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夜谈
作者:五湖杂粮      更新:2019-10-10 05:15      字数:14794
  步缙深知,作为这样的一个超大型的任务,奖励可不是一般的多,这次肯定能让公会的这些兄弟们大部分实力都提高一个台阶。但是这些奖励比起自己这次所获得的奖励那可都是小巫见大巫。因此也是很是豪爽地将所有的东西全都分给了众人。除了头上的王冠外,自己什么都没拿。

  步缙怀着踹踹的心情处理完一些善后的事情之后,直接就下了线。

  出了游戏仓,步缙没有洗漱,就直接进入书房,开始翻箱倒柜的查阅资料,并在网上查阅寻找答案,最后在查询无果下,更是独自坐在书房里,陷入了沉思之中。直到几个小时后,步缙才从书房里出来。当夜,步缙就带着从游戏中下载下来机甲资料中的其中一小截的独立的资料,来到了步家老爷子那里。

  这一夜,步缙一夜未睡,也没上游戏,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忍不住倒床埋头大睡。

  夜里,步缙再次被步老爷子叫到了屋里。

  屋外星辰漫天,而屋内却是有些昏暗,步缙来到了步老爷子的跟前,步老爷子还是坐在那个几乎和他一样老的红木摇椅上闭目养神,步缙静静的站着没有说话。

  屋里屋外一阵寂静。

  突然老爷子睁开了眼睛看着步缙,步缙很明显的看到步老爷子脸上的神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不由得心里一跳。

  步老爷子把放在旁边桌子上的影印成了文件的材料拿了起来,递给了步缙,步缙看到文件上被盖了一个军方绝密的印章,心中也是一突。

  步老爷子一直在观察步缙的神情,此时更是看着步缙的眼睛,认真的道:“缙儿,你和我说实话,你这些资料到底是从哪得来的?”

  对于这一切,步缙并没有打算对步老爷子隐瞒。不然也不会把这段材料给步老爷子看了。步缙于是一五一十的把昨天在游戏里发生的事情说给了步老爷子听。步老爷子也随着步缙说的内容的怪诞离奇而脸色连变,这话要不是自己最为器重的孙儿步缙说的,恐怕步老爷子立即就把说话的人撵了出去。

  总算听完了步缙说的这些让人几乎无法想象的事情,步老爷子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话,那么这当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步缙也是摇了摇头叹道:“的确是这样,只是我奇怪的是‘九’到底是怎么会成为现在这种情况的,因为不管它的来历多神秘,它毕竟只不过是一段电脑程序而已。”

  步老爷子道:“虽然‘九’游戏是十几个国家一起主持开发的,但实际上最一开始它的管理和开发权却一直都在攥在美**方的手里,而所有的技术管理人员的招聘也都是由美国政府在做。我们其余的这些国家不过是加加油助助声威罢了。后来由于世界各国银行的加入。要进行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的兑换,未免美国在幕后操纵世界货币,各国联合起来反对,最后美国不得已妥协,这才由联合国接手,并成立了一个完全独立与任何国家之外的机构来运营开发它,这个机构也是由联合国秘书长直接领导。”

  步缙的眼睛一亮:“这个机构就是现在的游戏官方?”

  “不错。原本对这九游戏,我们华夏政府也并不是太重视。但是后来随着九游戏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九游戏的实现技术和游戏仓的构造,实在是让我们的科学家们都很难解释。这也才让我们军方对现在的这个‘九’游戏产生了怀疑,也是一直在调查其源头,但是游戏官方对九游戏的一切都是把控紧密,所以我们的人一直都是一无所获。这些事情原本属于国家特级机密,只有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才能知晓,但是由于你大伯和你父亲现在在军界政坛的影响力,而你偏偏在九年前又成为了九世界‘执法队’的队长,鉴于你的身份敏感。所以最近现在的一号首长才破例把这些告诉了我。我本来就打算找个时间告诉你的,却没想到提前发生了这种事。”

  听着步老爷子把这一切娓娓道来,步缙才知道为什么全球各大银行会开放货币兑换。而九游戏的官方为什么有这样大的能量等等。这样看来其实美国也算是作茧自缚了,本来是打算利用来吸全世界的金子,却没想到弄得现在自己也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反倒是成全了像步缙,屠夫,佛手这样的人。而美国区曾经一度传开的美国政府和军方共同谋划的天网计划最后也成了一个大笑话。

  虽然美国的天网计划没有奏效。但是恐怕除了自己和爷爷以外,美国政府很可能是唯一的知情机构。而且对‘九’恐怕他们也知道一些,但是绝不会多,否则的话,王者之心的任务也轮不到步缙去接了。

  步老爷子问道:“你知道你手里拿的这一叠材料的重要性吗?”

  “怎么了,爷爷?”

