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尴尬解毒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2686
  《旱辰破碎诀》的终极玄奥,竟是破碎星辰大陆法则。憾砧”泣的神技。

  当然,丁柯目并的修为和境界。还不足以去尝试这四大终极玄奥。现在他所需要领悟的是在“入微之道”基础上的“融合之道”

  只有完全将“融合之道”领悟到十成境界,才有资格真正去尝试“终极玄奥”这终极玄奥一旦领悟,那就是神技!

  《星辰破碎诀》果然是厉害。丁柯对创造这门秘技的先祖也是佩服不已。《升龙诀》里十二门秘技已是顶尖。有这门《星辰破碎诀》作为压箱底的绝技,在星辰大陆无怪号称第一家族。

  丁柯想想,如今雷丁家族历代哪怕有一个人能修炼这门《星辰破碎诀》,只怕也不会有四十年前那桩灾祸。

  当时族长雷丁山曾祖,以一人之力大战教廷八大高手,只是苦于族人没有天赋奇高者能助他一臂之力。

  若是丁柯能够年轻四十岁,加上雷丁山的霸道修为,教廷那是来多少杀多少,哪怕是神圣教皇亲自来,加上火尊大人,以三敌一,也足可保证雷丁家族立于不败之地。

  与其说是教廷灭了雷丁家族。还不如说是天数。耸然,教廷的布置也很重要,先制人雷霆一击,根本不让雷丁家族有任何反应余地。

  丁柯静静地站起身来,这一次闭关,他收获不少,虽然没有完成四门元素的融合,没有领悟十成的融合之道,但已经把握住了关键之处。

  接下去的事情,就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了。

  丁柯掐算起来,离开帝都也两个多月了,查林士有火尊大人的牵制。必然不可能长期留在天阳帝国。

  不过他还是小心行事,不肯给查林士任何可乘之机。不管怎样,保证自身安全是最重要的。

  和教廷的斗争已经逐渐进入**阶段。查林士亲自出马,丁柯自是不得不防备他一手。

  他决定先南下,二度去大西索科领地,去加罗城。

  离开加罗城前后已经有半年时间,与辛蒂小姐的一年之约也过了一半。丁柯按理说应该去怒炎之领先为父亲解除“诅咒之钉”但考虑到查林士有可能在怒炎之领一带狙击他。这么一来,他自是不会送上。

  先去加罗城,为辛蒂小姐解除“诅咒之钉”的痛苦,也算对枪花阁那段师徒情谊的一个。交代。毕竟当初辛蒂小姐也是少数在他落难时还力挺他的人。

  一路南下,没有任何抵抗,天阳帝国的教廷势力自卡夫卡死后,已经基本上崩溃,各地的二级教会群龙无,也一直只能在地下活动,看不到任何希望。

  大西索科领地的教廷体系已经被丁柯抹除,自是更加安全。

  来到加罗城,丁柯却是一如既往的低调,直接来到城主府。辛迪森城主在丁柯出现的一瞬间,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外界的传闻是,丁柯一人之力杀掉光明教廷数名颠峰**圣,惹动神圣教皇查林士亲自追杀,正在亡命天涯。

  却没想到,丁柯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加罗城。

  “城主大人,辛蒂小姐在么?”丁柯直奔主题问。

  “在”在的。”辛迪森城主喜出望外,他知道丁柯的来意。这半年来,女儿心态上生了很积极的变化。目前士气高涨,处在希望的云端。辛迪森城主确实有些担心丁柯一年内来不了,重新灭了辛蒂的一线希望。

  此时见丁柯来到,老怀大畅。

  半年的调养,让辛蒂小姐的肉身恢复了许多元气。虽然还是比较枯瘦,但身上多少长了一些肉,面色也不似已经那么干涩无光,多出些许红润。

  “辛蒂小姐,做好准备了么?”丁柯带着微笑走入。

  辛蒂小姐见到丁柯,也是喜上眉梢:“丁柯,你果然来了。”

  “来了。”丁柯笑容依旧是那么有感染力,显得自信而沉着,丝毫不被外界的传闻所困扰。

  辛蒂小姐有些担忧地问:“听说查林士教皇亲自追杀你,可有此事?”

