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然后,
作者:魔导书      更新:2019-10-10 04:25      字数:22486
  仿佛是即将破碎的琉璃一般,天空显得如此清脆可爱。

  任何事物,在破碎之后也展现它美的余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很多人寻找那份破碎的美。可惜他们往往无法得知这份美所拥有的价值。

  珂夏来到了术阵的中心处。

  一路,无论是试图求救的人们。还是试图袭击的奇兽们。都在她的手下丧生。即使如此,她自身却没有任何负罪感。

  头顶是巨大的刻印。似乎在那之下还有什么人存在,不过那对她来说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她要做的,并不是清除敌人,而仅仅是寻找涅利。

  如果没有找到他的话,那这一切都不过仅仅是白费力气而已。就算能够杀掉那两个人,也没有任何意义。

  “涅利……”

  涅利在哪里?

  没有在这个术阵中。

  单单依靠所艾斯的互相感应,已经完全无法察觉得到了。但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他究竟又会在哪里?难道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吗?

  还是说,被某个空间隐藏了起来?

  果然。

  果然只能用所艾斯的力量了。

  虽然如果是平时的话,没有动用的时候也能察觉得到。但是所艾斯如果相互间动用的话,那其中的感应力即使是世界也无法阻止的。

  但问题是,假如涅利真的在另一个“世界”。而两个人却并不是同时动用的所艾斯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珂夏将因为动用了碰撞生命而丧生于此。

  而且,假如涅利真的在另一个世界。得知了的话,又有什么用处呢?所艾斯能够摧毁一个完整的世界吗?

  ——但。即便是这样。

  她并不清楚如何用燃尽生命。

  即使黎亚已经将那种方法说明了很多次。可是只有这一次,这个天才的珂夏却没办法弄得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她对所艾斯的了解应该说是很浅显。当然,即使这份浅显再浅显,也比曾经所艾斯的主人们的最初强得多了。

  碰撞生命的力量,在一瞬间的确要强过于燃尽生命。而且耗损的寿命也并没有燃尽生命那么高,但一旦动用之后,将无法再做任何抵抗。即使是不清楚什么是痛苦的珂夏。也没办法在动用燃尽生命之后再施展甚至是一道术式。

  “但是……”

  珂夏的手中,逐渐出现了那鲜红般的光辉。

  那是最接近于大神宣言的力量。

  动用了所艾斯之后,即使是奥丁亲自投掷而出的宝具,也并不会比它强多少。

  正像那一夜一般。大神宣言可以在一瞬下毁掉无数的奇兽群。所以——红sè的风暴在地面扩散而起,天空如水柱一般令人一片模糊。

  仅仅是一瞬间的光辉,仿佛就是永恒一般。

  在无尽的火红中,那一丝璀璨的光。

  “找到了……”

  珂夏完全的捕捉到了那一瞬间的光辉。

  在燃烧的天空之下。冈格尼尔的风暴已经冲天而起,即使是这周围的火红。也无法掩盖它的光芒。

  那是绝对的力量。

  ……

  ……

  “怎么?不太清楚这种状况吗?”

  看着涅利被贯入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厄拉朵提因几乎已经觉得胜算已定。但身旁的萝娅却还是没有任何沮丧和败者的神情,除了那句“失策”之外,几乎一直是这么的平静。让她本来已经愉悦到了极点的感情也下降了几分。

  “我很清楚。不过与我无关。”

  萝娅完全没有任何紧张感的说道。

  仿佛无论是涅利还是她自己,她都并不是十分在意一般。

  “与你无关?难道你就不想要所艾斯了吗?如果现在就臣服我的话。说不定我能把所艾斯分给你一般哦,啊哈哈哈。”

  这次。面对厄拉朵提因的话,萝娅根本是一点回答的意思也没有。这让厄拉朵提因不由得愤怒了起来。

  “好,看来不给你一个绝对的羞耻的话,你是无法得知自己的处境的呢。”

  厄拉朵提因似乎用手指点了点头,想了一下:

  “嗯……好,那么你就将自己的……嗯…自己的……”

  就在这时,她本来想要说出的命令停下了。

  厄拉朵提因立刻将目光望向下方。

  在那里,由于她的疏忽而不知在何时出现的女孩,正不知道在做什么。然而,她的那种力量却是如此的熟悉。就在那一夜……

  没错,其实仔细想来的话。的确那一夜动用所艾斯的未必会是那个少年。虽然刚刚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所艾斯的力量,但为什么……

  “不可能!所艾斯为什么会有……”

  轰——

  红sè风暴,那轰然的炸裂之声,将她的话所完全的掩盖住了。也同样是在此时,萝娅的位置也传来了无法以想象而了解的元素震荡。

  在厄拉朵提因回过头的同时,她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于萝娅处的控制力。

  映入眼中的萝娅,已无法忍耐来自于灵魂的束缚。完全的成为了厄拉朵提因的“仆人”,然而,那代价却是“无尽的火焰”。

  她竟然放弃了以术阵抵挡那份命令,而全力cāo纵起了火焰之海。

  在那一刻,本来已不受控制的第八页的力量,再度席卷向了厄拉朵提因。

  ——萝娅要做什么?

