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然后如秋叶般
作者:魔导书      更新:2019-10-10 04:25      字数:18740
  “珂夏!”

  涅利抱住了珂夏的身躯。她给人的感觉仿佛像是即将破碎的花朵一样虚弱。实际,她已经在短时间内连续三次动用了所艾斯的“碰撞生命”。如果换做是涅利自己的话,不用燃尽生命而用碰撞生命的话,至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绝对用不出三次的。

  ——但即便第二次的所艾斯被动用之时,所cāo纵珂夏的意识并不是她自己,但实际算起来她也以“意识”动用了至少两次,现在的珂夏,甚至连“光辉”都无法压制住了。

  “怎么办……”

  涅利的心里出现了烦躁的念头。

  现在怀中的珂夏,是如此的令人担忧。幽冥之门正在逐渐被开启。假如无法立刻阻止的话,肯定会出什么令人难以想象的差错的。

  也许,死灵之国的灵魂们,将会被吸入幽冥。接着完全的堕入光辉之中。到那时,将会无法挽回。

  所有的灵魂都将会堕落。

  ——光辉连接着幽冥,是人类“寿命”的体现。但无数的灵魂都无法适应那种物质,一旦出错。所造成的损害就太严重了一些。

  而且……实在是不想让她受到命运如此的对待。

  明明有足够的资质,可以不必帮助自己的。

  但幽冥之门被打开的话,珂夏毫无疑问不会再继续在这个世界存留下去。换句话说,与死去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到那时。涅利真的很难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不想让珂夏死掉,甚至是受到一点委屈也不想。

  “可恶……”

  涅利已经不顾自己的寿命损耗了,他正在全力的将所艾斯的力量灌输到了珂夏的身体中。但即便如此,她的情况也没有任何的好转。

  身后似乎没再传来什么太过于值得注意的声息。看来刚刚的冈格尼尔之枪已经成功的将窥视者所贯穿了。不过那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现在更在乎的很显然只有珂夏。

  但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某道目光。

  这道目光是那样的熟悉,毫无疑问是萝娅的目光。在那时,他也感受到了一阵危险而战栗的气息。

  接着,仿佛是为了回应这种危险和战栗。四周传来了很强的元素抑制力。

  毫无疑问,那个被停下了的术阵。又再次的启动了——其实他并没有太过注意,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

  但在出现到拉尔莱亚的同时,他的确也察觉到了术阵的停止。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现在,这个术阵再次被启动了,这代表了自己的处境会变得很危险,而动用了所艾斯的珂夏,也毫无疑问会成为目标。

  而且。术阵再次被启动的话,那就说明了至少术阵的主人并没有在大神宣言下丧生。虽然很冒昧,可是这实在并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他轻轻的用单手抱起了珂夏,转过了身去。

  冈格尼尔之枪已经被握在了右手中。现在的城主府中。就像是一片火海一样。将珂夏放在一旁这种事情他实在是做不到。

  与此同时,映入在目光中的。是萝娅。

  那个似乎让自己许下了来这里的ge禁制的萝娅?法拉尔。

  很显然,她就是这个术阵的主人。而现在。她明显没有放过涅利两人的念头。

  “你遵从了ge的誓言了呢。”

  萝娅将白之抱在了怀中。她的法杖虽然早已经被那无尽的火海所燃尽,而且厄拉朵提因受到的伤害也给她的灵魂带来了很强烈的冲击。但实际她真正损耗力量并没有多少。

  作为“真正的法杖”的白之还在。而且,因为与厄拉朵提因缔结了契约的缘故,她可以随意使用厄拉朵世界中那无穷的魔力。即使那个世界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损坏。但用来战斗还是足够了。

  可以说,现在的她的实力,也许还要在之前之。虽然说涅利也一样因为两份所艾斯被“重合”可以运用大神宣言发挥出超常的实力,应该可以一战。

  只不过,涅利现在不敢太过超量的动用燃尽生命。

  所艾斯正在完全供给珂夏,而且自己的寿命也所剩不多,完全不可以再继续浪费下去了。

  “没错。”

  即使如此,涅利也没有停止输送所艾斯,但是他的目光却已经全神贯注了起来。燃尽生命会随时被使用出来,绝不会有任何的吝啬:

  “但是我现在倒是蛮后悔的。如果是之前,即使是真正的你,也无法阻止我的脱离,至少珂夏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了,这个城镇的人们几乎没有几个幸存。珂夏还因为我受到了这样的损伤,看来那种决定真是一个错误。”

  他沉静的说道。

  面对这种话,萝娅并没有什么太过值得关注的反应:

  “现在这个世界正在走向灭亡。能够阻止世界崩坏的,除了巫师的印记之外,就只有三大创造力的代行宝具了。虽然你有成为亚法拉的资质,不过我说过,如果将所艾斯送给我的老师,或许情况会更好一些也说不定呢。”

  她再次重复起了那句话。

  “你的老师?”

