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极西之地
作者:十二重楼      更新:2019-10-26 16:17      字数:21236
  离开怒笑点领,丁柯也觉得有此奇怪,为什么火尊大人略洲%止他去。而不是火尊大人亲自前往呢?

  丁柯料想里边必有隐情,不过既然火尊大人这样安排,必然有他的道理。丁柯协不耽搁,吩咐小花他们专心修炼五色大剑阵,同时敦促丁秀和柳灿修炼。

  这百焰山腹地十分隐秘安全,丁柯也不用担心有什么意外生。

  出了怒炎之领,天阳帝国在潘亲王的带领下,果然已经轰轰烈烈掀起反教廷的高峰。

  各地城主一呼四应,纷纷响应潘亲王。

  一时间,潘亲王的呼声盖过了所有声音。让潘亲王登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不过潘亲王并不急着上位。

  教廷势力不除清,他急着上位并没有什么好处。小皇帝黄坚没了卡夫卡的庇估,俨然成了无头苍蝇,左右仓皇四顾,除了几个心腹之外,竟现那大批大批的羽林军竟似形同虚设似的,根本没一个支持这个名义上的皇帝。

  民心向背,可见一斑。

  这么一来,黄坚自然是被彻底架空。他也知道,失去皇个那已经是迟早的事,唯一的问题是,他这个愧儡皇帝什么时候会死,会被谁杀害。

  潘亲王肯定是不会顶上弑君犯上这名声的,但是现在帝都之中,想巴结潘亲王的人着实不少,连皇室之中那些墙头草,也都是以潘亲王的伙伴自居,对他这个皇帝完全看不入眼。

  黄坚绝望四顾,偌大的皇宫大院,竟再无一寸可栖之地,能让他感觉到安全。绝望地熬了七八天,这个十二岁不到的傀儡皇帝,一个卡夫卡饰造的悲剧,在没有任何人阻拦的情况下,悬梁自缢了。

  死得无声无息,死后却也没能让帝都震惊。圣西罗城的子民们竟大部分拍手称快,这个认贼作父的皇帝吧结教廷祸害国家的皇帝,早该死了!

  现在才死。已经有些晚了。

  皇太后被适时推上历史舞台,主持皇室大局,开始在皇室内部遴选新帝。皇室各方,包括以前和潘亲王不和的那些亲王们,这次口径出奇的一致,都认为当今局势,惟有潘亲王才能力挽狂澜,拯救帝国于水火之中。

  潘亲王自然是要推辞的,而且是连推三回的那种。

  推归推,注定是他的位置他怎么推也不可能推得掉。于是潘亲王决定退一步,缓三个月登基。这三个月,由皇太后维持朝政,主持朝纲。

  而潘亲王则是亲力亲为,亲自站在反教廷的第一线,在全国南八领北十领到处展转,游说各地城主。

  一来打击教廷残余势力,二来收拢人心。

  天阳帝国现在最需要的是凝聚力,向心力。原先的天阳帝国,虽然有过半的城主都对潘亲王效忠。但另有一小半,却是人心涣散,左右摇摆不定。

  对于这批摇摆不定的人,潘亲王也是分而治之。对于可以争取的。则采用拉拢政策;对于不能收拢的,则毫不留情地免去城主之位。并将当地的势力体系来个大洗牌,换上潘亲王的亲信势力。这种小面积的更换血液,并不足以让帝国的局势失控,相反还更有利于潘亲王站在全国的高度把握全局。

  潘亲王很是聪明,在考虑帝国凝聚力和向心力这个问题上,他觉得以皇室目前的威望,恐怕还不足以震慑全国各地。

  皇室不足,并不代表他没办法。有丁柯在,有丁柯背后雷丁家族这块大招牌,潘亲王觉得这张牌可以拿出来打一打。

  虽然丁柯一直没有再到帝都,但潘亲王和部署们磋商过,觉得在怒炎之领炎阳城雷丁家族的旧址上,再次兴建雷丁城堡,重建雷丁家族,再竖雷丁家族声威,这一举动,必可令举国震惊,同时还能起到收买雷丁家族的效果。

  雷丁家族自古以来,以忠诚。强大著称,只在怒炎之领一领之地展,恪守本分,从不越轨,政治上的野心向来不大。

  因此重兴雷丁家族,对天阳帝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既可利用雷丁家族的威风震慑国内,又可威慑外国,保得北疆一方安宁。

  雷丁家族的精神,曾几何时乃是天阳帝国的核心精神,引导一国的潮流和信念,代表着积极向上,抗争不屈的精神。

  若不是教廷年复一年的腐蚀。天阳帝国的民风何至于如此堕落,帝国又何至于如此糜烂不堪?