  即便如此,火焰之海也无法杀死自己?就算可以杀死,那她自己也会因此而丧生。难道她不懂吗?

  厄拉朵提因借用白之的力量抵抗了一瞬间,接着……

  ……

  ……

  涅利借助术学阵。开始仔细想着珂夏手中的大神宣言。

  大神宣言。或者说是冈格尼尔之枪。它的诞生,是从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中而起源的。在无数的时代中,用树枝制作的宝具不计其数。但却很少有能与世界之树相比的巨树,自然也很少能有与冈格尼尔之枪相比的神枪。

  即使是大神奥丁。在对着冈格尼尔许下誓约后,也一定不会违背。

  也许是因为逆境的缘故。本来那一点用也没有的方法,却在这一刻逐渐的形成了。

  那是珂夏的方法。

  构筑宝具。

  无论是来自于大神奥丁的神枪,还是主神宙斯的雷霆。只要是传说中的存在,即便真实中没有出现过,也可以被构造出来。

  那是传说中的“神圣炼金”的力量。但实际他不但没有掌握,即使是真正的珂夏也无法用出神圣炼金的力量。而且实际那也并不是神圣炼金。

  神圣炼金,只有泰坦勒森巴的女王安希麦雅才涌出过一次。

  但。的确是如此。

  就像之前所说的一般,也许是因为逆境的缘故。

  手中,是赤红般的大神宣言。

  那是绝对的宝具的力量。除了构制的材料,与必中的属xìng之外。几乎没有与原版所不同的地方。

  那并不是所艾斯的力量。

  一定要说的话。那是珂夏的力量、自己的力量。以珂夏的方法,自己的意识所构造出的宝具。超越幻想的幻想。

  大神宣言,在涅利的挥舞之下,绞碎了无数的奇兽。

  可惜,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时时刻刻的动用所艾斯那燃尽生命的力量。那种力量根本无法持续多久。

  ——本来,即便如此,他也会筋疲力尽。

  ——本来,即便如此。他也会因此死亡。

  ——本来,即便如此。他的生命也无法得到延续。

  然而,在那一刻。耀眼的红sè光辉充斥在了他的眼中。心中。

  那是真正的大神宣言的光辉。唯一以所艾斯所能用出来的。

  “珂夏!”

  涅利抬起了头。

  “珂夏!!!”

  他所感受到的那种震撼。是绝对无法消除的。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所艾斯被用出的时候。比起震撼的话,或许远没有葬礼之都的塞纳斯特可以相比。但它却有着塞纳斯特所没有的事物……

  也许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已经破裂了。

  在那种事物下,或者是大神宣言绝对的必中、贯穿、誓约的属xìng下。

  不,并不是破裂,而是完完全全的被贯穿了。

  那力量,唯有真正的大神宣言才拥有。即使是手中的那支赝品,也绝对无法使用的出来。想要将赝品的材质化作真正的尤加特拉希的树枝,即便仅仅是一刻,也一定只能用代行宝具才用的出。

  “不好!”

  涅利立刻意识到了珂夏的处境。

  燃尽生命被无休止的动用了出来。只有在这一瞬,绝对无法吝啬。

  他几乎是下一刻就立刻抓住了那激shè而来的大神宣言。

  在这一刻,所艾斯的力量已经重合。

  所艾斯最强的力量。即使仅仅只有一瞬间,也并不是这个残破的世界可以抵挡的。如果说之前的那一瞬,只有真正的大神宣言可以相比的话。那么现在这一刻,即使是真正的神枪?冈格尼尔。也将会在这之下失sè。

  仅仅是一挥,在这一挥之下,那无尽的奇兽已经全部化为了碎片。玛尼沙提苏在这种威势下也不得不躲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阻挡这一切。

  或许塞纳斯特可以,但这个残破的世界绝对不行。

  这个世界的出口已经被打开了。

  那湛蓝的通道,通向的却是火红的世界。

  在通道处,左右那无尽的深渊。无数的光辉,难道说,那会是一个个的新世界吗?

  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无法在这里逗留。

  身后的世界开始产生崩坏。

  无论如何,就算它并不会彻底的毁掉。也一定会产生无法估量的损耗了。

  ……

  ……

  “可恶。那家伙……”

  厄拉朵提因无法立刻去阻止珂夏。

  即使是抵挡着火焰之海,单单凭白之也已经很难了。但是现在对她来说,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我的奴隶萝娅哟,停止术阵的运转。”

  她对着萝娅的方向如此说道。

  与此同时。并没有什么回话声。术阵对于元素的压迫力已经尽皆消失。

  那无尽的火海,也再度恢复了平静。

  虽然拉尔莱亚仍旧是一座火之城,天空也仍旧漂浮着那巨大的火刻印。但实际,术阵的运转却已经停止了,仅仅只是没有被人破坏而已。

  “哼……”

  厄拉朵提因感受着复返的力量,不由得有些得意。然而,就在同一瞬间,她的神sè变的有些慌张了:

  “不好!”