  丁柯笑道:“这都是以讹传讹的结果,我与查林士连面都没见过。只在云端听过他的声音,他想杀我,却被我提前逃了。这两个多月我一直闭关炼药,查林士到底去了哪里。我压根不知,何来追杀一说?”

  辛蒂小姐笑了起来:“原来果然是谣言,真是让人白担心一场。”

  劳拉则是患得患失问道:“丁柯,这次你准备好了给表姐医治了吗?”

  “万事俱备,就看辛蒂小姐的身体条件是否达到施药标准了。”

  劳拉忙道:“没问题的,表姐这半年来一直很积极地恢复,医生说她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好了十倍。”

  丁柯微笑道:“还得我亲自证实一下。”

  辛迪森城主见丁柯微笑朝他看了一眼。识趣地笑了起来:“好好好。你们在这里,我出去给你们看门。”

  “有劳城主大人了。

  在我没有出去之前,请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丁柯交代道。

  辛迪森城主知道轻重,忙点头应道:“一定一定。”

  “劳拉小姐,等下有些事还需要你帮手,请先让人准备三大桶干净的清水,分三个桶放好。”丁柯吩咐道。

  “哦”劳拉很是顺从听话。立玄起身出去,很快就让下人办好了。丁柯道:“好,从现在开始。你存步不离,一切听我指挥,哪怕出现任何问题,都绝不可一惊一乍。施药过程中可能涉及男女禁忌大防。亦需你在一旁照拂做证。”

  说完,丁柯忽然想起上次为辛蒂小姐医治的情形,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这次可不许把我当成淫贼了。”

  劳拉听他提起旧事,也是有些难堪。小声道:“丁柯,你放心吧,这次我绝对不会再那备愚蠢了。表姐一直都在告诉我,你是一个实诚君子,对表姐一直尊重无比的。”

  “嗯。”丁柯不再说什么!还是拿出两枚炼制的解药,摊在掌心,金光璀璨,耀得劳拉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辛蒂小姐,劳拉小姐。这就是解药,十分霸道。我将之融入清水当中,先为辛蒂小姐洗髓伐毛口这个过程对身体很是煎熬,应该会比较痛苦,我希望辛蒂小姐做好日o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备。能战胜纹样的痛喜六如果实在撑不住,可以提出铱滞六解药我这里还有。”

  辛蒂小姐信集旦旦道:“不怕。只要能恢复,再大的痛苦我也能忍受。丁柯,我可是你的导师,你难道不相信导师的吃苦能力吗?”

  丁柯微微一笑,给予鼓励道:“辛蒂小姐一直坚强,我相信你这次一定可以。在这之前,请允许我为你检查一下身体状况。”

  单身摁在辛蒂小姐的额门之前,神魂进入辛蒂小姐的身体内不住查看,片刻后,欣慰地点点头:“很好,比我相信中还好一些,可以施药。”

  辛蒂小姐听丁柯这么说,更增信心,问道:“下一步如何?”

  丁柯平静道:“下一步,请劳拉小姐将辛蒂小姐的衣服全部去除。”

  劳拉一愣,正想问,忽然想起丁柯的叮嘱,不由得朝辛蒂小姐看去。

  辛蒂小姐到是从容淡定:“劳拉。丁柯是我的学生,现在又是我的医生,他的吩咐你照做就是。”

  劳拉还是有些疑问:“全部吗?”