  潘亲王有此打算,却并没有急着宣布。而是私底下推演这件事的可行性,最终要宣布之前,还得与丁柯碰个头,再作定计。

  丁柯点头,那就可行;若是丁柯有不同意见,这个计划也就难以实施了。

  潘亲王却不知,此时的丁柯却是已经离开了天阳帝国的领土,不断向西。

  天阳帝国以西,有一个银月帝国,还有许多小王国。到极西之地,中间起码要横垮近十个国家。

  不过这些国家中,惟有和天阳帝国接壤的银月帝国在国际地位上和天阳帝国持平,其他王国最多只能算二流。

  丁柯进入银月帝国的领空,一直在两万五千米的高度飞翔。银月帝国最强的强者也无非是颠峰**圣,自是不可能知道有法皇级别的强者正穿越他们的领空。

  即使知道,他们最多也就敢出来打个招呼,问候一声。对于法县级别的强者路过,他们一般是不敢过问的。

  从天阳帝国往西往北,大部分都是光明教廷控制的国度。一直到极西之地的梦幻之森为止,都可以称作是光明神疟佑的土地。

  因此丁柯没有大张旗鼓,避免和当地的人接触。万一被教廷的眼线盯上了,通知查林士,到也是一桩麻烦事。

  丁柯第江次离开天阳帝国境内。事事都感到新鲜。一路上并不全力冲刺,且行且悟,领悟着自然之道。

  只有面向自然,才能理解自然。领悟自然,得到所谓的“道”!

  本着这个信念,丁柯在与自然接触的每一个瞬间,都用心地去体会着,感受着,不放过任何一丝领悟的机会。

  越往西行,民风也是变化越大,各地的风情和服饰都显出了很大的差异性。丁柯经过了半个月的旅途。终于到达了极西之地的一个边陛小滇六这里青山绿水,风景十分秀美被一座座连绵的坠着。形成了一个地势独特的城镇区。

  这个镇也是位于大山脚下。到是有些向鹰潭镇。但与鹰潭镇不同,这个镇区的规模要大了几倍,隐隐有二级城市的规模。

  最重要的是,这个镇区的民风有一种融合之美,会聚着不同的国度。不同民族,甚至是不同的种族。在这里大家相安无事,没有任何冲突和不快,大家都各安本分。

  丁柯看到这里的人最招牌的就是脸上那愉悦的微笑,一种对生活的满足之情,没有其他地方那种物欲横流的风气。

  丁柯知道,过了这个小镇,就是十万大山,大山西部就是无尽森林。又称梦幻星森,人类的世界里。对于这片无尽森林的描述,从未有过准确无误的记载。只知道与十万大山接壤,至于极西尽头到哪里,根本无人知道。

  只知道历史上没有谁穿越过无尽森林。最多走到一半,就会被无尽森林上空的星辰迷雾给笼罩着,完全识辨不了方向,迷失在永恒的无尽森林中。

  无尽森林里,主宰的种族是精灵族。

  精灵族是一个热爱和平,宽厚博爱的种族,他们从不排斥其他种族与他们并存,但在无尽森林,精灵族却是绝对的王者。

  任何种族对精灵族都是尊崇无比的,不论是哪个种族,再强悍也不敢和神秘的精灵一族叫板。

  丁柯要拜访梦幻星森,并不敢轻率地闯进去。入乡随俗,最好还是要先了解一下精灵族有什么禁忌,有什么礼仪。

  丁柯换了下装扮,以一个银月帝国的冒险者身份,进入了那个边陲。

  这个。小镇名为鹤山镇,相传十万大山里的灵鹤经常在小镇上空盘旋鸣啼,为小镇带来祥瑞气息。因此被取名为鹤山镇。

  丁柯无暇观赏风景,投店住下。

  第二天大早起身,来到当地的冒险者工会,一般这个地方是八卦云集的地方,也是最能打听到消息的地方。还没到工会,丁柯一路就能看到来来往往的冒险者们,三三两两的有。十几二十人的大队伍也有。

  “嗨,朋拜”

  丁柯正走着,背后一个粗豪的声音叫住他。丁柯回头一看,却是一群五六名冒险者,打扮奇特,其中一个粗豪汉子正是出言招呼他的。

  “各位,有事?”丁柯淡淡问一句。

  “没事,我看朋友你单独一人,又是冒险者打扮,不知道是否也为那则任务而来。如果是的话,你看我们人多,不如一起结伴而行?”那粗豪汉子指指同伴,笑道,“我们原先都是不认识的。都是独行冒险者,不过看到别人都是抱团而来。深感孤掌难鸣。人多力量知,

  丁柯微笑道:“这位大哥,不如先到公会喝两杯,其他事慢慢再谈?兄弟正好前一阵赚了一笔,正愁没个喝酒聊天的伙伴。如果各位给面子,今天小弟就做东了,大家不醉不休,怎么样?”