  涅利叹了口气:

  “好,虽然我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你的老师是什么人?是她指使你来夺走所艾斯的吗?”

  “不是。”

  萝娅摇了摇头:

  “我的老师只指使了我针对厄拉朵提因,也就是那个窥视者。因为厄拉朵提因意外的拥有了创造力的漏洞,得到了命运的庇护。所以老师很担心她会试图成为新的塞纳斯特。因为那太危险了。塞纳斯特并不是区区一个代行宝具再加命运的漏洞就可以成为的。从根本来说,老师反而还是在帮她。”

  她停顿了一瞬,然后继续说道:

  “之所以这么说,仅仅是说明。我现在对老师的人情已经完全还回了。至于我的老师是谁嘛……”

  萝娅的思绪想起了不久之前,与涅利怀中的,那个名为“黎亚”的少女所交谈的话。

  其实,黎亚已经看透了自己。

  即便单单的从“知识量”来看,自己有可以与她一较高低的本领。但最终自己还是没有看透她,没有看透她为什么会得到所艾斯的另一半。更没看透她之前和现在那完全不同的气质。

  而在那时,那个所谓的“黎亚”所说的话……已经完全证明了她猜透了自己的老师。只是,她并没有猜透自己与老师的关系。

  虽然从只字片语来看。黎亚似乎与自己的老师有些关系。但是,自己却绝对不会顾忌到安希麦雅会怎样。即使是安希麦雅的血脉,自己也可以毫不留情的动手除掉。因为作为师徒的人情早已经还过了,何况是仅仅只有一点关系的黎亚?

  她稍微抬起了点头。接着说出了令人吃惊的话:

  “我的老师,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奉行正义的女武神’安希麦雅。”

  “……”

  涅利的思绪在萝娅的话下停滞了片刻。

  接着,他再次问道:

  “安希麦雅还活着?”

  “没错。她不但还活着,而且还获得了永生,而且不单单是她获得了永生。传说中的那个‘恶魔’黑伦卡也获得了永生,只不过她并不是什么恶魔而已。可惜,她和黑伦卡都被被困在了倒生树中,永远无生无死。却永远无法超脱。”

  “倒生树?你是说卡巴拉bl生命之树?”

  涅利对这种话稍微有些敏感。

  因为,生命之树正是与他所寻找的“伊甸园”的智慧之树同样的物质。传说伊甸园有两种神树。生命树和智慧树。夏娃和亚当食用了智慧树的禁果,帝怕他们再食用生命之树而获得永生。所以将他们赶出了伊甸园。

  假如智慧之树可以作为世界之树的分支而存在,并且能当所艾斯的容器的话。那么生命之树也一定可以。

  “的确。”

  萝娅点了点头:

  “那个传说中,在入口与出口各有魔鬼与天使看守的倒生树。存在着二十二之径、十个圆、七大元素、四世界、三支柱的卡巴拉生命之树。实际那也可以被认为是‘真正’的世界了,只不过没有多少生物居住。因为其中的广阔程度,比这个世界还要大。而且随时随地都会被无尽的迷茫缠住。即使是巫使,一旦陷入其中,也绝对无法再次脱身而出。那种永生,简直是刑罚。但事实我的老师意外的过的很快乐,甚至如果不是拥有代行宝具的话,她也许绝对不会管这个世界会怎样。”

  “……”

  涅利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

  四周的火焰仍在燃烧,两个人说了如此多的话。但实际用的时间却并不长,火海自然的飘荡,给人一种炎热的感觉:

  “其他的暂且不说,那么你是怎么和无法到达这个世界的安希麦雅交谈的呢?”

  “特瑞斯。”

  萝娅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道:

  “真理的代行宝具,特瑞斯。”

  她的话像是在嘲讽一样,令人无法产生任何愉悦的情绪:

  “巫使们所寻找的代行宝具特瑞斯。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已经并非是真实的了。即使是那个伪装的特瑞斯,也早就已经失落了。但他们绝不会想到,真正的特瑞斯竟然会在倒生树中。而我的老师也正因为如此,还拥有着‘亚法拉’的名号。只不过,单单依靠特瑞斯是无法从倒生树中脱身而出的,所以……”

  “所以,你就想要所艾斯?”