  丁柯坚妄地点头:“全部,所有的衣服,不留片缕。”

  说完,他很君子地转过身去。任劳拉在那悉悉嗦嗦解着衣服。辛蒂小姐的身体虽然复原了不少,但还是显得很瘦。

  除掉衣服之后,整个轮廓都现了出来。辛蒂小姐对着桶里的清水一照,看着自己原先那丰润曼妙的身材,竟是如此不堪,更是坚定了她复原的决心。

  “丁柯,已经好了。”辛蒂小姐提醒道。

  “嗯,请辛蒂小姐进第一个桶。全身除了头部外全部浸入。”丁柯吩咐着。

  辛蒂小姐在劳拉的搀扶下,进入了大桶当中,任桶里的温水将她浸染,没住了全身。

  虽然清水透明无暇,并不能起到什么遮掩效果。可是在水里这么一浸,辛蒂小姐的拘束多少是放开了一些。

  双臂竖在胸前垂下去,正好将胸口两点挡住,手掌所掩位置,却是脐下三寸的桃源之地。

  “好了。”辛蒂小姐声音如细蚊一般,她一直在告诉自己,丁柯是她的学生。是个孩子,不要如此拘束。

  可是越这样。她就越拘束,越紧张。

  丁柯转过身来,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两枚解药托在手里。

  “辛蒂小姐小姐,请放松,不要紧张,你越紧张,洗髓伐毛的痛苦就越大。记住,你现在是患者,我是医生。你我之间不必拘束那男女大防,需得做到心无旁鹜。因为等下,我还要接触你的身体,动用法力拔出“诅咒之钉”

  劳拉俏脸红红的,见到如此场面。也是口干舌燥,却是安慰道:“表姐,放松一些。”

  辛蒂小姐轻“哦”一声,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下,双手自然垂下,也不再去遮掩什么了。

  丁柯食指和拇指一捏,将两枚解药融化到清水当中。

  “辛蒂小姐,开始了。如果痛,你可以叫。如果撑不住。也可以放弃。顺其自然不要拘束。也不要和药力作抗争。药力进入你体内越多。效果越好。”

  辛蒂小姐点点头,脸上却是刷的一下红了。一向泼辣大方的辛蒂小姐,在这样的场合下,无论如何,还是显得娇羞不已。

  “表姐,你要加油。”劳拉在一旁轻轻安慰着。她牢牢记住丁柯的督促,不出任何一丝异样的声音。

  药力完全融化在水中,不断侵入辛蒂小姐的体内。原本干净的清水。不住地冒着黑泡,一桶水在这黑泡的浸染下,也变得污浊不堪。

  丁柯认真地关注着每一个环节,关注辛蒂小姐的反应。

  辛蒂小姐确实够坚强,额头都已痛得冒汗,却始终不吭一声,哪怕是一声痛都未喊过。

  到了最后关头,丁柯都能听到她牙关打颤的声音,辛蒂小姐痛得几乎死去活来,竟还是不一声。

  终于,丁柯长吁一口气,说道:“好了。第一环节已经结束。辛蒂小姐,你的表现很棒。诅咒之钉的毒。已经去掉十之七八。现在就是诅咒之钉的源头还在身体当中,第二个环节就是拔除这些种子。”

  辛蒂小姐浑身都是水气,一半是水,一半是汗。“劳拉小姐,麻烦你扶辛蒂小姐进第二只桶。”丁柯吩咐道。

  解除诅咒之钉需要具备三大条件。

  第一,解法者的法域境界要和施法者相当;第二,体内必须拥有强大的光明法则感悟力和精纯的精神之力;其三,必须炼制出恢复身体的药物加以洗髓伐毛。

  这第三项,已经提前完成。剩下第一和第二个条件,其实都是资格。为第二个拔除环节做铺垫的。

  只要具备这些资格,就只剩拔除这一个环节了。

  法域境界,光明教廷除了神圣教皇查林士外,根本没有一个人能进丁柯法眼,给辛蒂小姐诅咒的那个肖戎只是一个小小法帝,境界和丁柯不知道差了多少筹,丁柯的法域自是早就达到了。

  光明法则的感悟力,丁柯号称全能。从开始修炼起,就从没落下过。至于精神之力,经过雷丁之魂洗礼的丁柯,神魂之力比之查林士也未遑多让,何况肖戎那样的小角色?