  冒险者十个,有九个是酒鬼,听了丁柯的提议,一个个都欣然同意,都赞叹丁柯大方。

  丁柯留意了一下,惟独一个冷面年轻人,显愕不置可否,显然对喝酒的提议并不怎么感兴趣。

  丁柯也不说破,和大家来到工会大厅。特意选了一个视角很好的角落,能够观察人来人往的地方坐了下去。

  “诸位,我那笔赚头比较肥,不要省。关键是要喝得痛快!”丁柯一副豪爽的样子,给人一种爆户的感觉。

  “好,既如此说,我们再假客气就见外了。天下冒险者都是一家人。我不客气。”那粗豪汉子咧嘴笑着。拿。

  这些人倒也不挑剔,只管要酒,菜倒是起次,胡乱点了几个,便交代侍者:“赶紧上酒来。”

  酒很快就上来了。

  酒一入肚,话匣子自然也就打开了。

  问起大家来历,其中三个来这个边陲小镇的本国人,包括那粗豪汉子。都是本国人。

  其他两人,一个来自莱因王国,一个来自银月帝国。

  不巧的是,丁柯也自称来自银月帝国。那名来自银月帝国的冷面年轻人,不免就要刁难了。

  “兄台来自银月帝国?不知道是哪一个领地的?”

  丁柯知道对方提防他,笑了笑:“英雄不问出处小弟的家乡是贫瘾之地,从小离开就不曾回去过。不提也罢。”

  “人说财不忘本,兄台你冒险既了财,赚了钱,怎不回去看看?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谁能知道?”

  丁柯道:“惭愧,兄弟我的家乡故人早已不在,即便回去,也无几人知道。何况我一介浪人,谈不上富贵啊。赚得一笔小钱,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离富贵嘛,还差得远。差得远呐”

  那冷面青年还想开口,却听那粗豪汉子叫了起来:“我说商兄弟,人家这位兄弟好心请喝酒,你酒不喝。问来问去做什么?调查户口吗?”

  冷面青年道:“既然要结伴而行,总得要问个清楚吧?”

  丁柯忽然道:“结伴而行?请恕兄弟我直言,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要和你们结伴?只是萍水相逢仁桩缘分。找不到喝酒的人,请大家喝一杯罢了。”

  冷面青年被丁柯这么一说,觉得有些自作多情,面上无光,嘴巴动了动,却不再说什么。端起酒杯,闷闷地干了一杯,又若有所思地朝外看去。

  丁柯请夫家喝酒,只是为了打探消息。并不是与人斗气,也不再多诺什么。

  那粗豪汉子瞪着眼睛,对丁柯道:“兄弟,你这人大方豪爽,叫什么名字?就算不加入我们,留个名字,以后再见咱就是兄弟了。”

  丁柯微笑道:“兄弟姓木,单名一个可字。”

  “木可兄,这个名字不错。”粗豪汉子一拍胸口,“老哥我叫康凯。你叫我老康也行。”

  随即又介绍了起那些同伴来,丁柯点头,一一记住。说到那冷面青年时,丁柯记得他的名字叫“叶孤”

  丁柯一听这名字,就觉得不真不实。就跟他自报家门一样,只不过是把一个“柯”字拆成两半罢了。

  而这个人叫“叶孤”,**也是捏造杜讨泣个人的与质倒是和名字比教柑”吊然和人结伴同行,却显得孤单落寞。十分不合群的样子。

  “康兄,你先前说的任务,却是指的是什么?”丁柯诚心求教。

  “不是吧?可兄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是不是冒险者啊?”康凯瞪大着眼睛,盯着丁柯,仿佛看怪物似的。

  丁柯有些尴尬道:“小弟也是网到此地,乃是受托于一个贵族,到梦幻星森找一味救命圣药。听说精灵族盛产那种延年益寿的圣果,因此过来碰碰运气。若能撞上一味。那就是十万金币的报

  康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这则任务报酬也不少了。不过比起我们这次争取的任务来说,却是只值百分之一。”

  “千万金币?”丁柯很是吃惊的样子,“那,那是什么任务啊?”

  康凯仿佛早料到丁柯会如此吃惊,笑道:“这则任务嘛,整个鹤让镇就没人不知道。布者的名头。说出来能吓你一跳。”

  丁柯苦笑道:“兄弟我胆子不大。康兄说说看。”

  “嘿嘿,不卖关子,实话告诉你。布任务的是光明教廷的查林士教皇陛下,他许诺,不论是谁,身份高低不论,哪个国度不论,是男是女不论,团伙还是个人也不论,只要能完成任务,就能获得保底一千万的报酬。注意啊,是保底报酬,还另一奖金提成”

  光明教廷?丁柯心里略起了些波澜。

  “敢问康兄,这则任务是什么时候布的,兄弟我一路走来,怎地从未听闻?”