  自己的世界。正在被什么人所破坏。

  不,与其说“正在被什么人所破坏”,不如说“已经被人所破坏掉了”。她的力量也因此而不断的降弱,虽然如果有时间的话。恢复也不是难事。但是她现在却并不认为塞纳斯特会让自己有太多的时间。

  “奴……那个,萝娅,快将我从这里带出去。”

  即使力量得到了恢复,但她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吩咐萝娅。

  因为在她遇到萝娅之后,就一直在幻想着什么事都吩咐萝娅后的时间。所以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任何自己动手的理由。

  或者说。这也算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在作祟。

  “知道了……”

  萝娅一边在心理诅咒着,一边抱起了厄拉朵提因。从城主府的废墟中飘浮而出。

  首先映入目光的,是因使用了大神宣言而完全沉睡了的珂夏。她恬静的脸,竟然有了一丝在外人看来像是“担心”的情感。

  那如同月光的脸庞。即便是厄拉朵提因,也不由得看的稍微入了点神。但是作为“敌人”的立场。还是让她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先将她带走。虽然可能在我的世界下损耗了很强的力量,但也许那个人还是会莽撞的追过来。

  “就是这家伙。没想到她也有所艾斯……那个,萝娅,你先……”

  厄拉朵提因正想继续说些什么,然而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令人骇异的力量。

  “糟了,快退开!”

  厄拉朵提因一把推开了自己身旁的萝娅。

  大意了,本来以为对方即使有机会脱离自己的世界。也不会还剩下如此的力量的,但事实她显然是错了。

  也许,对方根本就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神枪就已经袭了过来。

  就在那一刻下,萝娅已经从神枪的目标下脱离,而与此同时,大神宣言却带有着绝对的“贯穿”“必中”的属xìng,将她的身体完完全全的贯穿了。

  ——在涅利从那个世界脱身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在珂夏身旁处的两个人。

  也正是那一瞬间,大神宣言丝毫没有迟疑的被投掷了出去。

  接着,他自己再也没有关注那两个窥视者,而是立刻随着神枪到了珂夏处,并且将地的女孩抱了起来。

  而实际,这次的神枪,也并没有让他失望。诅咒也好,逆转因果也好,绝对的属xìng。总之,神枪从那个丝毫不认得,却明知道是罪魁祸首的窥视者的身所贯穿。

  “真是的……竟然会这样大意……”

  厄拉朵提因捂住了伤口处,后退到了萝娅的身前,她竟然也是有着鲜血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很平凡的普通人一样。

  脸sè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

  即将死去的容颜。

  无处不显示着她的普通。

  “你刚才……”

  萝娅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

  实际,刚刚她完全可以自己避开的。

  因为神枪明显是针对她们两个人的,但如果其中一个人避开的话,另一个人就会承受两个人的分量而毫无疑问的会在神枪下被贯穿。

  但为什么厄拉朵提因会选择推开自己呢?

  即便是她,以以前那么多次交手的经验看来。被那种惊鸿一现的神枪贯穿,也应该无法继续维持生命。反而是自己,虽然灵魂与她缔结了契约,但毕竟是刚刚才成功契约。应该没有必死的可能……

  “真是可恶,没想到本来的胜局就在这种纰漏下被推翻了。不过,好厉害……这就是真正的冈格尼尔Gngnir吗,即使是我的力量,看来也没办法修复了……”

  厄拉朵提因看着自己被贯穿的伤口,她的身体开始呈现了某种透明状。看来虽然看起来与人类一样,但还是继承了某种“概念”。然而,即便如此,她却没有任何的愤怒,相比之下,从她的神sè看起来。比起愤怒,反而应该是喜悦更多一些:

  “好,萝娅。”

  她忽然对现在作为自己的“奴隶”的萝娅说道:

  “我的战争……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自己处置,但是,说实话,我并没有白来一次。虽然觉得所艾斯很不错的样子,但现在我反而对你更感兴趣……”

  厄拉朵提因抱住了萝娅,接着在她耳边说道:

  “拥有着无数种可能xìng的我,是永远不会被任何人杀死的……你虽然不清楚我的这点。但,我可清楚你的秘密哦……”

  “那么……我的奴隶,下次…再见了……”

  她的身体仿佛渐渐的变得虚无了起来。

  接着,逐渐的完全从萝娅的身消失。在那一瞬,即使被告知她或许并不会就此而丧生。但作为宿敌的萝娅,却还是觉得有些怅然。

  即使自认为是在无数年来最为璀璨的贤者,自认为除了巫使之外,无人可以战胜。但还是太小看这个世界了吗?

  这一段时间内,不但遇到了那个叫黎亚的女孩子。就连自己的宿敌,或者说是现在的“主人”,都屡屡将自己看破。

  “再见了,厄拉朵提因。”

  她叹了口气。从地拿起了白之。

  作为“帕尔赛亚的香草”的白之,被再度翻开。与此同时,术阵?波塞冬的避讳也再度启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