  因此,丁柯已经是万事俱备。就差这最后拔除一个环节了。

  辛蒂小姐进入第二个水桶中,已不是起先那么羞涩了。放松了许多。虽然比较痛,比较累,还是和丁柯开起了玩笑。

  “丁柯。第一个环节,果然是够痛苦。第二环节不会更痛苦吧?”

  丁柯如实道:“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痛苦,第一个环节是持续的痛苦;而这个环节这是阵痛。每拔一次。就会痛一下。在这之前,我必须检查你身体每一个部位,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诅咒之钉的法眼。如果有一个没有拔除,日后都会成为后患。”

  “每一个部位?”辛蒂小姐脸色顿时红了。

  贤一个部位。”丁探重复了一句。

  辛蒂小姐自嘲地笑了笑:“好吧,反正老师这副身体,也没有什么看头可观,你就当检查一具皮囊好了。”

  丁柯微微一笑,安慰道:“辛蒂小姐请放心,诅咒之钉的法眼。每一个都会形成一道圈晕,并不难觉,不需要细细查看。”

  劳拉听这二人越说越尴尬,也不禁笑了起来:“表姐,我看你们还是心照不宣好了。越说越是尴尬。还不如默契一点。大不了啊,表姐你以为就嫁给丁柯了。反正该看不该看他都看了嘛。”

  丁柯一怔,辛弗,姐却笑着斥骂起来:“鬼丫头,就你多嘴。丁柯是我的学生,比我小了六七岁,嫁给他。我不得被人说成老牛吃嫩草。”

  劳拉笑道:“表姐你一旦恢复,谁能看得出来是老牛啊。表姐,我看这个提议不错,你眼光又那么高,我看天底下,也就丁柯配得上你了。”

  丁柯无语,干咳了一下,提醒道:“辛蒂小姐,请准备一下,我要开始检查了。”

  辛蒂小姐点点头:“好吧。”

  丁柯的眼光从头部开始,不断往下移动,每到一处看不见的地方,丁柯让劳拉帮忙。

  “抬起手臂,看看腋下”嗯,右边也要看。”丁柯不断指挥着。

  “还有胸前看不到的地方。”丁柯隐讳地听道。

  劳拉吃吃低笑着,将辛蒂小姐胸并两团白玉托起,里外检视起来。丁柯目不斜视,又道:“大腿

  辛蒂小姐不禁“啊”了一声。大腿部位其他地方都能看到,惟独大腿内侧。她还没说句什么。劳拉已经把她双腿张开。

  丁柯还真如辛蒂小姐吩咐的那样。就跟看一具皮囊似的。

  “好了。转过卓去,检查背面。”

  背面的检查到是轻松多了,也没有那么对隐秘的东西,丁柯一览无余。惟独臀部费些事。

  检查过后,丁柯道:“辛蒂小姐。还好,你身上只有六六三十六道诅咒之钉的法眼。”

  辛蒂小姐吃吃道:“都在什么部位?”

  “大部分集中在后背和前胸。还有几个在四肢部位。”丁柯如实答道,“请放心,你这个诅咒之钉并不算厉害,我拔除起来不需费多大劲,很快就好的。”

  辛蒂小姐点点头:“好吧,丁柯。请你动手。”

  丁柯也不矫情,吩咐劳拉搀扶着辛蒂小姐,让她坐在清水之中。丁柯从背部开始,施展大手法。印住一个法眼,掌心一握,只呆了片玄。猛地低喝一声:“起!”