  步老爷子看步缙摇了摇头,继续道:“光是这一叠你说的一小部分的材料,就足以让华夏的科学技术提高十年不止。在还是在初步估计。那些材料你没有其他的副本吧?如果有的话一定要立即销毁,留下一份就足够了,否则流传出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此遭殃呢。”

  “没有,我只是下载了这一点。”步缙摇了摇头道。

  “嗯,那就好。真没想到九世界竟会藏有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如果事实完全你描述的那个‘九’在游戏里说的那样,那么这机甲无疑是能改变世界格局的战争机器。如果利用得好恐怕真的能……”说到这,连步老爷子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步缙明白的点了点头,知道步老爷子后面的话的意思。这些机甲如果真的那么厉害,这世上又有哪个国家的军队能够抵挡得了?

  而事实上这一点在‘九’和他说那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也正是这件事实在是事关重大,所以他连自己的父亲和大伯都没敢告诉,就直接跑到爷爷这里来给他一小段材料,让他找专家验证。

  “验证的专家那边……”步缙有些迟疑的道。

  步老爷子那混沌的老眼生出了一丝遗憾。然后断然道:“这件事我已经妥善处理过了,我这边你完全不用担心。要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在你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绝不可能让其它人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暂时对你大伯,你小叔他们都不要说这件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步缙点了点头,爷爷作为华夏国的军方元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对这种事的处理肯定会比自己要老道果断得多,自己实在是杞人忧天了。只是步老爷子提醒自己连大伯和小叔都不要告诉,这倒真是让步缙有些震惊。不过旋一想。也属正常,步家现在如日中天,权倾华夏,无论是军界还是政界都有着足以改朝换代的能量。在这种情况下,熟读历史的步老爷子为后辈们多考虑一点,把所有事情都防患于未然,也没有什么坏处。说到这,话题显然有些沉重。一时间爷孙俩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屋子里慢慢安静了起来。

  爷孙俩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突然步老爷子道:“缙儿,你经历的事情也不少。现在你也老大不小了。爷爷想听一听你对自己的未来到底有什么规划。”

  看着步老爷子凝视的眼睛,步缙一时间竟愣住了,有点不知该从何说起。

  步缙迟疑的道:“我没有什么规划。”

  步老爷子冷笑道:“哼!没有规划,那你这些年暗中养的那些人都在做什么。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神不知鬼不觉,要不是有我和你大伯,还有你父亲在给你擦屁股,恐怕你早就被国家安全部的人给带走了。别看你现在在九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真要是说玩手段,比起京城里的那些老家伙。你还差得远呢。”说到这,步老爷子从抽屉了拿出一电子电文,扔到步缙面前,道:“你看看这都是你做的好事,当真是其心可诛。要不是你大伯还有我的一些老部下帮忙,恐怕你现在还在蹲大牢呢。”

  步老爷子越说越怒。指着步缙的鼻子,手都气的有些发抖。

  这一顿话顿时说得步缙汗颜之极,再拿起老爷子扔到地上的资料一看,只见上面全是自己这些年来暗中结交华夏地方官员,训练招募国际佣兵,私自购买武器弹药等等的细节,不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些事全都是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可笑自己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呢。要不是因为步家,自己恐怕被枪毙一百次都不够。

  步缙央求道:“爷爷,我不敢了,我全招了还不行吗。”

  看步缙说得可怜,步老爷子没好气的看了步缙一眼,道:“你也是有两个孩子的人了,还这个没出息的样子,也不怕别人笑话。”

  “嘿嘿,在爷爷面前,孙子无论什么时候都孙子哈。”

  听步缙在那插科打诨,嬉皮笑脸,步老爷子虽然还是没给步缙好脸色,但是情绪却已经缓和了过来。

  步老爷子语重心长的道:“缙儿,爷爷知道你这些年为我们步家,为你父亲,为大伯,你小叔他们也都做了很多,要不是你,恐怕我们步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其实他们心里也都明白,只是没有说出来。你做的这一切爷爷虽然老眼昏花,但是心里却跟明镜似得。很多事,你不愿意说,爷爷也不会追根刨底。但是今天爷爷很想问你一句话,你对自己的将来到底有什么想法,爷爷不是想知道你的私隐,只是希望凭借着爷爷这些年的经验,帮你出出主意,给你点建议,希望你以后能少走弯路。毕竟你可是我们步家未来的希望,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听到爷爷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步缙不禁惭愧万分,自己现在真是权力越大,能量越大,就越世故了,竟然连爷爷也不能完全相信,就像之前只是下载了一小部分资料带过来给爷爷看一样,自己处处还是留了个小心眼。如果连爷爷都不能完全的信任的话。那么自己以后还能相信谁?想到这,步缙再也忍不住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所有想法说了出来。