  涅利接过了话。

  “没错。”

  萝娅很干脆的承认道:

  “如果有两件代行宝具的话,即使是倒生树。也无法困住我的老师了?怎么样?反正你留着代行宝具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将所艾斯交给我。如果是得到了两件代行宝具的老师的话,就算是塞纳斯特也有敌对的余力了。”

  “……”

  涅利再次沉默了片刻。

  说实话,他很心动。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要代行宝具这种东西。如果是以前的他。说不定已经同意了。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

  “很抱歉。这个提议我不得不拒绝。”

  他看了看怀中的珂夏:

  “如果拥有代行宝具的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话,我说不定会交给你。但是现在不同,所艾斯必须要压制住珂夏的光辉。幽冥之门不能再度被开启了,而且,我也不会让珂夏因此而死掉。……最后,我答应了一个人,要为梦想而努力。如果放弃了所艾斯的话,我也许永远也无法完成那个梦想。”

  涅利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如现在一般,全部都是火焰的世界。

  那个少女的恬静的笑容,至今无法淡忘。即使是索亚特也一样。两个人为了他而说的话,即使是一种束缚,也心甘情愿,而无法否决。

  “我就知道,”

  萝娅无奈地举起了手中的白之:

  “既然如此。那就以这一战来决定。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还真是不好意思。这次的我,会用全力认真的。即使你动用所艾斯也无所谓,在这‘波塞冬的避讳’下。即使是神,我也可以拘禁。”

  她忽然翻开了那名为“帕尔赛亚的香草”的魔导:

  “总之……记住那过去的rì子。我们曾是血肉相连的兄弟;不是给我们两人共饮的蜜酒,你决不会独自把它喝下……受刑。不要忘记那皮肤被毒液所灼烂的恐怖与痛苦……复仇的火焰,将于芬布尔之冬中……挣脱桎梏。”

  她一边吟唱着,一边将白之翻到了某一页:

  “第八页?远古的邪神,将此处变成燃烧之世。”

  仿佛是成为了那久远的历史终点的邪神一般。萝娅在火刻印下张开了双手,她似乎是在拥抱这大地,这个世界一样。

  与此同时,地面已经涌起了无比剧烈的火焰。整个拉尔莱亚都被这火焰之海所淹没,没有一处未知是存留的。不,或许有一处。在那两个人所战斗的位置,即使是这火焰之海,也会被斩断的位置……

  但那无所谓。

  第八页的力量并非是针对其他人的。它真正针对的人,只有涅利一个。

  术阵?波塞冬的避讳。它的第八页的术式,在这一刻已经被完全的发挥了出来。完全不像是厄拉朵提因使用时那样侥幸。

  由于厄拉朵提因只拥有白之,甚至连其中吟唱也不懂,所以仅仅只能以“微小的火海”来显示术阵的力量。但萝娅不同,她才是真正的术阵的拥有着。她用出的第八页的力量,即使是厄拉朵提因亲自来,也一定会暂避锋芒。

  火焰之海几乎已经升至半空。普通的人在这火海下,绝对没有幸存的道理。那些奇兽自然也是如此。

  这里,已经成为了死神的乐园。

  这里,真正化作了恶灵的炼狱。

  无数的生命在火焰之下被燃烧殆尽,绝无存留的理由。

  看着那些化作了灰烬的人们,即使明知道其中还有如同拖雷一般的人们。涅利还是没有任何挽救的方法。

  只能祈祷,死者能逝去他们应当存在的世界了。

  “邪神洛基Lki吗……”

  涅利用左手抱住了珂夏,右手紧握住了那似乎仍旧有着无所不能贯穿,无所不能绝杀的神枪?冈格尼尔:

  “还真是讽刺呢。无数年前的宿敌,在这里以另一种形势一决胜负……”

  一边如此自嘲着,涅利已经驾驭着漂浮术将冈格尼尔向萝娅挥了过去。

  大神宣言那仿佛流星的光辉,在涅利的手中被完美的运用了出来。携带着强烈的劲风,神枪已经完全的陷入了那无穷的火海中。

  涅利本身也陷入到了火焰之中。但他并没有真正的被火焰淹没,那无穷的火焰,都被地挡在了防御术外。相比之下,反而是萝娅,连一丝防御都没有展开,就那样存在于火焰之中,接着以术式抵挡住了冈格尼尔之枪。

  这里,就像是她的领域一般。只不过,闯入的涅利,不但是不速之客,还是终结之人。

  两个人就以这种火海这种术阵为战斗的场地,完全的交战到了一起。

  在这一刻,即使仍旧是被术阵所压抑的涅利。他也已经发挥出了很完美的力量,至于作为术阵的主人的萝娅。其术式更是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

  即使是无数年前的两位大神。洛基和奥丁,也绝不会想到现在的这种情景。大神宣言与依靠洛基的力量的术阵的第八页,在这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对决。虽然情况可以说是完全对涅利不利,他不但要一边维持珂夏的所艾斯。还要伺机找到空隙动用燃尽生命。只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这一刻才产生了任何时候都无法产生的“力量”。

  这种力量,不但会让他能在火海下坚持下去,他更坚信,这会让他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从某种程度来说,现在的他,反而占据着风。就连以无数术式轻易压制他的萝娅,也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企图将他真正的毁灭。

  她自身,也再没有留情的概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