  辛蒂小姐跟着一声低呼,“啊”的一声,让一直在房外的辛迪森城主一颗心都快跳了出来。

  “没事的,第一道法眼已经解除了。”丁柯安慰道。

  辛蒂小姐道:“这冷不防一下,还真更考验人。不过有了心理准备。下一次我不会有这么大动静了。”

  “不妨,你要喊也没事,不影响施法。”

  紧接着,又如法炮制,手掌心印在第二道法眼上,又是一下”

  如此接二连三,背部十八枚法眼在顷刻间就被拔了出来。

  正面相对,辛蒂小姐已是坦然无比。反到安慰起丁柯:“丁柯,别紧张,老师感觉好多了,你是最棒的。”

  丁柯闭着眼睛,手心摁在辛蒂小姐胸口温暖四凸之处,心无旁鹜,低喝道:“起。”

  劳拉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全身酸酸麻麻的。好象自己全身衣服被人脱光了似的,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胸前共有十四枚法眼,丁柯拔除的时间,却比背后多了一些。

  毕竟在这样的场面下,丁柯多少还是有些不适。

  三十六道法眼,已经被拔除掉了三十二枚。

  剩下四枚,三枚在大腿侧部,一枚在臀部边缘。

  丁柯起先将臀部边缘那枚拔除。然后转攻大腿内侧三枚。丁柯不禁诅咒那肖戎,施咒的部位太过阴险。

  丁柯轻轻合着眼睛,看准部位,正要探手而下。辛蒂小姐忽然道:“丁柯,睁开眼睛吧,不用忌讳。”

  丁柯听辛蒂小姐这么说,也是坦然了许多。睁开眼来。入眼却是一片金黄色的凄凄芳草,还有更为深邃的桃源胜地。

  丁柯目不斜视,掌心摁在沟壑边缘处,又是一下。

  第一个拔除后,剩下两个也就轻松多了。丁柯依样画瓢,终于将剩下两枚法眼一一拔除。

  完事之后,丁柯和辛蒂小姐同时长吁一口气,彼此目光相对,都是笑了起来。

  劳拉也摁着胸口,长叹道:“终于好了!”

  丁柯转过身去,吩咐劳拉道:“扶辛蒂小姐到第三只桶洗一洗,帮她更衣。诅咒已经完全解除,不会有任何后患。调养一下,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可以恢复辛蒂小姐的青春容貌。”

  辛蒂小姐至今仍有些梦幻一般的感觉,试了试身体,略一些劲,一用力下,全身虽然还有些酸,但竟是毫无以前那种要命的刺痛感。

  “表姐。怎么样?”劳拉问。

  “丁柯。果然是神奇,竟然不痛了!”辛蒂小姐居然不要劳拉搀扶。自己爬出桶,钻到第三只桶里。

  丁柯背身向着他们,朝门外走去。将门反手合上,却见辛迪森城主在外头不住地搓着手掌,紧张无比。

  “城主大人,已经解除,不必再担心了。半年之内,你就将看到一个如同往昔一样的女儿。”丁柯笑这安慰道。

  辛迪森城主大喜过望:“丁柯。是真的么?”

  了柯微笑不答,片刻后,房门开启。辛蒂小姐一路小跑出来,迎面叫道:“父亲大人。”

  几年来,辛迪森城主几时见过这么龙精虎猛的女儿?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眼,揉揉眼睛,才现迎面扑来的果然是女儿。

  一把接住:“女儿,你当真解掉诅咒了?”

  “千真万确,父亲,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丁柯。”辛蒂小姐心情大好。欢欣雀跃,“今晚本小姐做东。我要好好宴请这个天才学徒。”

  劳拉跟在后面秀目满是光彩。柔情集分地看着丁柯,充满了崇拜的。

  辛迪森城主叹道:“青树生那老家伙,真是培养了一个天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天才!丁柯,老夫算是服了!”

  丁柯笑道:“城主大人不用这么说。辛蒂小姐当初对我的栽培,丁柯一直记在心乒,为辛蒂小姐解除诅咒,乃是份内之事,就请不要客气了。”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