  这一说就是老半天,步老爷子坐在摇椅上,仿佛在闭目养神。又好像是睡着了,直到步缙把自己的想法完全说出来后,也没有睁开眼睛。

  步缙站在那等了好一会,屋里也渐渐地变得极为安静起来,步老爷子好像睡着了一般,呼吸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有规律起来。

  “爷爷还是年纪大了。”步缙摇了摇头暗道。看着爷爷这么容易就睡着了,真不知道自己后面的话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虽然此时正是夏季。但是夜里天凉,看着熟睡中老态龙钟的爷爷,步缙暗暗叹了口气,于是拿来了一个薄被子盖在了爷爷的身上,然后招呼了一声警卫员,就离开了步老爷子的四合院。

  就在步缙走出去不久,步老爷子的眼睛腾地一下睁开了,浑浊的老眼闪出一丝无法遏制的惊骇。放在被子里的手已经紧绷的发白。显然刚才的睡着是装出来的,步缙心底的话实在给了老爷子太大的冲击,让他几乎要忍不住起来那枪毙了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

  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小孙子一直以来野心勃勃。但是步老爷子做梦也没想到步缙的心底竟然深藏着这样的想法,也许这个想法是刚刚九游戏中获得了机甲资料之后才产生的想法,但是即便是如此,若是野心不够大,又怎么可能或产生这样的想法,在这一刻,步老爷子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从来就不了解自己的这个自己一直以来最为看重的孙子,也许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的了解过他。

  “缙儿,你这是要把天都掀起来啊。”过了好久,步老爷子这才缓过神来。摇头苦笑道。但是同时心底也生出一丝所不出的自豪,仿佛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孙子比自己可能还要强的多,这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感情,有担心,有害怕,有惊叹。还有着骄傲和自豪。

  “进一步就是天堂,退一步就是地狱,你这可是在拿整个华夏国的命运在赌啊,如果你不是我的孙子的话,就算是拿我的老命来拼,我也决不能容忍你的所作所为。可你偏偏就是我的最器重的孙儿,以这些年来你表现出的能力和你手中掌握的这些资料而言,也许你真的能成功也说不定,但是如果你失败了,我们华夏国恐怕真的要成为全天下的众矢之的了。哎!这可真是老天爷给我们步家开的最大的玩笑。”步老爷子望着屋外的星空,喃喃的道。仿佛在沉思,又仿佛是在感叹,声音也是越来越小,慢慢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次他是真的睡着了。

  夏夜的繁星如同无数的眼睛在凝视着大地,步缙走出了大院子,深吸了一口气。夏夜的凉风轻轻地吹动着步缙那清秀俊逸,并且深具成熟男性魅力的脸庞,岁月的磨练也让步缙的身板变得更加得笔直坚挺,仿佛能担当得起任何的事情。

  刚才在爷爷面前吐露了一直以来的心声,让他的整个人都有一阵说不出的轻松。

  一辆加长版的奔驰开到了跟前,门‘啪’的一下被从里面推开,里面探出了一个头,微微朝步缙一笑。

  “谈完了?那进来吧。”西门月道。

  绝美的容颜,配着温馨的笑容,让步缙的心里充满了幸福,步缙缩了下身子,一下就钻了进去。

  车里面很宽倘,西门月的怀里抱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粉红的脸,嫩嫩的,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像一个人,裴小雨。

  看见步缙进来,婴儿两只小手直往前伸,仿佛在说爸爸抱。

  “鹰儿就是粘你,刚才已经哭了一阵子了。我这个大妈看来真是笨手笨脚的不太招人喜欢。要不是因为老太太想念大孙子,小雨妹妹的身体还在恢复当中,小雨铁定不会让我带他过来。”西门月笑道。

  步缙笑了笑,知道西门月实在说笑,其实平日里西门月不知道有多喜欢这小东西。

  鹰儿是步缙和裴小雨的孩子,取名步鹰,今天刚刚满月,而西门月则是给他生了个小丫头,名叫步雨霏,今年已经六岁了,都开始上小学了。小丫头聪明伶俐,长得简直和西门月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小小年纪就撒发着惊人的美丽,在步家很是得宠,简直就是步家所有长辈们的心肝宝贝。

  透过后视镜,看着步缙一家这样其乐融融,坐在驾驶座的司机不禁在心里艳羡道,果然制度只是用来制约那些普通人的,像步缙这样能量达到一定程度的特权阶级,世俗的那些规矩又怎么能对他形成妨碍,人生潇洒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到了极致了吧。想到这,司机猛地一踩油门,黑色的奔驰车绝尘而去。

  黑色的奔驰已经远去,但是却还是远远的传来了步缙的吼声:“铁军,你就不能开车小心点,没看见我抱孩子呢。都洗手不干这么久了,做事还是这么冲动!……”