  康凯笑道:“也难怪你不知,这则任务的,就是咱们这镇。你知道为啥么?”

  丁柯微笑道:“略知一二。”

  “噢?”康凯还以为丁柯要继续请教,听他说略知一二,不禁有些考一考丁挥,“你既知道,说来听听。”

  “我在银月帝国也听说过,光明教廷在天阳帝国的怒炎之领进行过一次大屠杀,杀了冒险者的一个公会满门。因此公会和教廷间已经翻脸。公会不再进行任何与教廷有关的业务。查林士教皇想从外面的世界布任务,肯定行不通了。只能找这边陲小镇,与世隔绝的地方。”

  慷慨瞪大着眼睛,嘟囔道:“没想到你居然真知道。嗯,不过你也只说中的其一,而不知其二。”

  “还另有原因么?请教康兄分说一二。”丁柯很是谦逊好问。

  康凯最喜欢别人请教他,满意地笑了笑:“至于第二个原因嘛,是因为这则任务的地图,就在十万大山隔壁的梦幻星森里。人类的国度和梦幻星森最接近的地方,就是这鹤山镇了。消息从这布,也是最快最便捷的。而且这里长年都是冒险者活跃的舞台。”

  “一千万金币,那到底是什么天价任务啊?”丁柯显得无比神往的

  子。

  “寻找一件东西。”康凯也不卖关子,“这件东西很奇特,并不是谁实力强就能抢到的。要得到这东西,得靠运气。”

  “靠运气?”丁柯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靠运气都能得到的东西。值得一千万吗?”

  康凯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啦!”

  “还得请教康兄。”丁柯无奈地笑道。

  “嗯,梦幻星森还有一个名字,叫作无尽森林,这你总知道吧?”康凯问道。

  “这个知道。”

  “无尽森林没有尽头,谁也到不了森林彼端,这也知道吧?”

  “还得请教。”

  “这都不知道?无尽森林过了二万里之后,不论地面还是上空,都被一层永恒的迷雾包裹其中。这层迷雾叫作星辰雾海。任谁进入星辰雾海,如果没有得到指引。就将迷失在永恒的迷雾当中。现在明白为什么到不了森林彼端了吧?”丁柯其实也知道这些资料,只不过是借康凯的嘴证实一下传闻真假罢了。

  “哦?原来如此。”丁柯又问。“那教皇陛下布的任务,耍找的东西,是否和星辰雾海有关呢?”

  “聪明!”康凯一拍大腿,喝了一杯酒,嗓门更大了些,“这东西。就是和星辰雾海有关的。”

  “这么悬乎?到底是什么东西?”

  康凯笑道:“这东西叫作指南星标。”

  “指南星标?”丁柯咀嚼着这个名字,似懂非懂。

  “顾名思义,这指南星标就是一种星标,能够一直朝南指向。这指南星标也是在星辰雾海里边唯一能够保证不迷失方向的道具。”

  “既然这东西这么管用,多造几枚就是嘛。”丁柯一副白状,感慨道。

  “大哥,你以为是庄稼汉再的锄头铁锹啊,说造就造的?这指南星标。并非人工造就,而是天降的。每年只降十二枚,一个季度也就三枚而已。等于一年十二个月,每自只有一枚之数。”

  “这么说,要是谁能找到十二枚的话,岂非赚到一亿两千万?”丁柯算术不错。

  康凯苦笑道:“先,指南星标不是一下子降的。每个季度才出现三枚。现在正值春季,正是要降指南星标的季节。不过这指南星标虽说每年降了十二枚,但真正出现在外围的很少很少。大部分都在梦幻星森里头。甚至有小部分本身就掉在星辰雾海里。掉在星辰雾海里那些。基本等于没降。所以说,别说十二枚,能找到一枚都是天大造化。要不然,教皇那么强大的实力,难道不会自己来找吗?”

  “难怪说这是碰运气的。”丁柯感叹道,“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这东西怎么会是从天而降的呢?”

  “这有什么希奇,星辰雾海相传与天相接。沟通天地星辰,常年迷雾不散,被称为水恒的迷雾。这是天地造化之力。想进入。自然还的靠天地造化指引。指南星标就是天地造化的指引道具。人力是不可能造出来的。否则岂非说人力能和天抗了?”康凯侃侃而谈。

  “原来如此。”丁柯听得也是十分入神。这极西之地果然神奇,连传闻听上去都如此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