,卡夫卡他们往这边赶。百里地也只是呼吸之间

  火尊大人腾云驾雾,度不是一般的快。帝丹和苍泽只听到头顶轰隆隆的巨响推进,也不知道火尊大人到底追到哪里了。

  只是没命价奔逃,抬头望去,只见卡夫卡和海皮亚已经全力朝这边赶来,几乎可以看得见彼此的身影。

  “好!”帝丹心里一定,只要两三个起落,就能会合了。

  距离,越拉越近,帝丹的心里也越来越有把握。看来今天运气还是不错!只要四人聚集在一起。以他们四人难分伯仲的实力,组成四人光明阵,威力绝对是空前强大的。

  四名颠峰**圣组合大阵,自从光明教廷组合以来都很少出现过。其威力甚至连神圣教皇陛下也亲口承认不易招架。

  这火龙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比神圣教皇陛下更厉害的。

  帝丹和苍泽都面露喜色,帝丹长吟道:“卡夫卡,海皮亚,准备一下。组合四人大光明阵,咒语启动!我占北面。”

  “我占西面。”苍泽也跟着应和道。

  卡夫卡远远应道:“我占东面。”

  “我占南面。”海皮亚也是肃然应和。

  火尊大人哈哈长笑,忽然从云层当中冲了下来:“我占中间吧!”

  说完,身形忽然一坠,横截拦在卡夫卡和帝丹两方之间。此时帝丹和卡夫卡他们也不过是万米不到的距离,却被火尊大人这么一插入,完全阻隔成左右两边。

  火尊大人知道对方要启动厉害的光明阵法,自然不容许他们成功布阵。嘴巴一张,吐出一枚火红的灵兽之丸。

  呼!

  灵兽之丸忽然喷出,带着漫天火焰,竟是在法诀的引动下,凝成一条如同长龙一样的火柱,像一根箭似的,朝帝丹射去。

  这是火尊大人的绝招,以自身的形状练出的火魂之丸,相当的霸道。乃是火玄奥中入微之道。根本不是**圣级别的高手所能领悟。

  丁柯也是远远追上,看到这火红长龙之箭射向帝丹,心里顿时一震。蓦地明白了什么,一个念头窜出脑海

  火玄奥的入微之道?

  这就是火元素的道么?技近乎道!丁柯隐隐把握到了一丝丝精髓!这段日子一直在冥想。一直在修炼。一直在领悟的《星辰破碎诀》第四重玄奥,猛地像一扇紧闭的大门轰然中开!

  眼前现出一片开阔的世界,竟是如此广袤无垠,完全进入到一个别有洞天的开阔世界里。

  道”这就是入微之道么?可以掌握元素精华,掌控元素法则的无上之道吗?

  帝丹面对这火魂之丸,不论如何逃窜,始终无法避开。仿佛哪个方向都是这无穷的火元素,将他真个人都包围在一团火海当中。

  帝丹头上射出一道金光,临危之际,想用这守护圣光来抵御火魂之丸的焚烧,可是火魂之丸乃是精华之道,根本不是教廷赋予的守护之光能够抵御的。

  守护之光毕竟是死的,而火魂之丸却是凝聚了火尊大人对火元素毕生的领悟,一死一活的差距岂可以道理计?

  帝丹逃无可逃,惨烈地大叫一声,全身瞬间燃烧起来。脚下的坐骑见他燃烧,慌忙摆脱,朝下坠去。帝丹猛然坐空,立刻身体悬空。从万米高空直坠下去。

  卡夫卡心头一痛,帝丹背上。那可是有着他的黄金圣箭,是他卡夫卡压箱底的武器,这一下坠,岂非等于遗失?

  不过他此时已经无暇多想,趁帝丹被击中的一瞬间,苍泽已经和卡夫卡他们集合一处,三人分成三角之势。神态肃然不住地念叨着咒语,守护圣光不断冲他们头顶冲出,凝成一道守护之墙。三人的表情被金光一闪,竟是顿时伟岸了许多似的。给人一种无比庄严之感。

  丁柯见帝丹下坠,看出便宜,忙朝下跟去,星辰之枪一挑,将黄金圣箭一把勾住,顺手往背上一背。

  卡夫卡的看家武器,竟被丁柯夺了去。卡夫卡这时也无心去为黄金圣箭心痛了。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比变态的敌人,可以一招之内将帝丹击毙的顶级强者。

  这样的身手,足可和神圣教皇陛下抗衡。他们三人惟有凭借三角小光明阵,才有希望自保。

  火尊大人灭掉帝丹,并不急着冲击这小光明阵,而是在上空盘旋着。深思着。看得出来,这小光明阵确实蕴涵了光明教廷数千年的精华积淀,单看那阵法的玄奥,便知其威力。

  贸然冲击,不懂其中深浅,即便是他火尊大人,只怕也要吃些亏。

  丁柯得了黄金圣箭,催动大羽盘旋在外围。

  这三人任何一个的实力都足以威力他丁柯,三人合力,必定不凡。丁柯可不想离得太近,被余波伤及。

  火尊大人皱眉良久,还是叹息一声:“查林士啊查林士,你果然厉害。这:人阵法,今日我毕竟没有把握破开。你们三个,今天就放你们一条狗命,回去告诉查林士,光明教廷与雷丁家族的仇怨,总有了结的一天!”

  卡夫卡等三人听火尊大人如此说。竟是如释重负。火尊大人给他们的威慑力实在太强了,几乎是不输给神圣教皇陛下的威压。若真动手。三人仓促布阵,能经得起对方几次冲击还未可知。

  对方要是不惜一切代价冲击阵法。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而丁柯在旁边虎视眈晓,只要朝准一个机会偷袭,伤到一个,阵法破开,就只有任对方宰割的份。

  如此的局势下,对方不打算冲阵,自是正中下怀。此时他们已经无暇去哀掉帝丹的死了。也不担心如何向神圣教皇陛下交代。

  面对这么可怕的敌人,相信教皇陛下肯定会谅解,并亲自驾临天阳帝国。如今的局势,只怕也只有教皇陛下集自驾到。才有可能定下乾坤。

  他们不明白,这真龙之兽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会和丁柯走的这么近,看那样子和雷丁家族交情非同小可。

  有这样变态的灵兽强者,除了神圣教皇外,根本无人可制。哪怕是五名颠峰法圣布下大五芒星光明法阵,只怕也难以制住这灵兽。

  毕竟对方的度和破坏力实在太强了。不说别的,对方在高空的行动能力和作战能力,就足可藐视他们所有颠峰法圣。

  只怕惟有驾着坐骑的神圣教皇。以他无上的神通,才能压制这怪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